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知识劳动 - 张文木首页
最新评论 更多>>

统计信息
创建: 2007/9/10 11:34:39
文章: 514
评论: 5678
链接: 3
访问: 7203374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回88楼鼓山一叶:易学体系也好,汉字体系也好,如若想全部地一下子拿出完整的现代样本出来,不仅是工程量之大,之浩繁的问题;关键还是人的问题,知识分子队伍问题。 尤其是,想从现在的思维状态、知识体系,一下子飞跃到《周易》大道境界上去,当然是难比登天。所以不能不不令真正想研究透彻的人望而却步。当然以市场经济思维,打着易经的恍子,招摇撞骗又当别论了。 但是,经过二十多年的探索,本博已经找到了一条走向这一大道的捷径:就是先过汉字关。先解决汉字的“六书”问题,搭建起一个桥梁,再进行第二步走,就顺理成章了。 现在,这一工程——《元文字道学之谜——说文解字540部首六维全息结构通释》初稿已告完成,正在进行修改。在进行此书撰写中,发现了过去未曾清楚的太多的认识问题了。但愿完成后,能为热衷中华文明的学人提供些许的学术帮助。 因为这一工程完成,将在学术范畴上使古——今语境合一,使现代的科学术语直接赋予中华传统文明内涵。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回87楼鼓山一叶:先生治学精神着实可嘉;视野也是全球性,人类性的,可敬! 从先生这段文字看,我们的思想倾向是一致的。 我们传统文化中确实因为天、地、人、道四元结构的生态思维,加之后来家天下对王制社会的僭越而导致唯物论——物理科学的研究和开发不够,以至近代——被摆脱了神教思维束缚的西方强盗欺凌压榨。但这不是所谓的农业社会与工业社会的截然分判理据——依然是西方知识体系的产物。农、工分家是现实环境和操作方式的产物,不是自然的道理。李约瑟为何会提出“惊天之问”?就因为我们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工艺水准已经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所以,按照西方文化的逻辑是肯定建立不起生态社会的。一个转基因,就会将人类统统埋藏。这是继工业科学在发展了生产力的同时,也过多地耗费了人类生存资料之后,成为人类掘墓科学的前奏曲。 问题在哪里?当然不是简单的东、西方的问题。作为同一的物种,所创造出来的文化,毕竟体现出更多共性,而非特殊性。只不过偏重程度不同而已。 那在哪儿?文字! 文明的载体是文字道具,而不是语言工具。工具对人类的反作用是可控的,有形的。道具对人的反作用则是无形的,不可控的。 为何现代社会出现了太多不可控的问题?这与尖端科技成了人类生活的道具有着直接的关系。同时,也与西方语言的现代化、图式化发展也密不可分。可视化,虽然改变不根本上的缺陷,但在科技上,学术上,弥补了拼音语词所造就的大脑思维偏瘫相当大程度的不足。西方优秀的语言学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只是我们主流学界还蒙在鼓里,大梦不醒而已。 所以,现时代,载体问题不是“其次”,而是重中之重,是“芯”的问题,根的问题。对这一问题认识不到位,实践中就会本末倒置。 短期,甚至百年大计也许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是千年大计成败(人类生存与灭亡,而非东西方谁输谁赢)于此则断然分明。 美国,无论如何作为移民国家,在当前,其前瞻意识还是比其他国家要超前一些的。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要学汉语?特郎普外孙女,可不是简单表演着玩的。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鼓山一叶  查看评论专辑
又: 我们知道,各个学科都有一套自己的学科名词,而且大都已经成为学科体系。易经的一套名词如果将之提升为一套新的哲学名词来概括当今各学科知识,工作量之大,可以想见。但是其好处,可以避免现在存在的单项极端和缺乏整体感的问题。不是没有意义。我的浅见是,能不能在现有体系框架内完成这一艰巨工作?这样可以节省多少人类脑力劳动啊。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鼓山一叶  查看评论专辑
回风行天下: 拜读先生大作,向先生学习并致敬。 从历史上看,一般说来,中华文化确实主张合,农业文明时期,灿然领先西方文化达几千年。这是主流。但是,其中,中华文化内在也不乏分的因素,只是未占据主流而已。但是,这为中华文化可以学习西方文化提供了内在依据。否则,如果中西文化没有相同的部分,中华文化就没有学习西方文的内在依据了。也正是这一内在含有的分的因素,才有了近代以来可以向西学习,乃至于今日学习的成绩斐然——甚至在一些方面达到和超越了西方,导致西方发出中国威胁论的叫嚷。 一般说来,西方文化主张分,这是主流,农业文明时期,它一直落后于东方中华文明。但是,工业革命之后,其文化大放异彩,推动生产力迅猛发展,甚至一个较长时期内达到了横扫全球无敌手的地步。除此之外,西方文化内部也内在地含有合的因素,只是它不占据主流地位。也正是因为它存有合的因素,所以才会有接受与东方文化合作的可能,才会有与东方文化交流的内在依据。但是,西方文化主张分的主流地位造成了它相比中华文化要较弱的整体视野和较强的领地意识以及傲慢自大的本性。也正是这些特点,导致目前西方看着中国逐步强大起来之后不是接受现实、不是检讨自身、不是相互学习、而是高喊中国威胁论的内在依据之一。 面对当今这种形势,我们的对策是什么呢?西方我们管不了,咱中华文化的发展方向一般说来应该是设法是自己的合与分的特点达到动态平衡。就古代看,合,确实一直占据主流。就近代以来看,分的趋势在增强,乃至于有些方面占据了主流地位。就目前来看,如何实现在不同条件下分与合的动态平衡,是现实和未来历史给中华民族提出的重大课题。这很可能是实现中华文明复兴和重生的核心课题。 至于实现这一课题的语言形式,是古文,现代中文,中西文互杂,还是全部是西文,我认为尚在其次。不过,我同时认为,就文明载体特点而言,中华文明的语言母体——汉语是最适合实现这一未来历史课题的语言形式。 易经中的乾卦和坤卦的运动变化,无异于上述内在矛盾方面的转化和流变。尽力使用现代语言表述,也许是可选之项。 上述看法,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其三,关于治学与做事的关系问题,其实在我博客的帖子和以往与往友的论辩中,或明或暗,都有所涉及。虽然还很零碎,不够系统,但基本观点还是表达一些的。 先生既然提出这一问题,可见先生思考之深,也是当前中国知识界应当引以为自豪的。 而要破开目前论争的僵局,最直接的方式,从《周易#系辞传》中,孔子所言的“乾坤者,易之门也”入手,才可以避免“自说自话”的局面出现。因为,只有将“乾、坤”两范畴作为突破口,才能从根本上摆脱心、物,玄学与科学两分的语境纠缠,并切实进入中华传统文化的至高领域,从而让汉语说话。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因为这又涉及到宇宙观、认识论和方法论问题。 这也是本博常常不得不在评论栏里转载现成文章的原因,目前只能提醒网友将目光投向何方,还不敢期待不要说大家伙,甚至只有几个人能够在一个纯净的中华文明境域中讨论学术的景况。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回鼓山一叶:风行九天先生提出了一个很有份量、也很有价值的关系问题,即做事与治学。对这一关系上的认识确是众说纷纭……。 ———————— 首先,谢谢先生对本博一些思想认识结论的肯定。 其次,本人虽然从大学直到今天一直自学研究中、西学术理论,但三十年来却一直在基层从事事务性工作。按常识而言,应该关注的是做事的学问。但,几十年来被深深刺痛的却是治学的风气。所以,在论坛上发言时,多是偏向于理论阐述,而非实践操作。这一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强调重新更深入地认识文化的社会性和历史性,可以帮助我们加深对文化的认识。我已注意到文化价值观方面存在着东西文化的差别,中华文化的传统在出发点上和西方文化就有分歧。 前一辈的学者,所谓新儒家,已经碰到了这个问题,他们用历史学的方法,做了具体而细致的研究工作,钻研得很深,提出了他们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们真要懂得中国文化的特点,并能与西方文化作比较,必须回到历史研究里边去,下大功夫,把上一代学者已有的成就继承下来。 切实做到把中国文化里边好的东西提炼出来,应用到现实中去。在和西方世界保持接触,进行交流的过程中,把我们文化中好的东西讲清楚使其变成世界性的东西。首先是本土化,然后是全球化。 这个任务是十分艰巨的,现在能够做这件事的学者队伍还需要培养,从现在起在几十年里边培养这样一批人是一件当前很重要的事情。当务之急是要在我们的知识界造成一种良好的风气。补上“放眼世界”者一课,关注世界大潮流的发展变化,我自己年纪大了,实际上不能进一步去观察,也没有条件深入研究了。 但我认为经济全球化后文化接触中的大波动必然会到来,迟早要发生的,我们要有准备地迎接这场世界性文化大论争。因此我们一方面要承认我们中国文化里边有好东西,进一步用现代科学的方法研究我们的历史,以完成我们“文化自觉”的使命,努力创造现代的中华文化。另一方面了解和认识这世界上其他人的文化,学会解决处理文化接触的问题,为全人类的明天做出贡献。   以上这些初步的不成熟的见解,作为自己在这次会议上提出来的自白,以供同人们批评指正。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鼓山一叶  查看评论专辑
风行九天先生提出了一个很有份量、也很有价值的关系问题,即做事与治学。对这一关系上的认识确是众说纷纭。 张文木先生在文中提出,实事求是的接地气的原则是中华民族文化在做事与治学方面具有强大修复能力从而几千年长盛不衰的精髓和命脉。我深以为然。 风行天下先生没有友对做事与治学上实事求是的原则,但他推进一步地提出了做事与治学各自思维方式与逻辑路径差异性问题,以谋求中华文化更健康强劲地继续发展问题,这是非常富有价值的论题,需要深入探讨。 这个问题虽然庞大复杂,但我想挂一漏万地简要说下不成熟的看法。 首先,无论是对中华文化还是对外族文化(尤其是西方文化),判定其生命力强弱的最终标尺都应该是以其解决时代命题和历史主题作用大小为落实实事求是原则的试金石。这一点,张文木先生文中以接地气的通俗说法作了正反说明。这是其价值所在。 其次,中西文化在做事与治学背后的思维方式方面的差异性,是其逻辑路径具有差异性的根源。如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思维方式强调整体直观性、形象性、类比性和具体性,而西方文化思维方式则大多强调整体分解性、抽象性、演绎性和符号性,这势必导致治学和做事的逻辑路径在东西方呈现为巨大反差和各有时代利弊。就完整的历史长河来看,无所谓高下,只是其各有所适而己。而若就东西文化性格而言,虽相互学习是客观需求,但中华文化的谦和包容和向对手学习的特点,要优于大多西方文化的傲慢独尊和强力排外的特点。而这一性格差异也是呈现为中华文化优势的表现之一。 总之,站在中华立场上来看,我们需要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需要在坚守自身优势的前提下继续努力学习外邦文化之长处,以弥补自身之匮乏和不足,从而使中华文化兼具东西文化之长,以立足和贡献世界。这不是西化主张,当然也不抱残守卸,而是步步推进,久久为功,以成就中华未来。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这一切是由同群人所提供的。这一切统统包括在我所说的人文世界之内。它们是具体的文化内容。当一个生物人离开母体后,就开始在社会中依靠着前人创造的人文世界获得生活。现存的人文世界是人从生物人变成社会的人场合。 这个人文世界应当说和人之初并存的,而且是历代社会人共同的集体创作,社会人一点一滴地在生活中积累经验,而从互相学习中成为群体公有的生活依靠、公共的资产。孔子说:“学而时习之”,就是指模仿别人而不断实践。这是人从作为生物个体变成社会成员的过程。   人文世界拆开来看,每一个成分都是社会中的个人凭其天生的资质中创造出来的,日积月累,一代代人在与自然打交道中形成的。这些创新一旦为群体所接受,就进入人文世界的内涵,不再属于任何的个体了。这就是我们应当深入理解的文化社会性。   文化是人为的,但这里只指文化原件的初创阶段,它是依靠被吸收在群体中的人们所共同接受才能在群体中维持下去。一群社会人相互学习利用那些人文世界的设施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或说包括它的硬件和软件,进行生活。因而群体中个别生物人的死亡并不一定跟着已有文化零部件的存亡,生物人逃不掉生死大关,但属于社会人的生活用具和行为方式即文化的零部件却可以不跟着个别生物人的生死而存亡。 文化的社会性利用社会继替的差序格局,即生物人生命的参差不齐,使它可以超脱生物体生死的定律,而有其自己存亡兴废的历史规律。这是人文世界即文化的历史性。
2018-09-22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实事求是
评论人: 风行九天  查看评论专辑
我前面谈到由于自知国学根底不深,需要补课,近年来读了陈寅恪、梁漱溟、钱穆等先生的著作,很有收获。启发我们对中国文化精神更深入的理解,对中西文化比较进行更深刻的研究。   同时自己感觉到对世界大潮流有些“隔膜”,虽然改革开放后我们已经重新“放眼看世界”,我也多次出国进行学术交流,但开始看到的主要是西方在新技术方面的迅速发展,有如我在《访美掠影》一书中描述的计算机信息技术等。 但是到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西方舆论“自鸣得意”,我对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虽有批判,但对于中西文化中深层次的问题并不敏感。正如我前面所讲自己力争紧跟国内社会经济发展,“行行重行行”,提出“文化自觉”看法,也是从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问题中看到的。   去年美国的“9. 11事件”对我有很大的震动。在我看来这是对西方文化的又一个严重警告,而且事件后事态的发展令我很失望,这种“恐怖对恐怖”的做法,让我看到西方文化的价值观里太轻视了文化精神的领域,不以科学的态度和实事求是的精神去处理文化关系,这是很值得深刻反思的。因此也促使我想从理论上进一步搞清一些问题,如个人与文化的关系,文化的社会性和历史性问题等,以利推动中西文化比较研究的深入。   今年5月我在南京大学建立一百周年的纪念会上,发表了“文化论中人与自然关系的再认识”的讲话,进行了这方面的探讨。我们这些人,从生物基础上看是和其它动物一样的,它的生命实际上同样有一定的限期,即所谓有生必有死,生和死两端之间是他的生命期。但由于人们聚群而居,在群体中又凭其共同认识相互模仿别人的生活手段以维持他的生命,这时他才从“生物人”变成了“社会人”。每个生物人都在幼年逐步变成社会人而继续生活下去的。只有作为一个社会人,生物人生命得以绵延直至死亡。我们一般说人的生命是指“生物人”而言的,一般所说人的生活是指“社会人”的一生而言的。生活维持生命的继续,从生到死是一个生物必经的过程。但是生活却是从生物机体遗传下来的机能通过有向别人学习的能力而得到的生活方式。一个人从哺乳到死亡的一切思想和行动,都是从同一群体的别人那里学习得来的。所学会的那一套生活方式和所利用的器具都是在他学习之前就已经固定和存在的。
2018-09-2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