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文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杏林居士 - 沈文朋首页
中医的问题在于不再中医
2018-05-16
字号:

    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沈老师按:王明华的《中医的问题在于不再中医》一文,深刻分析了中医从主流医学到非主流医学到式微的原因,值得我们层面反思。

    我是西医,最近却外行论中医,深感学识浅薄认识艰难。网上找到中医药战略网,发现了一大批专家研究文章。细细读来,慢慢体味,却惊奇地发现:中医的问题在于不再中医!

    美国学者波特认为:“基于文化的优势,是最根本的、最难替代和模仿的、最持久的和最核心的竞争优势。”中医本来有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但是为什么中医中药却没有竞争优势?为什么在国内不断衰弱,成为政府不得不行政保护的“弱者”?原因很有可能是,中医的问题在于不再中医!目前的中医已经越来越远离中华文化之根,越来越趋于被西化异化,越来越成为四不象般的怪物,越来越失去自己最根本的、最难替代和模仿的、最持久的和最核心的竞争优势。

    中医的问题在于不再中医!并不是中医原来的文化本身出了问题,不是中华文化或中医的文化过时了,不是中医不再适应中国的科学进步和市场经济,主要问题在于中医教育者和行医者的本身不再清楚什么是中医。刘理想《试论近现代几项文化举措对中医传承的影响》认为:今天学中医都要借助于经过现代人“改造”的现代版本中医古籍来学习中医。中医古籍由文言文改为白话文,繁体字变为简体字,其间不知经过多少人的加工、再“创造”,曲解在所难免,但有的解释离原意不啻于十万八千里。很多点校中医古籍的人士要么古文功底难称人意,要么远离临床实践,如此情况下,今天中医古籍整理混乱、参差不齐也是不难想象的,误人子弟,以之指导临床,“关公战秦琼”的现象也就在所难免了。

    显然,如此号称“中医”名不副实,已经失去了中道、中和等中医原始文化精神,是谓“中医”其实不再“中”医。美术家韩美林指出:“没有文化的文化是可怕的。”当前许多打着“中医”招牌的教授和医师们,恰恰陷于“中医越来越少”的窘境。由于功利思维,由于文化缺失,由于自以为是和本身素质差,有许多中药产品被大量掺水作假,有许多中医只关心赚钱和自保,甚至一点儿也没有中医的骨气和自豪感,“不中医”了,“不文化”了,只不过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忘不了以祖宗名义强求政府保护,不想生生不息,所以成为懒汉!

    中医的问题在于不在中医,根源在于“不自信”。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中医药战略研究课题组《走出误区 重铸中华医魂》指出:“据统计,民国初年,我国有中医80万人;1949年50万;现在27万人,而据我们对一些地区和县级中医院的调研估计,其中只有10%的中医开汤药处方,换句话说,真正能用中医思路看病的不过3万人,其他中医尚需进一步学习或温习四大经典。这期间,我国人口从4亿增加到今天的13亿,而中医却从80万人减少到3万人。中医发展走入了误区。”这样的统计数据令人震惊!中医都学过和考过如何开汤药处方,不开汤药处方说明中医传人对汤药处方没有信心!

    当今的中医相当缺乏自信心和竞争力,还表现在呼吁别人来“解放中医”,还希望搞特殊设立各种中医药特区,甚至要求政府设立“中医部”、CCTV设立中医频道、等等。殊不知天道酬勤,天助自助者!如果中医不能自助,不能竞争,要靠政府靠政策和法律来拯救,即使苟延残喘又能坚持许久?

    拯救中医首先需要中医自己有自信!中医自己救自己!大陆中医有宪法保护,有政府的支持,政策的优惠,县市均有中医院,全国有32所中医大学,为台湾香港各地境外中医羡慕之极,需要的是自我“解放”!医药因为有中华文化特色就需要“中医部”,如此逻辑推论,文化则不更需要有“中文部”和“外文部”之分别设立?还有一些中医从一个极端滑到另一个极端,因缺乏自信所以承认中医不科学,月亮还是外国的圆,其中医研究和论文貌似“前卫中医”或“现代中医”,其实不伦不类,尽是西医的残羹剩饭,国人看不懂,外国人不愿意看。此外,常见的“死脑筋中医”背后也是对自己的不自信,所以只能抬出祖宗防止出错,言必论经,不敢变化,也使中医和文化缺乏创新,停滞不前,形式僵化,自我孤立。其实祖宗倡导的中医之魂是生生不息,强调人与天地互动变化无穷!

    要解决当今的中医问题,关键是要抓内因这个主要矛盾,需要各路“中医”认识和恢复本来的“中”医面貌。我第三次学中医,开始懂得“中”医的核心是中道和中和。

    “中道”就是承认客观,适应变化。太极阴阳图中描绘天地人万物发生发展无穷变化的那条反S曲线,是生生不息和阴阳变化无穷,是人与万物、与社会、与环境的系统和谐与统一平衡。在科学昌明,知识进步的今天,遵循中道的中医也应该承认西医发达技术高明的客观,适应现代科学的进步和开放要求,不忘发挥自己的特色,追求与21世纪健康时代的医学发展和人民需求的和谐统一。

    “中和”就是和为贵,就是与不同医学体系互补互通,互相学习和提高,而不搞互相封闭排斥、互相攻击和争斗。文化在精神价值上承认人类共通,在具体表现形态上则承认差异和互赏。在这两方面我们不能搞颠倒了:和而不同,君子之道;同而不和,小人之争。张功耀、方舟子可能已经不认同中国“和文化”的价值,更喜欢西方的“斗文化”,所以他们幻想把学术差异,把文化形态的客观差异升级为“用西医消灭中医”的你死我活的争斗。如果“中医”对本不是西医,企图用中医反对西医,则背离了中和客观之本,也算不上是中医,更不能代表中医。置身在 “和为贵”价值传统之中,却说狭隘民族主义的话语,会降低“中医”自己,又被“西医”和别人孤立化了。其实,中医西医都是医学,有统一的医道:团结一切力量,全力为了人类的健康!

    中华文化儒道释并存,是以包容和学习为特点的文化。古代中医能将乳香没药安南子入药归经,现代当代中医为什么不能将西医精华同样吸收和光大?中国传统民族乐器胡琴有二胡、京胡、高胡等,胡琴古代原本来自西域,最后光大在中国。佛教早在印度灭亡,与中华文化交融得到了新的生命。我以为,中医是中华文化的正传,只要中华文化不倒,中医就有信心。“基于文化的优势,是最根本的、最难替代和模仿的、最持久的和最核心的竞争优势。”中医本来有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中医中药应该有竞争优势!应该在国内在国外逐步兴盛!应该成为政府弘扬中华文化的“强者”!

    中医应该尊重科学,树立信心。张超中在《发挥中医药的整体性科学价值提升国家核心竞争力》指出:“与世界上其他感染SARS的国家相比,我国取得胜利的意义具有特殊性。这种特殊性表现为:我国的SARS感染人数最多,达到5327人,而死亡率最低,为7%(广州仅有4%),远低于11%的世界平均死亡率(香港更高,为17%)。在国家重视程度、技术支持力度和经济保障能力均相差无几的情况下,独有中国成功降低了死亡率,避免了人员和财产的更大损失。调查显示,这一结果与中医药参与SARS防治而发挥的作用分不开,这也是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均给予中医药以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的原因。由此可以推测,如果能够深入研究中医药的参与所取得的特殊性成就,创造发挥其特殊性的环境,使其变成普遍性的决定因素,那么,我国所相应取得的政治、文化、科学与经济优势将是不可估量的。同样,一旦中医药衰亡了,损失也是不可估量的。

    “SARS”事件提醒我们,我国尚存在潜力巨大的中医药资源。”贾谦《中医药战略地位研究总报告(2)》则进一步指出:“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一院治疗50余名SARS患者,无一例死亡,平均退烧时间3天,平均住院时间9天,且医护人员无一人感染。二附院至4月初收治112例患者,平均退热时间7天,平均住院18天;二附院甚至纯用中医药治好了15例SARS患者。钟南山院士所在的医院到5月份共收治117名病人,10人死亡;收治病人中,中医介入治疗71例,仅一例死亡。北京仝小林教授治疗小组收治16名SARS病人,纯用中医药治疗,全部治愈,平均退热时间仅4.5天。广州中医介入SARS治疗最早最深,病死率全国最低,不到4%,低于全国的7%。北京有关权威人士称,北京中医介入抗SARS斗争虽然较晚,成效显著,介入后的死亡率是介入前死亡率的五分之一。”;“在世界卫生组织(WHO)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于2003年10月联合主办的’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国际研讨会’上,专家一致认为,中医抢救了大量非典患者的生命;在预防和恢复期治疗方面,迄今西医尚无针对性治疗方法,中医有其独到之处。专家一致建议,治疗非典要在中医理论指导下,尽可能早期全程、合理使用中医药;应将中医纳入公共突发事件临床救治体系,中西医配合治疗非典经验可作为其他国家防治传染病的参考。2003年4月13-15日,我们课题组赴广州调研中医治疗SARS疗效之后,写出了《中医完全可以解决非典问题》。”

    摆事实讲道理,去伪存真去粗存精,是西医和中医的科学大同,是文明和进步的根本途径。我希望中医找回“中”医,为差异和互动互补感到自信!我想用余秋雨先生在《中国处于“文化孤立”之中吗?》的一段话为本文结尾:“文化以差异并存为美,以消除差异为丑。文化上的差异,绝大多数构不成冲突,正如我心中的欧几里德、黑格尔、康德,遇到我心中的孔子、苏东坡、王阳明,是互相欣赏、互相补充,而不是互相冲突、互相取消。小小的灵魂能这样,大大的世界为什么不能这样?因此,我不赞成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而赞成南非大主教图图所说的那句话:我们为差异而欣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当代中国的中医问题与当代中国诸多极为棘手的疑难杂症问题如三农问题、教育问题、医疗问题、房地产问题、黄赌毒问题、官场腐败问题等等一样,显然是从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发端、发展的。中医问题不过是腐朽没落的市场经济体制衍生出的诸多全局性问题之一而已。只有追根溯源、对症下药才是良策。正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荒谬可笑的一样,从中医视角和中医领域去解决中医问题当然是徒劳的。
    2018/5/17 0:32:28
  • 九龙淘大花园共有19座楼高33层的大厦,每层有八个48平方米的单位,共有住客一万九千人。感染非典的有329人,42人死亡,而死亡者较年轻。
    为了解释传染事件,香港的卫生官员和大学教授,各种各样的解释都有,深圳来人腹泻把病毒排入下水道,下水道内的病毒,因为厕所除了坐厕缸以外,还有一条排水管在厕所有一个开口,抽气扇从下水道抽入病毒,传染给住客。
    病毒真的是入水能游,空气能飞,传染给很多住客。
    世界卫生组织派专家来香港考察,建议不要用那么强力的抽气扇。真的是匪夷所思,大学教授拿了博士学位,有了大学教席,一生平安无忧。
    除了下水道传染途径以外,有的大学教授还分析大廈的空气动力学,分析大厦附近的空气流动情况。
    非典感染最厉害的是在淘大花园E座,香港把E座住客隔离到度假村,他们之间并没有互相传染。
    香港大学教授曾经到深圳的东门市场一游,看到有果子狸出售,就说非典病毒是来源于果子狸,台湾的果子狸养殖业者血本无归,曾经来香港哭诉。
    现在说是来源于蝙蝠。
    2018/5/16 19:54:31
  • 在珠江三角洲出现的非典病人,跑到广州医院求医,病人不能呼吸情况非常危急,医生开刀做了气管手术,痰液喷出来感染手术室的所有医疗人员。
    这是典型的非典传染途径,深圳夹在广州和香港之间,深圳医院避免了这种传染途径,深圳没有非典疫情。香港却发生最严重的非典疫情,因为在医院内的传染率非常惊人。
    广州和北京的火车和航空交通十分频繁,但广州的非典没有传到北京。太原市2月份有人在广州感染非典,在医院进行抗生素静脉点滴无效,被送到北京医院治疗。
    这是开始,是3月15日坐中国国际航空班机从香港来的非典病人,他在飞机上已经把非典传给其他人,3月16日他住进北京的一家医院,然后转医院,在两间医院传给多名医护人员。
    北京市是在2003年建立小汤山非典隔离医院,5月14日北京统计的非典病人是2370人,死亡139人。
    香港统计的非典病人是1755人,死亡299人。
    非典疫情是多源头的,最厉害的是在九龙淘大花园出现的非典疫情,而香港卫生当局说是深圳一位来香港医院洗肾的病人传染的。
    2018/5/16 18:22:11
  • 是珠江三角洲,不是浙江三角洲。
    2018/5/16 16:02:51
  • 我是研究过SARS疫情的,并写了一本书,在香港出版,结果完全没有销路。
    在2002年末,浙江三角洲出现非典型肺炎的疾病,当时简称为非典。
    后来这种病从香港传到越南、新加坡、加拿大,香港卫生当局编造一个故事,说广州刘姓教授来香港参加婚礼,住在京华酒店,传染给其他国家的旅客。
    国际卫生组织叫它为SARS,香港叫沙士,国内叫萨斯。
    2018/5/16 15:41:0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poli88882025   Mr.Wang   wangrong0601   绝伦小草   lastshot   精诚行医   ruijie123   yoyoyozhang   慕紫小草   大梦一场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学教师。中医师承祖父,攻读中医经典十数年,私淑当代中医大师李可、中国最顶尖的治疗癌症的中医大师孙秉严,行医近十年,曾医治好很多疑难杂症甚至绝症患者,擅长治未病、调理身体、疑难杂症甚至绝症。为了传承国粹中医,培养真正的中医大师级中医,2012年创办了私塾深圳中医学堂,招收幼儿学习中医并招收成人学徒。QQ:562799149 微信号:xinglinjushi2016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