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无愧我心匡时艰(九)
2018-04-13
字号:

    41.苗实观新结构:李老师,问一个困惑我许久的问题,那就是兼职教授。可以说,2015年以前的时候,一方面一直支持我的网友们纷纷建议,希望我能四处活动一下,获得兼职教授,另一方面我自己多年读书研究创作,滴水穿石,久久为功,确实有点真才实学,也有心理需要。毕竟,兼职教授,对自己来说,是相当重要的官方认可,多一个头衔,就多一道光环。话又说回来,自己凡夫俗胎,我不可能没有这个虚荣心。但是,现实是极其残酷的,当时咨询了三位高校教授,第一位回复说,你在体制外,这方面的话,极有可能不符合规定;第二位回复说,过去那些年有可能,近些年很难了,你守机待变吧;第三位回复说,别要这个虚头巴脑的东西了,就你目前的局面,完全可以拥书自雄了。于是,我也就彻底打消念头了,想着以后的话,一门心思,著书立说,就万事大吉了。也就是说,没有了兼职教授的头衔,当然就要少一层华丽的外在包装了,那么自己不妨真人真面,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用自己的作品说话,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当然,我事后,也向网友们,表明了心迹,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兼职教授这个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提了。但是,由于周期性变化,网友是一茬接一茬在更新,那么就有一部分网友看到了,另一部分网友没有看到。从2015年以来,到现在,就不断有网友,在兼职教授这件事上,提醒我,甚至是督促我,希望能够有所进展,最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是,我没办法,实在是很无奈,达不到就是达不到。当然,我更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在意,每每提起,就如同揭自己的伤疤,心里不好受,无处诉说,苦闷啊。毕竟,谁不想更上一层楼,半生读书研究创作,获得官方的肯定,我自然也不会例外。与此同时,这也不能责怪网友,他们也是一番好意,想看到我这个读书的种子,开花结果,走向圆满。有时候,自己安安静静一个人,就觉得现代社会,外在包装太重要了,怎么那么重要,超乎想象啊。譬如,我从1980年进入学校,一直到2001年才走出校门,接着闭门读书八年,最后网络创作又是八年多,曲曲折折,艰艰难难,近四十年,自己多多少少也有点真才实学吧,怎么非得扣个兼职教授的帽子,才能达到某些人的要求,甚至是包括我自己在内,这究竟是为什么呀?天知地知人知,自己的思想得以广泛传播,问心无愧,还不够吗?最后,我就想问李老师,兼职教授,对民间读书人,真的有我们想象得那么重要,进而势在必得吗?难道没有官方的垂青,我们就地动山摇,几乎找不到存在感了吗?

    李银河:我认为教授这个头衔其实是一张研究学问的入场券,你有了这张入场券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搞研究了。你现在已经进入了这个事业,已经在门里面了,还需要那张入场券吗?

    42.休息了几天,今晚我再唠叨几句话。{1}2009年以前,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而2009年以后到现在,我又是一个名动天下的人。也许,下一阶段,我觉得自己已经功成名遂,应该身退了,那就只好从网络上慢慢消失了,回到线下,安安静静过日子了。{2}我读书研究创作半生,最主要是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且自己觉得好,那就真是好。毕竟,没有必要向别人证明什么,满足自己最重要。其次,才是服务社会,让千千万万网友阅读到我的文字,甚至是知道我的心。{3}过去,我几乎没有抱怨过,是因为自己感到没有什么可抱怨的。但是,我解释了很多很多,是因为自己感到值得不断去解释。当然,不仅抱怨没有意义,而且解释也意义不大。所以,未来的话,我要唤起自己极大的忍耐心,不再把更多精力放在解释上了。{4}记住,不要责怪任何人,人人都自己的难处。试问,责怪父母弟妹,父母弟妹容易吗?责怪师长朋友,师长朋友容易吗?责怪热心网友,热心网友容易吗?不是只有自己不容易,他们也都不容易,宽宏大量,且行且珍惜,才是硬道理。毕竟,相遇相知,缘分最重要。{5}贾平凹先生或林毅夫老师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各自的的创作内容。同样,我的成长环境,也决定了我的创作内容。上大学以前,我一直在农村生活,在农村学校读书,相当于半封闭。接着,在大学期间,在城市学习生活,也是半封闭。后来,闭门读书,网络创作,还是半封闭。可以说,不够开放,是我的最大不足。{6}许多前辈,不是很能理解我创作人生方面的内容,他们认为,一个少不更事的人,即便文笔再好,也意义不大。但是,我有自己的主张,一叶一世界,自己的人生同样是一个世界,写出来,只要真实,就可以起到教化人的作用。当然,我写人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人生方面的内容不牵涉到意识形态,创作更为自由,空间更大。{7}某些热心网友的嘴,确实是最厉害的,过去七八年,我已经领教过了。当然,现在要我评价他们,极有可能为时尚早。但是,我的感觉是这样的,网红搭台,网友唱戏,要得热闹,玩的心态。否则,没有好戏可看,经济论坛就冷清了。当然,这个戏,必须是知识戏,既有专业内容,又有个人情趣,更有余味无穷!

    43.经济领域,广袤无边,深不可测。当然,也是变化多端,趣味无穷。那么,我作为这个特定领域的研究者,一旦入了门,钻研进去了,就会陶醉其中,寸步不离。当然,真正要研究,出大的成果,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研究一二十年就够了。坦白讲,我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超过二十年了,有一点成果,目前著述200多万字,代表作有改革转型两部曲《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和社会人生三部曲《奇人苗实如是说:从独立经济学家到农民经济学家》上中下三册,上册《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中册《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下册《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但是,我不会满足前半生这点已有的成果,衷心希望自己继续研究,在后半生,争取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再出几本有分量的经济著作。那么,有人可能会说,苗实同志,你没有上过经济学院和研究生院,也没有留过学,一来条件不过硬,二来环境也不好,就不要勉为其难,继续研究了,还是面对现实,另起锅灶算了。但是,我自始至终心里有数,自己是物理学出身,受过严谨而系统的科学训练。而且,在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方面,博览群书,积淀已久,从个人研究能力上看,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就是说,在自己熟悉的若干研究问题上,自己拿得起,放得下,完全有这个研究能力,继续研究下去,如果实在出不了骄人的成果,那么出一些一般成果,我心理上完全可以接受。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前我只是单纯地喜欢经济研究这个玩意,自己确确实实玩索有得,乐在其中。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在觉得这至少是咱们关中民间的一种文化传承,自己有责任和义务让它传承下去,滋润一片土地,造就无限生机。2012年年中以前,我主要研究经济转型,包括制度问题,宏观问题以及三农问题。可以说,我自己在这方面的经济观点,主要集中在《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一书中。2012年年中以后到现在,我主要研究新结构经济学。可以说,我自己在这方面的个人见解,主要集中在《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原名《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一书中。未来的话,我还想在林毅夫老师和王勇老师的引领下,继续在新结构经济学方面做一些更为具体细致的研究工作,加油吧!

    44.说句大实话,我过去七八年,能够在全国最大的经济学专业论坛,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红人,说明中国经济学界存在不足,而为了弥补这个不足,就需要我这样“不登大雅之堂且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草根人物站出来,登高一呼,去适应互联网发展的内在需要,踏踏实实,认认真真,为千千万万网友服务,去普及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常识。当然,这也就是我在多年读书研究的基础上继续在网络上读书研究创作的价值所在。大家都知道,其他经济学家,不是在大学或研究所搞研究,就是在政府或投行搞研究,而极少有像我这样在网络上专门搞研究。而且,我还主要是经济学自学成才,一来没有上过经济学院和研究生院,二来没有去海外留过学,三来没有博士学位和教授头衔。更进一步讲,我的学术不是最出众,与传统拔尖人才有一定的距离,但是我很另类,与众不同的地方是独立,真实,有家国情怀,思考问题很深。可以说,通过自己对经济学与中国经济这二十多年的学习研究,一方面探索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被充分激荡起来了,有足够动力向前冲,另一方面在向往着更大世界的同时,提升了思想境界。其实,经济研究和我上初中时攀爬大秦岭很像,沿途有山有水,也有上坡和下坡,上坡时越攀爬会越累,两腿发软,迈不开步子,下坡时春风得意,不无谨慎,害怕摔倒,然而开心不是多么长久,接着你总会遇到更高的山峰,矗立在前面,等着你去攀爬。那么,这样一来,只有不断地激励自己,把经济研究当成不放弃不断挑战的过程,才能坦然面对前进路上层出不穷的困难和挫折。回顾这二十多年,从1997年大学二年级开始,到2001年大学毕业,再到八年闭门读书,初遇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时,极大的兴奋,陶醉其中,那种忘我,无与伦比,接着是各自压力和煎熬之下,苦苦挣扎,进退两难,实在无处可逃,大病一场,差点丧命,之后很快病愈,痛定思痛,下足苦功夫,东山再起。随之,从2009年到现在,一直在网络创作,由于学有所成,再加上经历奇特,硬是一支笔,把自己写成了网络红人,是全国最大经济学专业论坛的网络红人,当然又是中国经济学界的网络红人,切切实实得到了千千万万网友的极大关注,他们议论纷纷,不断争议,不断批评,不断指正,各种攻击诽谤造谣,大量糟蹋抹黑,等等。当然,是网络红人,就是众矢之的,出现这些,不足为怪!

    45.我觉得,人生在世,意义在于打造属于自己的生命高地。譬如,学者,他的生命高地就是读书研究创作,传播科学文化知识;官员,他的生命高地就是造福一方,老百姓得以安居乐业;老板,他的生命高地就是经营好自己的生意,服务顾客;农民和工人,他们的生命高地就是以勤为本,干好本职工作。今天,我向大家介绍一位农民文化使者刘石江,他是寿宁县竹管垅乡竹管垅村的一位普通农民。1974年,他开始创办寿宁第一家 “农家图书馆”,免费向群众开放,如今这个“农家图书馆”已走过了43个春秋。1974年7月份,刘石江从寿宁二中高中毕业回到寿宁竹管垅家中。那时,村人夜行靠煤油灯和火把照明。夜幕降临后,寂寥的人们要求这个回乡的“秀才”讲讲新奇的故事。农村的夜晚特别漫长,没多久,他就感觉自己“墨水洒尽,挤不出多少东西了”。大多数夜晚,村民们都是聚拢一起打牌、打麻将、赌博。如何才能给自己和村民健康的休闲方式呢?他想买些书籍回来,获得了父亲的理解和支持。为了买书,身无分文的他在父亲的同意下,将家中仅有的一头猪卖了200元,又向生产队借了400元,就这样带着600元,到城关买了1000多册书,添置书架、桌子、椅子等。回家后,他在家里腾出一个屋子,摆上图书和文化娱乐用品,在每天中午11时到下午2时,晚上6时到9时,农闲及节假日全天候对村民开放。每当这些时候,村民们就聚拢到刘石江家里,有的借小人书看,有的借小说,有的借农业生产技术的书籍。他的书屋更是吸引了一批爱好读书的学生及老师。刘石江一边管理书屋一边阅读,无形中为自己和他人增加了许多乐趣。村民们也改变了无聊中打牌赌博的习惯。他的书屋成了最受村民喜爱的地方。直到今天,刘石江每年都要花费2000多元征订《人民日报》、《福建日报》、《参考消息》、《海峡姐妹》、《闽东日报》等报纸杂志。刘石江打定了主意,“一生就做好这一件事”,他的坚守打动了网友,引起了媒体关注,面对慕名而来的读者,刘石江说:“我的生命已融入图书馆,不管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一如既往地办下去。” 43年来,投入的钱已经数不清了,“估计有几十万吧,但是我觉得很值。”刘石江说,“哪一天我走了,我要把图书馆捐出来,让它一直开下去。”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常用笔名苗实,苗实力,师说奇人,向吴林深学僧),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大众读物类作家,文化人生精神导师,经济论坛网络红人,林毅夫研究专家,苗实研究室研究总裁,慧眼财经顶级专家,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人大经济论坛版主,经管之家巨擘级原创会员,天涯经济论坛牛人,早年因提出新痛苦指数(M=I+UA+GB)在经济学界声名鹊起,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新痛苦指数,新结构经济学以及中国经济改革,目前著述300多万字,主要著作六部,分别是《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纸质已出版),《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网络已发表),《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网络已发表),《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网络已发表),《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网络已发表),《无愧我心匡时艰:读书要沉潜含玩》(网络已发表)。1973年2月1日,生于眉县金渠镇教坊村四组,父亲张瑛,母亲王改焕;1980年9月—1986年,就读于教坊小学;1986年9月—1996年,就读于金渠初级中学,槐芽高级中学,眉县高级中学,槐芽高级中学;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刘国光,董辅礽,厉以宁,吴敬琏,魏杰,樊纲,刘伟,钟朋荣)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苗实研究室,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草根网,人大经济论坛,天涯经济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783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5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9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56人次。白永秀老师,林毅夫老师,徐洪才老师,邱晓华老师,郑风田老师,余丰慧老师,丁志杰老师,朱为群老师,李炜光老师,董彦岭老师,李骥老师,冯剑峰老师,石述思老师,魏延安老师,何全胜老师等专家教授,为拙著《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或作序或写评语或写推荐语;与林毅夫老师,鞠建东老师,王勇老师,王福重老师,奚君羊老师,冯剑峰老师,巴曙松老师,余丰慧老师,朱海就老师,王占阳老师,董彦岭老师,李山泉老师,蒲勇健老师,王福生老师,刘向晖老师,石高宏老师等专家教授交流过,或分别向他们请教过,相关内容见拙著《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参与公益活动,目前为止向全国各地专家读者捐赠个人著作628册,其中2017年苗实为陕西永秀智库捐赠著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30册,为宝鸡文理学院捐赠著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一百余册;2018年苗实为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捐赠著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一百五十余册,为宝文理物理与光电技术学院捐赠著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30册,《学者苗实和他的经济学家圈》30册,为眉县图书馆捐赠著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15册,《学者苗实和他的经济学家圈》15册。与此同时,苗实分别向林毅夫教授,白永秀教授,徐洪才教授,邱晓华教授,等等著名经济学家也进行了赠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