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疯来锋语 - 张志坤首页
倡导与推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中国大有裨益
2018-01-19
字号:

    建设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是当今中国在对外关系领域的两杆大旗,也可以称之为当代中国对外关系的两个基本命题。新型国际关系的核心内涵,一是相互尊重,主张国家 不分大小、强弱、贫富一律平等,不同制度、宗教、文明一视同仁。二是公平正义,强调反对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维护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正当合法权益。三是合作共赢,呼吁超 越零和博弈、赢者通吃的旧思维,倡导共谋发展、互利互惠的新思路。这样新型的国际关系将为一种新型的人类“共同体”打下坚实的基础,而这个“共同体”最突出的本质或内涵就在于“ 共命运”,是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具体内涵为“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所以,“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二者之间大致上是前提与结 果、条件与可能、表层与内在以及由此及彼的关系,形象一点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天堂,“新型国际关系”是桥梁。中国就是要建设这样一个通向人类未来的金色桥梁与美好天堂

    很显然,这两个命题都是非常美好的设计与梦想。

    但是,众所周知的是,在这个霸权肆虐、实力至上的世界,“相互尊重、公平正义”谈何容易!就连中国这样的大国每每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也得不到基本的公平,更遑论那众多小而 弱的国家与民族了。在这种情况下,就难免很多人要对此理解不够了,就要对这样命题的理论逻辑将信将疑,对其实践效能观望犹豫,对其未来前景三心二意,因为有史以来,人类社会在“ 共同体”问题上尽管有各种各样的设想,但迄今为止也没有塑造出一个可行与可信的样板来。这种情况,难免给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蒙上厚厚的阴影。

    这样说来,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不是新形式的乌托邦之嫌,它的现实意义究竟在哪里呢?

    笔者以为,倡导与推行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其意义不在于理论逻辑的构建,也不在于对人类未来的设计规划,而在于其现实的实践意义。从实践层面看,倡导并推动构建新 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中国的复兴崛起大有裨益,具有相当积极的影响。

    其一,这一命题具有道德与道义的力量,有助于抢占价值高地,支撑中国的国际关系话语权

    有关“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每一项具体内涵尽都秉持善良的愿望,都是与人为善的良好情意,因而都是说得出口,都是可以说得头头是道的大道理,这样的大道理即 使不能高踞普世价值与人权理论之上,至少也可以与之并驾齐驱。须知,自从中国在全球舆论场上先后摒弃了革命话语体系和反帝反霸话语体系之后,迄今为止也并未建立起自己完整的和自 圆其说的话语体系。现在,有关“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在理论上即或还不能认为是完整完善,但至少已经让中国变得有话可说了。不然,当代中国在全球舆论场上能说 什么呢?总不能和人家赤裸裸地谈钱谈交易、除此以外别无其他吧。

    相比之下,特朗普所谓“美国第一”的理念则迹近无赖,令人侧目。这表明,美国在世界舆论场上没有进步,而是出现了令人鄙夷的战略堕落。

    其二,这一命题能够拓展对外交往的渠道,能够拓宽中国打交道的范围

    按照传统的国际政治思维与逻辑,非敌即友。如果这样想、这样讲,则中国对外交往的路子与范围将相当逼仄。譬如建国后的中苏同盟时期,中国发对外展友好往来的重心是苏东国家; 冷战后期,中国发展友好往来的重心则是西方国家。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源于中苏与中美关系的变化。现在,苏东体系已经湮灭,霸权主导下的西方秩序几乎覆盖全球,在霸权的思 想与舆论统治下,“国际社会”成了美国的大招牌,动辄就拿这个旗号来孤立制裁别人,当美国需要打压俄罗斯的时候,“国际社会”集体向俄罗斯发难,当美国需要敲打伊朗的时候,“国 际社会”则对伊朗围追堵截,当美国需要搞垮朝鲜的时候,“国际社会”也一拥而上,这种状况,说白了,就是一个恶霸率领若干流氓裹挟良民为匪而肆虐作恶。中国现如今对此无能为力, 只能随波逐流参与其中,这就需要同那些流氓打交道,要同他们搞好关系,还要同受裹挟的良民打交道,搞好关系,还要在恶霸的眼皮子底下,甚至是在恶霸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发展自己的 关系网络。如果按照过去那种以政治划线,以革命为圭臬的办法,则中国可以打交道的对象将寥寥无几,将造成很尴尬的自我孤立。而在“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招牌下, 中国则可以把手伸到美国的战略圈子里,即使是美国最铁杆的盟友,同中国建立密切关系也不会有理论原则与思维逻辑的限制。类似的例子在中国很早的历史上就有生动案例。汉武帝反击匈 奴战争期间,汉匈之间激烈争夺西域,西域诸国很多都既是匈奴的盟友,同时也发展同汉室的密切关系,很多小国王都两个王后,一个是匈奴女王后,一个是汉女王后,西汉朝廷将这种现象 概括为“二于我”,并且也得到了朝廷的认可与认同。这样做无疑是正确的,如果不是这样,西汉朝廷坚持要么倒向汉朝这一面,要么就是汉朝的敌人,那么西汉经略西域的战略就要阻力大 增,同西域诸国交往的渠道与范围也就大大压缩了。现在的情形正是这样。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对旧同盟体系的一种覆盖,就是对美国主导下基于冷战而建立的国际秩序与国家关系的一种扬弃。

    其三,这一命题不在于终极目的,重在过程与效应

    许多人的思维都有这样一种习惯,总要追问最后的结果。其实,人类许多理论与思想并没有什么最后结果,都不过是演绎一种过程,是以其实践属性来衡量其得失利弊与高低贵贱。也就 是说,只要在一个时期管用行得通,也就足够了,譬如佛法,无非就是一艘渡船,只要把人渡过去了就完成了使命,用过扔掉就是了,不必再滋滋拘泥于这个物件本身,所以才有“一切有为 法,如梦幻泡影”以及“诸法空相”等说。理论与思想也是这样,所谓永恒,不过是发展的永恒、过程的永恒而已。

    “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这样,搞这一理论构建,不过为了要走出一条国与国交往的新路,构建自己的对外关系网络,体现一个历史时期的功用与价值,完全可不必 追寻其终极意义,甚至根本也没有什么终极意义。譬如穿鞋走路,人为了走路,要穿大小不一、功能各异的鞋子,穿坏了就换新的,不合适了就换合适的,从没有一双鞋子穿到底的道理。所 以,“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譬如穿在脚上的鞋子,只要穿上可以走一段路,也就可以了,什么时候穿烂了,不合适了,换掉就是了。

    从上述三个维度看,提出“新型国际关系”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就很有裨益,为此不应求全责备,要看重的是这个新逻辑的支撑作用,而不能对号入座,譬如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能 否建立“新型国际关系”,能否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ISIS与美国能否建立“新型国际关系”,能否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如果真要如此这般地套用,那么,现实国际关系中 真正的“合作共赢”则非常稀缺罕见,更遑论同命运了。这样做,无非是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并不符合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辩证。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空想社会主义!
    2018/2/6 12:37:43
  • 运用什么方法来分析问题,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美国人说,现行贸易体系,损害美国利益。所以。他们推了特朗普上台。美国人的思维是什么呢?他就是把国内问题推给别人怪罪别人。这能解决问题吗?可以坚定地断言,不能。 在我看来,美国的问题是靠投机还是靠劳动促进经济增长的问题。华尔街在全球捞金中赚的盆满钵满。已经不愿做太多的改变了。这种方式,这种投机赚钱的方式带来的所谓增长,能惠及美国多数吗?显然不能。投机,有华尔街精英就够了。 前几年的中东北非问题,实际上都是美国推动发生的。他需要制造问题,来缓和和掩盖国内矛盾和问题。他把国内矛盾向国际转移。他有这个习惯,也有这个能力,更有这个资源。他美国就这样做了。 正如习总书记讲的故事讲的,把前几年中东北非动乱等,这些问题归结于全球化带来的是错的。 美国的投机经济不可能惠及全体美国人,他只要惠及美国的华尔街和精英们。绝大多数美国人不可能参与投机获利。这就是事实。 我们呢?要以美国为镜子,重视劳动就业重视实体经济,只有这样的经济结构主导,才能尽可能地让全体劳动者参与,发展成果才可能为广大劳动者共享和实现发展成果普惠。
    2018/1/26 14:08:12
  • 习总指出“我想说的是,困扰世界的很多问题,并不是经济全球化造成的。比如,过去几年来,源自中东、北非的难民潮牵动全球,数以百万计的民众颠沛流离,甚至不少年幼的孩子在路途中葬身大海,让我们痛心疾首。导致这一问题的原因,是战乱、冲突、地区动荡。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是谋求和平、推动和解、恢复稳定。再比如,国际金融危机也不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产物,而是金融资本过度逐利、金融监管严重缺失的结果。把困扰世界的问题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既不符合事实,也无助于问题解决。” 2017年1月17日习总在达沃斯的主旨演讲,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向方法。可是,有一个令人不解的印象,国内没有国外重视这个讲话。后续的中国学者们没有深入研究,中东北非问题背后经济、政治和历史、宗教、文化的原因。也没深入有研究,外部势力的不当介入扩大了问题造成了更大的灾难。 我想,国有企业和经济体、民间经济体,今后应该设立相关研究基金,资助国内外有关机构和专家学者,开展这类课题研究。 中国要走向世界,先要了解世界,以我们的的立场观点,价值观,解释世界,为纷繁复杂的世界问题,提供中国方案,供世界各国和人民参考选择。
    2018/1/26 14:07:45
  •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与其说是倡导,不如说是喊话。

    国家就包括这两部分,政治制度与经济制度。现在东西方执行的都是市场经济制度,只存在政治制度的不同,所以,长期受到西方的打压。

    如果用这两部分去看“十九大”报告,内部逻辑非常清楚,对内喊话、对外喊话。

    对内喊话是:运用资本方式,伤害了人们,才要不忘初心,存在的问题在发展中解决,并约束干部,实行最严格的管理。

    对外喊话:强化市场经济地位,我们在基础上是一致的,政治上已经开始改革,五位一体,尽管还存在差异,但我们是命运共同体,我们保证,不破世界秩序,要做秩序的建设者、维护者、捍卫者。

    这种喊话实际是回应加入WTO给西方的映象,一只脚跨入了,需要临门一脚,而特色与四个自信又打破了这种映象,导致不承认“市场经济地位”。喊话正是这种前因后果的回应。
    2018/1/22 15:25:39
  • 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无疑是天大的好事,但现在推出这样的理论和主张似乎有些早,因为我们国内和周边的问题还很多,国家似乎应该把精力放在这些方面,等我们有了足够的话语权,自身也更强大了,再推行就顺理成章容易些了。现在就形成理论和推出主张,不仅会影响国内建设和周边问题解决的精力投入,也会使与敌对势力的斗争过早地明朗化,不见得是明智的战略。
        另外,博主的观点不宜公开宣扬,我们推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为了造福全世界,而强调讲对“对中国大有裨益 ”是狭隘的、自私的,何况并不见得对国家发展有助益。
    2018/1/20 10:07:09
  • 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受压迫丶受剥削丶受欺侮的人民,富的生活穷奢极侈,穷的天天饱受讥饿,这个世界充滿不公正和缺乏正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发展,共进步,共富裕,无疑是全人类的希望,一个美丽的梦.但要实现似乎十分遥远,也须是几千年.到了那个时候,世界应该已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看来,我们首先还是应该靣对一个现实的世界,向前走,一步一个脚印,迎接二十一世纪的挑战.
    2018/1/19 16:39:50
  • 14楼xxfd:
    倡导与推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人类发展大有裨益。题目取错了。
    2018/1/19 14:51:32
  • 2楼好;你的观点有道理,但是;你作为一个家长,一定要把家庭成员管理好,【利益分配】。这个智慧不需太多,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管理这个家族就需要有一定的智慧了,【还是利益分配】。作为一个民族的首领要管理好这个民族的所有人的行为,【还是利益分配】。就必须有点大智慧与心胸了,作为地球人类共同的首领就必须站在人类生命共同目标的立场上了。
    2018/1/19 13:18:49
  • “人类命运共同体”有没有说服力和有多大的吸引力?一个关键是看能否首先在中国实现中华民族的命运共同体。如果海峡两岸都不能形成一个命运共同体,那么中国要在全球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可能就少了一点说服力了。从理论上讲,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根本障碍是人类目前普世的私有制及由此存在的贫富阶级差别。富国与穷国、富人与穷人之间缺乏共同语言,而且富国/富人的幸运恰好建立在穷国/穷人的不幸之上,因此如何形成命运共同体?所以,在全人类解放之前,在私有制被消灭之前,人类命运共同体可能是一个美好的梦想,最多起到掩盖和调和私有制世界的阶级矛盾的作用,而无法改变私有制世界必然四分五裂的客观趋势。纯属个人见解,欢迎批评指正。
    2018/1/19 12:55:36
  • 印度2016-2017年财政年度财政收入2631亿美元,中国2016年24546亿美元。呵呵,可见印度的水分之高,大家心知肚明。
    2018/1/19 12:48:50
  • 终于有官方的观点能够得到张先生的一点认同了。
    2018/1/19 12:30:24
  • 主席日内瓦演讲一周年:世界为何青睐“人类命运共同体”
    “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
    ——草根网探讨这个题目的文章 多多益善!
    2018/1/19 11:09: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thlqz   巨龙2018   s18628280421   wt315304   li13184532929   ghdhdg15515   徐徐来之   zxcv1385   lhqcj   快乐梦想110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从事教育工作,属于普通一族,草根是也。但正所谓“在行恨行”,本人对教育的研究不是很深,相反却对国际政治、战略问题情有独钟,几年来撰写了大量文章,尽抒杞人忧天之俗情,浑不知自己是吃几碗干饭的。这大概也折射出了当代中国社会的一种新面貌,即:当今中国今虽则处在市场经济下欲望澎湃的时代,但来自于基层老百姓之爱国、忧国与强国的呼声及冲动依然强烈,这必将形成一种巨大地政治力量,造成巨大地战略威慑。正是因为这样的考虑,所以本人乐此不疲,只管耕耘,不计收获,冀以愚者之千虑,俾达人之一得而已。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