桑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桑博之子 - 桑博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3/2 10:45:22
文章: 14
评论: 493
链接: 0
访问: 167869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残缺的美  查看评论专辑
博主指正的极是,谢谢.
2012-11-28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评论人: 吾庐独破  查看评论专辑
基因武器是最厉害最险恶的武器,天天在屠杀国人。何新先生为此一想起此事就想哭,可是,近来何老不谈此事了,文章里还有一些乐观,何老变了?或者认可了什么?或者得到了什么暗示?或者想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吾庐独破  查看评论专辑
本文和何新的文章一起读就对上号了。基辛格对世界各国的民族觉醒忧心忡忡。中华在觉醒。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成都非蓝  查看评论专辑
长知识了,很有收获! 所谓“巴以冲突”,最简洁地说:……唯独与宗教信仰可以说没有丝毫关系。 不是地区性、局部性问题,更不是一个民族或者宗教问题。 巴勒斯坦的意义并不在于其宗教象征,而在于她从二十世纪直至今日成为了世界主题的象征地:种族主义与人类平等精神、殖民主义与独立斗争、资本主义与阶级革命等几乎所有人类历史主题的演练场。无疑,她也成为过去半个多世纪全世界正义人类和知识分子良知的试炼之地,任谁也无法回避。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评论专辑
18楼残缺的美先生: 您说得很对,信仰文化可以提升一个民族的博大。但我理解:宗教首先得教人明是非、知对错。尽管宗教也教人忍耐,教人宽容,但“明道理”“说正义”应当成为一切之先。您说呢?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残缺的美  查看评论专辑
作者的文章写的非常棒,也很深奥,我认为宗教信仰和文化可以提升一个民族的博大.为什么单纯的信仰总有那么多的争议,博主说双脚都拐的瘸子是走不好路的,其实单 脚拐的瘸子也是走不好路的.博主您说对吗 ?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评论专辑
16楼李传斌先生: 您这样说也有道理。但本文讨论的对象是:现代犹太人。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李传斌  查看评论专辑
犹太人最早是一个民族,后来在各地和其他民族交往,血统肤色不纯了。但保留了文化和宗教传统。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偷闲看花  查看评论专辑
所谓“巴以冲突”,它不是一场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冲突,更不是一场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冲突,它的本质是:世界金融资本主义在整个20世纪全球范围内取得的一个最大的战略成果。它是牢牢结为一体的、“美英以”为代表的世界金融资本主义轴心,为实施全球控制战略而新老接力、前赴后继并最终成功完成的一个关键步骤。所以,它是资本主义全球战略的有机组成和重要一步,而不是地区性、局部性问题,更不是一个民族或者宗教问题。 ===精辟、独到、新颖。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评论人: 桑博之子  查看评论专辑
4楼行路人先生: 所谓“巴以冲突”,最简洁地说:与64年前被清洗的390多个村庄有关系,与64年前被从世世代代居住的村庄驱逐的77万难民有关系,与戴尔亚辛村惨案有关系,与今天400—500万难民回家的权利有关系,与萨布拉、夏蒂拉难民营2-3万难民妇孺被屠杀的贝鲁特大屠杀有关系,与非法占领、暴力强拆、检查站、推土机、橄榄树……等等有关系,唯独与宗教信仰可以说没有丝毫关系。 所谓“巴以冲突”,它不是一场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冲突,更不是一场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冲突,它的本质是:世界金融资本主义在整个20世纪全球范围内取得的一个最大的战略成果。它是牢牢结为一体的、“美英以”为代表的世界金融资本主义轴心,为实施全球控制战略而新老接力、前赴后继并最终成功完成的一个关键步骤。所以,它是资本主义全球战略的有机组成和重要一步,而不是地区性、局部性问题,更不是一个民族或者宗教问题。 巴勒斯坦的意义并不在于其宗教象征,而在于她从二十世纪直至今日成为了世界主题的象征地:种族主义与人类平等精神、殖民主义与独立斗争、资本主义与阶级革命等几乎所有人类历史主题的演练场。无疑,她也成为过去半个多世纪全世界正义人类和知识分子良知的试炼之地,任谁也无法回避。 前不久的10月16日,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中东研究者板垣雄三先生在上海举办的“2012亚洲思想界上海论坛”上,曾精辟论述了巴勒斯坦问题:目前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迫害所进行的斗争,往往会染上宗教和民族的记号,世界将巴勒斯坦人很容易地判定为恐怖势力。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有“正义”可言。他认为整个巴勒斯坦的问题已经集合了世界上所有的不正义和不公平,已经成为一个中心的参照物。巴勒斯坦,是在全球化的前提下,受到最多最复杂的迫害的地方。以色列是在一个欧洲赎罪心理下才在巴勒斯坦建立起来的一个国家。但如果欧洲真的要赎罪,就不应该让无辜的巴勒斯坦人来为他们的罪孽负责,真正的“正义”也由此被践踏。板垣先生发出质问,为什么巴勒斯坦要提欧洲承担这样的一个历史的赎罪?
2012-11-28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