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哲学社会科学应“唯物”于劳动还是“唯物”阶级
2018-03-12
字号:

    提要: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应该“唯物”于劳动,而不是“唯物”于阶级,因为劳动是人类社会之根,而阶级只是其枝叶。在此将这一问题作为标题挑明,并先将答案放在开始予以强调,因为这个问题太重要,它是整个理论体系的立论基础,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所在。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产生差错,整座理论大厦就没有打好地基,难免会出现上晃。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希望搞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学者对此予以特别重视。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它本身就是一个理论再造的过程,绝不会是照抄照搬。

    2016.5月,习近平专门召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说明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早就引起了我们党和国家的重视,目前已经成为我国哲学理论界的重要课题。

    这一课题的确立,它首先就为我国的哲学理论研究划出了大框框:1)哲学社会哲学既要与自然哲学相联系,又要与其分野,创立中国自己的哲学社会科学(不能再继续将两者混为一谈);2)指导原则(坚持马克思主义,确立正确的世界观、方法论);3)中国特色、风格、气派(能够涵盖历史与现在,坚持继承性和民族性,原创性和时代性,系统性和专业性)。

    而在这一系列的问题中,牵涉到“唯物”这个最基本的立论基础问题,所以不得不专门拿出来谈一谈,以期能够为理论工作者提供参考。

    一、“唯物”也属于中国哲学思维

    我们一直在说“唯物主义”,但它究竟指的是什么,发现网络中很少有人谈及此事。事实上,这一问题在我国也一直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唯物主义”概念属于舶来品,也属于马哲的最基本概念,我们就从“唯物”这个概念入手,探寻一下它与中国哲学的相同与不同。

    (一)中国的顺序思维决定了需要先“唯物” 或先挖根

    首先应该明确,我国所提“哲学社会科学”的概念较“政治经济学”的含义要广,并且也深,因为其首先强调的便是哲学。

    在对自然和人类社会实际以及中国古代哲学考察的过程中,发现其都属于顺序运动逻辑,其表达方式都为:“0→历史→现在”。同样,马哲所特别强调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其原理也是如此。这就为我们寻找我国哲学与马哲的共同点和不同点提供了一个基本的依据。

    “唯物”的问题属于本体论问题,这一问题始终也存在于西方哲学界,但它也始终没能得到很好的解决,没能找到宇宙真正的本原。但“唯物主义”问题的提出却反映着西方哲学界已经在从“唯心”到“唯物”的过渡中向前跨出了一大步,这属于西方哲学的一大进步。

    马恩在创建理论的过程中吸收了当时科学发展的最新成果“物质观”,这无疑是正确的。但科学是向前发展的,宇宙的本原问题也将要得出与物质不同的结论,“物质观”将会另有新说。而恩格斯所定义的“唯物与唯心”概念则是以宇宙本原为依据的,所以,马克思主义原理是建立在宇宙本原基础上的,它“唯物”于本原,并不拘泥于“物质”。由此,这就为马哲“唯物主义”的向前发展留出了空间。

    根据中国哲学的“太极→阴阳→五行八卦”和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原理,它们都遵循着“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逻辑,都是先挖宇宙之根或本原,都是先“唯物”。由此,中国哲学便与马哲发生了交集。在这一点上,它们是统一的,其焦点都集中于宇宙本原。

    (二)“唯物”指的就是立论基础

    “唯物”就相当于一座建筑的地基,整座建筑(包括上层建筑)就是从这个地基上建筑起来并由它做支撑的。没有这个地基,整座建筑无论其建得如何花哨或富丽堂皇,那也只能是空中楼阁。如果地基打歪了,那整座建筑就不稳固,从地基处一捅即垮。所以,哲学与科学中“唯物主义”的重要性非同一般。从政治意义上说,哲学和科学立论基础的变革,将会成为中华文明复兴最为核心的一个焦点问题。

    (三)哲学社会科学的“唯物论”

    在“哲学社会科学”的概念中,隐含着社会哲学的问题,而从古至今,一直都没有专门的社会哲学,都是在统一运用自然哲学予以阐释。随着科学的发展,自然哲学与社会哲学的分野问题日益突出,否则难以适应科学的发展,也难以阐释人类社会诞生、存在和运动的基本规律。

    1、马哲的内容需要准确的表达形式。大家都很清楚,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是不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它统一用同一种形式表达,这不但拘束了马克思主义内容的表达,也限制了其进一步发展。

    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挖掘出了人类本原,它必然会产生相应的哲学表达形式。但从现在情况看,哲学的这种表达形式进化得并不太好,它受限于西方的三维思维,处于一种进退维谷的状态。如果运用中国四维哲学的顺序逻辑思维,它会演化为四维哲学,从而与中国哲学接轨;而继续停留于西方传统的三维哲学框架中,那就会在这种三维时空中继续罗列事实,人们也就会继续运用“事儿妈”思维,在一些枝枝叶叶(如“阶级”和“所有制”等)问题上纠缠不清。根据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及其历史唯物主义与辩证唯物主义所反映出来的大量事实,它需要一种新的哲学表达形式,而这种哲学表达形式的产生,必定会促使马哲发生一次大幅度的跃升,并会促使西方的三维哲学发生一次脱胎换骨的蜕变。

    所以,马克思主义理论只是为一种新的社会科学体系创立并奠定了基础,仍有待于进一步发展。而其发展首先在于重新确立宇宙和人类本原后,根据马克思主义内容进一步改造西方的三维哲学。

    2、哲学社会科学本身的要求。我国一些学者,要是“之乎者也”起来,那能耐大了去了,但就是不去探究马哲社会哲学的“唯物论”,不去探究马克思主义的立论基础,也不去探究马克思主义自身的发展。自己知道这样说会得罪许多人,但即便如此,这句话也不得不说。

    让我们先参考“哲学社会科学”的释义:

    【哲学社会科学(在线新华词典):国际上广义的哲学社会科学,不仅包括哲学学科,也涵盖了诸多相关文科学科,例如政治与行政学、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新闻学、法律学、经济学、管理学、历史学、中文、英文或其它外文、翻译、宗教学、逻辑学等学科的交叉学科。】

    很明确,哲学社会科学在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分类中,它属于顶级学科,由它统率着各个人文学科。而顶级学科也就最应该“唯物”于人类本原,并以人类本原作为其立论基础。这也就是说,需要创立社会哲学。而社会哲学,事实上早已由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所决定,只需将其代入自然哲学理论框架即可(前文已有所尝试)。

    由此,一个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就这样诞生了。

    简单不?它很简单,其原因那是因为恩格斯研究出了人类社会的“唯物主义”本原 - 劳动(人性),由此而得出了相应的社会哲学。如果没有这个本原,还是会难以确立社会哲学。比如中国社会科学几千年来就没能得出这一基本的哲学框架。由此可见,人类社会的“唯物主义”本原何其重要!

    关于劳动与人性等的基本关系,前文曾进行过多次分析,在此不予重复。为体现社会哲学与社会科学的基本关系,特将其列表显示如下:

    社会哲学与社会科学基本内容的关系简表

   

    这种社会哲学与社会科学具有很强的政治性,因为它并不仅仅停留于“阶级分析法”的社会表层,而是将马克思主义立论基础深入到了人类起源,更具有根本性,其所阐释的原理更有说服力,也更难以撼动。

    (四)中国的本体论或唯物论

    按照西方哲学话语,我国古代哲学一直属于“本体论”,即马哲的“唯物论”,其具体就是“气一元论”,它由此而产生了中国系统的自然哲学与科学。

    在中国古代哲学中,唯物之“物”指的是“气”,因为古代哲学认为它是宇宙的本原。这个“气”的运动规律在根本上是既变又不变的(阴阳互动),而其变化主要发生在这个基础之上的“五行八卦”(有关“气”的具体运动或“辨证”在此不谈)。数千年来,中国的“气一元论”和传统文化虽然数次遭遇过外来文化入侵,但它却始终能够屹立不倒,保持不变,并且还能够一次次吸收并同化外来文明,就与其“本体论”或“唯物论”的不变正相关。

    至于中国在《易经》出现之前是否也走过了“神创说”阶段,现在不好说,不过据猜测,这个阶段可能是难以避免的。如果是这样,那也就是说,中国的主流学说由“神创说”跨入气一元论的“唯物论”,较西方最起码早了5000年之多。

    根据这些具有可靠文字记载的史料,它向我们说明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中国的《易经》也是由“神创说”慢慢演化而来,那就非常明确地说明,“神创说”在中西方的演化中产生了两种不同的结果,在西方它演化产生了“物质观”,而在中国或东方,它则演化产生了“气一元论”。由此,它对中西方历史的演进也就产生了必然不同的影响。

    虽然我国古代也曾有“格物致知”等学说,但它始终没能像西方那样形成大的规模,始终没能替代“气一元论”的主流地位,“气”仍然属于中国的本体论。

    据考证,古代的“气”就是现代所称的能量,基本符合事实。由此说明,我们的先哲具有着超级的智慧,所以,我们后人不但要继承这份宝贵的遗产,更需要将其发扬光大。

    二、“唯物”于劳动与“唯物”于阶级或资本的鲜明对比

    既然马哲的“唯物论”还有待于自然科学的进一步核实,那么,社会科学的“唯物论”则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恩格斯早就证实人类起源于劳动,人类的本原属于劳动。

    一直以来,我国学术界跟风念经现象严重,在那些“本本主义”者看来,马克思主义应该“唯物”于阶级。但通过一次次社会实践证明,“唯物”于阶级都为我们党和国家的革命与建设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于要亡党亡国。这一方面的代表就是王明、博古、四人帮,这是大家都非常清楚的,对此不必费太多笔墨。

    改革开放后,我国的一些“精英”们,根据“本本”,结合资本主义理论,认为马克思主义应该“唯物”于资本。虽然他们嘴上没这样说,但其诸多著述和论文事实上却是这样做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资本主义思潮在我国沉渣泛起,“普世价值观”一次次兴风作浪,要不是有四项基本原则做底线,这股思潮也能够亡党亡国。

    而我国近现代,经过革命和建设的社会实践证明,只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是正确的,它们不但在思想理论界的左右摇摆中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也指导着我国的革命和建设过激流闯险滩,保证了我国这艘巨轮在历史航程中的正确航向。但它们都不是单纯来自于“本本”,而是将马克思主义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属于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所以,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既是从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的一路斗争中成长起来的,也是从反对“本本主义”的一路博弈中走过来的,它记录着一系列的斗争与博弈,很不容易,很值得继承与发扬。在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成长的过程中,其本身就始终存在着马克思主义究竟应该“唯物”于什么的问题。

    三、“唯物”于劳动的巨大意义

    2016.5月始,根据中央的部署,我国加强了对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结合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实践,希望将其能够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系统性理论。我党对此如此重视,为这一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各方面的保障。

    (一)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需要“唯物论”

    大家知道,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实践是在摸索中前进的,虽然其强调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有问题,但那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过程中所采取的一种应急性措施。所以,为长治久安计,还是应该具备一套完备的理论体系。而这一体系的建立,首先就要确准其“唯物论”或立论基础,并形成其理论体系的总纲。

    大家都知道,目前我党正组织一些学术机构在研究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含政治经济学),必然会涉及到“唯物论”或立论基础的问题。从习近平讲话看,中央注意到这一问题了,但那些学者或理论家们是否注意到这一点,我们不得而知,所以大家有必要在此议一议,争取能够使他们看到,并引起他们的注意,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打好基础并顺利发展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二)我国的“新时代”被寄予厚望

    根据恩格斯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阐释,前文中曾有这样一段话,很值得再强调一下,“既然人类本原属于劳动,人与自然的矛盾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应该以劳动为“本体”,并“唯物”于劳动,以劳动为纲,这也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以劳动作为立论基础,就等于其理论扎在了根上,而如果以阶级作为立论基础,它则会漂浮于空中,依然会导致左倾主义错误的出现。

    “唯物”于劳动,自然包括“无产阶级”,但“无产阶级”并不能涵盖所有的劳动。阶级毕竟只属于一种社会运动现象,将一切(包括本质性的东西)都往阶级上套,显然是不合适的。

    “唯物”于劳动,其实指的也就是“唯物”于“劳动人民”,因为人类的本性属于劳动,不会劳动哪能被称作“人民”?

    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等就不是那样“刻舟求剑”了,他并不像王明博古等那样将农民逼得破了产变成无产阶级参加革命,而是将农民看做劳动阶级或劳苦大众。

    劳动的覆盖面是非常宽泛的,它不但包括我们社会中从事体力与脑力的劳动者,还包括国家和企业的劳动组织者和管理者,也包括对劳动创造发挥积极促进作用的流通和金融等。只要对社会发展能够发挥积极作用的工作,都属于劳动。同时,凡是对社会发展起消极作用的,都属于劳动的对立面,属于剥削或寄生,属于需要劳动改造的对象,也属于我们的政治需要遏制并打击的对象。由此,它会最广泛也最明确地凝聚社会共识,齐心协力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

    通过几年的思想和社会整顿,现在我国社会已经风清气正。在我们的这个“新时代”,哲学和理论探索有中央的正确领导,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一定能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创新中迈出更为坚实的步伐,将我们的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一起,共同推向一个新的高峰。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哲学社会发展科学当然是唯物于劳动而不是唯物于“阶级”!!!!-------如果在哦这二者之间取舍的话!
    2018/3/12 16:39:07
  • 劳动是创造财富的常用方式之一,具有普遍性意义,无论什么社会制度都需要通过劳动创造财富。 阶级是对劳动等创造的财富进行划层分配的政治管理手段之一。与劳动是在说两个不同的问题,没有谁重谁轻。对不同阶级的重视,可以演变出不同的社会制度。比如:社会主义重视劳苦大众阶级,并对其采取优先平等的财富分配原则。 绝对支持楼主的这段论述。
    2018/3/12 13:47:26
  • 作者感悟的华章一篇接一篇,但没有一篇文章是靠谱的。

    劳动是创造财富的常用方式之一,具有普遍性意义,无论什么社会制度都需要通过劳动创造财富。

    阶级是对劳动等创造的财富进行划层分配的政治管理手段之一。与劳动是在说两个不同的问题,没有谁重谁轻。对不同阶级的重视,可以演变出不同的社会制度。比如:社会主义重视劳苦大众阶级,并对其采取优先平等的财富分配原则。

    作者对哲学社会科学一窍不通,其非此即彼的一点论可以休矣!
    2018/3/12 11:29: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kadtz2013   laiyin   华山论剑68   choudehui   queeny   胡金鸿论金   soulpaul   逛逛进宝   choudh   陈思华198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