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特朗普“任性”去全球化,就该承担世界去美元化
2018-04-14
字号:

    2017年1月21日,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

    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

    2017年6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2017年10月12日,美国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特朗普威胁退出北美自贸协定、人权理事会和伊核协议。

    2018年3月1日,特朗普宣布将对钢材进口征收25%关税,对铝进口征收10%的关税,且会持续“很长一段时期”,该举措意味着美国走上了贸易保护之路。

    非但如此,特朗普要求他国必须进口的美国垃圾,打压他国发展高新技术,既有悖自由竞争,又暴露出自私自利的小商人心态,任性的特朗普在美国优先的旗号下去全球化,这表明,美国已经无力继续承担世界领导者的责任,世界没有必要对其死缠乱打,百般祈求,而应当自立自强,担起自我管理的担子奋力前行,建设崭新的世界秩序,这第一步,就要从去美元始。

    第一经济首席宏观经济学家深入分析美元当初如何处心竭虑地上位世界储备货币,而后债务缠身,现在又如鱼鲠在喉,必欲取之而后快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让美国发了战争财,当时美国拥有的黄金占当时世界各国官方黄金储备总量的75%以上,美国成为这场战争的最大赢家,反之,大英帝国不再是日不落帝国,缩回原形,且负债累累。

    对于战后重建,英美两国分别推出了凯恩斯计划与怀特方案。

    凯恩斯1944年的提议,是建立一个叫做银行券的货币单位,用以调节各国的短期贸易平衡。怀特方案为美元盯住黄金,而其他货币盯住美元--这样一来,美元就成为理所当然的国际计价、结算、储备货币,进而慢慢成为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

    尽管凯恩斯天纵奇才,如日中天,怀特平庸不堪,默默无闻;尽管25年之后,“怀特计划”破产,IMF设立特别提款权时,几乎是照抄了凯恩斯的计划;尽管凯恩斯据理力争,耗尽心力,但终究无力阻止暴发户的莽劲,1944年7月1日,44个国家或政府的经济特使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森林召开了联合国货币金融会议(简称布雷顿森林会议),通过了以怀特计划”为基础制订的《联合国家货币金融会议最后决议书》以及两个附议,即《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确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体系。

    1945年12月27日,参加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国中的22国代表在《布雷顿森林协定》上签字,正式成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简称IMF)和世界银行(简称WB)。两机构自1947年11月15日起成为联合国的常设专门机构。

    但怀特计划的缺陷很快就暴露出来:

    1949年,美国的黄金储备为246亿美元,占当时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黄金储备总额的73.4%,这是战后的最高数字。

    1950年以后,除个别年度略有顺差外,其余各年度都是逆差。1971年上半年,逆差达到83亿美元。随着国际收支逆差的逐步增加,美国的黄金储备日益减少。

    1968年美国关闭伦敦的黄金市场,1971年尼克松关闭美元兑换黄金的窗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

    尼克松违约后,美元不甘于让位,又和石油捆绑在一起,形成石油美元,加上航母军事优势,力图维护其霸主地位,但难挽颓势,现在,特朗普索性揭去面纱,直接裸奔了。

    “怀特计划”失败于“特里芬悖论”。即美元成为国际货币需要依赖于美国的贸易赤字,只有这样,其他国家才能拿到美元,国际货币体系才有流动性。然而,美国的大量赤字,却会给美元带来贬值压力,让其他国家不愿意持有美元。

    美元在国内发行是以美国国债做抵押,从美联储借贷来的,由于实体经济不可能无货币运行,因此,美元不可能偿还,这就注定了美国国债无法偿还,该种国债可称之为基础货币国债。

    美元在国外发行是以美国的逆差衍生的,即顺差国将赚取的美元返回购买美国国债,美国政府拿到美元后再次进口顺差国商品与服务,如此反复不已,这样,他国央行成为美联储管辖的存款银行,以顺差美元持续购买美国国债,典型如中国的外汇占款制度,其实质为零准备金率,即一美元就可创造无限大美国国债,进而顺差国增发无限大本国货币,但无限大美债只对应一美元基础货币,因此,这种逆差衍生国债不可兑现。可见,它比部分准备金制的挤兑风险更大。由此可以解释次贷危机前夕,美联储只发行不足1万亿美元,即可满足全世界的需求。

    美元的问题不在于发行基础货币少,而在于零准备金率可以创造无限大衍生货币,它为美国政府所借贷,基础货币国债+逆差衍生国债+国内储蓄国债现已突破21万亿美元,导致美国政府频繁地关门停摆,天文的国债最终成为压垮美元的稻草。

    特里芬悖论的实质为微观个体以自身债务承担宏观整体的货币职能,美国尽管身躯庞大也毕竟只是一个微观个体,无以承受世界储备货币职能而带来的日积月累的债务,这就是美国每隔几年就要与新兴顺差大国打贸易战的原因,它一方面想摆脱债务,另一方面又舍不得美元的国际地位,百思又不得其解,长久的矛盾心理让其走向精神分裂。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得出,美元衰落是由于其制度设计缺陷决定的,具有必然性,宏观上需要重新安排货币银行制度,即不再以自身债务为抵押向央行借贷,而改为央行购买,这样发行的货币不再还本付息,消除了债务货币的弊病,从而实现了从借贷向买卖的转变,完成了从外生货币向内生货币的飞跃。同时,央行购买标的为公益品,可引导顺差或储蓄购买持有能生产公益品的资产,避免负利率,并化解了商业银行的债务危机。

    重新改组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不再由美国主导,发行非债务货币,在世界范围内购买公益品以保护环境,消除饥饿,减少失业,避免战争,增进福利,购买额度与品种由联合国大会决定。

    有了新的货币制度安排,美元不再是美金,它回归美国本土,了却了特朗普美元回流的心愿,既然任性的美国总统去全球化,那么,世界回应他的是全球去美元化。

    前车之覆,后车之鉴,希望英镑、美元的走势能对后起之秀有所启示。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特朗普“任性”去全球化,就该承担世界去美元化
    ====
    1、一针见血
    2、特朗普如意算盘是:既要享受“美元霸权带来的好处”,又要去除“全球化带来的副作用”。
    ----这,与强盗逻辑,没什么本质区别。
    2018/4/14 21:08:4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