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连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大势 - 高连奎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0/6/22 9:11:42
文章: 170
评论: 2504
链接: 0
访问: 1537886
评论对象: 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都是过时的经济学
评论人: 黄松明  查看评论专辑
高先生的经济学公式使用了两个乘法符号,不得了,那是爆炸性的经济增长,适用于中国房地产爆炸性增长,但空房很多,中国年轻人要结婚组织家庭,却租不起房子。 勉强结婚了,生活费高涨,女的不可能做专职家庭主妇,但没有廉价的托儿服务,也没有廉价的幼儿教育。 中国提前出现发达社会的现象,绝大部分民众却没有发达社会的收入,还提前成为老人社会,未来的经济动力在那里?
2017-05-02
评论对象: 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都是过时的经济学
评论人: 朱正阳  查看评论专辑
【哲理思辨/管中窥豹---政治与经济和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学】高占奎《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是过时的经济学》附议与感言: 管理国家或国家管理就是政治。经济仅是国家政治的一个方面,换言之,经济管理仅是国家管理的一个方面,经济是政治的组成部分,并且服从也服务于于政治;当然,政治也必须为经济服务,并引导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所以,政治与经济也是互为依存的命运共同体。 有什么样的政治倾向,就会产生什么样的经济走向;什么样的经济结构也会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形态;政治经济学就是经济与政治的前沿科学。可惜,中国的经济学家为了突出自己、强化自己,把政治当做经济的附庸,连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也删去领先“挂帅”的政治二字,变成是非莫辨、颠来倒去的的“纯经济学”了-----就像高占奎所言,是拾人牙慧的“过时经济学”了....... 朱正阳 2017.5.1-23:46
2017-05-01
评论对象: 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都是过时的经济学
评论人: 非礼不动  查看评论专辑
“我这个经济学模型比传统的宏观经济学投资、消费、净出口“三驾马车”模型对经济的解释有更有力。” 你的这个发现其实很有意思,三驾马车的逻辑基础是货币外生,为什么需要出口呢?因为在那种货币理论体系下,外部的资金注入是gdp增长的原因,因为过去的理论说gdp可以等效于货币增量。 你的理论其实可以归结为货币流通速度增量对gdp的增长贡献,这两种观点都不过是费雪公式微分形式的直观应用而已,不存在是与非的问题,但是存在更宏观层面上究竟经济应该为谁增长,为什么需要增长的问题。
2017-05-01
评论对象: 你了解的经济学可能都是过时的经济学
评论人: ah6sdq  查看评论专辑
不错,只是需要统计下合适值,过犹不及。出现问题是度的不合适问题。我现在也开始倾向一般性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合作发展的度。比如,中国的高端机床由于软件跟不上,机床的精度也跟上。另外网络和金融经济的回报率太高,社会资本就不会愿意进入高体力,高风险,搞产业链的传统经济。国家需要从投资回报率入手引导分流
2017-05-01
评论对象: 凯恩斯为什么反对发货币?
评论人: 超主权货币  查看评论专辑
博文对凯恩斯的理解到位。
2016-12-24
评论对象: 经济压制理论
评论人: 超主权货币  查看评论专辑
博主思想实际上在系统论中都有表述,即联系与影响等。理论上讲没错,关键是难以找出突破点并有效率地突破。
2016-12-24
评论对象: 经济学家如何改变世界
评论人: wysh121  查看评论专辑
民粹主义之于减税,政府最好不要推波助澜,而要适可而止。其实,一个国家,其财政的主要来源就是税收,没有税收,就会凋零。但税收的政策是以税生税,而非杀鸡取卵。另外,对于个人所得税方面,其结构的规划与适当的减免,仍是应考虑的。
2016-11-30
评论对象: 经济学家如何改变世界
评论人: gz3hua  查看评论专辑
支持楼主本文!-------“中国用不到10年的时间,修建了超过两万公里的高速铁路,实现了五十万以上人口的城市全覆盖,占到了世界高铁里程的60%,这是多么高的效率。怎么能说政府效率低呢?”
2016-11-30
评论对象: 新财税主义宣言
评论人: 朱正阳  查看评论专辑
【管中窥豹--散议税收与财政原则》读高连奎《新财税主义宣言》 附议(25楼) --------------- 本人跟帖评论,一点击提交就“消失”了,显示的英文看不懂,不知何意思? 2016.4.17-20:40发、丢失!
2016-04-17
评论对象: 新财税主义宣言
评论人: huluseng  查看评论专辑
税收充其量只在二次分配角度上起作用,毕竟作用是有限的,不要寄予厚望。理论上对于经济危机来说,削弱贫富差距是治本之策。但是如果在现有体制下用税收抹平贫富差距,富人有的是办法躲避税收,大不了卷钱跑路,你又不能像50年代那样“三反五反”地控制资本的流向,所以结局多半像“个人所得税”那样,富人想办法避了税,穷人没办法,沦为“纳税人”。这样贫富差距不但没有减少,矛盾反而更严重了。 中国当前的经济问题需要给经济体减负,要增加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同时还不能大幅度地提高工资,以免打击到脆弱的制造业。其实,只要政府除掉高房价带来的“超级地租”这个主要的阻碍,中国消费者的可支配收入以及制造业的活力将瞬间增强。一般中国城市劳动者的绝大部分收入都被房地产“按揭”了,而制造业工厂里不断提升的人力成本也主要是用于工人支付房租等生活成本。房地产收取的“超级地租”是中国人民头上的最大一项负税。收取这一超级地租的是由房地产商、房叔房婶等地产官僚和控制印钞机的金融寡头集团组成的“房奴主”阶层,根本就不是中国税务局。这笔“超级地租”税的绝大部分被房奴主集团瓜分了,一小部分用于支付公务猿的公共开支。 房奴主集团完全是经济肿瘤,是吸血的寄生虫。它对中国经济体和劳动者阶层形成了残酷剥削,程度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房奴主”集团严重阻碍了中国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可以说,是导致当前中国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除掉了“房奴主集团”这个封建地主势力,不但人民群众的可支配收入瞬间就能提高,而且连民族资本主义的活力也可以被解放(因为暂时不需要再被动增加工人工资了)。 建议左派同志们抓住当前经济领域里的主要矛盾,把斗争的矛头指向最最反动的“房奴主”封建势力,这场斗争会赢得广大房奴、刚需、民族制造业资产阶级的共同拥护,得道多助!
2016-04-1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