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醉里挑灯 - 戴旭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07/10/13 10:10:44
文章: 346
评论: 8946
链接: 0
访问: 11441549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d34241  查看评论专辑
令人不明白,只要美国给好脸,很多国家都会一心一意归顺美国,而今美国把欧洲得罪了,又得罪中国,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韩国。。。即使这样被得罪的各个国家仍然要和美国抱在一起。韩国,墨西哥已经被美国拿下,日本欧盟英国。。。都耐心的等待美国来拿下他们。。。甚至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哪一个不是苦苦等待美国的赦免。。。哪里有什么主动战略,都是被美国挤兑出来别无他法的战略。。。都在一门心思的抢占市场。。。纸上谈兵,看起来顺理成章,用起来。。。
2018-09-18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我们如何才能既坚决地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又要策略地、以人所不知的方式韬光养晦、避其锋芒,将特朗普发动的中美贸易战化解于无形之中,是考验我们战略智慧的历史性时刻。 法国有两本畅销书,描述的是世界的未来走向:一本是阿兰•;索哈尔的《理解帝国:明天将是世界政府的统治,还是民族国家的反抗》。另一本是雅克•;阿塔利的《未来简史》,力倡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人类的必由之路,甚至给出了时间表:本世纪六七十年代。目前特朗普在做的,正是“民族国家的反抗”。 对于中国来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今天的敌人,谁是我们明天的朋友?这是当前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一个也许是至关重要的问题!谁能给出一个正确的历史答案?
2018-09-18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但特朗普错误地估计了中国的顽强抵抗。特朗普之所以一直声称,他“尊重中国国家主席”,中国虽然是美国“经济领域的敌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是坏的”“这仅仅意味着他们具有竞争力而已。” 就是因为特朗普希望尽快地“解决”中国问题,以便可以回过头去应对其最主要敌人——全球化及其背后的金融跨国资本。事实上,这股力量正在动员起麾下的全部媒体力量,利用所谓“通俄门”“性丑闻”等“非常规”手法打击特朗普,甚至以“弹劾”相威胁,以逼特朗普就范。这是其惯用手法。在此稿完成之际,特朗普已经有点焦头烂额。甚至他自己都提到了被“弹劾”的可能性。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特别而需要一场“外交和经济”的“胜利”来渡过难关。但特朗普没有想到的是,他以19世纪西方列强惯用的这一套手法来对付中国,早已行不通了。他的贸易战领军人物大多是上个世纪80年代打赢日本的那帮“老人”,他们的那一套用来对付中国,不但行不通,而且将会碰得头破血流。 只是,当中国的强硬立场打乱了特朗普的战略部署之后,特朗普会做出什么样的战术调整,这是我们必须关注的,我们要真正防范的。我们特别要注意,不要因此而使特朗普被逼而将其最主要的敌人——“全球化”和“金融跨国资本”暂时放在一边,而与中国进行“死磕”。
2018-09-18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特朗普可以指责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而发动贸易战。但要是提交世界贸易组织来裁决的话,美国的指控必然被驳回,因为中国是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前面说过,全球化总是由一个最强大的国家所主导。现在这个最强大的国家突然发现,自己被自己制定的规则缚住了手脚。它不是反思自己的优势会逐渐失去,自己应该如何改革以使自己重新适应自己制定的规则。相反它一心想要挣脱自己编织的绳索网络,凭借自己残余的优势力量去打击对手。 我认为,这就是特朗普发动一场全球范围的贸易战的最根本的原因。 中国策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俄罗斯和中国在未来特朗普所代表的产业资本对金融跨国资本的决战中,即便成为其同盟军的可能性不大,但至少在一个阶段内不会是特朗普的最主要的敌人。因此,当特朗普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时,是有着明确的战略目的的。 我认为,从特朗普的战略出发,他显然错误估计了中国。他以为,先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中国会在美国的压力下立即“投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很容易赢的”;然后以这场“外贸胜利”安抚了他的选民基本盘之后,特朗普将会转向欧盟,向欧盟发起总攻。 特朗普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成熟,特朗普将会毫不犹豫地对欧洲发动“颜色革命”,以帮助欧洲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治势力”上台执政。我们一直以为,“颜色革命”是美国用于“意识形态敌对国家”的手段。其实并不尽然。“颜色革命”同样也被用来对付美国的盟国,特别是当美国需要进一步控制盟国的时候。 众所周知,法国是60年代第一个要求美国兑现美元换黄金的承诺的国家。当时法国总统戴高乐意识到美国正在滥印美元,而一旦美元印数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将不可避免地引发美元危机。结果,戴高乐便成为西方国家中第一个向美国派出军舰,将法国挣取的“绿纸”换回真正有着永恒价值的黄金。也正是因为如此,几年后,在1968年5月,有人策动了法国本土上的一场声势浩大的、打着“学生运动”旗号的“颜色革命”,这可能是历史上真正的第一场“颜色革命”。其结果是戴高乐下台、法国和欧洲其他想用美元换回黄金的做法戛然中止。从此不要说拿美元换黄金,甚至想都不敢再想。
2018-09-18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上个世纪20年代,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这两大力量终于爆发激烈冲突。美国产业资本掀起一股强烈的反金融资本浪潮,其代表人物正是产业资本的重头悍将、福特汽车集团公司的创始人亨利•;福特。 当时的情景与今天的美国有非常接近的地方。与此同时,国际上特别是在欧洲,也出现了一股反犹浪潮,出现了德国纳粹和希特勒。美国也选出罗斯福担任总统,主导并通过了一系列法案,从实质上限制金融资本对产业资本的挑战。 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两大资本之间的冲突出现了转机。正如我前面所说,“战争”是使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形成共同利益链的一个重要手段。二战结果我们都非常清楚,美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双双从战争中大发横财,成为二战最大的赢家。 二战结束时,美国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联手构建了一个新的“全球化3.0版”:以美国军事实力为后盾、美国制造业为基础、金融投资和美元霸权为手段,以联合国、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为工具,建立起美国主导的新一轮全球化,并在这一轮全球化中,赚得盆满钵满。直到有一天,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 应该承认,中国的经济崛起,突然改变了几乎所有国际关系格局、西方发达国家国内阶级划分和社会矛盾、甚至包括西方企业的百年来的经营方式。特别是在金融领域,中国坚持维护了本国的金融独立,将货币发行权一直牢牢地掌握在本国手中,既阻击了跨国金融资本对中国的渗透,同时中国的工业化又对全球化进程中的西方产业资本形成巨大的冲击。 对于特朗普来说,他要重新建立美国的经济和贸易主权,这就要打击全球化进程,甚至逆转全球化进程。他使用的借口,即所谓“建立对等、公正”的贸易关系,实质上就是要抛弃美国对国际贸易组织和国际条约做出的承诺,将已经交给国际组织和国际条约的“权力”重新拿回手中。
2018-09-18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贸易战背后的动因 这里需要插一句的是,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争斗实在是由来已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已逾百年!直到上个世纪初,金融资本在美国还仅仅是产业资本的支撑力量,服务于产业资本。当时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在开拓“疆域”、寻找更多、更大的市场和资源为目标的全球化问题上利益是完全一致的。特别是在战争问题上。欧洲列强一旦爆发战争,那么军火和金融融资就会变得不可或缺。 可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美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利益的一次完美无缺的结合。战争使美国彻底超越英国而成为世界最主要的经济体,而世界金融中心也从伦敦城转向华尔街。 就在一战前夕,美国金融资本经过多年的钻营和努力,终于在美国国会通过了《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并根据该法成立了联邦储备银行,即美联储,从而使金融资本从服务于产业资本的地位朝着控制和主导产业资本的方面演变。但这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而且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发生的。
2018-09-18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今天的特朗普也在针对欧盟展开了一场“秘密战争”,但这场战争的本质却已经是以“反全球化”为特征的战争。因为今天主导美国的已经不再是支持全球化的金融跨国资本,而是反对全球化的产业资本。这两场战争的手段是一样的,都是以“引诱”为特征的战争。但两者的目标却是截然相反的。班农的欧洲之行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法国“人民共和联盟”党(UPR)总统候选人费朗索瓦•;阿塞利诺调查发现,建立欧盟、创立欧元,都是在当时以美国为代表的跨国金融资本的秘密策动下实现的。但当时的目的是将欧洲纳入金融跨国资本的囊中,进而控制欧洲。而今天产业资本的代表人物特朗普上台后,班农等人到欧洲所策动的则是与此前完全相反的行为,是为了解体欧盟。因为美国的代表变了,其所代表的美国利益也就一起变了。特朗普的目的同样是为了征服和控制欧洲,方式方法却是反对全球化行为。理解了这一点,我们对特朗普的种种怪诞、非理性、表面上毫无逻辑的行为,就能够一通百通了。 由于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会认为,欧盟才是他的“敌人”,而俄罗斯只是“某些方面”的敌人,而中国只是“经济领域”的敌人。因为欧盟是已经被金融跨国资本基本控制了的国家集团,而俄罗斯和中国则都还是完全独立自主的国家。
2018-09-17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法国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位总统(两个任期共十四年)弗朗索瓦•;密特朗在逝世前与记者乔治—马克•;贝纳姆谈话时,说了这样一段令人惊心动魄的话,被后者发表在《密特朗的最后时刻》(Le dernier Mitterrand)一书中。 密特朗说到:“法国对此一无所知,但我们与美国正处于战争之中。是的,一场永恒的战争之中,一场生死攸关的战争,一场经济战争,一场看上去似乎不会死人的战争。是的,他们冷酷无情,这些美国人,他们贪婪成性,他们一心要独自攫取对世界的权力。这是一场人所不知的战争,一场永恒的战争,看上去似乎不会死人,但实际上是一场会死人的战争。”记者将这段话称之为“密特朗的政治遗言”。 密特朗还说:“我是最后一位伟大的总统。我想说的是,最后一位坚守戴高乐路线的总统。在我之后,法国再也没有这样的总统了,因为有了欧盟,有了全球化。在未来,法国可以一直称为第五共和国,但一切都不同了。法兰西总统将成为某种超级总理,地位脆弱的超级总理。” 众所周知,戴高乐坚持的就是法兰西的自主独立。而在密特朗看来,法国已经失去这一独立,而且是在与美国进行的一场永恒的、人所不知的(尤其是法国人所不知的)战争中失去的。为什么这位法国第五共和国半个多世纪来在位时间最长的总统会说过这样的话?实在是值得人们深思。显然,密特朗所言的“美国”,实质上就是当时由金融跨国资本控制的美国。
2018-09-17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全球化”剥夺了主权国家的权力 应该承认,历史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复杂。我们从地缘政治角度、从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之争、从意识形态分野出发,都很难找到一个完美的解释。但“全球化”却是一个纲,纲举目张,以全球化划线,则可以让我们对复杂的国际格局理出一条清晰的线路。全球化使主权国家的权力被剥夺了。于是在全球化中吃了大亏的西方产业资本失去国家权力的保护,更是无法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激烈竞争。于是产业资本便开始了全面反攻。特朗普当选就是“反全球化”政治力量的一次成功反击。 金融资本本来一直将选举玩于股掌之中。金融资本一手向竞选方提供竞选资金,另一方面利用其所控制的媒体或支持其中意的、或反对其厌恶的候选人。最终不管谁当选,都是金融资本的囊中之物。 但特朗普却是一个意外。他本人就是亿万富翁,不需要金融资本的钱,而且他找到了一个绕过主流媒体的办法,就是“推特竞选”。在特朗普上台后,便率领产业资本和劳动阶层对全球化背后的支持者和主导者发动了一场新“战争”。这场战争既是一场美国的内部战争(即反对华盛顿的权势集团和金融资本、媒体三大权力构成的支持全球化的力量)、但也是一场“美国优先”的国际战争,即同时打击所有支持全球化、且与美国有着贸易顺差的国家的金融资本。这是一场征服与反征服、控制与反控制的“隐形战争”。 从二战后的历史看,其实法国和欧洲早就与美国处于“战争状态”之中,这是一个只限于部分国际上层人物才了解的“秘密的”事实。只是,处于欧洲对立面的美国,在特朗普当选之前,是支持全球化的、金融资本控制的美国;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后的美国,已经蜕变为反全球化的产业资本控制的美国。 美国同样是美国,只是控制美国的力量发生了变化。
2018-09-17
评论对象: 特朗普噩梦开始
评论人: 风云骑士  查看评论专辑
特朗普是博主的衣食父母吗?博主不遗余力的为特朗普查缺补漏,指出政策错误之处,这种人最可恨,中国父母抚养了他,却为特朗普进行检讨。有精力为我们敬爱的祖国,进行查缺补漏,为我们敬爱的党和政府多提意见,少灌迷魂汤。
2018-09-1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