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盛刚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而思之 - 鲍盛刚首页
贸易战还是政治战
2018-04-13
字号:

    ——特朗普到底在下一盘什么样的大棋?

    英国学者爱德华·卡尔在《20年危机(1919-1939)》一书中分析到,1919-1939年间英语国家国际政治思想中明显而且危险的错误,即几乎完全无视权力因素。无论学界还是民间,几乎所有的思想中都存在这种错误。正是这一错误导致世界在《凡尔赛和约》签署之后仅20年又两个月,和平即告破裂,欧洲各国从而卷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目前,在冷战结束27年之际,人们发现历史不仅没有结束,而是又回来了,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把这一时期称之为27年危机(1991-2018)或者27年和平(1991-2018)?其中我们是否犯了同样的错误?

    特朗普为何要开打一场已经“内定”美国必输的贸易战?难道是因为他高估了美国,低估了中国,是头脑发昏,没有认清全球化时代的世界贸易特征?还是有意为之,背后隐藏某种战略意图?所以,中国不仅要看到贸易战的表象,更要看到贸易战背后的美国战略意图,这样才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直以来,美国的对华战略可以说是万变不离其宗,就是鼓吹中国威胁论,不断引发争端,挑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唯恐天下不乱。其目的无非是以此牵制中国,打乱中国和平崛起的进程。但是,美国迄今苦于无计可施,比如南海问题因为中菲关系改善而趋缓,尽管美国依然不甘心。朝核问题显然因为平昌冬季奥运会,韩朝关系正在趋于和缓。那么,接下来美国在亚太还有什么牌可打呢?无非是打台湾这张牌,当然还有印度这张牌。但是,事实上打与不打,意义都不大,因为都是老套路,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目前亚太地区依然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与最有活力的地区,和平与发展依然是亚太地区的主流。所以,所谓中国崩溃论,所谓亚洲世纪即将终结只能是美国的一厢情愿。另外,对于挑衅,中国一方面采取有理有节的坚决反制,但是坚持不打第一枪,所以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另一方面,中国反其道而行之,主张不对抗,不冲突,倡导与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与周边国家在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以及共同安全的基础上建立命运共同体。所以,亚太大多数国家越来越意识到中国是机遇,而不是威胁。更为重要的是在亚太,没有国家希望被卷入冲突和战争,也没有国家愿意成为美国的马前卒与牺牲品,日本不愿意,菲律宾不愿意,韩国不会愿意,至于台湾与印度也不会愿意,谁愿意成为下一个乌克兰与叙利亚呢?越来越多的国家希望在合作共赢的基础上抓住机遇,实现共同发展。所以,美国在欧洲,在中东搞得那一套,在亚太行不通。

    那么,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美国政府突然转向与中国开打贸易战又意欲何为呢?其一,美国是否试图以挑起贸易战,然后拉拢欧盟,日本等国从而使中国陷入孤立的困境?其二,美国是否试图以贸易战牵制中国,打乱中国和平崛起和“一带一路”的进程?其三,美国是否试图以贸易战的不断升级,倒逼美国产业,资本的回归,以此打乱目前对美国和西方国家不利的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那么,欧盟与日本等国家会投向美国一致对华吗?从目前公开情况看,欧盟总体态度依然希望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能够平息,但是另外一方面,欧盟的两大领头羊法国和德国,在面临美欧之间高达7200亿美元的贸易压力之下,或许随同特朗普在“不公平贸易行为”上向中国“发难”。这两人均表示,欧盟希望能够帮助稳定目前的局势,反对特朗普的单边增税行动,拥护国际贸易规则。欧盟在中美之间“不站边”,中美应该在世贸组织的框架内解决问题。但是同时,欧盟的这两位高级官员也表示,中国在知识产权、数据保护和钢铁产能过剩上有问题。对于欧盟来说,特朗普的威胁迫在眉睫,相比其特朗普“加码”1000亿美元的对华贸易战,整个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跨大西洋”贸易协定(trans-Atlantic trade)价值高达7200亿美元,而特朗普的钢材和铝制品关税威胁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彭博社表示,白宫有可能试图建立一个“反华贸易同盟”来共同对抗中国所谓的“不公平贸易行为”。特朗普的要求可能在德国政府和欧盟内部获得支持,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虽然在今年早些时候访问了中国,但是他也有可能同意加入这个同盟。尽管美国与欧盟及其亚太盟国存在矛盾,但显然他们之间有着更多的利益一致性。今年4月3日和4日,日本和欧盟在分别向WTO递交文件中,投诉中国“涉嫌歧视性的专利技术许可规定”,要求加入美国提起的关于知识产权的磋商请求,因为中美贸易纠纷诉讼中涉及他们所拥有的“实质性经贸利益”。欧盟认为,其向中国出口的高科技产品总值3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312.55亿元),向中国直接投资合计1800亿欧元(人民币13879.8亿元)。日本自称是“对中国技术转让的最大利益相关方”,称日本国民在中国拥有大量专利权。欧美日知识产权同盟可能一年前已经酝酿,2017年12月阿根廷WTO峰会,美欧日代表在会面后共同发表一份“不点名中国”的声明,在钢铁产能过剩和“强制性技术转让”等贸易问题上向中国施压。2018年3月9日,川普宣布对进口钢铝征收保护性关税。3月11日,当年搞垮日本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赴欧洲与欧盟和日本密商。3月13日,欧盟以反倾销为由,表示正考虑对来自中国的部分铝箔卷再征收五年高关税。在此之前,欧盟延长了中国不锈钢无缝钢管的反倾销税征收时间。3月16日有消息称,美国向欧盟开出豁免钢铝关税的条件。3月23日,日本政府在内阁会议上决定,对中国和韩国产的部分钢铁产品征收反倾销关税。

    可以看出,开打贸易战是美国对中国打出的又一张牌,其目的依然是试图牵制中国,打乱中国和平发展的进程。对此不妨可以看一下目前的乌克兰危机与欧洲,就可略知一斑,因为两者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当然还有中东地区。美国的目的无非是在搞乱了欧洲,搞乱了中东之后,想再搞乱亚太。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呢?美国国际政治评论家法里德·扎卡利亚曾经分析到,美国的长处是军事-政治遏制之道,但是,如果中国执行非对称战略,不和美国针锋相对,对美国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挑战,不仅没有遇到过,而且没有准备好。但是,如果美国一意孤行怂恿中国周边国家对中国进行不断的围攻,甚至不惜自己冲锋陷阵,那么对中国来讲也是一种全新的挑战,不仅没有遇到过,而且没有准备好。前者是对美国智力的考验,后者则是对中国的考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最经受不起的就是市场的缩小,最经受不了的是失去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
    .....
    工人大哥:我认为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是个似是而非的说法。因为只有有钱才能购买东西,只有有美元才能在世界范围内购买东西,因而对西方的资本扩张而言,不过是让我们打工并按他们希望的类别生产为他们服务而挣钱再卖他们的产品而己。换言之,他们看中的不是我们的购买力而是企望我们为他们服务的打工能力。因此当打工者不按他们的要求生产而提供服务时,他们自然就不干了。
    即然是市场那么人家便宜卖你东西不好吗?这种胡塗的想法正是来自与对对方上述目地的认识不清,接受便宜货意味着我们失去相关的生产能力在全球化及世界分工中永远处于产业链条的低端而失去独立和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从而受制于人而被人驱使。
    对这个问题的追问应该归到国际贸易本质的问题:为什么上亿的服装才能换一架美国的飞机?难道中国人的劳动较之美国人就那么不值钱?对这个问题的拷问又追究到商品价格的形成上。商品的价格以价值为基础以供求关系而浮动,按辨证法的说法,差异就是矛盾,矛盾的双方即可做相向的运动也可做相悖的运动,当价格与价值(劳动付出量)基本符合及相向运动时,那么商品之间的交换是公平的,反之是不公平的。当然价格与价值的差异有鼓励创新、丰富品种和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正面作用,但是当它走向垄断成为盘剥交易对象并阻碍对方的科技进步时就会走向反面。因而交易尤其是国际贸易的背后实质是各自所处的产业地位及国家利益和力量的较量。
    2018/4/14 7:05:33
  • 欧美等资本主义国家,最经受不起的就是市场的缩小,最经受不了的是失去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因此,贸易战的最后的失败者一定是欧美。
    2018/4/14 3:14:45
  • 中国头一棒打了一下七寸。目前中美贸易战,下面宜采用在微笑中申辩,在握手中争利。斗而不破才是双赢的结果。擦枪走火了对双方都不利。即使中国同美国一样强大时,也不能打破亦敌亦友的格局
    2018/4/13 21:51:54
  • 是口水战,惹的毛了,就是拳头战。
    美国一直就在玩剪羊毛战,已经是相当熟练工,怎么会是从来没有遇到,还没准备好?这还不够?,还要咋滴!
    中国的周边向来就是多事之秋,你弱了就被欺,强了就认怂,早是见怪不怪!只是没没教训都是深刻,伤疤好后痛就忘了!
    2018/4/13 13:37:58
  • “不仅没有遇到过”
    我们有历史呀。翻开二十四史,有很多相似的场景。就比如说,楚汉相争。楚汉相争初期,小诸侯摄于楚霸王而都跟着楚霸王,而到后期,汉高帝是如何把这些小诸侯拢到自己身边的。最后,十面埋伏灭了楚霸王。
    2018/4/13 9:55: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现移居加拿大温哥华,在加拿大海外集团工作。联系邮箱:1349020677@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