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国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正学者 - 吴国发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10/27 10:23:44
文章: 17
评论: 432
链接: 0
访问: 272116
评论对象: 中国1000名富豪财产超过全国GDP的20%
评论人: 1924594620  查看评论专辑
同样一句话出自不同人口,,不同时间,不能随便评判正确与否。共同富裕是口号,是理想,人类怎么去实现共同富裕?只能靠国家。而国家又这么大,政府又千头万绪,有多少少官员不先考虑自己去先让老百姓富起来呢。
2013-05-30
评论对象: 资产数百亿煤老板 耗费数千万嫁女
评论人: gz3hua  查看评论专辑
赞同15楼!一切的不平等都要打到!
2013-04-21
评论对象: 资产数百亿煤老板 耗费数千万嫁女
评论人: huluseng  查看评论专辑
解放前的那些南霸天们本来就该死,这些地主老财们坏事做绝,挡了全中国人民的道,他们的财产本来就应该被没收,这叫“民主的胜利”。那个台湾白莲教的你叫屈也没用,谁要那些地主老财是少数派,您就不要再反民主了! 30年改开时代造就的新一波地主财主跟49年之前那波旧地主老财没什么原罪上的区别,同理都应该被追讨原罪。共产党如果回归到人民一边清算这波人的原罪,共产党就具有人民民主赋予的合法性,顺应天理民心,惩恶锄奸。楼下的白莲教,你到底站哪边?我怎么感觉你的屁股一直坐在49年那第一批被镇压的地主老财的坟头上啊?台湾来的吧?
2013-04-21
评论对象: 资产数百亿煤老板 耗费数千万嫁女
评论人: gz3hua  查看评论专辑
笑各位!即便是现在,也还谈不上很好地设法建立对有钱人的特别征税制度-----又从何去谈以往的疏忽那?!
2013-04-21
评论对象: 资产数百亿煤老板 耗费数千万嫁女
评论人: huluseng  查看评论专辑
窃国大盗的原罪一定要追究!前30年的改开就是一场在错误的指导思想下进行的一场罪恶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运动。资本的原罪必须从现在开始被清算,吃了人民的跟老子吐出来,血债血偿。共产党要恢复人民属性,清退贪官污吏出党,对汉奸卖国者处以极刑。
2013-04-21
评论对象: 严嵩、“螃蟹”民歌兼题“老少观河蟹图”
评论人: 柳中原  查看评论专辑
宦荣娼盛成忧患,腐败洋奴结汉奸。 纸醉金迷大染缸,不知河蟹到何年。
2012-10-13
评论对象: 倒卡关键人物没有好下场
评论人: 柳中原  查看评论专辑
以强权和暴力手段,剥夺他人生存权者,也会收获到暴力手段的回报! 沙班及美国驻利比亚大使馆官员的惨死,更加印证了这一规律的有效性!
2012-10-13
评论对象: 严嵩、“螃蟹”民歌兼题“老少观河蟹图”
评论人: a814153  查看评论专辑
指向很明确,虽没有猴王那样指名道姓式的激烈,但也很震撼!
2012-10-07
评论对象: 严嵩、“螃蟹”民歌兼题“老少观河蟹图”
评论人: 红卫兵1966  查看评论专辑
比如:严世蕃光妻妾就有二十七个,其他的侍女、丫鬟更是无数。他让他的这些美妻娇妾,列屋群居,她们所用服饰,绣着龙凤花纹,点缀着珍珠宝石,极尽奢华之能事。用象牙床,围着金丝帐,朝歌夜舞,沉湎于豪华奢糜的生活。其铺张淫逸的糜烂生活堪比西门庆。   比如:一次,严嵩的义子赵文华从江南回来,送给严世蕃的见面礼就是一顶价值连城的金丝帐,还给严世蕃的二十七个姬妾每人一个珠宝髻。   比如:世宗的第三子裕王朱载垕,按例应被立为太子,但世宗对他不是很亲近。因此,连严世蕃对他也很冷淡。就连照例每年该给裕王府的岁赐,户部都因为没有严氏父子的命令而一连三年都没给发放。最后,这位未来的皇帝凑了一千五百两银子送给严世蕃,严世蕃欣然接受,才让户部补发了岁赐。严世蕃因此每每向人夸耀:“天子的儿子尚且要送给我银子,谁敢不给我送银子?”     贪与色往往是相铺相成的。严世藩四处寻欢作乐,奸淫妇女。方式多种多样,奇特无比,如玉屏风、温柔椅、香唾壶、白玉杯等等,都是他发明出来的。     每天早上,严世藩起床时,他的数十个姬妾全部赤身裸体,伏于床前,伸着脖子,张着小口,当严世藩的痰盂。严世藩咳嗽几声,挤出来一点痰,一口,就喂进了最宠爱的姬妾荔娘的口里。谓之“香唾壶”。     严世藩还有一个玩法:让姬妾们都不着一丝,两个人并列坐在椅子上,斜伸玉腿,世藩便过去坐那腿上,浅斟慢饮。过一会儿,再让三四个美姬横卧在躺椅上,构造起来,活像一把躺椅,世藩上去或卧或躺或坐,这叫“温柔椅”。
2012-10-06
评论对象: 严嵩、“螃蟹”民歌兼题“老少观河蟹图”
评论人: 红卫兵1966  查看评论专辑
严世藩大宴宾客时,全是美貌的姬妾在席上陪酒。酒过三巡,世藩命拿上白玉杯来,一拍手,只见从屏风后面,嘤咛一声走出三四十个打扮妖娆,香气逼人的姬妾来,这些姬妾们的口里都含有一口温酒,列队而行,来到席上,全部以口代杯,将口里的酒喂进宾客的口中。有的人把持不住了,一手勾住美姬的香颈,将口对着美姬的口,慢慢的把酒吸进自己的口中,含完酒,美姬便将自己的纤舌伸入宾客的口中,慢慢的搅动,宾客们顿时不知所以,这就是“白玉杯。”   严世蕃淫欲十分强烈,为了计算自己到底玩了多少女人,他命人做了一种“淫筹”,就是一块块边上绣着花朵二尺见方的白绫方巾。他专门派一名姬妾掌管“淫筹”,每奸污一名妇女,便留下一个“淫筹”作为纪念。并让掌管“淫筹”的姬妾统计好数字,每月每年,玩了多少个女性,就留下了多少方淫筹。据他的掌管“淫筹”的姬妾统计,一年下来,严世藩的“淫筹”总数竟然高达九百七十三个。   ……   严世藩如此贪婪不止、纵情声色之时,作为父亲的严嵩不知在做什么?
2012-10-0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