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盛唐如松 - 唐如松首页
访华被拒,澳大利亚总理的悲哀
2018-04-13
字号:

    澳大利亚的堪培拉首都特区,巴特曼斯贝海湾的风景旖旎,海风温煦。在海湾的西海岸,是一个极富盛名的富人住宅区。这里的建筑格调高雅,人烟稀少。安静中隐隐露出某种很为考究的秩序,很显然,在这个海岸的打理上,管理者付出了极为精心的努力。

    澳大利亚现任总理特恩布尔此时正尴尬在站在一栋建筑的门前。在离他数十米远的地方,他的随从焦急的看着他们的总理一次又一次的敲门,却不敢靠近。很显然,特恩布尔拜访的是一位极其重要的人物。

    这栋建筑属于一个老人,澳大利亚前总理,自由党前党首约翰·霍华德所有。自从十年前退出澳大利亚政坛以后,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就很少和外界接触,即便是同属自由党的特恩布尔,也不能对他呼之即来,如果想要有什么问题请教的话,也必须亲自登门求教。这一次,特恩布尔似乎吃了闭门羹。

    只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敲门。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门终于打开了,一个中年女仆把特恩布尔迎进了住宅。并告诉他,霍华德先生正在自己的后花园里等着他。

    特恩布尔心中是有些不满的,自己最近受的气已经够多的了,没想到,来拜访一下自己的前任还差点被拒之门外。想一想自己怎么说也是一国的总理啊,这个世界怎么了?

    “马尔科姆,来喝杯中国的绿茶吧。”霍华德坐在一把宽大的藤椅上,并没有起身,而是直呼其名,指着自己旁边的一个同样的藤椅让他坐下,女仆随后为他斟上一杯香气袅袅的绿茶,转身离去。

    “先生,您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了。”心中有着怨气的特恩布尔也不客套,并没有过多的寒暄,而是直奔主题。

    “我不知道,”霍华德回答。特恩布尔心中大为恼火。这个老家伙居然跟我装糊涂。

    “我是真的不知道,马尔科姆,你要知道,如今的眼也花了,手也抖了,弦也调不准了。很久都没有看新闻和报纸了,你来这里是为什么呢?我知道你很忙的。”霍华德似乎并不是在装糊涂。这让特恩布尔有些吃惊,这老家伙难道都不关心澳大利亚了吗?虽然他今年已经七十九岁了,可是去年都还接受过中国记者的采访,并对中澳关系提出了很多意见。特恩布尔知道,霍华德作为干过两届总理的澳大利亚政治家,和中国的关系特别好,甚至有着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密感,澳大利亚也正是在霍华德手里开始把出口经济的重点从美国调整为中国,并为此获利颇丰。中国人总会给他几分面子的。

    特恩布尔正是因为霍华德和中国的这层关系,才忍气吞声的在门口站了十几分钟。因为此次他遇到了一个大麻烦。眼看着这个霍华德要么是真的不知道,要么就是在装糊涂,不管出于何种目的,自己看来都得把话说清楚了,别指望霍华德自己接话。自己把话说清楚,其实对于特恩布尔来说,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是的,这件事简直太尴尬了。

    “事情是这样的,先生,本次澳大利亚机械贸易展览周下个月就要举行了,你也知道,这个博览周一向都是澳大利亚境内举办的,这么多年也为我们国家创造了大量的产业机会以及赢得了很好的名声。您当初也是积极对待这件事的,因为中国在制造业上的庞大需求,这给了我们的博览周巨大的贸易机会。所以我们决定今年把贸易周的分会场办到中国去。这样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中国买家了。可是……”特恩布尔欲言又止,似乎羞于启齿。

    “哦,难道中国不答应你们办这个博览会?”霍华德轻轻的问,似乎这个在他看来是在情理之中,自霍华德离开政坛后,不管是后来的陆克文还是现在特恩布尔,都是崽卖爷田心不疼,一边享受着中澳经济关系带来的红利,一边却在意识形态上紧跟美国,对中国耀武扬威,大放厥词。霍华德曾经数次发言批评他们的这种短视行为,警告他们,澳大利亚即便不和中国站在一起也别跟着美国太紧,以免失去中澳之间难得的友谊,这份友谊是霍华德创造的,他真的是见不得这些小政客们的胡作非为,不可一世。如今特恩布尔领导下的澳大利亚,一方面跟着美国打压中国,一方面还在澳大利亚国内过度宣传中国威胁论,说什么谨防中国的渗透,谨防中国对于澳大利亚民主的干涉。

    霍华德觉得这些人真的不知所谓。一方面拿着中国人的好处,一方面却嫌弃中国人靠的太近。如今,中国真要拒绝澳大利亚举办什么博览周,那也真的怪不得中国。俗话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你这吃了人家的嘴还铁硬,拿了人家的手还挺长。这样的国家,人家中国迟早会不鸟你。

    “这倒没有。”特恩布尔接着说“其实他们只是不想让我们去。”

    “啊……”霍华德大吃一惊,这可是一个很严重的信号。中国是一个很好客的国家,只要不是撕破脸,像日本政府那样。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拒绝一国总理来访的,特别是像澳大利亚这样对于中国颇为重要的国家。这里面一定出了什么重大的问题。霍华德问

    “马尔科姆,你究竟干了啥?把中国得罪成这个样子?”

    “这,我们也没干啥啊,不都还是老一套嘛,跟着美国批评一下中国,然后呢,在东海、南海问题上展示一下我们澳大利亚的存在,这些事我们一直都在干啊。为什么今年就不能干了呢?”特恩布尔似乎很委屈。

    “不不不,……绝对不止这些。你们前一段时间是不是在国会发表的排华言论,还有些政客们煽动国内的民众仇视中国留学生?有没有这些事儿?”霍华德问

    “这些事啊,……倒是有一点,但我们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并没有真的就对中国人不利,还不是想借此警告一下中国,不要用金钱来腐蚀我们的议员嘛。你也知道,如今中国在澳洲的投资越来越多,我们的议员很多人都掺合进他们的投资里,如果我们不发表警告,以后,澳洲还不变成了中国人的天下?”

    “那如今是谁的天下呢?难道如今就是澳大利亚人的天下?”霍华德冷冷的看着特恩布尔。特恩布尔一阵脸红,是啊,如今的澳大利亚跟在美国的屁股后面,说实话,还不如和中国相处,最起码也是一个平起平坐啊。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西方人种高贵论在作怪。其实说心里话,和中国人打交道会更舒服,最起码,不会对你指手画脚,说什么渗透澳大利亚,还是自己的心理上有毛病,但是这个病其实能让人挺舒服的。

    “呵,你无话可说了吧,好了,你们总是担心人家来渗透你们,如今人家不渗透了,你反而觉得心慌。唉……澳大利亚迟早会让你们这些败家子给败光的。”霍华德摇摇头。

    “不不不,先生,我来你这里就是想请您出马,看看能不能和中国政府打个招呼,让我们的博览周如期举办,并对我们这些官员发出邀请,要知道,没有邀请就等于没有签证,我们要是去不了中国,这次损失可就大了。这些损失您也不愿看到不是?”

    其实特恩布尔心中还有一件事没有跟霍华德说,他怕说出来,霍华德更会对他破口大骂。就在今年年初,中国政府取消了二十多个对澳洲的中学生留学考察团。这其实是一个更可怕的信号。如今澳大利亚的三大经济支柱分别是矿产,旅游和教育。特别是教育,简直就是一门无本万利的好生意。澳大利亚买通国际排名机构,在澳大利亚弄出了很多所谓的世界名校,然后吸引世界各国的留学生,当然最主要的就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一开始,只是大学,然后逐步有了高中,甚至澳大利亚正在制定小学生的留学政策。百分之三十八的留学生来自中国。而在留学资金流入上,中国学生更是占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每年澳大利亚有九十亿澳元的留学收入,中国贡献了其中的一半。本次中国政府发出的信号非常明确,既然你们澳大利亚总是担心我们的留学生渗透了你们,那么我们何不做出另一种选择呢?不去你们澳大利亚好了。

    特恩布尔知道,如果霍华德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肺都气炸了。一方面盯着人家的口袋,一方面却又把人拒之门外,一方面希望中国的留学生多多掏钱,一方面煽动自己的国民仇视这些掏钱养活他们的人。这个道理,特恩布尔自己也觉得羞于启齿,难以见人。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还是要请霍华德帮帮忙。前不久自己派了澳大利亚的“八大名校”的八个校长去中国沟通,希望中国不要在留学生这件事上为难澳大利亚。不过效果并不好。现在也只有霍华德有这个面子了。

    霍华德沉思良久,摇摇头,对特恩布尔说“马尔科姆,你刚才在我的门前站了多久?”

    “大概有十五分钟吧、”特恩布尔其实很确定,就是十五分钟,自己期间看了好几次手表呢,差一点就转身离去。

    “你看,你坚持了十五分钟,这代表了你的诚意,所以,你还是见到了我,并和我一起喝茶。可是对于中国,为什么你就不能多敲几次门?多等一段时间?多表达一点诚意呢?要知道,我当然可以打招呼,为你解决一次危机。但是如果你们总是这种德性的话,那么上帝也帮不了你们。想要让澳大利亚真正的当家作主,自立自强,还是要靠我们自己,不要跟着别人做跟屁虫。对于中国,如果你没有诚意,不认真反思的话,只怕我帮你一次,不能帮你一世。你只有对中国多一点耐心,多一点诚意,多一点真诚,多一点尊重。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说不说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澳大利亚,你们这些小政治家们自己的选择和认知。好了。玛利亚……帮我送客。”

    特恩布尔满脸羞愧,自己本想找霍华德帮忙,没想到,只是受到一大篇的教训。不过,或许这个老家伙说得很有道理。自己何不试试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走卒嘛,给点color瞰瞰亚是要滴,对付小人嘛
    2018/4/14 4:45:4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