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华文明体与众不同的“道路型意识形态”
2018-03-29
字号:

    我对中华文明与中国人“道路意识”、“道路型意识形态”问题的关注和重视,最早开始于中华之道的道之领悟与文明大道的道统发掘。后来,从国人凡事总是要掂量个“行得通行不通 ”、“大小”“轻重”“缓急”和“走一步看三步”等突出表现上,越来越多地印证了是有这样一种“道路”推演程式或“行道”之总体安排的。再到后来,看到时至今日,仍时时处处都存 在于我们社会生活方方面面的各类道路思想和道路之说;尤其是中国共产党话语里的“路线斗争”呀、“航行舵手”呀、“外交路线”呀、“新的长征”呀、“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呀,以及 习总书记“四个自信”中第一位就讲“道路自信”等,便更让我坚定了一种认识:中国人,不仅有一种与众不同与发育成熟的“道路意识”,而且还将其升华和铸造成了一种中华文明体特有 的“道路型意识形态”。

    要说,“意识形态”这词,原本是从西方学者、特别是从前苏联老大哥那里来的,主要是就国家或国家机器而言的,似乎不应直接借来用作审视和解读一种文明体、一种大道文明共同体 。可是,暂时想不到更好的词汇,既能表明全部的精神意识之努力与建构、又能反映出这一系统在形态固化与持久稳定上的难以替代性,所以,还是姑且先这么用用。

    讲以下几点:

    第一点,国家有国家意识形态,文明体其实也不同程度地有着各自文明体的意识形态。即便,审视别的文明,未必都能发现一种稳定成形的意识形态系统;对中华民族所开创建立的中华 文明来讲,却不能以等同于其他各地域文明与“准文明体”的方式来一概而论。换言之,在其他文明、或其他未必堪称“文明共同体”的文明与“准文明”那里,或许真的是不存在“文明体 意识形态”的这档子事;可在中华文明这里,我们却不能忽视这个尤为关键的“上层建筑”部分。

    一般来说,人类集群的意识形态,既是各方主观努力的结果,更是这一集群长期适应外部环境和历史演进的客观事实。只要当一群人聚集起来时,人们间就必然会有各式各样的精神意识 交流、并形成一些基础性的共有认识。长此以往,随着国家与文明体形态的越发定型和完善,这些国家与文明体统一、共有的意识形态,也会逐渐地成形与稳定下来。不同的文明体,不管是 以一神宗教为主导(或政教二元)的,还是以天人道统为统摄(或道统政统相参左)的,或者其他的种种,都会在该文明集群聚合形成与长久演化为或松散、或紧密有机一体的过程中,出现 一种或隐或显、或坚稳或松散、或具有较强主导性或总体上较自然平和的精神意识固有形态。

    所不同的是,在各种稳固的组织体制之外、特别是在国家政体的之上,有更加专门和更为宏大精神意识建构系统的,比如宗教文明的教义教派教会系统、道合文明的道统等,便总能更好 地将这种超越国家与国家边界的某种或某类意识形态,稳定牢固地嵌于文明体的核心中枢部位,甚至世代不变地内化为该文明集群人们的统一精神、基本意识、普遍知行方式。

    中华文明,属于后面所讲更加成熟定型的一类,而且还是这类中更加自觉与更为出类拔萃的。可以说,中华文明与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的意识形态,是一切文明体中的最突出、最坚实、最 持久者。甚至是唯一可以以文明体之意识形态与最有成就的国家之意识形态,进行最高级别风云对话的。以最严格的文明体意识形态考察标准看,即便说印度文明、西方文明、伊斯兰教文明 等都不够格的话,也没有理由说中华文明亦是如此。

    因为,首先,其以“道路意识”和整个文明的“大道统”,实现了对文明体乃至文明圈几乎所有人群的全覆盖。这是通常只能有限覆盖本教教徒的各式宗教,所无法做到的。其次,以道 统之,有总有分、自然有序,信与不信“通吃”,天变人换也始终难改。再次,历史事实表明,除了中华文明体的意识形态——主要集中表现为“道路意识形态”或“道统”形态——自打建 立起来至今、几乎就没发生过什么根本性的动摇和变道外,再无任何一个文明体的意识形态是一脉相承、整体未变的。颇富成就的西方文明,曾经也有过中世纪的过度宗教精神化和现今的科 学主义物质化之乾坤大变;伊斯兰文明,更是在今天直接遭遇到世俗化社会及其“去伊斯兰化”的全面挑战。

    第二点,中国人的“道路意识”,可以说在文明初步形成与文明体开始建立之前,就已经自觉不自觉地萌生和形成了,后来经过两千多年的不断反复强化,特别是经过“道”与“道统” 的深入拓展、高度升华、体系化加持、广泛传播应用,早已成了嵌入中国人思想行为之中的底层统一“操作系统”,甚至直至西化大行其道的今天,我们都难以将其“卸载”得掉,不受它的 根本操控。

    最初之时,其实比较容易看个清楚。因为无论哪个民族、文明的意识形态创建,都不可能不跟其所处的地理环境和生产生活方式产生直接的密切关系。特别是在摸着石头过河的人类早期 ,各个集群自身的自我意识与主观能动性,更多地还都像拘谨适应外界的卑微苔藓一样,紧紧贴合着地面、石块以求生存。中华之域,多山、多沟壑溪流,必然尤其看重可通、不绕、少险、 易行的山路;中华之民,长期生活在大大小小的冲积平原与风云多变之地,必然得熟悉水流、水道、风口、风道并顺应“风水”、趋利避害;中华族群,总是有赖于群居聚合的生活与集体化 社会化的生产生活方式,便特别需要用一条条通路、一座座桥架、一道道有形无形的管径,通联与聚合起本集群的每一个阶层、每一个领域、每一村落、每一家庭和每一个个体来。如此一来 ,中华文明不想关注、不想重视“道路”问题都不行。所以说,中国人偏爱“道路”与“通道”,那是先天基因里就有的,是长期生存演进与适应环境的必然结果。

    后来呢,随着一代代地进一步摸索努力、积累聚合,早在两千多年前的先秦时代(最晚到汉代),中国人便将自己长期形成的“道路意识”,通过一个时代一群先哲们的集体努力,推升 到了贯通天人、无所不包的“道”之更大开度与更高层面。最高理论表述,就看老子的《道德经》;最成功有效的系统建构,就看孔学儒家的天下“道统”;最普遍的意识形态传播与接受度 ,就翻翻诸子百家的各种道之论说以及世代流传于民众民间社会的各式成语典句。有了这种达于天人与广阔无垠、包容一切天下自然的思想理论,有了这种高于政统、治统、法统的文明道统 超级建构,有了这种内化于各层各域各界人们心中、骨髓里的知行主导方式或精神主脉,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中华文明的“意识形态”,自此,无论是从显性构造与形态上,还是从隐性统 一内核与整体风貌上,都可以说是明确且全面地矗立了起来。秦汉以后的时代里,中华文明体不管怎样演进与改变,这一基本的“道路型意识形态”,都未曾失掉过、甚至未曾有过根本性的 改变。之所以会如此,除了我们文明的外部客观环境仍旧需要如此以外,另一个更显著的增量变化就是,这一集群性的主观意识建构,已经表现出了强大的自动自为能力,她总是能够通过一 系列代代相承与坚实有力的传统习俗、历史典籍、社会架构、国家制度、文明体统等,将这一总体隐性要大于显性的根本性机制或“意识形态”,很好地延续和保持了下来。即便,经历了令 中华后人悲痛欲绝的三千年之大变,也终究不改其基本理路与整体风貌——是为理解中华之道一条重要的红线。

    现如今,距离这种稳定成形的“道路型意识形态”之全面建立和广为接受,已经过去了至少两千多年。可以说我们文明和民族的许许多多都变了——疆域变了、政体变了、话语变了、生 产生活方式变了、阶级阶层变了、世事变了、人心变了、外部格局变了——最根本的是,时代由古代走过近现代,变为了当代。可仍可以说,我们的这一文明体意识形态却没变、或没有什么 根本性地改变。

    通常来说,精神意识这类东西,在如此大的历史巨变之下,往往会像洪水席卷庄稼草舍牛羊一般,一片狼藉、仅存无多的。这,对事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可对我们梳理中华文明体的意识 形态、尤其是该意识形态的根基与主脉来说,却未必就是件坏事。淘尽黄沙方见金嘛。经过各种摧残与折腾之后,还能留下来、且具备不变特性与体系性风貌的,不就是我们文明与民族最根 本的本质与根脉吗?

    应该说,经过两千多年艰难曲折的不断磨砺,特别是经过这一百多年遭受西方近现代强势文明的莫大摧残,中华文明、中华文明体、中华民族的主体意识与固有意识形态,也已像一颗大 树被十级狂风横扫过一样,枝残叶落,风貌不再。甚至说严重些,我们民族与文明的千年意识形态,在整体形态与总体风貌上,已是残垣断壁、不堪目睹了。

    不过,凡事都得正负两面看。对一种本就是隐性大于显性、根本重于枝叶的“文明体意识形态”来讲,虽说这次的碰撞与摧残,要远大过“一岁一枯荣”之景象,但却并非在根基上、本 质上总体架构上、以及这个文明有机体的顽强生命力上,对我们产生了难以挽回的摧残或重创。中华民族自己那主导精神世界的“看不到的手”还在,还在起着支撑与支配整个文明体上层建 筑的根本作用。具体地看,毕竟,我们文明共同体的主体人群——中华民族,还底盘很大、粘度很高地存在着;我们中华文明体“道路型意识形态”的基础与内核、甚至根本理路总体架构, 还更多或基本完好地以历史典籍、文字记述、民俗习惯、文明体统等方式保存了下来。尤其从独有的文明大道之站位和内化于这个民族知行之中的角度看,这种难以超越性和不可替代性,那 是我们今日更大自信、明日重新上路开拓前行的根本保证。

    我相信,中华文明这被消散、被隐化、被压抑、被一些人所忽略的“道路型意识形态”之老根主脉,在中华复兴与中国将为人类做更大贡献的东风大势下,重新以中西方道路之不同、中 华文明之道以及新文明新道统的姿态凤凰涅槃,只是时间长短的事儿。因为,中华文明之道的“道路意识”与“道之理路”(或道路思维、道路观念、道通努力、道合意识等),能给之前被 西方“堡垒心理”与分之道整得沟壑纵横、七零八碎的人类世界,带来一种全然不同的对待自己、别人和世界的更好方式,让人类多元文明沿着寻求共通大同的大道,走向未来时代的美好新 文明。

    第三点,之所以说中华文明有个成熟定型的“道路型意识形态”,除了其基础性的“道路意识”早就根深蒂固地存在着、且有着一种“道之理路”与“道统体系”的长久升华建构外,从 中华民族思知行用的主导性上和临世处事的递次推演上,我们也会发现其是最为关键、最为根本、最堪称精神本质的主体核心。

    有人可能不赞同我将中国人世世代代存在的“道路意识”,推升至一种文明和民族主导意识形态的高度来认识。可在我看来,这一至少几千年来贯穿始终的主导意识与精神建构,由于在 根本上起着安排其他各种各样思想与作为之大小、轻重、缓急、虚实等位置位次关系的主导性作用,并几乎总是令大多数中国人思考决断的最后关头贴附于此、归合于此,所以,视其为我们 这个民族主导性的集体意识形态,似乎一点儿也不为过。

    也就是说,中国人、中华文明之人,跟其他国家、民族、文明人们的一个根本性显著差异、或者说是总差异在于:我们通常总是以“道路”的理路,来推演、来思考、来安顿所有之愿望 和想法、来诉诸个人集体之各种行为的。用时髦的话说就是,中国人总是喜欢、且很早就掌握了“路演”与“沙盘推演”的本领,一切的思想与行为,总是以此方法来做到未雨绸缪、胸有成 竹的。从大处看,中国人,是不是这样来认识人类来到这个世界上之问题的?人,不是天、天神、天仙、天之精灵妖魔一类;人,也不是地、地物、山川林石、飞禽走兽一类。人,以“三才 ”“三界”处中位的身份来到天地间、世界上,就得处人世、干人事、、行人道、有人为。此乃人的自然而然也。

    这在初始站位上,就不同于西方的“高级动物”、“智慧生命”一类。其从根本上,一开始就厘清界定了个人、集群及全人类的一切思考和行为,统统都是行人道、人世之道、天下文明 之道的问题。就是说,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想什么干什么,不管你如鱼虫般低微愚笨、还是有上天入地通灵妖变的本事;只要你还是人,就统统都是处人世、行人道的——至于说某某“不 是人”、“是神”、“是妖怪”、“是畜生”、“不干人事”、“不人道”等,皆为极端贴靠上去的类比语、而非真的认定就是也。

    每个人、或某一文明集群,自诞生之日起,便如天有天道、河有河床、车有车辙一样,毫无例外地,都得走自己从小到老、从生到死的路。一代又一代,都像昼夜交替、春去秋来一般, 周而复始,自然而然。人生的成就也罢、艰辛也罢,宽度也罢、高度也罢,统统都在这边走边体验体悟中得到归置、安顿。这就是中国人的哲学,中国人世代说与不说都这么依循着的道理。 说这是现实主义也好,说这是看得透彻也罢,总之,中国人大多就是这么看、这么做的。甚至,为什么中国人过去没有“哲学”呀、“理论”呀这种说法?而老是在讲“道理”、“道理”的 ?望文生义便知,那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是且一贯只用做一门功课:从“道”中去感悟、发现、萃取、升华出各式各样的“理”来!

    我们还可以从大家都认同的中国人整体综合思维方式上来看。顺着锁定与保全这种整体综合思维之道的理路,便会有一个问题:如何才能使站位有限、层次有别、视角局限、个体差异的 人们,在面对各种各样繁复多变的世事时,最大限度地保证自己不偏不邪、而是做到整体综合与全面统一呢?二分、多分不行,对立、左右、割裂、“堡垒”思维也不行。如何才能成呢?行 中而兼合。大道中通。不过,光是居中、处中、甚至做到中正,也不全面,也未必就能通向远方和通达各界。因为,不向前、不沿着一定的道推演或行进,中、或有些哲人们所言一二之间的 “三”,也就是一种有别、甚至排他的存在(至少与“一”和“二”之他者相较,才能实现自我的完全完整认定)。即:静态、固化的“左中右”或“一二三”,也非“道”之动、“道路意 识”的根本属性。

    一切的一切,有出、有动了以后,自然而然地就会各归其位、各顺其道了。动,然后行于中、兼合各项,这才是道之所为和“道路意识形态”应有的基本之义。两岸的高山,会因中间水 流的冲刷和风雨地震的向中搬移,而逐渐剥蚀、汇入中行之道;不同崎岖小径上的摸索者,会在各自寻道的过程中自然归入可行长远的大道来。人世间的种种思想理论争议也好、实践作为也 罢,自从有了“道路理路”与“道之统系”发现后,便只有总道、分道、大道、小道、歪道、正道、儒道、佛道、玄道、甚至中华之道与西方之道等之分,而没有外于道和非道者了。中国人 尤其看重的、或者说基本的安排方式——轻重缓急、大小高下等——排序归位法,就是为了这种“道路意识”或“道之动理路”而生,并足以很好保证各入其道、各归其位、通体而动、整体 综合的一套独有成熟思想方式。中华文明或中华文明共同体的超民族、超国界、超阶层、超世代的统一“意识形态”,就是依托着这样的一些机制与构建、而共行大道之终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