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兴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云台剑侠 - 盛兴瑞首页
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应是一个逆市场的反哺行为
2018-04-16
字号:

    有人曾经问过我,你不是搞经济学研究吗?毛时代那么穷,饭都吃不饱,为啥那个时候人口增长那么快?而改开后,人们吃饱了,富裕起来了,为啥生育率反而下降了?甚至放开了也没人生了?你从经济学上如何解释?我告诉他,这有多种原因造成,但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毛时代是公费教育、公费和合作医疗、国家养老政策、公有民租和廉租的住房分配制度。人们生再多的孩子,不用担心花太多的钱在孩子身上。换句话说,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大事,都不会影响他们家庭的基本生活改变。在这样的条件下,他为啥不愿意多生几个?多子多福有保障的。一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放,多付出点劳动,为自己和国家都可以多做一份贡献,他们当然高高兴兴的愿意。

    而改开后,由于教育、养老、医疗卫生服务、住房等都实行了市场化、商业化,都需要他自己花钱。甚至市场化、商业化后的收费增长,远远大于人们收入的增长。而在家庭开支中,教育、养老、看病、住房等的花费,是不会给他们带来任何现时财富增长的消费。甚至看病和养老消费,不仅不会给他们的财富带来增长,还要消耗掉他们劳动收入的很大一块,是很大的一块家庭开支,有时甚至是他们的劳动和积蓄都无法承担的一个巨大消费。何况多一个孩子,还可能造成他们夫妻双方的收入降低,起码在一个时期会降低。在同等收入情况下,多一个孩子,就可能让他的生活水平比较其他人降低一大截、甚至返贫。在他的收入没有快速增长,没有具备多生一个孩子而不影响他们生活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多要一个孩子的。再有,市场化后,人们也更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劳动花在多养孩子上,所以,人们从过去的比着生孩子,走到了今天比着不要孩子、晚要孩子了。

    这实际上说明,在市场机制下,多养和少养孩子,已经变成了一个财富占有和分配的调整形式。也说明这种调整由谁来决定和调整,以及怎么进行调整。你如果多养孩子,在市场机制下,由于国家通过市场把一定的财富值给了你个人或你的家庭、或一个经济单位,国家不再帮助你调整这个财富分配比例,而是把权力交给你,让你自己调整这个有限的财富分配。在一个经济单位里,财富值一定,如果人口增加,等于参与分配的人获得的财富值降低。在一个家庭单位里,如果劳动收入相对稳定,如果你多生孩子,等于你自己主动把你的社会财富分配比例降低了。而尽可能的少生,就可能提升你们家现有人口的财富占有比例。所以,如果人们收入增长有限,人们自然的不会愿意多生孩子。而如果由国家来管,你多生少生都不会影响这个比例,这个比例是由国家在宏观经济层面上进行调整,而且是给了你政策、制度和机制保障的,人们自然愿意多生。

    当然,不管是过去一家几个乃至十几个的超生造成过快的人口增长,还是现在的不要孩子和推迟要孩子造成人口比例结构失调问题,都是不正常的现象。人口和生育问题,是国家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是否合理的一个反映。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合不合理,会影响到人们的生育态度。反过来,人们的生育态度,也反映着国家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是否合理。这两种极端现象的出现,都反映了我们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还没有调整到一个合理的状态。尽管人们认识到了前三十年的经济结构和经济政策存在着严重的不合理性而进行改革,但改革后的人口和生育现象让人们看到,我们调整的并不好。我们并没有尊崇一个科学的经济学学理进行调整,而是严重的调整过头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们赖以进行改革和调整的经济学,就可能不是科学的经济学,我们形成的价值理念和经济学理念,我们的市场意识,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错误。

    因此,就人口和生育所反映出的问题,说明人口和生育问题,是一个涉及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一个重要问题,是一个涉及我们国家的经济结构和经济制度的问题。也就是到底教育、养老、医疗卫生服务、乃至住房,要实行一个什么样的政策和制度机制的问题?而要回答这样的问题,首先就应该研究明白教育、养老、医疗卫生服务、住房是一个什么性质的行为?姑且放下教育和住房不说,先说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行为。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行为,不是商业行为,是一种逆商业行为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抚慰,也是国家和政府对百姓的一种反哺。没了关爱和抚慰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没有一种反哺的心态和意识对待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搞出的所谓养老政策和医疗卫生服务,不是真正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是一种商业行为,严重的还是一种借助人类的生理和心理危机而进行的商业欺诈和商业掠夺行为。在市场机制和商业模式不变的情况下,不管国家和政府在这里对百姓做什么样的让利,都是没有效用的浪费,实际上这样的让利不是给百姓让利,而都是给商业资本和金融资本让利。

    大家可以想想看,实际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是反商业化的。你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机构要挣钱的话,就希望人们多得病、多过早的衰老。而且是得重病,得死不了却丧失工作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的病,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多的客户和更大的市场,就可以更多的、更长时间的在他们的服务对象上挣钱盈利。而他们看病和管护老人,又都是以让人们不得病、少得病,通过治疗和服务早点让人康复的事业。你让人家投资,如果他水平越高,服务的越好越周到,不断的向人们传授怎么不得病、少得病的知识,他的市场就越小,他的客户群就越少,他就越挣不到钱。而他要想多挣钱,他就要垄断他的养老和医疗卫生知识及技能,垄断医疗卫生健康资源,尽可能的在他们和人们都可能承受的心理和道德伦理范围内,让人们多得病和夸大人们的疾病。只有这样,他们才可能实现他们投资效益的最大化。否则,他们就干脆不在医疗卫生服务和养老领域进行投资。至于说搞慈善性的投资,那不是社会经济的主流,不能说明问题,也不能解决问题,不属于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讨论的范围。或者说不是社会主义时代讨论的问题,而是讨论共产主义时代时应该涉及的问题。

    这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是为了让人健康的,而做到了让人健康,就会饿死医院和养老院。而饿死了医院和养老院,人们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也就没有了,人们的健康也就得不到保障了。反过来,你要让医院和养老院多挣钱,那么就要有更多的人得病和人们更早的衰老。要做到这些,医院和养老院就只能垄断医学卫生健康知识、技能和资源,不仅不会给百姓好好的传授,而且还要给百姓传递错误的信息,让百姓多得病、得大病,让百姓多看病、早衰老,要夸大百姓的病情,要其多做各种检查。这个时候,办医院和养老院的宗旨,就被严重的扭曲到相悖的一面,不仅不是看病,而是让人们都有病了。而为百姓的医疗卫生健康服务,是人类一个必不可少的经济活动,人们不可能只付出劳动而得不到相应的回报。办医院和养老院,也是人类对出现的一些影响人们健康和正常生活问题的疾病情况下,人们所进行的一个必要的人为关爱和救助,也是人类非常正义和非常高尚的行动和事业。既不能不办医院和养老院,又不能失去这样的关爱,还不能在整个的经济活动中造成活动的宗旨和结果形成扭曲,还要让在这个领域从事服务的人得到合理的劳动承认和经济回报。那么,在出现一些扭曲和悖论的时候,很可能就是我们在经济学学理和政治经济学选择上出现了偏差和错误,进而在设计经济结构、制定经济政策和制度上出现了错误。

    既然是这样,如果政府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市场化、商业化,就是一个严重的违反经济学学理的错误行为。我上面说了,如果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行为,看成是一个逆商业化行为的、在人类因为疾病和衰老而丧失劳动能力乃至生活自理能力,或因疾病需要人们进行生理和心理帮助的时候,对其施予的一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和抚慰行为。上升到政治或政治经济学的高度,那就要把它看成是一种政府对百姓的反哺行为。那么,政府在制定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政策时,就不能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商业化。而是由政府承担起来,让医疗卫生养老资源,在更高的经济层面上进行把控和分配,从宏观经济上进行处置。哪怕就是通过各种手段加大税收和公有收入,也应该实现国家养老和公费医疗,并对百姓加大医疗卫生健康知识的普及,创造有利于百姓养老和实现医疗卫生健康条件的普及,让百姓最大限度的保持健康,一方面为社会多做贡献,另一方面也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不必要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开支,控制医疗卫生健康资源的过渡消费和浪费。如果国家和政府能够对这一块经济资源,结合经济发展在宏观层面上进行总量控制,就可以既实现让从事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的人获得相应的社会承认和劳动回报,还可以随着医疗卫生健康服务水平的提高,不断的提高全体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人员的价值承认和经济回报,进而促进他们更好的从事这个高尚的事业,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还可以提高百姓的医疗卫生健康水平,尽可能大的降低医疗卫生投入的浪费,这才符合政治经济学原则,才是最经济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政策。

    在现有的政治经济学和道德伦理学中,都会把政府看做是由百姓养活的。不管是人民公仆,还是由纳税人养活的公务人员,就更不要说是人民的儿子了,所有的政府都承认是百姓在供养他们,所有的政府都主张为人民服务。既然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既然要为人民服务,那么在百姓碰到不确定性疾病、生活不能自理问题时,政府是不是要站出来对百姓进行抚慰和关爱?是不是要做一下反哺?同时,各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都想遵循公平原则对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人员的劳动予以承认,对他们的收入随着经济增长而进行调整。如果是这样的话,政府就不该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这样神圣高尚的事放弃,而去交给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的金融和商业资本家,就不该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市场化、商业化。而应该是在宏观经济层面上结合社会经济发展,进行医疗卫生健康服务资源和财富的总量控制,一方面实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另一方面实现你们兑现和提高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人员劳动和报酬提高的公平愿望。这才是最好的处理医疗卫生服务资源和财富分配,与承认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人员的劳动及合理的对他们的劳动绩效进行分配,不断的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提高他们的劳动收入的一个最正确的政策和制度选择。医疗卫生领域的改革,应该朝着这个样子和这个方向去改,才是真正的改革。因为这既不会改变我们国家的人民属性,也很好的纠正了以前错误的左倾认识,同时又实现了我们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真正的既保持政治正确,有科学的遵循经济学规律和正确选择政治经济学规律的表现。

    实际上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中,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在尽最大努力把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这样的反哺事情承担下来。而中国是、现在也应该是、正在越来越不是世界上承担这样的事情条件最好的国家,这真的是我们在改开中犯的最大的、也是最严重的一个颠覆性错误。市场发挥维护社会公平和公平配置资源的效用的范围和空间都是有条件和局限的,不是什么领域都适应市场规律的,不应该把市场的效用无限放大。这不是真正的遵循科学的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表现,也不是科学的尊崇市场规律的表现,而是伪经济学和错误的政治经济学对科学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的一种反智表现。

    有人会说如果搞公费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就可能降低养老和医疗卫生健康服务投资的效率,会形成巨大的养老和医疗卫生健康服务投资浪费,乃至形成巨大的腐败在其中。实际上这是一种在错误的价值观、经济学学理和政治经济学意识下的一个错判,也是伪经济学和错误的政治经济学影响人们思维的一种表现。实际上如果我们实现公费养老和公费医疗,那么所有养老和医疗卫生资源都是所有人的。而由于实现了公费养老和公费医疗,那么任何一个人占有其中的相应的一部分资源,哪怕是获得一些多余的药品,他是无法实现其效用值的,也就是说他是无法把它变成财富的,这只能是一种浪费。而他浪费的就是他自己的资源和财富。而如果大家都合理的去使用这部分资源,那么不管对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人员,还是对百姓,都是实现效益和效率最大化的表现。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人员可以更大限度的获得收益,而百姓可以获得更好的医疗卫生健康服务。如果人们头脑中没有了伪经济学和错误的政治经济学支配,如果我们进行适当的教育和对一些严重的浪费行为进行适当的惩处,是可以提高百姓的觉悟,避免这样的浪费,进而可以逐渐认识到这个科学的政策和制度设计的。

    现在之所以存在这样的意识和认识,乃至可能存在这样的行为,实际上还是伪经济学和错误的政治经济学统治人们思想的一种表现。至于腐败,只要存在着市场经济,相对于公有经济来说,都可能形成腐败,除非我们不搞公有经济,这等于让腐败合法化。所以,对于腐败,也还是教育和惩治相结合,来提高百姓、特别是提高一些各级管理人员的公有意识的事,来普及科学的经济学和正确的政治经济学知识的事。而不是因为可能出现的腐败,就让政府放弃一项高尚的、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的事,就让政府接受伪经济学和错误的经济学,放弃科学的经济学和正确的政治经济学。

    真心希望国家能够认真的研究市场效用的有效性和有条件性,研究市场的域。不要让市场外的经济活动进入市场,也不要让市场无限扩大,去管不是市场管的、它管不了的事。不再无限放大市场的效用和市场的适用范围,特别是在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领域,立刻停止对其市场化、商业化的所谓改革。这不是改革,是相对于工业社会的一种反动,是政府违反为人民服务原则的行为。当我们不忘初心、遵守为人民服务宗旨的时候,如果通过科学的经济学研究,通过科学的政治经济学转化,确认市场在一定的领域、在一定的条件下,可以发挥公平配置资源、合理起到公平分配社会财富和配置社会资源的效用,如果市场能够实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们当然可以放心的把相应的事情放给市场来做。但当市场不能承担起为人民服务的职责,还有可能被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利用,去利用市场形成垄断剥削掠夺百姓,对人民政府的人民性进行伤害的时候,那我们就不应该把这样的事情放给市场,而是由我们的政府勇敢的承担起来。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才是真正的遵循科学的经济学学理和正确的选择政治经济学规律为人民服务。

    我们的社会正在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而尊老爱幼、救死扶伤、扶弱济贫都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最重要内容。在社会经济极不发达的农业社会,我们的有着高尚情操的先辈们,都能始终不渝的坚持下来传承到今天,在社会生产高度发达和生产能力相对过剩的年代,我们更应该把它更好的继承下来发扬下去。甚至有必要进行制度上的创新,用制度把这样的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规范下来永远的传承下去。而政府在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领域对百姓施予关爱和抚慰,进行必要的反哺,就是在传承和弘扬这样一个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上做表率,就是在带头践行为人民服务的承诺,就是在用制度创新来弘扬和传承这样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这是对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最好的普及,对百姓最好的教育。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能省的钱,很大程度上会省掉。
    能多收钱的事,一定会发生。
    墨菲定律,换一种古语,好的不灵,坏的一定灵。
    2018/4/17 22:04:25
  • 守望说的,我都觉得封建社会的扶老、赈灾都是错的了。
    你讲全民性,李嘉诚也是老人,人家都不要你去扶助。
    赈灾救难性质的养老,摊大饼浪费社会资源。
    2018/4/17 21:58:06
  • 回11、12楼tonygu:你的那些都是表面现象,不是控制过程,我感觉没有意义。养老和医疗卫生健康服务,必须是上下同心全民性、全覆盖、全社会的去做,仅仅对一部分人提供服务,那不是真正的工业社会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而人应该是尽可能的延长健康的生存年限,降低不能自理的生存时间,使养老尽可能的回归家庭,让家庭成员完成一个人的临终前的关爱和抚慰。这需要社会经济制度和合理的社会经济结构来保障,也需要健康知识的普及。
    2018/4/17 12:54:41
  • 回13楼huluseng:实际上是这么回事。只要国家和政府有心,每年的新增货币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对实体经济让利,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给他们创造利润。做好了,不仅是医疗消费,还可以把百姓的储蓄放出来进行投资和消费,给市场不断的注入资源,壮大市场经济。
    2018/4/17 12:44:45
  • 回8楼北安:在医疗卫生健康产品采购这一块,在现代信息技术时代,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就看政府愿不愿意,只要愿意,就可以很好的解决。对在医疗卫生健康产品上做出贡献的企业,政府还可以进行奖励。而加大采购力度就是最好的奖励。在没有私人医院存在的情况下,就是政府集中购买社会服务,也就是统购统销,而消费者既是医疗卫生服务人员,也是百姓,都是最好的监督者。搞腐败,就是侵害医生和百姓的利益,有了网络,一条信息就可以把腐败分子挖出来。只要政府在宏观经济上对医疗卫生健康的费用进行统筹处理,节省的费用可以拿出一部分对医生进行奖励,那么医生和患者和政府就都是一心的,谁在这中间搞腐败,就很容易发现和处理。比较难处理的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需要医生调整价值观和树立大服务意识,以高效劳动和公民健康为主进行医疗卫生资源消耗的降低,而不是在用药上,这样就可以很好的摆正医患关系,既提高医生的效用值,增加医生的劳动收入,也可以让患者获得最好的医疗服务。在这个前提下,所谓的多级医疗网,全科医生等,就都可以派上用场发挥作用。而在市场化、商业化的情况下,所谓的多级诊疗、全科医生都是扯淡,是没法发挥作用的。
    2018/4/17 12:40:41
  • 回6楼hwbzj1966:在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人的生产是在自然生产,是在维系种族和劳动力再生产的数量意识下进行生产的,他们不可能有财富意识,只有劳动力和生活资料的意识。而在过剩的工业时代,特别是在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社会,可以基本解决人的生理和安全需求,人们有了财富意识后,就更注重财富的占有,而对种族的延续和劳动力的再生产已经从人口数量的生产上,转移到人口质量的生产上,也就更注重教育,而不是人口数量。当数量影响教育的时候,自然会控制数量而保教育。
    2018/4/17 12:22:25
  • 公共服务开支,包括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公务员系统都属于国家印钞机为人民服务的机会。就像有些人分析的那样,资本主义的金融关系里,名义财富增长的原动力来自印钞机。印钞机可以做好事,也可以作恶。印钞的方法和途径决定了谁先碰到这些新票子,从而决定了哪些东西价格涨跌。比如前十几年都是依据房地产印钞,一套房子造出来印个几百万,所以房子涨。只要央行放水,房价就涨。央行结扎,房价就停涨。就是这种关系,炒房者,房地产商们是最先接触到新票子的群体,然后这些票子再从这群人手里留到周边产业,也就变成了大家耳熟能详的那句话,房地产是支柱产业。其实印钞机才是支柱,只不过以前印钞机被人为地捆绑到了房地产上,所以房地产被误认为是支柱。

    为什么不可以用养老、医疗、教育来当支柱?让退休机构,儿童最先接触到新票子,然后他们到养老机构,医疗机构、教育机构里去消费,带动周边产业的发展。当然可以,就看房地产既得利益集团答不答应放弃对印钞机的控制。
    2018/4/17 9:33:56
  • 因为此老年公寓楼有政府补助,所以合约特别复杂。他们没有任何收入,所以房租为零,水费免费,物业费免费,除了电费,不用缴纳任何费用,每月政府还会补助他们电费,会将一张补助支票,给他们寄过来,他们收到后,可以拿着这补助支票去支付电费,几乎是不用花一分钱的。
    拷贝自网络。
    2018/4/17 8:12:36
  • 可以参考美国老人公寓与服务券制度。
    中国四二一人口结构,与独生子女制度关系不得不说是有关的。
    而社会养老制度国家缺位是说不过去的。
    2018/4/17 8:06:51
  • 所以我看国资委将管资产、管事务改变为管资本要不是被逼上梁山(西方说国企不算市场行为,国内对国企也多有指责)的自我功能定位,要不就是顺驴下坡的懒政。
    其实国企处于垄断地位,在融资贷款等方面也处于优先地位且人、财、物也雄厚。那么让其仅仅赚钱还不容易吗?但具体的管理水平呢?具体的技术指标呢?以能耗举例,我们以地区GDP单位能耗来说明,这个能耗可以通过产业比例的调正就可以达到(第三产业、服务业有多少能耗?),因而至多可以反应宏观能耗(过多或不顾实际的追求也会有副作用,以此都不要一、二产业而都搞服务业?)。可是我们具体的生产企业的能耗水平呢?例如,吨钢的能耗水准?吨气的采暖复盖面积等指标能否达到一流水准?所以做为管国企的国资委包括用实物及技术指标考核和督促国企苦练内功,创一流的企业,应该是其责无旁代的任务。
    2018/4/17 7:47:03
  • 。。
    2018/4/17 7:10:36
  • 医疗产业是现代经济的一块大肥肉,如果无限供应,医疗支出肯定是越来越多,但对病人未必有利。
    ----
    仅仅医院去市场化而回归公益化是不够的。应该对整个医疗产业链条去市场化,否则用财政来补偿患者(需求方)市场化的部分却不对供给方的市场行为进行必要的限制,那么等于用财政为其的市场利润买单。
    药品(及医疗器械)的采购与生产厂家直接挂勾,禁止或限制中间商进入药品集中采购环节,以便减少流通环节、降低流通费用。生产企业的出厂价按成本+利润的方式定价。不同的药品品种可以根据其功能、希缺度及患者的接收能力等因素制定不同的利润率,以鼓励厂家技术创新和进步以利更好的满足广大患者的需要。在成本核算中使用一定生产规模做为计算依据,从而鼓励集约化、规模化生产,改变小而分散的药品(医疗器械)的产业布居。去掉利益驱动引诱,变对药企的增值税为固定税,并将税得专款专用投入到补足医保费用或卫生医疗事业的建设上来。否则利润空间大征税的税基也大,或多倒一次手多增值一次、则多收一道税,那么就没有降低药品费用和减少流通环节的积极性嘛。
    2018/4/17 6:42: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名张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理事成员,民间思想者,民间智库河南复兴经济科学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创办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