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以一个“通”字,就能看懂中国人的全部
2018-03-05
字号:

    在分合之道的理论尚未成为有广泛支持的公论之前,如果说以“合”看中华文明与中国人,还稍嫌宽泛和抽象了些的话,那么以一个最为核心的“通”字看中华文明与古往今来的中国人,则似乎更能在相当接地气、且有海量素材支撑的情况下,清晰分明地勾勒出我们这个民族最重要的根性特征与整体风貌来。

    要说中国人的“通”,那可是由来已久了。不过,很早以前,无论有文字记载的,还是没有文字记载的,多数都跟中国人对人类起源与华族出现的想象有关。传说神话之类,很难说个清楚。但记得年轻时读《山海经》,有个印象非常深刻,就是关于四海人物的所有记载,几乎毫无例外都是人与飞禽走兽之类相交、相通后的杂合生命体。那时,我就在想:中国古人怎么那么喜欢东拉一条胳膊、西凑一条腿地搞人神动物的杂交与拼合呢?!现在看来,这其实就是文明初始期中国人所搞出来的有些生硬和蹩脚的“通”——由于,想获得神仙或其他动物的特殊能力,于是我们的先祖们,就将人与这些非人类的存在连接、交合、甚至拼凑到一起,从而让华族在天地交合所生后,来一次超越自身人体边界的、获取各类非人物种所长的重生与再造。

    这种想要与天神、与其他生命相通相合的根深蒂固之意愿和努力,后来在越来越多的早期中国史史料中,得到了有力地支撑和印证。我们都知道,中华民族以族群大融合的方式全面形成,据信是在炎帝黄帝时期。那个时期最突出和最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多地域、多族类、多文化技能或文明样式的聚合汇通。甚至可以说,没有各氏族、地域人们的那次历史性地全面彻底之大通大合,就没有中华民族的早期统一与形成。

    再来说我们很多人都关注到的“天人合一”。天地与人合、人合于天地自然,这是中国人一直固有的一种基本理念,也是中华文明历史中始终贯穿着的一条红线。天地与人,如何能够“合一”?说到底,便得借助一个“通”字。因为“通”乃“合”的基础与关键,或者说是“中核”。人体、人类、人类世界,生于天地,存于上天下地之间,本就是天地交合、相通的一种产出,而这种产出品的存在,又连通着天地万物之世界。所谓的世界大宇宙、“人体小宇宙”、天地造化、天人感应、占卜通灵、修仙成神等,不就是讲一个个产生于天地自然的“通物”,是如何存在于、游走于、通达于天地自然的大宇宙吗?!

    文字,本就是为人际信息交流、社会人心沟通而创的一个“通达”系统。这在各个有书写文字的文明中,都是一样的。不过,比较耐人寻味的一点是,中国发现的最早文字——甲骨文,竟然主要是用作记录占卜之事的。占卜,是什么?就是以某种随机的特殊与专业方式,向人之外之上的天地神灵问询自己关心之事情的走势。做这样的事,本就是想要知运势、通天意的。让一种主要是用作人与人交流之表达手段的文字,承担起传达天意命理和天人沟通的职责来,虽不能说仅仅在我们中华先祖这里独有;却起码可以说中国人在这方面是尤其重视、尤为突出吧。

    我们说,中国先人们把“文字之通”的范围与功能,扩放到如此大的地步(谁知道,究竟是后来才扩展放大的、还是创立之初就已抱有与天地神灵相沟通的目的呢——中国人为什么会独搞一种象形会意的文字系统?除了让更多的人容易看、容易记以外,恐也不好排除让天地神灵们直接看个清楚明白的用意在其中吧),事实上,便在天神地物与人间世事之间,架起了一座坚实畅通且永续拓展的天梯。这从后来几千年里,中国人用文字书写天意神迹、记录天地感应、描绘山川灵韵、甚至搞出各式各样的“天书”上,都可以看到中国文字在通天与通人上的同样神通之广大。

    还有一点,中国人当年这种直接占卜问事的通神通灵通天地自然的方式,与许多民族高度发达的一神教崇拜也大为不同。西方等信奉宗教教义的民族,他们多会对上帝神灵(或神界)与人类人世,做一种边界明显、壁垒森严的区分。是人,就不能是神。神,可以神通广大、下通于人;人,却只能按神的旨意行事、不要妄想以自己的意愿改变神。可在中国,不仅天庭可以干预人事,神仙可以下凡;人,也是可以通过修德悟道而成神成仙的,直至更有甚者认为人人身上都有神性、都住着神灵。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人世通往神界的大门,并没有关住、堵死。

    不仅如此,在中国随后的历史发展中,总体上被纳入了世俗化社会氛围中的各路天神大仙们,更是往往可以按照人们的意愿和想象而改造、而造设。什么观音菩萨啦、求子娘娘啦、门神啦、灶神啦等等,并不是只能由一本教义出、一个教会定(虽然不排除也有出自神学经典与宗教系统的)。这种情景,初看起来,一个是一神,一个是多神。可再往本质上深挖一步,就会发现两者的根本区别更在于:究竟是通神的、还是不通神的,究竟是人使之神的、抑或是人只能服从于神的关系——这,又是中国人破了神与人两界的一大通方面。关于来生、转世,其实说到底也是一种“通”。乃是引入了一个“转”概念的前世与今生之通、此生与来世之通罢了。

    再说我们之前讲过的知与行两界。西方,自从搞出了专门的哲学来以后,就令自己的学问体系总体上锁定于认识或“认知之智”了,便将行与用的事几乎全都排除在了学术宫殿的门外。可中华思想或华学,则全然是另一种样子。始终是直接关照和体悟着活生生的现实世界的,是自由灵动地行走于知与行的两界之上的。换种“通学”的说法,这就叫做“贯知行、通两界”。一言以蔽之,全讲的是个“通”字。

    再说变与不变、阴与阳的两世界。中国人的群经之首是易经。易,总的看,就是一种在运动变化之世界中以求顺势适应之法和人生之常的古老经典。换言之,就是一种“通明”天地自然之变与不变、人之应变与安处根本规律的集大成者。据易,可找到和通过“变与不变”的旋转门;学易,就是要更好地理解天和人之间的变与不变之道。阴与阳,同样虽是两面、两世界,却也同样不是绝对分开、互不相通的。在中国,有阴阳学派、阴阳家,可谁听说过有专门的“阴派”、“阴家”或“阳学派”、“阳学家”呢?阴不离阳、阳中有阴,阴阳相依、阴阳两通,此乃不言自明的事。所以说,中国人研究变与不变、阴与阳,最终的目的,都是为“通”、事“通”的“通之为”也。

    再从大家接触较多的中医来看。中医认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整个中医体系,可以说都是建立在人体是个“小宇宙”以及天人合一、相应互通的观念与理路上的。如果没有人体运行与天地自然之关联性的这个大前提,没有“人体小宇宙”参合于、通联着整个大宇宙的这个基本理念,就不会有尤其重视“身心之通”、“内外之通”、“健病之通”、“天人之通”、“整体之通”的各种中医药发明与探索。中医创立与常用的人体“升降出入”、“阴阳自和”、“邪正相争”等种种模型,都在其下铺埋着一个大写的、无处不在的“通”字。人们常说的“通则不痛、痛则不通”及“一通百病消”,就更是直接点明了“通”对于人体健康的极端重要性。

    有人曾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过去各国的医学中,唯有中医发现了人体的经络?其实,这个问题很好回答。简单地讲可以这样理解:因为中国人看自己与世界,一直都是整体系统与全盘皆通的。人若想健康,就必须既要“通”于外,又要“通”于内。而体内的保持气血通畅,就肯定得有自成一体的一套“通道”。大家想想看,人体的经络,是一套什么系统呢?说到底,它就是一套“通道”系统,就是我们赖以运行气血、联系脏腑和体表及全身各部的很难被直接观察到的“通道”。可见,经络,本就是为“通”而生的。经络这个大通道“通了”,人体也就运转正常与健康了。所以完全可以这样说:中医,就是以调理人体身心为基本对象的、颇具实践性与功效性的一门生命“通学”。

    再从我中华文明的生生不息上看。大家常以我们是个生生不息的、世界上唯一一个一脉相承与未曾中断过的文明而倍感自豪。“生生不息”、“一脉相承”、“未曾中断”,这几个词组共同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的文明健康长寿嘛。为什么唯独我们最健康长寿呢?一个是关注与观念层面的:特别想健康长寿,故而就在这方面特别地用心给力;另一个是为了一个目标而努力层面的:就是中国人彻底地“悟通”了一个生命之“通”的道理,说到底把文明的健康长寿看成是一列可行驶千秋万代的“直通车”!要让这文明“直通车”,永远生生不息健健康康、不翻车不断线,是不是就一定要做好自身内部身心的各种通畅之事、并相适相应地总是合于不断变化着的外部天人自然大环境呢?这里也有个一通百通的问题。若要说还有第三个的话,就是还做到了把第二个与第一个很好地连通或结合、“通合”了起来。也就是说,光关注执着于文明的健康长寿、光知道要建成一个健康的“直通车”还不行,还要能够以“内外通”(人与自身以外的社会自然环境)、“前后通”(文明发展演进的各个不同阶段与轻重缓急的各种安排)、“上下通”(在上层统系构建与中下层多元社会间形成良性通畅地运动)、“左右通”(曲曲折折、多有偏重却不改一贯、不失中道)等方式实现彻头彻尾地“通”,才能让这充满生命活力的“直通车”消千遭病、过万道坎,得以直通到数千年后的今天。

    我们说,通,就是不断。如通流之河,水不断线一样,中华文明的健康长寿与未曾中断,本就为迄今为止的全人类谱写出了一篇大写于天地之间、卓立于万族之上的“通”之光辉篇章。今人所需要的,只是以对“通”的特别关注和以“通学”的学问方式,系统地总结阐释出来、奉献给不明就里的全人类。

    我们说,生、生命的生生不息,离不开“通”;通则生,不通则亡。中国人正是秉持着“通则生”、“通乃生”的大智慧,并使自己成为了这个世界上将“通”的命题悟得最透彻、践行得最坚定、完成得最优秀的——之外再无个“更”字——才得以成就出从远古直通现今的、文明大道上的这列“直通车”。这一切,不是凭空得来的,也不是做几种微不足道的分科闭门学术就能实现得了的。没有系统的“通合”理念理论与各种积极自觉的长期实践,没有一份全面纵横交错之“通”与长久彻头彻尾之“通”的漂亮答卷,中华民族能成就世界上最健康长寿文明的伟业吗?我看,最好想都不要去想!我们不能只看到中华文明千年不倒、万代不断的健康“直通”,我们更应看清其背后那个全盘成网、立体支撑的“通”之构建统系。

    再往更高大里看,通则生,通乃生;大通则盛生,久通则长生——这样的话,怎么看都好像是“道”的道理与话语呢?没错。道,又可谓之曰:生生。道,本就是为通、为生而出的;道,本也是事生的生路和成就通达的一套系统努力。老子所谓“玄之又玄”的“道”,其实就是一个无限大和无比深奥的“生门”。老子所根本定义的“道”,其实就是通天地之始、万物之生、无有之际、阴阳之门的一套人法自然之“通路”!

    更多高大上的,就不多探讨了。下面说说我们耳熟能详的一些身边所见所感吧。

    比如:中国社会无所不在的“变通”问题。“变通”,是个什么?其不仅是所谓的“圆滑”、“不讲规矩”、“投机取巧”、“灵活多变”、“聪明智慧”等,其实更是对“变与不变”有了大彻大悟认知后所形成的一种基本处世之道。变通、变通,只有一“变”、方得以“通”。不“变”,不可能“通”。正是基于人生、社会、世界、世事以及各种各样的法条规矩礼俗等等都是会变、在变和能够变的,所以,中国人才有了一种“以变求通”、“变中求通”的道之努力与设计。不要将这一味地看成是坏事。正因为中国有此一堪称非常重要的大道理路,所以才保证了我们社会各个环节的回环畅通,奠定了我们文明长久不堵未断的基础。于一个国家社会而言,“变通”某种意义上说是和谐与稳定的协调人、润滑剂;于每个人、每个人的身心情志而言,以“变通”的方式处事,不仅给了自身进退腾挪的空间与自由,让自身能够以柔软的身段接受世上任何看上去合不合理的事情;更同时让我们一代代的中国人拥有了一份难得的淡定、超然与豁达。至少,“变通”,对我们每个人的身心健康来说,没什么不好的。有了它,不会让我们过分地“一根筋”、“钻牛角”、不知回转、情志淤堵、“想不开”甚至总陷走投无路之地吧。这是不是对人之本身的一种有益关切呢?这是不是人类顺乎自然之道的一种合于道之举呢?将此见提出来与同仁探讨,不妨智者见智。

    再比如:中国人极其繁复讲究的各式礼仪风俗等。以“通”的视野和“通”的线索看,它们皆是一些联通社会、联络人情、惠助多方、疏通关系的约定成俗事项。目的都只是一个,那就是:让这个集群中的人们,都能更多层面、更多频次、更多向度地“通”或“联通”起来。敬天祭祖,甚至也都可以看成是与天通、与古今族人进行超越时空联络和聚合的一种“通”。

    再比如:中国人现今时代发明出的“要想富、先修路”名言。不仅,其中本就体现着对“通”、“通路”的尤其重视以及对“通”之重要性的自觉意识;更是将“路”通的问题与这个时代人们普遍的财富追求之“通道”,以一语道破的方式给坚实地联系在一起了。甚至可以说,这句话,表明了一种模型的建立,那就是“路通”,则“通富裕”。是不是终究还是离不开个“通”字?

    再比如:中国人尤其突出、异常丰富、无所阻隔、肆意发散的联想思维。据说,这在许多域外国家地区,那是天生不具有或通常极难做到的。可我们呢,却能毫不费力地将“治国”跟“烹小鲜”等事情联想到一起,却能在毫无关系的两种事物间运用肆意勾连的联想思维建立起一种绝妙的关系来。说到底,中国人上下翻飞、极尽时空穿越之能的“联想”功夫,其实根本地,都是一种自身“大通”、“无所不通”能力的靓丽表现,都是中华“通学”的各式丰富应用罢了。

    最后,要说的是,中华民族与我们世代所创建的这一不断、不息大道文明,其之“通”,绝不仅仅限于这些分层、分部与分项。更可贵的是,她几乎总能将我上面所列举的各种间,同样以“通”的方式统统“接通”、“通联”起来;并如此这般地形成一种一通百通、全盘皆通的“通世界”或“道通一体”。这,才是举世无人能及的,才是最最厉害的。对于这样的一通百通之理论实践和“通合”文明共同体,我们是不是该好好地去发掘与研究呢?但愿,“通学”能被有使命感的今后一两代中华学人,倍加重视,携手托起。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通,这么重要,我们的学术理论却几乎没有专门致力于此做研究的。这便是一个很大问题。
    2018/3/6 9:02:14
  • 痛则不通,不通则痛,通了,小到微观,大到宏观,小到个人,大到国家均是有益的。中国自然也例外。
    2018/3/5 20:28:3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