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灵灵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有话要说 - 地灵灵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4/3 13:20:54
文章: 91
评论: 991
链接: 0
访问: 1275719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自在乡野  查看评论专辑
技术研究我看应该组织引导爱国投资家和企业家联合起来搞,风险共担,成果共享,别把钱都浪费在豪车美女别墅高尔夫等奢侈消费上。
2014-07-05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huluseng  查看评论专辑
对于中国的科研机制,现在的确积弊甚深,需要改革。但是不是想tec描述的那样,搞什么产权明晰,私有化,说白了就是想要国家拿钱刺激科研工作者,用钞票的铜臭味去诱导科研发展。这些都是外行话。 tec说的那种能够用钱来刺激的科研就是技术型的应用型的技术研究。我们常说的科学技术其实是两个东西,一个叫科学研究,一个叫技术研究。技术研究是把理论的东西变成实际能用的,也就是能够转化成生产力的那种科研,立竿见影。例如研发什么小米手机啊,电动汽车啊什么的。而另一类是科学研究,偏重于搞理论研究。例如研究麦克斯韦方程式,研究碳纳米管的光电属性等。在科学领域里,科学研究是高层次的项目,支持得比较多的是国家的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纵向课题等,衡量这类研究的标准是发表学术论文的影响因子,诺贝尔奖什么的,换句话说,这种科学研究研究的是50-100年之后才有用的东西,现阶段是一点用也没有的哦!这个叫科学! 而技术研究就研究5-20年内能够用,能够转化为产品的东西。科学价值和层次低一些。但是面向产业化,我们常说的“科技转化为生产力”就是指这一类东西。但是国家管理科研基金的领导并不重视这一块,我只看到国家什么863,963项目支持一下,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可以忽略不计的地区性小课题了。因为技术研究的成果主要是专利和高科技产品,是要产业化的。而管理基金委的领导要诺贝尔奖,要高影响因子的外文文章,这本身就不是技术研究的特长。 袁隆平搞的杂交稻可以说是研究20-50年之间的科学技术型项目,一半一半,他以及其他水稻育种专家从60年代就可以研究,直到80年代才开始转化为生产力,可以算是比较长期的技术研究,同时也算是还不错的科学研究,因为卖稻种的同时,还能搞一下水稻基因组的研究啊什么的,其实现在也没有什么用(也许100年后有点什么意想不到的用处),目前就是凑文章,凭职称用的,呵呵。谁要中央管科研经费的领导好这一口呢! 我说的,中国科研的积弊就在评价体系,中央那些管科研经费的大爷们自己都搞不清楚“科学”和“技术”的分别。口里喊着“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口号,所做的事确实逼着所有搞科研的人都去研究100年后才有可能有点用的玩意,凑活几篇外国文章装门面,这就是问题所在。 你们再看看tec的建议,是不是没有抓住重点?中国科学界不差钱,也不是什么产权明不明晰的问题,压根就研究的是100年后才有用的,而现在屁用没有的“科学”问题。产权明晰了又如何?科学家能等100年后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有点用吗?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huluseng  查看评论专辑
我国芯片制造业与国际水平之间其实只有10年的差距,只不过现在欧美日具有技术优势,它们采取遏制策略,阻碍中国芯片制造业的发展。并不是像10楼说得那样差100年,我们70年代就能够造8086了,那是美国50-60年代的技术。现在全球化之后,技术传播更容易,所以目前中国军工行业同美国的芯片制造商之间的差距应该小于10年。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已经具备制造2004年左右出产的奔2系列芯片的能力。欧美领跑,我们紧跟,只要有机会我们就能超越它们。 我想说说欧美领跑者对我们这样后发者的遏制策略,第一嘛当然是利用专利,禁运等搞技术壁垒,不准最先进的技术流入中国。第二嘛,就是一旦发现中国科研工作者取得了技术进步,它们立即将该层次的技术免费开放,降价倾销,让你中国取得科研进步的团队感到挫折感,因为辛辛苦苦研发的成果无法走向商业化,同时也误导审批科研项目的领导,造船不如买船,投资科研抢洋人的生意注定是要失败的。日本人常常用这一招,它一旦发现中国研发机构取得了技术突破就马上把相应产品大降价。其实我们的科研团队已经取得了经济成就,因为它们逼迫西方厂商大降价。希望中央审批科研项目的领导要看到这点,要么科研项目产业化转化为生产力,要么迫使西方的技术垄断者放弃垄断利润,两者都对中国经济有同等的功效,都是伟大的成就。 你知道中国的芯片业什么时候能够追上那差得10年距离吗?就是西方全面对中国进行芯片禁运,最好一片芯片业别卖到中国市场上来。这样中国的芯片就会突飞猛进了。可惜啊,西方从来就没有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求求它们了,彻底禁运吧,给中国芯片业一个春天吧!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tec  查看评论专辑
说一个题外的话题。半导体是如何出现的? 早年的情形。导体,能导电,这是人们感兴趣的。绝缘体,能绝缘,这是人们感兴趣的。半导体大量存在,如植物,人体,这些玩艺与电的应用没有多大关系。显然,早期的科研人员绝不是为了获得半导体而去研究硅。 研究硅的人,从纯粹的材料出发,想改变它的性能。期望出现重大的化学、物理性能。渗透材料进去是一种常见的做法。渗3价元素(金属类)与渗5价元素(非金属类)获得了不起眼的性质变化,渗百万分之一,电阻率大为降低,但浓度多了,效应不再明显。实验做得这一步,不容易,但有用吗?没有用啊。其电阻率与金属相比,差天远,无法实用——也许实验人员的想法是从无数种材料中,不停地演绎,想获得超导材料吧,但这个实验明显失败了。但当把P型(即正型)与N型材料结合在一起,形成再次的微观物理化学反应时,界面上产生了不易察觉的成份——用电学实验检测性能,发现具有导电的方向选择性,识别性。 看这个研究过程,你会发现,无数的材料中,最终在硅上取得成功,其中的困难自不可言,然后也得承认这是一个意外,是一次命运的选择。没有克服困难的能力,没有不厌其烦的实验,没有不厌其烦的检测,没有敏锐的眼光,命运是不可能选中他们。一个小小的二极管的研究,科研人员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呢?一个靠国家财政养着的人,一个成果不明晰的年代,一个成果随时被领导与其它单位获取的时代,科研人员宁可被养着,也不敢去做冒险的事。 袁隆平研究杂交水稻,比电子科研要容易性吧。他当时在单位受了多少白眼,被多少人认为不务正业呢?还好的是,他的项目的早期研究,主要开支在路费上,人工可以找些学生帮助。换作工业项目,能承受这么大的风险吗? 说白了。科研的风险,远大于去赌一只股,而且付出要大得多。收益呢?给你奖个500万吗?如果是一个纵深项目,不够投入的零头吧。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tec  查看评论专辑
8 一百年的差距,我认为还说少了。 半导体,象精细切菜一般,一刀刀都要观察与研究。但我们大致在利用所谓的理论在分析研究——电子应用技术这一块,很多理论不过是事后的解释,以及用来作交流。 在市场应用上,我们与西方的差距当然没有100年,也许只有10年都不到。但这不反映科研能力。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tec  查看评论专辑
国家应站在科研力量的后面,而不是前面。 现实是国家划一条线,立一个旗,让科研力量去冲。 做法是应当是让科研力量在前面去冲,万马奔腾,甚至可以乱七八糟(有高调的,有骗子,有诚实的,有务实的……都允许,前期都不作判断,只要不违法就可以)。政府做什么角色呢?科研有难度,可以找政府。政府的态度是两手,一方面拔经费,一方面通过银行贷款——在未来还不清贷款的,则终止后期服务(基础项目,当然是特例,只能纯支持),再一方面,可以把基础项目获得的成果移交给一些需要的公司。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沙子  查看评论专辑
tec 我同意你的分析定性 但是说一百年的差距是夸张了。 速成办法:用间谍做工作 、金元买通顶级人才、持之以恒不惜代价这样搞 。 唉 关键是咱们价值观搞不过人家 不能打动及高端人才的心啊 价值观上 咱们假 人家也假 但比我们真些 假就是伪善 伪善还不如真坏。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tec  查看评论专辑
在大数据上,是可以取得一些成绩的。因为大数据是有个性的。如中国人的消费习惯,饮食习惯……国外是难研究的。 这些方面的研究与深化,是需要资本整合,需要大型企业的垂直整合与兼并,需要人才的垂直融合。但在国内,这些无法做好,因为科研院所本身的归属排斥这些做法。很难想像,中科院成立了一家研发公司,然后被淘宝收购——既然不可能出现,也就无法走向应用。 近几年来,脑体倒挂明显出现。天天呼喊百姓的利益,有谁重视知识分子、科研人员的利益?没有!天天喊发展,产权却不明晰。天天说申报,但审批就是看名气,看样板模式。要逃脱这种模式,就得有非国家资本进入科研,有国家资本支持非国家资本的科研,用成绩说话,不是用样板模式说话。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tec  查看评论专辑
说句现实的话。 芯片的差距,几乎不可能解决。按步就班,步步为赢,也解决不了。花大力气,集中国家力量也解决不了。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 当然,可以在一些不太重要的芯片上取得成功。也可以在应用上,在软件上取得一些成绩。“一片芯片的距离”放在微观世界来看,这是一个世界的距离。 当然,国家发话了。自然有很多科研单位立项,然后也获得一批批成果。但我作个结论在此:成果一大堆,几乎没有什么用。 象原子弹,这些宏观的东西,容易仿制。但微观的东西,精细的东西,门都没有。就是拿出整个内部世界的电路图给你,也没有用。这个思维的差距,整整100年。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评论人: 百科蒋  查看评论专辑
黄松明 在电脑产业上,中国本来有一个优势,就是中国特有的汉字。如果中国设计专为汉字使用的微处理器,那是不用和美国英特尔的最新最强大的微处理器竞争,中国开发利用汉字特点的微处理器和相关的芯片,在一段时间具有“保护贸易”的作用,中国可以放心开发,开放源代码也可以。 在操作系统方面也是如此,汉字是特别适合电脑的图形模式,汉字的进程不是只有向前一个方向,而是可以四面八方发展,也可以两千年的中国历史文化和现代结合起来,一旦成功开发出来,可以极大地增强中国人民的文化自信心,对中国走向健康的社会克服腐败有很大的作用。 有了汉字操作系统,当然是配备汉字的应用软件,可以培养一大群的人才创业开发有关的软件,洗刷中国是盗版电脑软件的恶名。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掌握政权、财权、知识权的精英太冷漠了,对中国的民族事业和人民事业太漠不关心,奈何? 2014/7/3 19:02:01
2014-07-0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