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1/12/1 20:10:38
文章: 326
评论: 7724
链接: 1
访问: 4912796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王岩林  查看评论专辑
风行九天先生: -------这两天把您发来的文字都看了一遍,深感这方面的努力值得敬佩也颇有破局意义。过去接触过科技史、科学哲学及一些前沿理论,但这些年因主要精力在发掘中华之道一套统系上,所以没顾过来继续跟踪。现在看到这方面的巨大进展,深感人文与科学的探索越来越呈现出了一种大大趋同的倾向。 能量与信息,已经越来越被清楚地认知;躲在国家等实体建构背后的文明体、文明化、文明隐性统合规律等,也逐渐地浮出水面。而且,未来必将是一个大统合的时代。这个最全面极致的大统合,首先得建立在一套全新的不同揭示基础上,即隐性或非明物质存在与传输及网络化运动的基础上。您让我看到了科学的美好明天。谢谢。
2019-08-14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王岩林  查看评论专辑
以至于马克思主义,临时补缺华夏文明(期间遭遇到历史周期性的颠覆修正)在濡养教化,团结人民之理想、使命、武器三大文化任务中,曾经如日中天的鼎盛辉煌——丧失殆尽。其所形成的信仰缺失,亦可算得西方阵营意识形态方面的一大胜利。 -------此一表述,也很有些意思。
2019-08-14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王岩林  查看评论专辑
96楼唐启正: ------感谢肯定。我们这一代民间学人,必将担负起为中华、为人类“翻天”之大任!
2019-08-14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把王其学教授对比费伦教授,前者显然是把“科学”往“政治”方向靠----中国在5000-7000年前就发现“经络”,但这并非是“神创”。 有古书说得清楚:经络是人体针灸和按摩的基础,这缘于远古把人体类比大地;大地上有河流和湖泊,自然全息类比“经”脉就像河流与小溪,“络”穴就像湖泊与塘堰----远古因人劳碌或疼痛,本能地用手去抚摸伤痛或用砭石尖扎刺皮肉治病,可以得到缓解。 这类方法可重复和多人实践确证,而使自然全息的类比经络思维得以确立----这正有今天科技的特点。当然王其学教授的出现,说明现实复杂得多。 2019年5月31日《北京青年报》发表著名青年哲学家周濂教授的文章《与哲学相比》,其中周濂教授说:“哲学没有进步性,它不断回到最初的问题上。不像自然科学那样有景观性,后人可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断进步……我们有‘君师合一’的传统,既是封建帝王,也是导师。封建时代已过去了,类似的思维方式仍在,所以不同单位涌现出大大小小的人生导师……今天的读书人应该接受被边缘化的现实”。 周濂教授说的,也许就是吴军博士说的“科学是方法而非政治,科学也是一种‘礼’”,才能把执著的科学实验的“金凤汉求真”精神坚持下去。而“政治”包含有“丛林法则”,要实现、适应共赢的能力,“科学也是一种‘礼’”的智慧,是费氏的贡献。
2019-08-13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这种“礼”,也许就来源受到他叔父费孝通委员长的熏陶。联系费伦教授对王其学教授的“经络不存在----说远古人发现了经络,那经络只类似的宗教”的推理,不予理论,道理也许就类似吴军博士的解读:“科学是一个方法,科学不代表一定正确,而是说要用一套可以证实和证伪的方法来做事情。我们说相信科学,是相信这套方法,而不是简单迷信结论。 科学结论早晚会过时,但是方法永存,精神永存。今天你会发现,物理学的结论,常常过不了几十年,就被推翻了,或者更新了。但是方法永存……并不存在中国科学方法和西方科学方法的区别,科学是一家。现在中西方基本上是融为一体的。举个例子说,现代医学在中文里有时候它被叫做西医。其实中国人现在贡献了所谓的西医,就是现代医学百分之三十几的论文,你再叫西医不合适。 中国是现代医学贡献第一大国,比美国贡献的绝对数量都多。另外,中国也在一些科学领域,包括科学研究方法上,也还是有些贡献的。所以现在世界上科学基本是一家,就是说科学还是无国界的,因为它毕竟是一套方法系统,不是一个政治观点……全世界具有科学精神的人都不多。 中国真正接受这一套科学思维的历史,一共一百多年。有些时候我说人不能急,中国现在有一个不太好的心态,就是比较急,在过去40年已经发展很快了,还是很急。我们开始接受科学思维一共才一百多年,急什么……比如我说信息和能量是理解未来技术的两个钥匙;那还要讲一个,就是任何一项技术最后能变成产品,它本身市场要足够大。 所以我在书里面提到,loT加5G、IT技术帮助医疗,这会是很大的市场。通过看过去的整个发展过程,能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宏观的但不是很细节的大趋势”。
2019-08-13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c、吴军博士分析宽恕精神缘于科学是方法而非政治 2014年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的《听御医传人说好皮肤的秘密》一书,作者田原是著名中医文化传播人,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中医药文化编辑中心主任。他在该书的《序》中说:“11月份,我和搭档前往上海采访费伦教授。费教授是著名社会学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的侄子,并得其家学真传。老人家83岁,修养学识极佳。早年在复旦大学教授物理化学,近20年研究经络与养生,国内外瞩目。上午九点一直到下午七点,整整十个小时,老人和我谈兴甚欢。费教授身材魁梧,腰杆挺直,步伐雄健,口若悬河,声音洪亮。让我们看他养生灸的后背、手臂,让我惊艳的是老人光洁的皮肤如同年轻人一般”。田原主任的书,使笔者才知“37度”在《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跟帖上说“费伦是费孝通的侄子”,这点为真。 费孝通( 1910-2005)委员长是著名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民族学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奠基人之一。1936-1938年他在伦敦大学的经济政治学院学习社会人类学,获得博士学位;特别是他在其导师马林诺夫斯基指导下完成了博士论文《江村经济》,该书被誉为“人类学实地调查和理论工作发展中的一个里程碑“,成为国际人类学界的经典之作。 2019年6月5日上海“观察者”网发表硅谷风险投资人、《全球科技通史》一书作者吴军博士的文章《科学无国界,因为科学是方法而非政治》中说:“中国古代有广义上的科学,比如博物学,但是没有狭义上的实验科学。中国有自成体系的一套文化,这套文化非常管用,用费孝通的讲法是这叫做礼,就是礼数的礼,礼貌的礼。他认为这是过去中国人认识世界,以及认识人和人的关系的一个大道。科学只是一套解释世界的方法,世界上有很多能够自洽的体系,中国也有很多”。 吴军博士说广义上的科学“用费孝通的讲法是这叫做礼”,联想费伦教授执著的经络科学实验精神来源,看他对人的宽恕精神,这也是一种“礼”。
2019-08-13
评论对象: 是时候该打“长安特区”的牌了
评论人: 中华术数  查看评论专辑
关键是;长安特区是什么人在管理?有什么理念?采取什么样的制度?不只是起个名字而已吧。既然是长安,就必须建立如何长治久安的理性统治逻辑。
2019-08-13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以上的描述都是就生命体与环境而言的。实际上,生命体内也存在产生太赫兹波的超微结构,它就是存在于胶原纤维之中、呈长程有序排列的超晶格结构,有可能将红外波段的电磁波转换成太赫兹波段的电磁波,所以人体能是存在产生太赫兹波的发生器的,当需要时是可以‘发功’,激活、增强局部组织的活性的。 不仅如此,太赫兹波还可能是生物、特别是低等生物用来进行信息交换、传递的一种工具。氢键在化学中是不被重视的,它在各种键能中是最小的,但在生物中是极端重要的。 因此,我有一种直觉,好像找到了研究生命信息的切入点了,并且目前的实验条件都已具备的。可惜,我的临床研究团队今年获得了重大突破,所以衡量之下,不得不转过来搞临床了。我究竟不是千手观音”。 笔者再次把费伦教授的这两封信贴到在《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上后,发现笔者再也不能在《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上发帖了----一上该论坛,就被屏蔽。笔者写信给宋正海教授,因为他是“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的版主,以为是他干的。但宋正海教授回信说,不是他干的,是个别网友干的,他也没办法。就这样,笔者无法在《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上发帖有两三年时间,直到2015年12年12-13日到北京参加第二届全国自然国学学术研讨会后,笔者才又能在《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上发帖,但不久《天地生人学术论坛》网也停办了。
2019-08-13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这封“长信”之长,是费伦教授很快又给笔者寄来电子邮件。他说:“刚才发给你一封信,但意犹未尽,还想说几句……现代科学受机械唯物论的影响很深,似乎客观世界中只有物质的存在,没有非物质的存在,这是一个哲学命题,是可以争论的。 早在2006年9月,科技部派人来上海找我,建议我从原有的经络研究,扩大到对‘信息’的研究,并以人体科学为主要研究对象。2007年5月,我觉得耗散结构理论中的缺陷,负熵本质不是耗散结构特有的,自然界各种物质都在自组织,例如原子化合成分子,矿物的形成过程等都不是耗散结构,但都是自主性的。 为了说明客观世界物质的自组织规律,就提出了信息这个非物质参数的存在的创新性的设想。并在一封给科技部领导的信中,表示了我对自己这一观点的忧虑,恐怕被人扣上‘唯心主义’的帽子。答复竟是鼓励性的‘好文章’。 于是我将这一思想展开,完成了一段逻辑上比较完整的论述。并在2008年德国海德堡医学院的一次国际会议上发表,获得了200多位外国学者的认同。报告结束时,我看得出只有1/3的人是热情鼓掌,其余的人只是礼节性地鼓掌。2009年时,这次国际会议当时的主持者来上海,他对我说,当时会议上确有不少人不理解,但回去看了我的全文,反映都是肯定的,但希望我能设计实验来证明它”。 费伦教授接着说:“这显然是强人所难了,因为目前科技发展水平,我们还达到设计实验的阶段。我有一点可以兴奋地告诉你:去年,我应聘于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为客座研究员时,偶然发现太赫兹(Tara Hz)波段的电磁波可能就是气功的‘气’的主要组成部分,其能量与氢键相当,可以把液体水中的水分子链断开。 水对于任何生物分子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任何‘干’的生物分子都无法形成比其自身体积大数百倍的空间构象,它必须与水分子水合,才能形成巨大的空间构象,才能具有不可或缺的柔性。 但与之水合的水分子链又不能太长,太长了也会影响空间构象的柔性。如果随着环境温度的下降,生命体中的能量不断释放给环境,则水分子链就会不断增长,直到生物分子的空间构象失去活性,这就是冬眠。随着温度的上升,生命体会逐渐复苏。水分子链越短,其活性就越强。
2019-08-13
评论对象: 新文明大道探索的先行主力,非民间学人莫属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后来的事情说明,费伦教授执著的经络科学实验精神,也许他对人的宽恕精神也是其中的精神支柱----2012年10月6 日费伦教授终于给笔者寄来一封“长信”。 他说:“谢谢你多次寄来各种论文,我今年已82岁了,现在正忙于临床研究(见今年写的一篇总结性的文章《中医治疗慢性病三原则》),再也没有精力和时间细看这类极其深奥,又是我很不熟悉的专业性论文,虽然这些文章都很有新意。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完成我的最后一项可以力能所及的事----为全人类的健康事业,和国家沉重的医保费用负担,做一点具有突破性的创新贡献。 但你这次寄来的文章倒勾起了我的兴趣,现在谈一点我前几年发表过的观点,详见我与2010年在全国针灸经络年会上发表的、关于我十九年来研究经络的总结性文章《经络物质基础及其本质的探索和展望》中9-14页《6.经络“自主功能性特征“的新解》的这一段。 这涉及到研究客观世界这一复杂系统的方法学问题,这是惯于采用还原论方法学的现代科学家们难以思考的”。 费伦教授的回信还深情地说:“就拿耗散结构理论的创立者普利高津来说,他也因为只用自己熟悉的统计热力学的纯数学方法,所以这个理论只能用数学证明系统的始态与终态的负熵特征,而不能详细诠述为什么能从始态自主性地过渡到终态的过程机制。所以这个理论虽然于1977年获得了诺贝尔奖,但这一理论在提出后的40多年中却未能获得进一步的发展,也无法被广大生命科学研究者广泛应用,仅仅是证明了这种系统具有负熵的特征而已…… 我在经络这篇总结性文章的最后,提出‘信息’是描述客观世界运动规律的另一个非物质的基本参数,或许也能适用于宇宙起源的研究。 谨此奉复”。
2019-08-1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