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劲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思维专家 - 袁劲松首页
再读《芳华》:大时代下的善恶与小时代中的人性
2017-12-23
字号:

    1、儿童思维关注对错,成人思维只谈利害。一般人年轻时会把善与恶、是与非看的很重,但随着年龄阅历的增长,就会明白同样一件事情,其背后的因果是复杂的,逻辑是有条件的。比如善因可以结出恶果,恶因也可以结出善果;好人会干坏事,坏人也会干好事;杀一人为暴徒,杀万人为英雄……如果用善恶视角去分析世界,你会觉得荒诞不经,但如果用利害视角去洞察万象,一切就显得那么自然合理,简单明了。

    2、刘峰式的活雷锋以大公无私,舍己奉献为理想目标。说实话,这种圣人式的榜样自古以来就被统治阶级宣传表彰,翻开四书五经处处都在讲君子与小人之别,教化大众黎民要做君子,不做小人。不过,孔老夫子自己也慨叹: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所以,他的理论流传了几千年,真正的君子没教出几个,伪君子徒子徒孙却出了一大堆。原因无他,圣人的标准太高,凡俗之辈实在难以企及。因此台面上大家都只好伪装伪饰,表面上看着像一个好人。有人说,伪君子不如真小人。在我看来说这话不是无知就是愚蠢,一个真小人的世界绝对不如一个伪君子的世界更好,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看看冯导的另一部作品《1942》,在那种极度饥饿的环境中,大家都是真小人,为了生存没有任何底线,恃强凌弱,劫掠他人算是正常行为了,更甚者以人为羊,易子相食的事情也比比皆是。当然,这更黑暗惨烈的场景在电影中是看不到了,不过只要翻翻史书,这样的惨剧真的不稀奇。

    3、老一辈的人总说当年的社会风气是多么美好,人是多么的质朴。不过在严歌苓的小说《芳华》里,你看不到什么美好和质朴,有的只是虚伪的崇高和阴私的算计。这也许是伤痕文学的一大功能,揭露人性最丑恶的一面,批判政府最恶毒的一面,以此警示世人。有些人因此而觉醒了,明白了人与人之间原来还如此复杂多变,那看似伟光正的“严父慈母”竟然也有如此阴森的暗影。在西方不相信政府,不相信官员是社会传统,所以他们竭力在法律上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在东方政府是天,官员是父,儒学教导百姓要像敬天尊父一样对待政府和官员,受了迫害冤屈怎么办?要祈求青天大老爷啊,要期盼圣君降世啊。所以,伤痕文学在中国总不受待见,不仅政府不喜欢,就是普通老百姓看多了也腻歪,你们这些作家把世界描绘的如此黑暗,还让不让人活了。用一句网络语来讲:你们这是散布负能量,滚粗!

    4、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没有真美绝色怎么办?化妆美饰之,P图美画之。冯导在做《芳华》电影推广活动时,一大噱头买点就是女角都是素颜美女,真材实料,绝对没有化过妆,整过容。为了证明这一点,现场拿湿巾让女演员们擦脸。果然,每一张湿巾素白如初,冯导没有说谎,每个女孩都是真美,不是假美。在冯导的芳华岁月时代,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是绝对泾渭分明的,所以活雷锋刘峰不能有一点私心,有私心就是错,就是恶。无限高大上的道德鼓吹已经让人们忘了基本的人性常识:善恶同体,真假同真,美丑同源。

    年复一年的宣灌,日复一日的洗脑,让大多数人的智商降到了儿童的水准--世界是简单的,黑白的。

    对统治阶级而言,愚民才是最好的公民,民智开化是最坏的时代。严歌苓、冯小刚看破了,也说破了。还有一些人看破了,不说破,这类人明哲保身也无可厚非。最可恶的是那些看破了,却在拼命掩盖美化的精英,他们或是畏惧权力,或是贪图利益,遗憾的是任何时代这类文化人最多。

    5、对wg的批判这些年一直没有停止,严歌苓的小说《芳华》中也充满了对那个时代的控诉。在官方结论中,wg也被定义为一场政治浩劫。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无数人间惨剧都在那个时代发生了,从这一点来讲刘峰、何小曼的个人悲剧其实真算不上什么事,你只要想象wg时期十大元帅死了三个,著名艺术家老舍、傅雷、严凤英等被逼的自杀,无数满怀报国美好理想的海归科学家、知识分子被划归敌特分子,被严密监管,天天批斗,就知道那是一个多么恐怖的血色时代。但是,如果把尺度放大到历史的长河来看,你会悲哀地发现这种情况不是个例,历朝历代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这是人性的反复轮回。远了不说,自辛亥革命,到新中国成立,这期间一次又一次的社会变革,战乱灾荒,死了多少好人,死了多少善人,简直如恒河之沙不可计数。

    坏人死是理所应当的,好人死也是理所应当的,这就是善恶同体,真假同真,美丑同源,这就是历史的逻辑,这就是大时代的逻辑--没有谁是无辜的!

    6、小时候总觉得战争是光荣的,是刺激的,为此没少看战争小说,研究兵书战策。长大成熟后才渐渐感悟到战争的残酷性、非人性。所以,现在我对战争的态度谨慎了许多,对于周围那些动不动就叫嚣战争的狂热分子,我的态度是要死你先死,如果你不敢先死,就别在这里教唆鼓吹别人的战争。

    所有的正义都是以鲜血为底色的,那些高喊同志们跟我冲的人是正义的,那些高喊弟兄们给我冲的人是邪恶的。不管你打着什么样的旗号,最终你的行动和付出才能真正定义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是善还是恶,是真还是假,是美还是丑。这就是小时代的人性,小时代的逻辑。

    即使天大的谎言,也总会有一天被戳穿,因为谁都不傻,最朴素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言行是否一致。真小人不必戳穿,他自己就会赤裸裸的告诉你,我就是一个天生坏种,我就要欺负你!而伪君子会告诉你我是为你好,然后把你兜里的钱装到我兜里,一次被骗是你聪明,两次被骗是我傻,一个人是如此,一个企业是如此,一个政府是如此,一个宗教是如此……至于那些次次被骗的不是没有,只能说是自己不长脑子,天生要交智商税的吧。

    7、《芳华》揭示了集体主义温馨表面与残酷内核之间巨大反差,在那个火红的年代,一个人要让自己平凡到极致,才能获得最大的荣光。说实话,这是反自然法则的,唯有置身于一个集体团队之中,这种违背人性的法则才会起作用。因为在现实自然中,能者为王,优胜劣汰,弱肉强食才是进化规律。如果把集体比喻成一个生命体,显然它不希望每一个细胞都争当脑细胞,总有人要去干粗活、干脏活、干累活吧,而且这还是绝大多数细胞的命运。所以,做革命的螺丝钉;我是一块砖,党往哪搬就哪搬……是那个年代必须宣传的口号,也是社会榜样的核心品质美德。

    伤痕文学对这种扭曲人性的制度做了无情的抨击和批判,但是却提不出解决办法。假设一下这样的场景,当人们对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嗤之以鼻的时候,人人只为自己,人人力争出人头地,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或许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8、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鲁迅先生一个里程碑,他对社会黑暗面的揭露和嘲讽是锐利无情的,其作品中许多批判性的思考评论即使放到今天的现实社会依然适用,所以他的文章渐渐从教科书中被删除了。1957年7月,罗稷南曾在上海询问毛泽东:“要是鲁迅今天还活着,他会怎么样?”毛答:“鲁迅么,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

    这一传闻有黄宗英的“亲聆”,似乎可以为实证。尽管有人一再翻案,但是从wg十年对老旧文人的残酷整肃运动来看,这并非空穴来风。鲁迅的社会品牌影响力再大,也大不过军中元帅彭德怀和国家主席刘少奇,这些人都可以被从肉体上“消灭”,还有谁可以自信在那个年代能幸免于难?

    另一个传闻也颇耐人寻味,据说鲁迅曾对党的联络人冯雪峰(也是学生和朋友)说:“你们来时,我要逃亡,因为首先要杀的恐怕是我。”老先生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在任何集权国家里,都没有反对党,批判者的生存之地。1949年以后是这样,公元前也是这样,自古以来中国的政治传统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些敢挑衅批评当权者的异己文人,都是必须彻底消灭的,就像消灭癌细胞一样。而始作俑者就是圣人孔子,从他诛杀少正卯开始,发展到他的徒子徒孙怂恿汉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之后中国就再也没有诞生过新的思想家了……

    9、在马克思的墓碑上刻着两行字:“以往的哲学家只是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

    在我看来,批判者、评论者的文章和言辞多么激烈锐利,对于社会黑暗面的触动可能都是微乎其微的,鲁迅是如此,严歌苓也是如此,他们值得敬重,但不值得敬佩。真正能让人敬佩的是那些社会改造者、实干家,一个有缺点的毛泽东,要胜过万万千千完美的鲁迅和严歌苓,作为社会旁观者,评论家们尽可以悲天悯人地展示圣母般的情怀,但真需要他们动刀杀人,铲除邪恶的时候,评论家们往往就会退缩了,因为那会脏了他们的手,污了洁白的羽毛。

    在电影中《芳华》中,刘峰上了战场,何小曼上了战场,大家觉得好人没好报,那么试问那些无数战死沙场的烈士难道都是理所因当的吗?总要有人去冲锋陷阵吧,假如让严歌苓当总指挥的话,她会让谁上战场去送死呢?

    毛泽东和他的团队在那个革命的年代之所以是正义化身,是因为他们勇于亲身赴死,用自己的鲜血涂抹了时代的底色,用自己的牺牲去撕裂黑暗召唤光明。当然,在革命的道路上,也有无数的无辜者死于非命,遭受灭顶之灾,这里面既有死于红军肃反的革命者,也有死于土地革命的积善之家,更有三年自然灾害的千万饥民,以及wg中的走资派和知识分子……所以,有成熟智慧的人知道:光明和黑暗是并存的,不是对立的并存,而是同体的并存。对于黑暗,我们应当批判,但不能因此无视光明的存在,更不能以为消灭了黑暗就能迎来绝对的光明。

    10、儿童思维关注对错,成人思维只谈利害。前一段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宾主交谈甚欢,临走主人还送了2535亿美元的订单大礼包。但回到国内没几天,特朗普就反手给了主人一个大嘴巴。在发布他上台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演讲中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上的竞争对手”。按照一般人的思维,这是不折不扣的背信弃义,欺诈欺骗之举,做人怎么可以这样没有原则,身为一国之君却行小人之事,一点颜面都不讲,好处占尽,坏事做绝。其实,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常态,以利相交,因利而绝,脸面道义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利益。

    对此,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是这样描述的:

    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总而言之,它用公开的、无耻的、直接的、露骨的剥削代替了由宗教幻想和政治幻想掩盖着的剥削。

    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对上述种种丑恶的行径,马克思的评价是: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

    读到这里,一般人会懵逼,伟大革命导师这是在表扬赞同资产阶级的种种丑恶吗?

    答案的确如此,这就是哲学家与文学家的思维格局不同之处,在哲学家的头脑中善与恶,矛盾对立的观点是并行无碍的;而在文学家的头脑里,灭恶存善,要白不要黑是答案唯一选项。

    所以,常人会觉得哲学家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上帝,冷冷地俯视众生。而文学家像一个童真的孩子,直言不讳,立场鲜明。

    一个睿智的世故,一个幼稚的可爱……

    11、圣经曰: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当我们在批判黑暗的时候,其实也在批判光明;当我们在歌颂光明的时候,其实也在纵容黑暗。

    今天的人们可以尽情自由地鞭挞集体主义精神给人性带来的扭曲摧残,但同时也在践踏集体主义精神给弱者带来的呵护关爱。

    今天的人们在颂扬这个人性自由解放的美好时代时,但也不要忘了那些在资本压迫下的血汗工厂,被企业榨干脑力和体力价值后,被一脚踢出门外的35岁“老年人”。

    鲁迅、严歌苓们批判社会黑暗一面是绝对正确的事情,因为这就是有良知文人的天赋职责。但是那些歌颂社会光明一面的文章也没有错,也值得信服,因为这就是世界的本来面目。

    任何一个大时代,都不存在绝对的光明,更不存在只有善没有恶的人或社会,相信即使真的存在绝对的理想国,也还是会有一些人不愿意进天堂的,在他们看来彼之天堂,我之地狱也。

    一千个读者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10亿民众心里有10亿个善恶标准,有10亿种人生选择……林子大了,允许什么鸟都有;但团队大了,只能有一个主义!

    12、电影《芳华》看的让人潸然泪下,是因为那些美好的、美丽的被那个时代扭曲摧残。小说《芳华》看得让人郁闷压抑,是因为它更深层次揭开了美好后的不美好,美丽下的不美丽。

    活雷锋刘峰在人性充分自由的改革时代,贩卖过盗版书,包养过情人,最后在默默无闻中得癌症病死。而文工团那些曾经美丽的花儿,也在结婚、生子、离婚的生活琐碎摧残下,一个个变得光鲜不再,人老色衰,年轻时怕男人耍流氓,避之不及,年老了盼男人耍流氓,却不可得。

    有评论家说:文工团大院在冯小刚的回忆里是莺歌燕舞的大观园,在严歌苓的回忆里是勾心斗角的宫斗剧。坦白讲,作为一个男人我更喜欢看冯导营造的大观园,漂亮的女孩犯的错不是错,在男人心目中“颜值即正义”嘛,那点鸡毛蒜皮的事算什么,什么批斗会,什么落井下石,不过是没脑子犯糊涂,胆小怕事罢了,比起男人们之间斗争的凶残凶狠,那只能算是挠痒痒式的玩笑。

    知乎上有一句经典的问答:一个女人外在美重要,还是内在美重要?

    答曰:外在美决定了我要不要去了解她的内在美,而内在美决定了我是否要一票否决她的外在美。

    这就是人性无法泯灭的一面,那些肤浅的、表象的才是最本质的追求,至于那些崇高的、深刻的还是排在以后吧……

    任何小时代,对美色的欲望,对财富的欲望,对权力的欲望都是普罗大众的基本天性。在革命年代,唤起广大民众要靠实惠的“打土豪,分田地”而不是抽象的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牺牲。在改革开放年代,你是不是好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钱,所以才会看到只要能赚钱贩卖假货算什么,毁掉青山绿水算什么,官员腐败算什么,军队经商算什么……

    不要去嘲笑前人多么痴,多么傻,今天的人也依然重走着前人的路:贪图美色,好逸恶劳,追逐名利,勾心斗角,胆小怕事,懦弱愚蠢,虚伪假饰……一个都不能少,一个也都没少!

    有著名文人在谈及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类这个话题时,曾不无自豪地说:人类是不可能被取代的,因为人类会犯错,人工智能不会犯错。人性的缺陷让人类是不可替代的,无法被模仿的。

    好吧,对此观点我赞同一半--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性有缺陷,如果弥补了所有的缺陷,那就不是人类了,而是我们不可知的新物种……

    (昨天把《芳华》原著读了一遍,坦白讲,看完小说后整个人感觉很不好。幸好是先看了电影,再看的原著,如果顺序颠倒过来,我想自己是不会走进电影院的。

    首先是严歌苓的写作风格不太适合我的口味,西方式的琐碎加王朔式的调侃,读文就像在啃鸡脖子,肉少梗多,有些人也许会啃得津津有味,但对我这个喜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之徒真是一次不愉快的阅读体验。

    其次是严歌苓的伤痕批判在我看来许多内容是文人的无病呻吟,是对人性的无限拔高。今天,她可以站在圣人的高度,对集体主义精神做历史性批判。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对活雷锋的“道德落井下石”呢?是的,集体主义对人性的扭曲摧残她批判了,但集体主义对弱者的关怀呵护她颂扬了吗?

    老一辈的人常常回忆,那是一个人与人之间关系最质朴纯真的年代,我相信这一点,如果要是单纯比烂的话,还真没有那个时代比当年更具芳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国有数千万产业工人被下岗失业,在沈阳的铁西区,无数工人下岗失去生计,为了活下去,一些男人用自行车将妻子送到娱乐场所卖淫,鲁迅,老舍等人描写的旧中国底层人民的悲催生活在特色社会中上演,在四川一名失去生计下岗女工,死在居所数月尸体腐烂,才被发现。请问芳华的作者们,你们这些所谓伤痕文学大师们,那些的千千万万底层百姓,他们何止伤痕,他们饱含的是血泪,如果你们还有一点良知,就不要为了那点狗粮,去抹黑那个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底层百姓扬眉吐气的时代,而为当下生活艰难的百姓说句公道话
    2018/1/13 12:52:34
  • 芳华的主人公与我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的两个同学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实讲,看了电影心里很不平静.尤其是刘峰,一个雷锋式的理想主义者,战斗英雄,残废军人在改革年代却沦为一名个体小商贩,干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营生,真不知是刘峰的悲哀还是时代的忘却,一个理想主义者在芳华尽逝中与时代告别
    2018/1/6 0:12:01
  • 芳华的时代我是亲身经历过的,不但是时代还是当年一个部队甚至跟所属的宣传队还有些纠结呢,所以对这段历史可以说是过来人啦,当然也在朋友圈里评议过啦。
    2018/1/2 15:03:41
  • 一种评价体系,必须是能够贯穿今古与不同文明体系。
    种姓国家,主体国家,乡绅国家,资本国家,官僚国家能够同一尺度。
    以时间,结构进行评判。可以是异国标准,也可以十九大的五体四面。也可以是别的。
    2018/1/1 16:09:22
  • 我记得近代有人作过《苍蝇赋》,特可爱。
    2018/1/1 15:56:11
  • 51楼lscl:
    tonygu: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国共两党走上舞台是缺了发现美好的眼睛。盯着不足搞社会改良、社会变革。一开始就已错了。==========================================舞台上的美女养肥了观众美好的眼睛,不等于粪坑里的蛆也能上舞台。
    2018/1/1 14:48:38
  • “我们当时怎么那么爱背叛别人?怎么不觉得背叛无耻,反而觉得正义?
    升级版发现爱的眼睛。
    2018/1/1 13:39:17
  • 看电影,看电视,电子游戏,网络游戏,网络文学,毒害青少年。
    中老年不看不玩,少受毒害。种种网络诈骗、社会诈骗以老年人为对象。是因为老年人不需要这些过程已受社会毒害。而中年人是被毒害进行时。
    2018/1/1 12:25:14
  • 45楼lscl:
    集体主义是一种互帮互助的行为意识。一个大院,一个单位,只是一个群体,里面的事是各种矛盾的反映,这些矛盾有现实因素,有历史因素,有外部因素,有内部因素等。和集体主义两码事。
    2018/1/1 10:11:35
  • 44楼lscl:
    集体主义是一种互帮互助的行为意识,一个大院,一个单位,只是一个群体,里面的是和集体主义两码事。
    2018/1/1 10:11:34
  • 昨天看了电影《芳华》,感觉编排比较混乱,对故事的真实性没法验证,妻子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认为在部队里不可能存在那么明显的欺侮。我倒是从另一个侧面来解读,帮派、欺侮普通存在于中国人中,不论是清朝丶民国还是新中国都是如此,属于民族劣根性的问题,正是中国一共产党的作用,把大家伙月团结起来,中华民族才有战斗力。一句话,作者严歌苓想通过作品攻击一共产党和集体主义,而电影《芳华》却让我们更加认识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
    2018/1/1 9:31:26
  • 文革的伤痕文学,我认为最好的是巴金的《随想录》,1978年底在香港《大公报》开始刊登,我成为第一时间的读者,感触很深。巴金是想到什么写什么,写的多是真人真事。
    严歌苓的《芳华》是经过文学加工,她在1970年考入成都军区,成为一名跳红色芭蕾舞的文艺兵时只有12岁。严歌苓有很好的文学才能,1978年18岁时发表处女作童话诗《量角器与扑克牌的对话》。但文学就是文学,不是学术分析。
    至于什么“西方世界文艺复兴以来所形成的对人的价值观的透视”,我对西方文明有全方位的认识,从西班牙人利用天花病人衣服传染给中美洲印第安人,灭了两个印第安人文明,到长达350年的从西非贩卖奴隶到美洲的历史,美国的开国领袖都是奴隶主。英国到了鸦片战争时期,在英国一位母亲如果因为家里孩子饥饿不停啼哭,她胆敢在市场偷面包的话,抓到了等待她的是绞刑架。
    等到西方人打遍世界无敌手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欧洲人自己火并,杀得天昏地暗,把自己的国民强迫到战场送死,使一代男青年都差不多死光了。
    再经过和严歌苓同龄的冯小刚的电影票房的加工,不知道还有多少真实性呢?
    2017/12/25 0:04:4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柔性思维理论创始人,国内著名思维专家,从事大脑思维研究和训练20多年,当他开始在中国推广思维培训时,国内在这一领域还几乎是一片空白。其研究领域涉及:创新思维、系统思维、战略思维、思维脑图、道家思维、兵家思维、右脑潜能开发、职业脑力训练、团队创造力开发、问题分析与解决训练、思维素质测评等诸多领域,其著作曾获全国优秀畅销书奖,在台湾出版后被选为管理人员思维训练教材。个人著作:脑力训练》、《智力拓张》、《全脑思维训练场》、《像大师一样思考》《柔性思维教练》、《思维脑图训练》、《道家思维活学活用》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