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重构宇宙 - 王红旗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07/11/13 15:47:21
文章: 945
评论: 3145
链接: 0
访问: 11824053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天文历法与中华文化百花园 一、缘起 看过拙著《换个方法读内经》的读者,可能还会记得,那本书是张碧金编辑的“逼上梁山”之作。这本书也是“逼上梁山”之作吗?答:非也!这本书而是“自觉上山”之作。 这本书的缘起,起于王正坤先生。王正坤,云南白族人,解放军军医(西医)出身,从军从医几十年,彝医是家传,云南玉溪药检所原所长,著有《彝医揽要》与《彝族验方》两部可以传世的大作。我心目中的真正医学大家。 我与王先生结缘,始于《彝医揽要》。2004年年底,我在书店里看到了新上架的《彝医揽要》,一打开,书中的太极八卦、阴阳五行与河图洛书之数使我大吃一惊,原来彝族文化也有与汉族文化相同的根基。更重要的是,太极八卦、阴阳五行是彝医的理论基础。令我震惊的一句话是:“彝医药理论就是从包括彝族十月太阳历在内的彝族古代哲学中派生出来的理论。”十月太阳历演化出了彝医理论,这不是和《黄帝内经》的理论基础一样吗? 《黄帝内经》强调“‘三不知’不可以为工”,这“一不知”指的就是天文历法。 《彝医揽要》中的阴阳,在宇宙间对应的是清浊二气,在人体中对应的是气血。 《彝医揽要》所谈的五行,对应的是空间五方,天体五星,人体五脏:“五行充满宇宙间,天的五行是天东、天西、天南、天北和中天的日月星辰;地的五行是金、木、水、火、土;人的五行是肺、肝、肾、心、脾。五行与八卦相通,人与天地相通。” 《彝医揽要》中的八卦,空间中解释的是宇宙八角(东西南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时间中解释的是时令八节(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冬至夏至)。 清浊二气—阴阳—五行—八卦—干支,在《彝医揽要》中有一气呵成的解释。更吸引我的是,这里出现了洛书之数。 一与九,是宇宙间南北两大门的管理者;三与七,是宇宙间东西两大门的管理者;二与八,是东北、西南两隅的管理者;四与六,是东南、西北两隅的管理者。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恰恰是洛书之数。
2017-09-23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灵枢导读》后记 作者:刘明武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国家没有哲学,就像一座雄伟壮观的庙中没有神像一样,空空荡荡,徒有其表,因为它没有可信仰、可尊敬的东西。” 哲学,是重要的!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乃至一个学科来说,哲学有着基础性作用。庙里没有神像,就空空荡荡,徒有其表。黑格尔这一比喻是生动贴切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自己的哲学,根本不可能自强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一个学科,如果没有自己的哲学,根本不可能延续。 什么是哲学?或者说,哲学是什么?哲学是研究宇宙与人生的根本之学。现在的问题是:中医的哲学在哪里?没有哲学,中医是不是就变成了徒有其表、空空荡荡的庙? 中医与西医,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这就是西医将人放在仪器来认识;而中医将人放在天地之间、日月之下、时间空间中来认识。天地、日月、时空之理即宇宙与人生之理,中医的哲学就在这里。 天地、日月、时空之理,集中在了阴阳五行学说中,集中在了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之中。讲不了阴阳五行,这是中医界的实际困境。中医学院讲不了《黄帝内经》,这是传承中的困境。这两大困境,已经延续了很长时间。中医,不仅仅是中医界的中医,而是整个民族的中医。中医界解答不了难题,哲学界、文化界、理论界有责任进行解答。站在局外,一味地讽刺、谩骂是错误的。基于此,才有了笔者对中医哲学的追根溯源。 从书里追溯到了书外,从华族文化追溯到了彝苗两族的文化,从人文追溯到了天文,追溯到了文化的源头——天文历法。《黄帝内经》的基础在阴阳五行,阴阳五行根源起源于太阳,起源于远古的太阳历。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属于形而上的哲学体系,天文历法属于严密的数理体系,正是这个严密的数理体系,演化出了形而上的哲学体系。天文历法中的阴阳五行、天干地支是那样的精密,是那样的完美。中华文化与中医文化,以及百子百科都是从这里出发的。中医的源头,清澈而透明;中医的思路,古老而常青;中医的方法,规律而永恒。祖先开其头,子孙如能续其尾,伟大的中医文化一定能重新辉煌,一定能造福于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欲知这部《灵枢》导读的缘起,欲知天文历法与百子百科的关系,欲知中医文化为何“伟大而常青”,请看附录于后的《天文历法与中华文化百花园》。
2017-09-23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绝圣弃智。我现在越来越理解老子当年写下这四个字时的心境了。我们这个时代问题丛生的症结之一正是整个教育系统单方面强调智力的结果。罗教授在演讲中反复提到智力的问题,诚然,由于后天的各种人为因素使同属人类的另一部分人的智力无法得到良好发展,这是很大的罪过。但如果我们的教育只单方面强调智力,则又是更大的罪过了。须知,人类生命的丰富性中,智力只有二成的比重。 当你以十成的资源去满足这二成的需要时,人类生命的丰富性就被打破了,教育所培养出来的就只能是一个个不完整的生命。这不完整的生命,如何能带领人类走出困境呢?生态文明时代需要一个个鲜活而完整的生命参与其中。这个时代需要完整的生命教育,而不是单纯的智识教育。所以,当农村孩子把脚伸进清澈的小溪时,流水轻柔地滑过孩子的小腿肚;当爷爷奶奶带着孩子在院子里剥玉米粒时,玉米棒子在孩子的小手里蹦跳着……同志,请相信,这里有生命的呢喃低语。   时间不晚了,就先抛这几块砖出来吧。最近我们和地方政府合作成立了一个生态文明研究院,教育的生态化转型是研究院要重点开展的一个课题,希望有志于人类教育革新的伙伴们一同来参与,和大地一起悲喜。   2017/9/20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生态文明时代的教育观   须知,时代正在发生变化。   短短两百余年的工业时代在其带来的诸多难题面前,已宣告无法再继续前行,否则,人类将有毁灭之祸。适应工业时代需要的教育也该寿终正寝了。   2012年生态文明上升为国家战略,预示着我们向生态文明时代迈进的步伐已经开启。与之相适应的教育也应该驶入新的轨道了。这新的轨道长什么样呢?我试着来抛个砖。   多样性。生态文明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多样性”,这也应该是生态文明时代的教育的关键词。从学校系统、教学内容、师资培养、管理方式到学习形式、学制、招生等等,都应该体现出多样性来。我在韩国曾参观过一个在农村开办的小型教育共同体,有近五十个初高中生在这里上学,他们的学习内容包括生态农业、生态建筑等,每天有半天的时间要参与劳动,刚入学的时候必须徒步250公里,十天时间,此外还需要在一周断水断电的情况下生活下来。学习完了,该考大学的去考大学,该参加社会服务的就去参加社会服务。未来已不重要,关键是在这些孩子学习的当下,他们可以健全地成长,有尊重劳动的观念,有服务社会的情怀,有脚踏实地的谋生能力。现在国内也在不断涌现出包括学徒制、在家教育、国学班等各种类型的教育形式,我们的教育制度应该对此做出回应,鼓励更多样性的存在。如此才符合教育生态系统的要求,否则就只能是“在蔚蓝的教育天空下,只见一片桉树林泛着白光”。   乡土性。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在城市的钢筋水泥里是长不出生态之花的,生态文明的基础还是要立足广袤的乡土社会。城市取向的教育进程,也是人与土地分离的过程,由于这种分离,人变得越来越骄傲,世界也应此而越来越动荡。和平是生态文明的题中之义,教育可以为和平做出什么贡献呢?没有其它办法,还是要在根子上找答案,那就是通过教育去恢复人和土地的关系,让人谦卑下来,进而去修复人与人的关系。生态文明时代的教育需要把孩子们带到大自然和田野中去,带入到体力劳动中去。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教育成功学   最近在农村,接触了若干高中或中职生,还有他们的父母。其中一位今年七月份从中职学校毕业后,赋闲在家,与手机为伴,和一家人一起为工作的事发愁;另一位是高中毕业进了工厂,已在流水线上工作了四年多,每月可以拿到四千左右的工资,但他爸爸说每个月还得给这个孩子寄钱才行。他爸爸想让孩子回农村来,哪怕一分钱不挣,起码不要倒贴钱。这个孩子也想回来,但想想回来不知做什么的光景,就后怕不已。   不仅仅是中职或高中毕业生有如此进退不能的窘境,即使农村的大学毕业生,也一样处在这样的窘境中。他们在城市中左冲右突上下逢迎三十年,可能才有机会找到一处属于自己的容身之所。而我们教育所描绘的,就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我把这种为适应“发展成功学”需要的教育称为“教育成功学”,这种教育的目的就是为工业时代制造廉价的劳动力。可怜我们的农村,在这种教育成功学的鼓惑下,节衣缩食供孩子上学,孩子们不管是学有所成还是学无所成,都一股脑儿成为城市产业的后备军,而无法成为农村建设的力量。前一阵和一位在植物根系研究领域颇有造诣的教授交流,她谈到农民请她去诊断桃树大面积绝收的问题,她去了发现这些问题是稍有土壤学基础的本科生就能解决的问题,但在地方,农民却是求而不得。教授由是感叹今天的大学教育,为何距离农村那么远。   更可恼的,是大部分农民的孩子在最近三十年来,能够进入985、211工程的大学院校的比例正逐年降低,在有些高校,已不足百分之十。其原因,相信大家都很清楚,城市和农村的教育资源差距可以用天上地下来形容。其结果,就是城市的话语权越来越大,这种话语权又进一步强化了城市的资源配比。在这里,知识成为一种权力。想一想城市动辄几百上千亿的投资和农民家门口的泥泞,就可以想象当知识进入到资本和权力所编织的牢笼,可以有多么的虚伪和恶毒。   而我们,芸芸众生,在教育成功学幻化出的斑斓舞池里,仍在畅快地舞动着。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发展成功学   回到《63%》的演讲内容上来。罗教授作为一个经济学者,一开始从教育水平与中等收入陷阱的关系这个角度,指出近八十年来世界的发展只集中在少数十几个国家或地区,这和这些国家或地区的教育水平得到同步提高有很大的相关性,而大部分掉进中等收入陷阱和没有机会跨进中等收入的国家或地区,教育水平提升不起来是主要的原因。诚然,在所有经济要素中,人无疑是最重要的。 但同样作为一个经济学者,罗教授似乎忽略了一些事实,即把世界分为两极的工业革命以来,这些少数的发达国家或地区是以牺牲大多数地方和人群(包括自然)的利益为代价发展起来的(这种剥夺今天正以更加“文明”和快捷的方式进行);而且,那些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或地区,其之所以会掉进去的原因之一,正是那些长期受到高中以上教育的人广泛地接受了西式教育的结果,是典型的“食洋不化”的“误教”。   我愿意用“发展成功学”来形容今天被西方知识体系所主导的发展话语。今日中国教育界,岂不正是被这些话语充斥着?“它教人吃饭不种地,穿衣不种棉…它教人离开农村往城里跑”,陶行知先生当年的劝诫意犹在耳。如果我们的教育仍然亦步亦趋于工业时代(现在已到了金融时代)为满足资本积累需要的饲料知识里,少点人上高中,或许我们还能有更远的未来呢。   进一步,造成今日农村父母与孩子分离的,岂不也正是这种“发展成功学”大行其道的结果?罗教授演讲中谈到的让农村母亲回到孩子身边以解决0-3岁幼儿的IQ问题的愿望,如果不对城市以剥夺农村为代价的发展模式进行检讨,母亲们如何回得去?幼儿们又如何出得来和母亲一起?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邱建生:无教与误教——罗斯高教授《63%》一文读后 2017-09-21 · 来源:“乡村建设研究“公众号 今日世界问题的本质并不是“无教”的问题,而是“误教”的问题呢?如果知识本身出了问题,那还真是不如“无教”的好呢。 很难得写读后感的,罗教授《63%的孩子一天高中都没上过》的演讲却激起了我要写点什么的冲动。    首先向罗教授及其团队致敬,这种接地气的治学精神是中国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的学者们需要学习的。其次向晏阳初先生致敬,他差不多九十年前写的《误教与无教》一文对本文有直接的启发。民国年间,中国农村有85%的人不认字,是典型的“无教”,但在考察了众多“食洋不化”、“食古不化”的学校后,晏阳初先生却发出了“幸亏中国无教育,否则非早亡不可”的慨叹。是啊,同样一张纸,一张上面啥也没有,另一张上面却涂满了臭气熏天的所谓知识,这“无教”与“误教”的差别是何等地大呢。   晏阳初先生的感叹让我想起我新近拜访的一位扎根农村三十年推动“劳动教育”的学者,他向我提了两个问题:你看看周围的世界,人们越来越良善了吗?我们的土地越来越肥沃了吗?   我无法做出肯定的回答。正如罗教授在文中展示的,这个世界的教育总体水平是越来越高的,但似乎,人们的争斗越来越激烈了,而土地的污染也是前所未有地广泛。梁漱溟先生八十年前“这个世界会好吗”的发问,仍然让人无法释怀。   是否可以说,今日世界问题的本质并不是“无教”的问题,而是“误教”的问题呢?如果知识本身出了问题,那还真是不如“无教”的好呢。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那么现在的结果是,要么就这样一直打下去,打到世界末日为止。要么就让不肯谈判的人出局,尽快结束内乱。但无论哪一种选择,对昂山素季而言都不会很轻松。这已经是深度的政治现实了,究竟谁对谁错,恐怕只有留给历史去评判。 但是很显然,昂山素季的三把火已经彻底得罪了西方,而对中国而言昂山素季这人也的确展示出了足够的诚意。一旦缅甸结束内乱、完成公路铁路网建设、清理整顿好媒体之后,那么中缅经济带将成为最强经济带,也将成为一带一路的样板工程。我们完全可以期待一个和平安宁富足的东南亚,完全可以期待一个在合作中共同走向富裕的中缅未来。 这个未来,不会轻易实现,也不会从天而降,这其中需要付出很多代价,承受很多苦难。因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绝不会接受中缅这样的发展结果,他们一定会开足马力,拼命诋毁、拼命破坏。但中国网友千万不能上当受骗,应该多支持缅甸,中缅共同发展共同富裕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缅甸和印度是不同的。 别忘了,周总理曾说过:缅甸是我们的胞波。而胞波,就是“同胞兄弟”的意思。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但昂山素季要处理这个问题,却很不轻松,毕竟战争就涉及到人命。而西方媒体向来在这方面的舆论攻势是很强大的。比如巴以冲突这么多年。但人们都喜欢以色列,痛恨巴勒斯坦。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巴勒斯坦似乎就是一个搞爆炸、杀平民的坏人,而以色列则是一个文明礼貌的好人。 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以色列屠杀巴勒斯坦的平民次数很多,规模很大,远超巴勒斯坦对以色列的反击。但问题是,只要以色列有一个人受伤,西方媒体就会一拥而上,拼命报道,大肆渲染,痛哭流涕,煽情并控诉巴勒斯坦野蛮没人性。但实际上,他们却永远不会告诉你,巴勒斯坦为什么要朝以色列发起反击。他们也不会告诉你,在他们镜头刻意避开的地方,堆满了无辜巴勒斯坦儿童残破的尸体,和正在凄惨死去的人们。 巴勒斯坦误伤一个平民,就会被全西方媒体狂骂三月。但以色列,就算杀死了一千个巴勒斯坦儿童,西方媒体也不会对此进行任何报道。 而缅甸的问题也是一样。缅甸问题由来已久,但主要的矛盾是英国殖民者留下的。当时英国为了在撤离缅甸后长期控制和制约缅甸,于是故意在缅甸移去了大量和缅甸本地文化冲突的族群,并令其驻扎聚居在对缅甸人而言很重要的国土战略咽喉位置上。加上有英国人的撑腰,后来又有美国人的支持,所以这些人和缅甸本土人之前的矛盾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由来已久。不过从本质上来说,缅甸人是受害者,就好像如果某天中国的东三省粮仓突然被一群日本人给占据了,想必大家心里也不可能接受一样。 这些年来,缅甸各方势力长期混战,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经济自然也十分萧条,城头变幻大王旗,梦里依稀慈母泪。谁对谁错?今日平说认为,说不清楚。战争太久了,谁都杀过对方很多人,谁都不是正义的,所以只有坐下来谈判,才是最好的出路。此前昂山素季曾主持多次会谈,希望各方结束内战。但是,显然有人不服,有人不愿意谈。
2017-09-22
评论对象: 商榷未来科学大奖的评选视野与评判标准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这条如此便捷的战略咽喉管道,竟然在过去多年一直被废弃。究其原因,主要是西方在捣乱。英国、美国、日本等多个国家在缅甸疯狂活动,通过注资参股缅甸媒体,影响缅甸高端学术界,逐步把控了缅甸的喉舌。中国和缅甸修好的油气管道,本来可以给两国带来巨大的利润空间。但是,这些人却造谣什么PX有毒,石油管道致癌等等引发民众反对和恐慌,还时不时搞一下恐怖袭击炸管道等等。在这些手段干扰下,这条油气管道一直未能成功运转。年输送油气不足设计量的10%。 而由中国提供贷款在缅甸修建的高铁项目,也一直受阻。本来如果中国的高铁一旦直通孟加拉湾之后,就能盘活缅甸的天然深水港,让全球的大宗货物都来此交易和进出港,根本无需再绕经新加坡。不黑不吹地说,如果发展顺利,此处将代替新加坡的位置,缅甸的开发区将比新加坡更富有。但是,又是那些被西方控制的媒体们,开始疯狂造谣。中国要修水库电站,完成供电配套。这些人就造谣说什么修了水库鱼儿要灭绝,缅甸人都要饿死。中国要铺设铁轨,他们就说什么高铁有辐射、有污染,路过的村庄都要得癌症云云。于是,在这些谣言的打击下,这些项目纷纷被搁浅了。 不过昂山素季上任后,先是打击查封造谣报社集团,然后抓捕了全国的慕洋大V,然后再利用自己巨大的影响力和掌握在手中的媒体进行科普和辟谣。这些努力,逐渐争得了民众的支持。 如今,密松电站项目重启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同时,史上难度最大的穿山跨峡公路铁路两用大桥终于完工!这条大桥的施工难度,创造了人类工程奇迹。就连被称为基建狂魔的中国,也在此被卡了好几年。但随着它的贯通,中缅铁路公路网络即将连成一片。中国即将打通从缅甸直接进入印度洋的战略宝地。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中国将拥有更多的廉价能源,中国将掌握更主动的贸易主导权。而所有的货物都将经过缅甸吞吐完成,缅甸会富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同时,昂山素季上任后还烧了第三把火,即尽快结束缅甸的内战和内乱。比起前两者来说,这一问题更为棘手。因为即便基础建设再好,公路铁路和石油网络再厉害,如果国内天天打仗,恐怕这生意也是做不长的。但美国、英国、日本、新加坡,当然十分希望这里永远打下去、乱下去,这样中国的贸易和能源咽喉就不得不继续被美国和新加坡拽在手里。
2017-09-2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