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文化随笔:三个诗人和三首古诗
2018-04-13
字号:

    1.0:想做你的知音,很难

    ——第一个诗人和第一首古诗

    你来了,还是带着心爱。

    这一把旧吉他,难道会弹出全新的旋律来。但是,我还是感激。这是一种缘。你的世界,应该是一个神奇的世界,那是一个纯粹的声音的世界,说是音乐其实不准,因为那把绿绮只是一个与神灵沟通的共鸣器。我不知道该如何的描述。但是,我可以接近爱抚,甚至钻入共振,并且神游涅槃。你的我可以欣赏,而且用自己的方式感受。

    而我,还是一张白纸。对,青春就是一张白纸。我这一张白纸正处于无所顾忌的叛逆期:桀骜,狂娟是不理解者我,热情,真诚是理解者我也。无所畏惧,无所不能,无往不前,即使成为笑柄,也让无知者去嘲笑吧……然而,我这样的无瑕终究会成为红尘的一柄旗帜,一种高标。我需要的,你能够带来么?

    是峨眉山月半遮半掩的秀色,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是横断山脉大的奇峻的伟岸和骄傲,还是不知天地高,长安如棋局的迷茫?

    一切都不是结局,乘着青春还有梦想。

    总之,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样的世界不需要俗人去理解。红尘,本身只属于色盲者的眼。而混沌才是愚昧的主场。

    当然,你很傲娇。倘若没有你这样的傲娇,你的才华,我才不会与浮游为伴,我宁愿与麋鹿为伴,与星月为友。

    是的,想做你的知音很难。甚至比俞伯牙和钟子期故事里的主人公还难。聪明的人总是和智慧在一起;我知道你教会了我如何和高贵打交到。红尘万丈是深度,也是高度;长安棋局是欲望,也是深渊。但是最远的距离不是山之高,水之激,局之乱。因为所有的高度都是人为的短视,所有的激流更在意的是一泻千里的狂奔。这是长度。所有的局,不是困在居中人,就是局外人。该经历的必然会来,不该经历的也会骤然来临--风平浪静那不是我的生活,安分守己也不是我的性格,天生我才必有用。来吧!泣天地,动鬼神的大动作;还是悠然南山的小插曲?

    而我,明明白白地糊里糊涂;而我,糊里糊涂的清清楚楚。但是,我最鄙视红尘的俗,却不得不跻身红尘,并且被红尘熏染,就像一块最纯的蝉丝绵一样,终究会被浆染,而不知道本色。

    临了,我不得不说,秋色真好,青春真好,故乡真好——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我只是不知道,我还有一首快歌至今还被天下人传唱:,唯独三峡人知道那是怎么样一种“快感”。

    2.0:梦在书山骑缝处

    ——第二个诗人和第二首古诗

    有些故事不需要开头,因为只有一个结果,何必在意起手。有些永恒是不削于与外人道也。比如这山,这水,这高台,这断崖,还有断崖顶上的石龛。

    你来过,你生活在这里过,传说的故事被石龛紧紧的封闭,缥缈的故事却借给了峡江的云雨。高兴的时候从云壑的万卷书页里散发出独特的书香味来,这书香的味带着大山的清隽和悠然,也带着厚重和混沌。普通的红尘人看得见,却看不懂。唯独你,不仅看懂,而且随意丢下一些零碎的字符,让后来者考古、追思、佐证。

    谁不渴望有一峰独凌天的骄傲,但是不能说的,一说出来就没有了。大山的风格决定了傲骨的天然。有什么样的山就有什么样的水,有什么样的水,就有什么样的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无拘无束,自自然然。

    风来过,还是来过,来过却不敢逗留,甚至不带走一点尘土。因为所有的尘土都已经移民,或者被融化,唯独剩下的几根傲骨支立地扛鼎着,仿佛有一种顶破巴山云雾弥漫的天的仇恨来。当一切都可以刨去的时候,唯有不能缺少的脊梁成就了天生的倔强。

    换句话说,我不开口,你也不开口。处江湖须弥,咏诗歌觉悟。禅心道风,不可与传。云心出,瀑布喧,云雾炫,一切都在待有缘。

    江流山暗,风起月明。现在,窗外漆黑,我看不见,我只听见夜枭在山梁上偶尔呼唤,是提醒你,还是警惕我。冷寂下来,我却一直都将小溪潺潺之背景音乐彻底地盲听。……

    昨夜,秋雨一直悄悄地说着情话,而我的梦在书山的骑缝处……

    选择这样的环境,不是为你,而是为我。

    绝壁之上郁郁葱葱,绝壁之下,涧水飞瀑。

    没有兰草的气质,绝无生机,那是隐居的前提。没有开山的神力和坚持的忍耐,所有的暮鼓晨钟都是唤醒人间红尘的前奏曲。

    折断新竹,可以调理出竹枝词的原始清音:轻快、清越、犹如露珠滚烫在荷叶间。采一朵菊花,树几根篱笆,围不住春色,也挡不住暑热。一丛蓑草,裹一层云雾,寒风苦雨过去了,冬雪又降临。说什么一蓑笠一扁舟,还不是为了一樽酒一高歌。

    想当然一蓑烟雨任平生,莫不因为余生寒暑居汉阳罢了。有山民路过,当旷野而讥歌曰:

    年少今头白,删诗到几篇。龛壁有灯烟,云庭无所见。

    3.0:在江州的芦花上

    ——第三个诗人和第三首古诗

    为什么滞留在三峡?他自己也不知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在盛唐的高潮的节点上突然启幕。每一个人读被卷入其中。无一幸免每一个人都自然成为演员,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假如说李白有幸成为主角,那么你,注定只是配角。

    现在,你把你的诗写成日记。散乱的,零碎的,连续的,突然断片的。远的就是长安,近的就是三峡。三峡的傲骨比你还倔强,千万年不变,变的就是眼前的流水。流水向东,没有半点的回旋,长风向西,一直到闭塞的大西南。

    偏安的人苟且,不能说苟且就一定卑微。看江上沙鸥,看岸边江草,存在,真实的存在。在红尘万丈,每一个脆弱的生命都是微尘。能够客居、暂住,还没有房租,已经是好上加好,。在他乡,并且能够如此好好的活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个诗人不例外。

    烽烟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下江人逃难的不同的故事。下江人的故事,总是在民族存亡的关键时刻出现。盛唐如此,谁又能料想张献忠杀入四川,谁又算准此时还是野蛮时代的倭寇,会让更多的下江人逃亡三峡偏安。

    大诗人逃难,直播在人间。

    作为一介腐儒,显然他不想就这样,但是也不能不这样。他夙夜忧叹,他彻夜难眠,除开“独吟”的诗篇,还有“独醉”的美酒。诗人的灵魂,借着智慧的神识,他抱着绝望的希望,就这样独处在三峡的阁楼前。

    掀开青簟,依着栏目,川江的静静地喧嚣着,似乎和杜甫一样的兴奋着。吊脚楼外,黑黝黝的江波因为日月的临幸而显得宠辱不惊。落日抹红了西天,也雕刻了水阔山远的厚重。那远山的脊梁显得更加有深度,一副壮士慷慨的悲壮。也许,这个时候写诗是多余的,而所有的语言都浓缩成一种凝望。

    望深邃的夜空里被遗弃的星星,望星星簇拥着珊珊而来的月影,望北斗星阵指向的红尘。望不穿巴山夜雨屏障,望不断滚滚而且的唱恨,望不绝故园三千里的朝思暮想,望不了安史之乱后故城长安。

    谁说中华民族,没有哲学和宗教?谁说中国人没有思想和信仰。哪怕如此这样的狼狈不堪,但是他,不仅仅是诗人,他拥有绝对的意念:故乡。望故乡。哪怕最后是头枕着的方向还是故乡。那故乡,应该一无所有,但是却拥有他根深蒂固的绝对意念,那就是家园。所以“国破山河在”。就算是“城春草木深”:断垣残壁、狼烟铁骑,田畴荒芜,人烟凋零……

    在栖霞的余晖里,他念念不舍地;羞红的夕阳,终于走向蹒跚的夜晚。鲜红、殷红、玫瑰紫、墨黑蓝,最后是一刹那的黑暗;然后,凄美的明月终于走向了前台。她是那样的苍白、憔悴、倘若不是几颗零碎 北斗星看着月儿寂寞可怜,这一群眼泪珠儿还不至于这样的璀璨,似乎这才是三峡的舞台,在深夜拉开。

    这个老人绝对没有想到,他会为此值守在明月中天。

    楚歌和巴渝调在三峡的峡谷里流传。

    一个低沉而粗矿,即使隔着大江大河,在谷地和高岗,突兀地唱起来,声浪里混杂这杜鹃的哀鸣。也许是早就在三峡的深处听惯了这样的歌唱,他感到悲凉,悲凉到极寒。多病的人多愁很正常,多愁的人多病其实更正常。

    胡笳的悲跄,山精的猿鸣,就这样在山间兜售,就这样的峡谷里萦绕。间或着川江水昼夜不息的东流,让他不怅惘、向往、那才怪!

    虚无的沙鸥,现实的腐儒。巴山夜雨之后,巫山云雾升腾,夕阳腼腆红了之后,便是羞答答冷月凄凉。这一切的一,都足以让他莫名其妙的的悲跄。这样的夜月光亮地透射到江州的芦花上,摇曳着不仅的怀想和怅惘……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