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通”常有,“通合者”不常有
2018-05-07
字号:

    就像古往今来各民族、各地域的人们,对多种多样具体存在着的“路”和“桥”都会有较深切的感受与认知,却极少有一国一文明之人能在整体上形成具有形而上意味的“道”与“通”基础概念平台与集群意识形态一样;大到一个文明共同体、小到一个个社会细胞的个人,我们人类世界中的绝大多数,在自己生存发展的各式经历里,几乎都会或多或少地想过或干过一些“接通”、“联通”、“疏通”、“打通”、“架通”、“贯通”、“融通”之类的事。不过呢,同样地,只有极少数的人与文明集群,是会自觉有意识或认识清与目的明地以“通”的概念理念、甚至将“通以为合”的思想原则作为自身一系列思想行为的总指导与总统摄的。

    举例来说。山里有十户人家,他们每一户都曾经修过一条路或一段路。这事,在广义的“通学”或“通合之道”的视野下,都应算作是可贵的“通事”或“事通之为”。这样的“通”或“通事”,乃是我们人类社会中常有的。可是呢,“通事”归“通事”(而且还是我们以“通”、“通合”之视野与理念定义出的),各式各样本质上属于“通事”的现实之举,往往跟自觉展开的“通”之作为、总体上立足于“通”之方式、最终根本实现了“通”之结果的,还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比如说有一人,他的确修了一条通往山外世界的路。这本是通之事、通之为,也客观上有利他、联通的作用。可是呢,这人却偏偏是个自私狭隘之人。在开通此路的时候,明明要从别人庭院的旁边过,顺带地完全可以让他人共享。可他却宁可绕开一段路,也要阻绝别人借用自己的修路成果。即便有人提出来跟他共建共享,他也总是将其看作私产般地提出要加收创意费、早期设计投入费等。在修通此路的问题上,自私自利当头,先把阻隔别人共享作为前提条件,这便彻头彻尾地违背了“通”的根本本质与总体精神。这样的貌似“修通”一路,实则是制造和新添了一道“设堵”、“阻通”的高篱大墙。

    仅仅修通一段路,说到底,只是人类社会生活中“道路之通”的最初级一步,甚至是不少动物(踏出一条路)都会有的一种生存本能行为。如若,仅仅迈出了这一步,便就立马掉头转向了“私占”、“分割”、“设堵”、“阻通”的另一端,那么,这样的“通事”,恐怕只能被看作是一种地地道道的“似通实不通”或“伪通之举”吧。我们说,由为自己出行修路上升到与人方便、乃至在观念形态上有了群体路网建设和人类社会“通合”高度的,才应是我们专业“通学”或人类通合之道的应有所指。简言之,只有有了“合”的基本理念与理路遵循之后,世上的种种“通事”、“未通事”,才能够真正成为构建未来“通合”世界的一块块坚稳砖石。

    同理,近现代以来的西方,在诸如修路、架桥、拓航线、开海关、通贸易、利流动、建国际联盟、塑跨国全球机制的这类“通事”上,做了很多基础性、甚至开创性的工作,客观上促进了全球世界的“通”。可是呢,由于其根本用心与总体站位及所持指导原则,多是与“通”的精神、“通合之道”相去甚远或貌合神离的,到头来,几乎总是将一个个好端端的“通事”,做成了人为添堵和反向动作的可耻典型。

    西方引领了近代全球范围内大航海的“海路之通”,这本是功勋事一桩。可他们在这件事背后所怀的极强私利用心与所持的零和原则态度,却让我们不能不说其大大地偏离了“大通之道”、甚至走向了“通合之道”的反面。他们努力地发现新大陆,是为了掠夺与殖民;他们跟别国接触与连通,是以血腥的炮舰、犯罪的鸦片开道。更为本质的问题是,他们在这大利人类的“通航”、“海通”之前,预设了一个将近现代人类带入纷争与对抗和杀伐之门的大前提,那就是: “国家利益至上”或“国家民族利益至上”。要知道,当各自以本国家、本民族的“利益至上”以后,世界便成了实力比拼的“竞技场”、弱肉强食的“野蛮丛林”。而这种基本的站位与思想观念,几乎难以避免地成为一代代统治者阶层所利用、所玩弄的工具时,我们的世界也就像铁犁无情地翻挖一片山花烂漫的草地般,被祸害成了一个沟壑纵横、壁垒林立、支离破碎、血肉横飞的国际大争格局。

    这样的前提设置,不仅将人类世界一切生存发展的路径,统统引入了一片极为阴森恐怖的地带,而且还推波助澜、强逼就范地让后来人难以抽身自拔。世界还能怎样呢?早期列强开启的这一模式,只会被一个接一个出现的国际强权者们所复制;而一个个同为人类集群的的弱小者,除了屈辱认命、彻底被摧毁之外,一有机会也只会以同样极端的拼死反抗去参与这个世界的肢解与纷争。如此一来,原本怎么看都应是人类“大通之事”的跨海通航、全球连通,反倒变成了输送弱肉强食理念、支撑分裂大争国际体系的管道和基柱。

    由此可见,是不是真正的“通”之举、合不合乎“通学”的基本原则,不仅要看是不是从事的乃是“通事”、“通之事务”,更重要的是看有没有“通”理念用心和根本上做没做到以“通”、“通合”统摄一切。“通事”,未必注定都会走向“大通”与“通合”;只有于一桩桩“通事”上立定了“通合”之根本站位、以“通学”思想原则为全面指导的“通者”,才有可能让我们始终走在“通事以通”或真正事通的通合大道上。

    站在“合”的概念平台上来看,我们说,以“合”统摄的“通”,才是彻头彻尾的“通”,才是得“通”之要的真“通”,才是在整体观意义上足以实现全盘的“大通”。我们之前说过:“不通,无以合”。现在我们再说一句:任何不以“合”为主要目标的所有“通事”与通为,都是无法在“通学”范畴内拥有一席之地的“伪君子”。

    不得不说的是,看起来顺理成章的“通事之通”,要站稳立场、遵循本道,却并非是一件那么容易就做到的事。是故,我才会有“‘通’常有、‘通合者’不常有”的感叹。除了坚持“大通之道”、“通合之道”,需要有很高很清醒的理性认识与很坚定很持久的大我站位——这本就是极其困难的——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障碍,就是西方主导近现代世界以来给我们人类设置了太多太多走向“通合”的绊脚石。我们要想将一个被西方数百年糟蹋得不像样子的破碎且血腥之世界,重新矫正与改造到均衡、正常,既需要重新唤回和光大中华文明的“通合之道”,也需要全面检讨和铲除西方分之道带给世界的各种顽疾、尤其是附着和隐藏于“通事”上的种种“不通”与“阻堵”。这是一次世界范围内的全面彻底革命,这是令人类从近现代文明走向未来新文明的旷日持久之伟业。其艰巨性与复杂性,我们一点儿也不能低估。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先做足、做好当今世界各项既有“通事”的“通”之文章(比如航路之通、通信之通、交流之通、旅游之通等),让本是“通事”的种种还原其大通大合的本质属性和大道理路;并在此基础上或相互呼应地,以中华之道的道合精神之精髓,梳理建设“通”、“通合”的基本概念平台与主体性系统理念,创立着眼于未来人类新文明的新“通学”。只有这样,才能首先从理论与现实相结合的高度、从思想革命推动社会变革的理路上,令中华古已有之、完全不同于西方近现代以来国与国国际观的文明之通或文明大通大合新观念,在这代人和下几代人中扎根、发芽、开花、结果。

    如果,我们能够以彻底革命者的姿态,全面拆除近现代以来西方的那种自身国家利益与国际间弱肉强食的前提设置;能够借助中华之道的历史经验与大道理路,还航路之通、交流之通、人心之通、文明之通等以全面“通合”的本原,有理由相信,一个以先进文明为核心竞争力、靠文明相处方式为引领、在多元一体框架下建构的新文明世界,是会让这个星球上的未来人类生活的更美好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