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唯物论哲学的空白:社会哲学
2018-05-15
字号:

    宇宙有宇宙的本原,而人类有人类的本原;宇宙有宇宙的诞生、历史和现在,而人类也有人类的诞生、历史和现在,它们都具有各自的本体论,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

    自然科学发展到今天,已发现了大量非“可见或可探测性”存在,再继续将唯物论理解并解释为“粒或子”状的物质,那属于睁着大眼说瞎话,属于“庸俗唯物主义”。同样,根据人类的本原或本体论,再继续无视社会哲学的存在,那也属于睁着大眼说瞎话,属于西方那种罔顾事实“闭上眼睛的思维”。

    所以,根据马哲的唯物论原理和自然与人类社会共同的“0→历史→现在”顺序运动逻辑,它们不同的本体论自然也就应该存在着其既相通而又不同的哲学。

    然而,在此不去过多提及自然哲学,而是专门探讨一下唯物论哲学的空白 - 社会哲学。由于马克思主义所研究的重点在于社会科学,所以它更加贴近马克思主义,也最能反映马克思主义思想。通过正文会看到,社会哲学由于其更加凝练,事实更加清楚,其统合力更强,可以对各种意识形态进行“资产重组”,具有更强的说服力,同时它也能实现中国哲学与马哲的深度融合,促使它们共同升级换代,有力助推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一、意识形态领域的灰色地带

    近现代以来,随着西学东渐,西方的各种学问也全部涌进了我们中华文明这个文化园地,并产生了相互交融与碰撞。但由于我们中华文化的根深蒂固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中国马克思主义则由弱到强,逐渐成为了中国意识形态的主流,在中西文明的相互交融与碰撞中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几百年来,如果说西方资本主义军事经济等主要上演武戏的话,而其宗教和资本主义文化则主要上演文戏,它们在全世界的渗透与蔓延基本都属于这种套路。

    当然,武戏与文戏的区分并不是那样截然的,武中有文,文中有武,其中间也存在着一个很大的灰色地带。就目前来讲,西方再想像八国联军那样对中国上演武戏已不可能,它们主要是想通过文戏来“颜色”中国。所以,下面就主要谈谈意识形态中的灰色地带问题。

    (一)略谈我国意识形态的灰色地带

    概括起来讲,我国意识形态目前主要存在着四种类型:中华文化、马克思主义、西方文化和宗教神学。而中华文化与马克思主义,表面看来其与西方文化和宗教神学有些格格不入,所以其碰撞也就在所难免。在此就先从西方文化谈起。

    西方的资本主义文化,也需要予以一分为二对待,比如其在经济发展中充分发挥资本的作用,就属于资本对劳动的反作用,承认其这一点也是符合马哲辩证法的,不应该对其予以一概否定。在国际贸易中,目前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所对准的主要就是我国的国有资本和科技。

    在资本主义文化中,好学问与坏学问相互交织,难以分辨,从网络反映的情况看,目前思想理论界仍有不少人处于这种灰色地带中。但怎样只学其好学问而抵御其坏学问,我国改革开放后进行了两次思想大讨论,现在应该处于第三次思想大解放讨论的高潮中。通过一些有识之士的顽强坚守,以西方普世价值观为教旨的“民主派”已被击溃(这一派曾甚嚣尘上,将中国思想界搞得乌烟瘴气),一些努力宣扬宗教观点的人们也已经退潮。

    通过大讨论,虽然争论非常激烈,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但它也属于中西文化与思想的一种大融合。这既反映着我们底层草根们的思想意识,也能反映出我国整体的思想理论动态。

    (二)中国马克思主义内部的灰色地带

    这是个重要方面,不得不拿出来专门说一说。

    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认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见2018.4.30《求是》),人民日报今年五一社论的标题为《用劳动书写我们的新时代》,这就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进一步突出出来了:人民-用劳动创造历史。而这些年来,有些学者虽然想将自己论著和论文的主题努力往劳动上面靠,但其始终靠得是歪七扭八,怎么也摆脱不了其欲要“资本创造历史”的底色。

    由此也说明,在意识形态领域,我国的上、下层是一致的,问题依然存在于中层(或现代“士族”阶层)。在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上、下层唱的都是“劳动”调,而中层有些学者的锣鼓点却总敲在“资本”上,这就有些不相协调和“灰色”了。

    1、“经济”的本质含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论述,怎样看待劳动与资本的基本关系便属于基本立场问题。先参考“经济”的基本释义:

    经济(在线新华词典):经济学上指社会物质生产和再生产的活动。

    新华词典的这一基本释义,已经道出了“经济”的基本含义,它属于“社会物质生产和再生产”,而不是资本生产。

    根据下面对劳动基本概念理解的不同层次,结合新华词典对经济的基本释义,也就基本能看出社会主义理论与资本主义理论的区别来了,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指导思想是“社会物质生产和再生产”,而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指导思想则是资本生产,两者的基本立场存在着本质性差异。

    劳动与资本的关系问题,属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根本性问题。劳动为资本服务,还是资本为劳动服务;我们的政治经济学是唯物于劳动,还是唯物于资本,这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的本质区别。马恩两位导师研究资本是为了与资本决裂,而我们有些学者研究资本却成了向资本投降,并与其同流合污,这就将马列的真经给念歪了。

    2、对“劳动”概念的不同理解。参考网文和讨论发言,对于“劳动”的基本概念仍然模糊不清,有的学者依然将其理解为简单的“体力活”,而有的理论功底稍扎实些的学者,则依然将其理解为可供资本购买的“劳动力”,同时也都认为劳动与人性没有关系,都与恩格斯在《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中所论述的基本概念相差太远。由此可见,人们的思维一旦被确立,就在头脑中深深扎下了根,是很难改变的。这样延伸下去,也依然会是西方的“普世价值观”,依然是会围绕着资本说话,依然会是资本思维,与劳动思维南辕北辙。

    研究政治经济学离开了劳动这一唯物主义基础,就不属于马克思主义,也不属于中国哲学思维,说再多都是没用的,因为其走板了,丢掉了我国两个最基本的老本。所以,在探讨社会科学理论时,如果唯物主义劳动这个最根本的地基打不牢,由其所建立起来的“理论大厦”肯定是歪的,肯定掺杂着大量的唯心主义因素,所写的大部头著作和论文等也肯定会上晃,从根上一扣底就会坍塌。

    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 - 唯物主义,以及与之紧密相连的认识论,是个非常根本性的问题。

    当然,对资本的研究用于与寄生资本进行针锋现对的博弈,则可以拿来一用。现在整个世界都处于资本的笼罩之下,在这种情势中,全世界都在讲究赚钱,想一个国家独立于世界潮流之外,讲究自己的“仁义道德”,那也难以独善其身。面对群狼做“东郭先生”,哪能不招致身败名裂?所以,正值国际政治经济的大争之世,讲人性也要讲究因时因地制宜,不可像一些书呆子那样太“宋襄公”了。

    (三)我国传统文化与宗教理论中的社会哲学

    在意识形态领域,这个问题也不得不着重谈一谈。这也是马哲辩证法难以覆盖的地方。

    1、社会哲学一直存在。虽然目前存在着“社会哲学”这一说法,但其并没有“对社会的一般的普遍的规律的研究,而且也并不涉及社会学的特殊规律与技术性的方法的研究”,事实上等于空有虚名(尤其缺失唯物论社会哲学)。

    在我国,社会哲学事实上并不属于空白,其位置而是由儒道释等所占据,如儒学的善与恶、君子与小人,佛学的善与恶,真善美与假丑恶等,这都应该属于社会哲学范畴。

    2、宗教理论应该归类于社会哲学。对于宗教,不可一概予以否定,因为在目前的哲学理论中留有其存在的空间。前一阶段曾查阅资料,介绍说全世界只有7亿多人没有宗教信仰,主要集中在中国,这个事实就说明宗教在世界上存在的现实性,不可漠视。

    别看宗教首先说的是自然或宇宙,那实质上属于衬托,其主要内容其实说的是人类社会,它属于统治人类思想意识的一种学问,比如各宗教所崇拜的“上帝”或“神佛”都是人形,基督教祈祷中张口便是“仁慈的主啊,请保佑我吧!”这些都能说明其主要是一种社会学说,是为人类社会服务的。

    还有一点需要正视,随着物质科学的盛行,目前中国的佛教有向其靠拢的趋势,比如网络中就存在着运用佛理解释物理学并与其相互融合的一些资料。也有资料显示佛教与道教和儒教自动融合的迹象,这也说明各种文化在物质科学文化盛行的当今,它们出现了相互之间自动融合的一种趋势。但可惜的是,它们没有主动与马克思主义去进行相互融合这种尝试(因为其彻底否定有神论)。

    目前,各种理论和学说之所以混乱,就在于其都没有找到人类的本原,并将其形成以其为基础的哲学学说。而正是这一空白,才为各种宗教等学说留出了存在的空间。

    马克思主义诞生后,其“阶级性”与宗教信仰是不相兼容的,它有些延续了西方思维的对抗性(传入中国后才赋予了其一些兼容性,解决了与宗教的关系问题)。虽然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解决了人类本原问题,但却并没有形成相应的社会哲学,没有解决其与宗教和各种理论的兼容性或包容性问题,致使目前仍然是各行其道,不一而是。中国当代意识形态的混乱,如网上反映各大学中《马哲》,《毛概》与《思政》三门课难以开展这种现象,以及我们有些党员暗中信仰宗教等,就深刻地反映着这一问题。由此,马克思主义社会哲学的这种缺位,亟待弥补。

    3、社会哲学空白的占位。中国古代哲学与西方近现代哲学都留下了一个空白,这个空白都属于社会哲学,由此,一些宗教学说才借这个空白而存活。

    鉴于目前宗教信仰依然盛行,很需要揭开这层秘密,现在就让我们通过下面的列表来分析一下各种宗教理论对社会哲学的占位现象:

   

    由此,对于宗教问题,我们也需要运用两点论进行分析,不能一概予以否定。

    二、唯物论是中国哲学与马哲的首要问题

    对于唯物与唯心的问题,许多人可能认为是老生常谈,不以为然,但它却是哲学的最根本问题,所以,不得不将其专立一章,不得不谈。

    (一)挖掉唯心论的祖坟

    以上所列举各种灰色地带,大家可以对照恩格斯对唯物主义的定义比较一下,从根子上讲,它们依然属于唯心论在作祟。有纯粹唯心的,有半唯心半唯物的,有名义唯物实际唯心的,它们在思想或灵魂的深处纠结在一起,既难于辨别,也难于分清,并且还根深蒂固。由此可见,马恩将哲学的根本问题追究到唯物与唯心是何等深邃,并何其根本!

    的确,要想挖掉唯心论的祖坟,这在过去,是难以办到的,不然唯物论与唯心论的斗争也不会拖延这么多年而难决胜负,但由于通过深入挖掘,将自然与人类社会的本原及中国古代哲学中“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逻辑挖掘了出来,它将唯物与唯心的辨别问题变得简单化了。

    “0→历史→现在”这一顺序运动逻辑,它事实上也属于唯物论哲学思维逻辑,在根本上动摇了西方哲学的逻辑思维(不必去一一列举)。它既蕴含着历史的绝对运动,也包含着运动的四维时空,能够将唯物论阐释得更加通透,更能够挖掉唯心论的祖坟,使其无所遁形。本系列探索敢于这样坚持中国哲学和马哲,并敢于向西方哲学叫板,正是由于这一逻辑的运用,并挖掘出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本原,从而使马哲的唯物论落到了实处,并形成了宇宙与人类社会的本体论。

    (二)唯物论是中国哲学与马哲的最基本观点

    根据考察,目前哲学上的问题,依然与马克思主义诞生及其发展中所遇到的障碍一样,依然需要摒弃并杜绝唯心主义。通过网文和网络讨论就可以看出,各种各样的唯心主义依然充斥于哲学界。

    在我党的历史上,一直在与唯心论进行着长期的斗争,所经历的“本本主义”、简单的“阶级分析法”,以及现在的资本或价值分析法等,其实质就应该属于唯心论范畴,可见唯心论这一痼疾何等顽固不化!

    由于唯物论社会哲学的缺位,尤其是近现代以来西学东渐对中国产生了深刻影响,唯心论哲学思维是大面积的,很需要正本清源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

    哲学主要探讨对立统一规律,而对立统一规律是运动的,由此,哲学也就主要谈的是运动。而运动必然是动之有物,必然属于唯物论那种运动,不然不会平白无故地运动。

    经搜集并阅读资料,发现我们现在不管是思维还是思维逻辑等,基本都属于形而上学那种“抽象思维”,并不属于唯物论思维。

    中国古代哲学与马哲都属于唯物论,这属于它们共同的显著特征。而由于我们近现代以来所接受的西方哲学教育都属于“抽象思维”,所以事实上丢掉了我们哲学中最宝贵的东西。既然是“抽象思维”,它直接就脱离了动之有物的唯物论,思维也就基本都变成了西方思维,不能不属于“形而上学”,有违中国哲学与马哲的唯物论。

    一般来讲,人们写文章等大都说些好听的拜年话,很少有人敢于秉笔直书,因为实话难听,会得罪许多人,并且说实话者都下场悲惨。但如果都为了一己私利而不说实话,又怎能“实事求是”?我们的“四个创新”又如何实现?

    (三)唯物论基础上的创新发展与因循守旧

    改革开放初期,根据中共党史的历史经验和教训,我党有一句名言,叫做“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由此才助推了第一次思想大解放,推动我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顺利展开,并保证了我国几十年的高速发展。

    实事求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用劳动书写我们的新时代》就属于唯物论的基本原则,这也是我国能够由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重要经验,在今后的发展中,它仍将发挥重要作用。

    然而,创新发展与因循守旧属于一对必然的矛盾,需要克服一些必然的阻力。

    自古以来,社会一直存在着上、中、下三层,这是社会在发展中自然形成的,属于不可否认的事实。只要上中下齐心合力,国家或民族就会出现蓬勃发展的大好局面,而一旦这三个阶层认识不一致,或出现离心离德,国家的发展就会打些折扣,严重者可以导致政治动荡,甚至会导致政治实体的分崩离析。

    纵观这些年一些被“颜色革命”所颠覆的国家,问题出现在中、高层(如苏东等几十个前社会主义国家),主要在中层(如利比亚和伊拉克等)。而高层意志坚定的国家(如土耳其),则能够渡过并避免政治危机。相比较它们而言,中国的高层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道路方面则更为坚定。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基本保持了上中下的齐心合力,在四项基本原则的保驾护航下,取得了几十年高速发展的伟大成就。但问题并不是没有,比如官场的贪污腐败,中央政策贯彻中的“肠梗阻”现象,思想和意识形态的混乱等,主要出现在中层(含守旧与知识固化的“士族”阶层)。

    正如中共党史中所碰到的各种各样艰难险阻一样,理论与文化探索之路照样不会平坦,但我国就是在各种艰难险阻中走过来的,困难和阻力越大越会促使我们进步。在特色社会主义取得巨大成就的基础上,我国仍然坚持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并进一步强调“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由党中央领导创新,这是最强有力的组织保障,为冲破“士族”阶层的压制或阻挠给予了鼓励,也为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和马克思主义进一步中国化指引着方向。

    三、唯物论社会哲学的两大基础

    马哲的出现,本身就摒弃了西方“形而上学”的唯心论,并对其形成了革命,将人类的哲学研究推进到了一个新时代,具有划时代意义。但由于科技发展和辩证法的局限性,马哲对西哲的这种革命体现得还不够明确,只有将蕴含于中国哲学中的“0→历史→现在”的运动逻辑与马哲相结合,才能使其历史进步意义进一步凸现出来,并使其功效大增。

    如果说唯物论自然哲学由于自然科学界头绪多,转弯较复杂也较慢,那么,唯物论社会哲学则就在我们的手底下,并且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它会将马克思主义推向一个崭新的阶段。

    (一)人类社会的唯物论已经非常明确

    上面已经有所介绍,意识形态的问题主要集中于社会哲学,而社会哲学的基础便为其唯物论,这是需要首先确立的基本点。

    根据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和劳动价值论,社会哲学的唯物论毫无疑问属于劳动。由此,也就确定了人类社会“0→历史→现在”的运动逻辑,从而摒弃了西方那种“抽象”或“形而上学”的逻辑思维。

    再看我国发展的社会实际,在改革开放中通过“摸着石头过河”的社会实践,我国将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战略早已调整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又发展到《用劳动书写我们的新时代》,这些都踏在了社会哲学唯物论的点子上,形成了名副其实的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

    理论与社会实践,都需要做出新的总结与概括。这是历史发展的需要,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二)人类社会纵向运动的铁律

    关于自然与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虽然中国哲学中存在着阴阳,马哲也有历史唯物主义,但它们一直都是与横向的相对运动混在一起的,有欠明确。而一旦其纵向运动这一点明确出来,并形成了“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逻辑,它便形成了自然与人类社会运动的铁律,无法否认。

    经考察,运动分为两种:1)纵向的绝对运动,2)横向的相对运动,并且相对运动以绝对运动为基础。由此可看出,纵向的绝对运动较横向的相对运动更为重要,所以,它在哲学中居于基础地位。

    这一点在人类历史中体现得就更为明确了,如没有历史就没有现在,现在是历史的延续,它是建立在历史运动基础上的。就马哲来说,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原理,由于劳动或生产力的推动,人类历史或社会形态便出现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社会主义社会的纵向逐级演变,并且还将演变下去。社会由低级向高级发展,这就属于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并且这一线索构成了人类社会运动发展的铁律。

    这一铁律属于板上钉钉的事实,非常明确,它不但会促使马克思主义进一步发展,也会充实完善我们的中华文明,促使中国古代哲学与科学出现升级换代,而且也能发挥“过滤器”的作用,摒弃各种各样的唯心主义,引发古今中外哲学与科学的“资产重组”,从而带动整个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并对整个人类的进化和劳动的解放发挥出更加积极的促进作用。

    以上唯物论社会哲学的两大基础:劳动观与“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逻辑,它属于社会哲学的必须项。由于这两个必须项的明确,它会使得社会哲学更加能够提纲挈领,更加凝练,也更加具有统合力。

    四、唯物论社会哲学的“资产重组”尝试

    在此说社会哲学的“资产重组”,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说大话吹牛,但它是以由0而生发的人类本原为基础的,属于人类历史的源头,有关人类社会的任何学问都是由其所衍生的,当然也就敢说这句话。

    相信大家已经看出来了,上述所说唯物论社会哲学的两大基础,它事实上就属于马哲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顺序解读,也属于我们中国哲学传统的思维方法。

    既然唯物论社会哲学具备了两大基础,那么也就可以大胆地用其统合各种各样的社会哲学理论了。

    (一)人类社会本体论可统合古今中外社会哲学

    通过上面对意识形态各种“灰色地带”的分析可以看出,它们的共同点是缺失人类社会的本体论。既然根据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解决了人类本原这一根本性问题,它也就产生了人类社会的本体论,这是不言而喻的。由这一本体论统合各种各样的灰色地带,那也属于顺理成章。

    这一本体论的显形,根据“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逻辑,自然也就搭起了相应的哲学框架,并构成了相应的认识论(见下图),各种社会哲学和科学的一些优长,尽管向其“正方”汇集,而其缺欠也就都由其“负方”统合,从而构成它们的“资产重组”。

    (二)人类社会本体论可统合马哲的三大组成部分

    对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目前的解释有些差强人意,只有运用中国哲学才能将其准确地挖掘出来,就如今年我国人民日报的五一社论标题所言,《用劳动书写我们的新时代》,它就是劳动原理,也属于社会哲学的本体论。而人类社会的本体论不但可以统合古今中外的社会哲学,还可以统合马哲的三大组成部分,让我们再次借用前文的图示(稍有补充)说话。

   

    这属于由中国哲学与马哲相结合而产生的社会哲学,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在示意图中的表现如下:

    1、社会哲学。这属于古今中外历史上第一个“唯物论社会哲学”,其基本依据就是中国古代哲学思维与马恩的人类起源论和劳动价值论。它包含“基础社会哲学”与“应用社会哲学”,基本属于马哲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的翻版,也属于中国的顺序哲学思维。它不但体现了人类社会纵向的绝对运动,也体现出其横向的相对运动,由此而形成了人类历史和现在纵横相织的历史画卷。

    在这种社会哲学中,其唯物论与认识论以及意识形态如下:

    ①人类观 - 劳动。“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属于马哲社会哲学唯物论“本原”,也属于“劳动价值论”的基本依据。

    大家可以联系一下实际,它是否属于当代我国《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用劳动书写我们的新时代》,以及“以实体经济为本构筑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哲学解读?这些是否能够说明我党的理论指导属于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历史传承?

    ②认识论 - 正、负劳动。在考察稿中曾得出人类社会的认识论为“正、负劳动”,但由于其属于非常用概念,所以一直用“人性与动物性,或劳动性与寄生性”予以代替,其含义相同。现在看来,还是运用“正、负劳动”概念阐述认识论较为逻辑严谨(“正劳动”通常由劳动代替)。

    ③意识形态。这样的认识论,将意识形态也区分为“正负劳动”两类,并且区分得非常清楚。

    我们现在常说“无产阶级世界观”,那它是什么样的?属于什么类型?则很难说清楚,或者“之乎者也”半天,始终答非所问。通过上面的示意图就显示得非常清楚了,“无产阶级世界观”就是劳动观。

    由此,意识形态领域的诸多灰色地带也就都迎刃而解了。

    2、政治经济学。在现在的“政治经济学”中,其认识论基本可解释为“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但它应该从属于由恩格斯人类起源论所产生的社会哲学。在这种社会哲学中,正如示意图所示,阶级分析法属于社会哲学认识论的社会运动表现形式,其应该归类于“正负劳动”(“劳动与负劳动”、“人性与动物性,或劳动性与寄生性”),由此就一通百通了(注意:它并不否定阶级说,而是哲学与科学合轨)。

    在这个社会哲学框架中,其所涉“政治经济学”主要体现在政治或意识形态方面,而其具体的经济活动则由经济学进一步细化。

    3、科学社会主义。请看示意图上面的箭头,人类社会一直是由低级向高级递进,下一步它仍会向着更加文明,更加人性和劳动性的方向进化与发展,与我们所一直追求的“大同社会”和“共产主义”并无二致。

    (三)“不战而屈人之兵”

    前文说过,“虽然‘马哲开创了世界哲学研究的新纪元’,但如果它不与中国哲学相结合,其效能还是难以彻底发挥出来。而如果将中哲与马哲深度结合,不但会进一步凸显出其中国特色,而且其效能也会倍增。”通过以上的“资产重组”以及统合马哲三大组分,使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社会哲学,其进步意义非常明确,由此,其对资本主义理论和意识形态的优势也进一步凸显了出来,从而可以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方面就没必要细谈了)。

    社会哲学“资产重组”和统合马哲三大组分的尝试只是初步的,不足之处在所难免,还望各位高手给予批评指导。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转载汉族超话;【学习哲学的意义】

    人类各民族,所有对智慧的求索,都指向这样一件事:认识自然,认识人类,通天彻地。

    中国古代的圣人们,从天文和历法出发,来完成这项工程。很多文化自卑狂认为,中国古代的智慧,都是玄学,他们认为玄学是一种流动的随意的严重不确定的东西,这是他们对中国古代思想的根本性无知造成的。恰恰相反,中国古代的圣人们,第一步,刚出发,就是沿着一个确定性往前走:天文和历法,星空天体运行和时间变换,这才是真正的确定性,亘古不变。

    西方的哲人们,则从语言本身出发,语言只是人类的发明,从这个随意的、流动性的、不确定的人造物出发,去寻找确定性。从语言、逻辑和符号体系出发,去寻求宇宙万物的一个确定性和本质。

    从一个子系统内部出发,研究母系统外部性的本质,可见,西方人,从一开始就错了。一步错步步错。他们一代一代人的不懈努力,终于逼近了语言这个子系统的边界:荒诞和有限性,悖谬与无奈。

    于是,西方最后一批哲学家说,语言是存在的家,语言是思想的边界,不思之思,相信语法和相信狗大是一回事,对不可说之物唯有保持沉默……

    他们错在哪里呢,形象的来说,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站在庐山里面试图得出庐山的本质和全貌,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荒诞的,就是一个悖论。

    学习西方哲学的意义,除了操练脑细胞之外,也没什么大的意义。而且大部分人,钻到坑里,一辈子也钻不出来,变成了玻璃瓶中的苍蝇,琥珀里面的飞虫。画地为牢,耗费一生,两手空空。

    知识界的很多西方人,现在已经从这个玻璃瓶中钻出来了,他们把这件事称作解构。而现在很多中国人,却还在往西方人已经抛弃的玻璃瓶中钻,钻进去在里面大兴木土,在别人已经遗弃的废墟上,进行中国式的再建构。

    从外部来看这个事件,明显是一场文化殖民地学术工程。但是他们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美滋滋的以为自己“被启蒙”了。
    2018/5/17 21:41:29
  • 金融大鳄索罗斯除了拥有杰出的投资才能外,他的哲学造诣也是登峰造极。他提出了著名的“反射理论”,简要概括:想法改变了事件,事件的改变又反过来改变想法。即:客观决定主观,主观反过来影响客观,某种意义上说,主观又决定了主观。“反射理论”就是他的投资指导思想,用这来发现、判断金融市场的发展趋势,并大获成功!他的这套理论,与量子理论也有惊人的一致!
    2018/5/16 9:17:57
  • 量子理论主要研究微观离子的运动状态,即“波”和“粒子”,两种对立的状态,对该理论言简意赅地总结:观测,是一种带有人类意识的行为,人进行观测的时候,世界表现出粒子性,人不观测的时候,世界是不确定的波动态。世界的状态因为人的观测而确定,如果没有人的干预,世界是不确定的形态。这不是唯心主义吗?这个世界本来是什么样子?还是因为意识的参与,而成为我们眼中的那个样子?你永远无法知晓。但从某种程度来说,意识确实决定了物质。也许,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也和粒子和波一样,并不是完全的对立,它也取决于我们的思维方式,因思维方式的不同,而表现出不同的特性。
    2018/5/16 8:53:50
  • 有时间你去了解一下量子理论,这是人类科学史上最深奥、最玄乎、最不可思议的物理理论,里面的很多东西都与唯心主义有着惊人的一致和相似。你知道吗,大科学家牛顿晚年研究神学,对此深信不疑,这是为何?
    2018/5/15 23:05:5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