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中哲与西哲对马哲原理解读的两种不同结果
2018-04-16
字号: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从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或“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这是我党对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提出的时代要求。而怎样使马克思主义获得中国人民的认可,并解决对其真懂真信的问题,就需要将其深深植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等文化元素之中,使其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从而形成中国风格,中国气派,要达到这样的特色化时代要求,还是需要从哲学或文化之根上入手。

    “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我们不能辜负了这个时代。”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为理论创新解放了思想,鼓舞了士气,然而,如同近现代史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样,它并不会那么一帆风顺,仍需要继续克服重重阻力。首先,由于多年来我国学术界所接受的基本属于西方教育,思维和语言也基本被西化,所以需要克服“本本主义”,需要克服理论创新与守旧的矛盾。其次,不少学者虽然崇尚中国古代文化,但并没有真正搞懂中国哲学和思维,许多都是在运用西方的三维思维解读中华文化,没能给其穿一双合脚的“鞋子”。再次,有些学者虽然中西方文化理论都懂一点,但认为有些概念管科“庙堂”可以运用,而民间探索就不能用,否则就是出格,就是“不严肃”,所以,不管在思维还是学术上,也需要冲破那种板结并“器宇轩昂”的“严肃”。综合这几种现象,它们在根子上都属于“本本主义”学派,都会对理论创新发展形成阻力。

    这种现象有时很有意思,比如我们的许多学者虽然有时能对马恩著述大段背诵,遇到问题时也很能寻章摘句,但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却说不出来,未免有些令人啼笑皆非。而有些古典学派,虽然也很能“之乎者也”,但半天也始终说不到点子上,搞不清中华文化之根究竟在哪里。

    综合来讲,理论创新的阻力主要还是来自于对马克思主义原理怎样解读的问题上,比如目前的一些马克思主义学者基本都将其基本观点理解为阶级观点,基本都属于阶级分析法,也基本都属于西哲思维。虽然我党早就取消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提法,在国内基本终止了阶级斗争,使阶级分析法有所收敛,但其仍然会不时抬头,不时将对马克思主义的解读引向“本本主义”,从而在对中国特色理论的探索中出现不和谐声调。

    但互联网的普及带来了学习的便利,也带来了知识的普及,草根们也能通过网络学到一些必需的知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它打破了庙堂的学术垄断,也能使广大爱好者较为方便地探讨哲学理论等学术问题。在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探索中,草根们根据对自然和人类社会实际的考察,通过突破条条框框解放思想,运用中国哲学思维大胆探索,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基础上,对其尝试着进行了新的解读。而这种解读与西方哲学思维所读出的结果则是不同的,它们具有着严格的区别,现将其列表显示如下:

   

    根据前文对马哲三大规律(对立统一规律、质变量变规律和否定之否定规律)的分析,马哲辩证法实质上属于三维时空中的纵横相织思维,这说明其自身正处于向前的运动发展中。

    以上比对表也属于对前面一系列探索的一种更进一步的综合。从整体看,这一系列探索与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是完全相符的,1)立足中国特色,做到了“中体西用”,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有利于建立中国的话语体系;2)坚持马克思主义在其中的指导地位;3)由于其从0开始,直接根植于唯物主义本原,并将哲学与理论合二为一,所以它具有“全方位、全领域、全要素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特征。4)由于其源于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和中国古代哲学相结合,并形成了新的人类进化论,所以,它能够贯通古今,不但能涵盖历史和现在,而且还能够指示着未来,为人类社会的进一步进化和社会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参考;5)“劳动与寄生”或“人性与动物性”的认识论,简单易懂,可以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与老百姓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融为一体;6)能够“体现原创性、时代性”,在继承并发扬中国传统优秀文化基础上,也能够集众家之长(涵盖一切真善美),摒众家之短(摒弃假丑恶),从而在世界文化体系中形成优势,以增强我们的“四个自信”。

    关于运用中国哲学思维解读马克思主义原理的这种尝试,根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的现状,自己将其归类于中国马克思主义,简称为“中马主义”。对此,草根网绝大部分网友没有异议,但有的学者对此提出了不同看法,认为这样“不严肃”,也认为我们草根探讨“唯物主义”问题有些不合身份。由此,也想特请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能够进一步给出更切实的指导意见,具体说就是,对于马克思主义原理该怎样解读?究竟该怎样称谓这种探索才算“严肃”?深入探讨唯物主义应该需要怎样的身份?

    以上和前面的一系列探索,仅供进行哲学和理论研究工作者进行参考,不足之处在所难免。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不管是专业和非专业学者,都可以对本文及前文给予广泛的讨论,并给予批评指正。只要是认真探讨问题,一律欢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1楼曹先生好;因为我们共同讨论过问题;所以余下才开个玩笑的。先生不要把我装进弹药筒。
    2018/4/18 12:53:02
  • 8楼
          【1楼的先生多次针对我,我把他当过敌人吗? 】1楼的先生心中有数,最有条件作出评判。
          2楼信口“假党员”、“四处树敌”、“追着骚扰”,没见先生劝说,却对【1楼的先生多次针对我,我把他当过敌人吗? 】挑剔有加。不是想拉偏架吧?
    2018/4/18 12:50:38
  • 8楼的先生,是2楼的先生指我“到处树敌“,我顺手拿1楼为例,【1楼的先生多次针对我,我把他当过敌人吗? 】怎么就【这样不有利于自己的进步,就从这句话,可见先生的修养了。】?
          我的修养实在不怎样。要不,您试着帮2楼证实我“到处树敌”或帮我证伪“到处树敌”看看。
    2018/4/18 12:43:11
  • 用这两个词,既不能抹黑我,也不能洗白你。
    2018/4/18 12:34:55
  • 奇怪,2楼的一个词,《天下苦美久矣,但所苦各有不同》23楼的另一个词,我放在一起乍就发不出呢?
    2018/4/18 12:33:21
  • 六楼曹先生好;观点的不一样,是人生阅历积累的,是一时很难改变的。草根智库的评论;容许任何人的观点,不妥当观点可以有冲突,能辩证一下就更好了,那是相互学习的,但是说话言语也要艺术些吧,不要动不动在评论里出现;什么敌的骂的了,我们同为中华民族的大家庭敌对是不对的,骂就更不应该,这样不太艺术吧。如先生3楼评论里的;【1楼的先生多次针对我,我把他当过敌人吗? 】这样不有利于自己的进步,就从这句话,可见先生的修养了。
    2018/4/18 12:32:51
  •       堆砌“愚蠢的公知们”既不能使你聪明,也不能彰显你先进。相反,凸显你的虚弱、虚伪,不仅不能以理服人,还似乎在掩饰什么。
          思想网站,还是要摆事实、讲道理。嗓门大,帽子高,吓不了任何一个网友。
    2018/4/18 12:29:18
  •     躲着也好,对骂也罢,这是你的自由。可是,我希望你能敝亮点,干脆点。要躲就躲个彻底,别一有机会就连瓜带枣、指桑骂槐地针对我。要骂就骂个痛快,自然,得守住底线。没守着底线,被关闭评论,怪不得我。不是我能量大,是你自己无底线。
    2018/4/18 11:44:08
  •       刘先生树敌则不同。我一开始就没赞赏过你,甚至各自发表过不同意见。可是后来你对我分外夸奖。大概是我对你、转型灯、草原新雨的互动提出过批评后,你又分外排斥我。冷静一段时间后,交往趋于正常。几句话不合,你又“判决”、污辱起我来了。倨恭无常,全凭个人好恶嘛。
          又你对转型灯不也很欣赏,相互唱和吗?怎么后来闹得像仇人似的了,都是转型灯的错?
          还说躲着我走,看到我与隆文斗了一番嘴,便跑到隆文《一气值节 大地皆春》文下夸一顿隆文并指桑骂槐影射一番我。《一气值节 大地皆春》真如你所夸的“映衬了时下中国人民的喜悦心情”?台湾旅行法,中美贸易摩擦,美舰队时不时到南海炫耀一番,中日分岐、中印分岐时隐时现,中国人民的心情真那么愉快?我既有忧虑也有信心,何曾鬼哭狼嚎?张志坤、戴旭的文章常常一股中国危在旦夕的味道,例如《天下苦美久矣,但所苦各有不同 》,是喜悦还是苦逼?你为什么也去夸赞?哪是真夸隆文和张志坤,无非是我先发了批评性评论,你发赞赏性评论以争取帮手打击我罢了。
    2018/4/18 11:32:00
  •        刘先生树的敌少吗?
           要说树敌,我和你树敌的原因也不同。
           我树敌是因为我批驳了别人被别人当作敌,而不是因为别人对我不尊重。
           比如转型灯,他夸我也好,他贬我也好,他说的不对我可能批驳他,他说的在理,我可能赞同他。只是他后来竟说起“祝你阖家灭亡”这种歹毒的话来,我能容忍吗?我能不能容忍,不能决定他是否留在草根网,他的评论关了又开,后来没看到他发评论了,也不像是管理员关闭的。如果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发评论了,我劝他出来发吗?
           “祝你阖家灭亡”也不是转型灯首咒的。某后生起初很亲近我,让我对他的系列文章发表看法,我的看法是批评性的,过了几天他就对我大发脾气了,直至骂出“祝你阖家灭亡”这样的浑话来,因为他年轻气盛,我也没怎么计较,后来他发文章,还呼我和安律德去评论,我觉得确实不错的,也发肯定的评论。可是,转型灯不同,他是中年人,是医生,中年医生怎么能骂出“祝你阖家灭亡”这般恶毒的话来呢?
           就说老段,他不是很尊重我吗?我干嘛要树他为敌?少许几个批评性的评论就让他失去理性,我只能辩驳,他被关闭评论、他要退出草根网,我有什么办法?
    2018/4/18 11:02:21
  • 2楼:
           我没有特别的能量,但能守公民的底线,能守草根网的底线,凭此,谁也别想把我挤出草根网,除非我自己没有兴趣在草根网写评论发文章而自动退出。
           我批评过的博主、评论员退出草根网的有好几个,他们中有人不断辱骂我,我对他们可能讥讽过,但从来不曾辱骂他们。他们退出责任不在我,而在他们自己。
           我到处树敌了吗?
           我到处树敌干嘛?又不是神经病!
           1楼的先生多次针对我,我把他当过敌人吗?
           我对卢麒元、张志坤、戴旭等不少博主有过批评,不是把他们当敌人,是不同意他们的某些言论、观点。
           我还写过批评周小平的文章,是把他当敌人吗?
    2018/4/18 10:46:28
  • 。。
    2018/4/18 9:53: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taike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