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突出阿尔寨文化 彰显鄂托克特色
2017-12-05
字号:

    鄂托克旗地域辽阔,资源丰富,具有悠久神秘的历史、灿烂神奇的文化,是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地,又是内涵丰富、个性分明的佛教文化区域。鄂托克草原是鄂尔多斯高原的代表和精粹,遍布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征战的足迹,留下了许多神奇的传说。自古以来,北方游牧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游牧文化、草原文化,留下了诸多著名的遗迹。成吉思汗时期,这里成为蒙古大军的营地,使成吉思汗文化扎下了根。1226年,成吉思汗率蒙古大军从漠北大本部南下,跨过黄河套湾,入驻阿尔巴斯、阿尔寨地区,第六次进攻西夏,策划了灭西夏的军事大计,在鄂托克大地留下了晚年的足迹。从此,蒙古人在这里生产生活,创造了古老灿烂的文化。由于成吉思汗八白室和托雷、别力古台、哈撒儿等蒙古汗国主要人物的八白室、苏勒德在这里供奉多年,鄂托克成为成吉思汗圣火传承之乡,成为蒙古族历史文化集中的地方。鄂托克又是成吉思汗祭灵白宫的故乡,一直传承着独特的蒙元文化。主要表现是以乌仁都西敖包祭祀、成吉思汗敖包祭祀、阿尔寨石窟祭祀、托雷灵帐祭祀、别力古台宫帐祭祀、石布青部落苏勒德祭祀、敖伦布拉格泉水祭祀、骆驼祭火为主要内容的祭祀文化,以及具有宫廷礼仪文化、草原文化、民族文化、民间歌舞为鲜明特点的诸多传统文化。人文资源有著名的阿尔寨石窟、神奇的百眼井、古朴的桌子山岩画、清代王府等文物古迹,有雄伟壮观的苏里格庙、以崖壁坐禅洞著称的迪延阿贵庙和乌兰敖包、鄂托克召等佛教文化旅游资源。

    历史上的鄂托克,不但在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显赫于蒙古高原,而且在文化领域也独步一方,形成了一种独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在尽显个性的同时,与草原文化融为一体。与这种宏观的历史文化背景一致,鄂托克的佛教文化在与内蒙古佛教文化发展的相互激发中,也呈现出深厚而鲜明的个性。不但在蒙古族佛教历史上写下了灿烂的篇章,而且在当代社会的文化建设与经济发展中依然具有重要的价值。佛教文化是鄂托克的一大特色,值得我们深刻探讨和深入研究。

    一

    鄂托克旗具有丰厚的佛教文化资源。可以说是佛教在蒙古高原传播的重要摇篮之一。阿尔寨文化是鄂托克草原的文化命脉,是厚重的文化积淀,是鄂托克独具特色的佛教文化现象,研究领域广阔,涉及宗教、历史、考古、民俗、艺术、地理、旅游等诸多学科,内涵丰富,外延宽广,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阿尔寨石窟不同于佛教的一些直接传播载体,它是因为被赋予了佛教的意义,有了佛教的文化内涵而被确立成名的。阿尔寨石窟的佛教文化资源表现在一系列佛教文化现象及其所形成的佛教文化的动态效应。我们应对阿尔寨石窟佛教文化资源的实物形态与非实物形态进行整体性和个体性的考察。阿尔寨石窟保存有藏传佛教早期的壁画,还保存大量反映当时社会生活场景的壁画,尤以“成吉思汗与夫人及四子受祭图”、“各族僧众礼佛图”等最为珍贵。它不仅是一处重要而罕见的佛教艺术宝库,更是研究蒙古族历史、文化和生活习俗等不可多得的珍贵形象资料。成吉思汗第六次进攻西夏期间,在阿尔巴斯狩猎受伤后,在阿尔寨养伤的同时指挥西夏战事,阿尔寨成为成吉思汗留下晚年足迹的胜地、蒙古大军驻扎的营地。

    阿尔寨石窟是集寺庙、石窟、岩刻、壁画为一体的佛教建筑群。据考证,阿尔寨石窟大约开凿于北魏中期,以西夏、蒙元时期最盛,至明代还在延续使用。石窟上的寺庙毁于林丹汗西征鄂尔多斯之役,曾经是藏传佛教噶举派圣地。阿木尔巴图先生说:“成吉思汗征服西夏后,蒙古人在这里继续修凿石窟,此时的阿尔寨石窟具有礼佛与祭祀双重意义。”①这里保存了丰富的古代游牧民族文化和佛教文化的信息,阿尔寨石窟与云冈石窟、敦煌石窟、龙门石窟和麦积山石窟被称为中国五大石窟艺术宝库,他们同样的是历史悠久、包罗万象,不一样的是民族特色和地域风格。有资料记载:“阿尔寨山顶部四方块凿成的石壁上用彩色砖瓦制造的三座大小寺庙遗址,约占悬崖的三分之二开凿的上、中、下三层跟念珠同等数的108处大小石窟,大约为800年前元朝时期所建。后来由黄教喇嘛们所利用,成为内蒙古地区规模最大的石窟之一,形成集寺庙、石窟、岩刻为一体的佛教文化遗产。”②石窟间的峭壁上浮雕单塔或双塔,在那么多佛塔中仅有一处为方形楼阁式佛塔,其余造型全是统一的。佛像雕刻得琳琅满目,五彩缤纷,线条流畅,技法纯熟。其特点与莫高窟、榆林窟、麦积山石窟颇为相似。尽管在历史上有所损毁,但迄今为止,并没有失去它的古老文化价值。二十四座覆钵式塔和一座阁楼式塔记载着历史的变迁,收藏着高僧大德的骨灰和精神,保留着帝王英雄的生活足迹;六处建筑基址六十五座石窟,展现着民族的风俗,展现着蒙古族皇宫的生活,展现着佛教的风格。

    阿尔寨石窟,佛教文化丰富多彩。阿尔寨石窟圣地中,不仅包括各种寺院、各种建筑、各种石刻、碑铭、雕塑、书法、绘画,还有佛教各种佛事活动、各时期帝王大臣、文人墨客的足迹。另外,古代的大德高僧,多为饱学之士,他们满腹经纶,不仅在宗教,甚至在政治、科技、医学、文学、艺术等等领域也作出了重大贡献。整个阿尔寨佛教文化发展史又是内蒙古建筑史、科技史、艺术史与宗教史的有机结合,是鄂托克草原乃至内蒙古的重要瑰宝。阿尔寨石窟是藏传佛教各大流派的汇聚地,石窟拥有苯波教、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格鲁派等藏传佛教壁画,这些壁画不仅再现了藏传佛教在内蒙古地区传播的历史画卷,也是研究北魏经西夏、蒙元及至明代藏传佛教各个派别的宗教仪规、信仰内容,更是探析近千年蒙古高原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地理及宗教信仰、民风民俗的无价之宝。有学者说:“阿尔寨石窟的普遍特点是长宽深度没多大区别,近似正方形,有约占石窟长度三分之一的四方拱形门。石窟内壁和窟顶用掺加麦秸的黏泥抹平并涂白后彩绘画满了佛像、佛陀本生故事图、降魔图和布施者供养图等。多数石窟面壁中央凿有椭圆形佛龛,石窟面壁和左右墙壁底部留有长条台阶。”③阿尔寨石窟状似平台的红砂岩小山,沿山体周围凿有众多石窟。石窟中近两千平方米的壁画中,佛教文化艺术以及有竹笔墨书的回鹘蒙古文、梵文、藏文榜题,皆为礼佛颂诗,而且这里是以藏传佛教为主要内容并有现实伟人足迹的文化宝库,是研究佛教文化在草原土壤生根成长并与草原文化融合的重要宝典。阿尔寨石窟是《蒙古秘史》记载的重要地方,成吉思汗晚年生息的场所,其养伤射箭处、安葬图、家族崇拜图无不映喻着伟人的不凡。

    阿尔寨石窟堪与敦煌、云冈诸石窟媲美。窟内大部分壁画反映的是藏传佛教内容,其中成吉思汗遗迹、藏传佛教文化艺术以及回鹘蒙古文、梵文、藏文榜题等,反映了我国北方古代各民族之间的文化交流,具有历史、文化、艺术价值。这些壁画历史悠久,内容包罗万象,绚丽多彩,带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是研究北方草原民族历史文化的不可多得的无价之宝。石窟的壁画内容主要有佛像、菩萨像、诸天鬼神像和藏传佛教上师、高僧以及佛教本生、变相故事图、供养人图等,也有帝王、贵族、平民以及山川草原、飞禽走兽等内容。其中的“各族僧侣俗人等礼佛图”最早将蒙古、藏、党项、汉等各族人物同绘于一图,是中世纪草原地区各族人民友好相处的历史写照。在题材方面,有表现真善美、假恶丑的画面,如静穆慈祥的菩萨和为非作歹的异教徒、狞恶丑陋的妖魔鬼怪等,有表现五马分尸、乌鸦啄尸等宗教地狱图和一些神话故事,还有大量的装饰图案和背光景色,造型十分逼真、庄严而富丽。石窟中的壁画,多为彩色,以绿、红、黑、蓝、白、黄为主,为矿物质颜料,虽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仍斑斓如新,实属弥足珍贵。也有仅以黑色线条白描的,可看出线条流畅,技法纯熟,十分难能可贵。丰富的壁画及珍贵的各种榜题,被专家们称为“草原敦煌”、“佛教艺术宝库”、“壁画和岩刻的展台”,阿尔寨石窟不愧是浮雕艺术的展台,是佛教建筑艺术的集合营。

    二

    在各种文化形态当中,佛教文化是区别于各种世俗文化的一种具有神圣性、持久性、广泛性的文化,不但以久远的历史渊源令世人慨叹,也以长期不衰的发展潜力而令今人刮目相看;不但承载着古老的传统,具有深厚的历史性,而且充满活力,生机勃勃,具有强烈的现实性;不但具有神秘奇异的哲思幻想,充满超人间性,而且具有强烈的现实关切和救世情怀,充满人间性;不但具有神圣的信仰和终极超越的追求,而且呈现出缤纷灿烂的文化特性,从而形成别具一格的哲学、伦理、文学、艺术、民俗、医学、养生、伦理等文化体系。佛教文化是人类创造的财富,是当今极为重要的一种文化遗产,也是当代文化产业开发中具有魅力、实力和潜力的一种文化资源。

    鄂托克草原的佛教文化历史悠久,内容丰富。有书记载:“第五世达赖喇嘛罗桑嘉措,于1652年(癸辰年)去北京时途经鄂尔多斯的鄂托克旗等地讲经说法,当年(1652年)开始兴建鄂托克旗最早寺庙鄂托克召。”④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鄂托克草原曾经出现过许许多多的高僧大德,譬如罗布桑丹津活佛、罗布桑隆如布班第达、甘珠尔莫尔根活佛贡楚克吉格米德萨木腾、达尔玛扎拉森敖斯尔班第达、官楚克拉布杰喇嘛、萨丹其木德道尔吉喇嘛、王苏那木喇嘛等,他们或著书立说,或收徒传法,或建寺修行,或行医送药,他们的足迹有时可能是模糊不清,但他们的思想影响深刻久远。伴随着高僧大德的活动和皇室的支持与文人的呼应,鄂托克草原的佛教寺庙层出不穷,佛教信徒源源不断,佛教法系传承不绝,佛教活动经久不衰,佛教经典流传聚集,佛教往来畅通无阻,佛教艺术盛极一时,寺庙林立,香火很旺。鄂托克草原上曾经建过很多寺庙,有资料显示:

    1928年写成的《了如指掌》一书中,单列鄂托克旗46座寺庙名称,说有2735名喇嘛,约占全旗人口(男性)的60%。1983年出版的《鄂尔多斯史志研究文稿》第三册附表中,单列鄂托克旗49座寺庙名称,说有1369名喇嘛。鄂托克旗档案中记载,1949年全旗有大小寺庙65座,2482名喇嘛。⑤长期从事宗教事务领导工作和佛教研究的德勒格先生在《内蒙古喇嘛教史》中单列了鄂托克旗50座寺庙⑥,萨·那日松、特木尔巴特尔先生在《鄂尔多斯寺院》一书中记载了鄂托克旗75座寺庙,阿日宾巴雅尔、曹纳木先生在《鄂托克寺庙》一书中记载了88座寺庙。透过这丰富多彩的历史画卷,可以看出鄂托克佛教文化的诸多内涵。内涵的抽取总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因为研究者的思路不同,切入点不同,观察的角度与层面不同。

    鄂托克与蒙古族佛教文化发展紧密呼应,共为一体。鄂托克文化属于一种地域性文化,又是蒙古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从里到外都呈现出蒙古族文化的基本特质。鄂托克佛教文化也是一样,在保持自己个性特色的同时,又与整个蒙古族佛教文化相互呼应,在蒙古族佛教的大背景中生存和发展,在不断丰富自己的同时,为蒙古族佛教文化的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的滋养,与蒙古族佛教的整体态势保持一致。鄂托克佛教的实践性强,在民众中的影响大,鄂托克的佛教注重的是佛教的实践性和通俗化,于是平民化的佛教非常发达,这种佛教虽然缺少了名震内蒙古的一流大师,但佛教在社会上的影响却是广泛而深刻的。

    鄂托克佛教文化依托山水文化,并与民间各种文化相互交融的特色比较明显,佛教的本土化程度更加深刻。这表现在鄂托克的寺庙大多位于风景名胜之地或受传统风水思想的明显影响。阿尔寨石窟旅游区、苏里格庙旅游区等风景区都有寺庙,其寺庙和佛塔则直接因为风水信仰而兴建起来。所有这些特征是在开发利用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时应该考虑的,利用这种特性的优势,尽量避免其负面影响。历史上鄂托克曾经有过很多有名的寺庙现在不存在了,现存寺庙有鄂托克召、道劳阿贵庙、喇嘛庙、查汗敖包庙、苏里格庙、迪延阿贵庙、查汗加德海寺、乌兰吉林庙等。现存寺庙比较分散,规模一般也都不大。这种情况有利于佛教信徒的宗教性活动的进行,但不利于佛教资源的整合与开发利用。

    鄂托克具有佛教文化的整体特色优势。很多大大小小的寺庙散布在鄂托克草原的广大区域,每一座寺庙在个体散布的同时,亦即形成了鄂托克佛教文化的整体布局与这种整体格局的文化。鄂托克佛教文化实物形态与非实物形态的资源即孕育于此种整体文化格局之中,并且以各处寺庙各自的形态存在着。其实,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实物形态与非实物形态两种表现形式,并非能够截然分离,不能断然说它是非实物形态,也不能说它全然是实物形态。应该说,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各大优势中均包含着实物形态与非实物形态两个层面的涵义。也恰恰是这种组合使一般意义上的佛教文化的普遍性得到生动丰富的体现和不同层次的广泛传播,进而扩大了佛教文化圣地的影响,渲染并加深了寺庙的佛教文化气氛。而鄂托克佛教文化也正是在这种文化气氛所覆盖的地理区域范围内,形成了鄂托克佛教文化整体概念和整体现象的巨大资源与优势,并发挥着其文化的动态效应。这种文化动态效应主要存在于教内信仰、世俗佛教信仰内部以及两者之间的互动与协调、吸引与辐射之中。鄂托克佛教有经典依据支持,有教内的认可,还有世人的信仰,有着社会的响应。这种动态效应,不仅仅因为鄂托克体现出深刻的佛教义理或特别的主张,更重要的是其引发了信仰者入寺庙朝拜的愿望,唤起了文人雅士的情趣,吸引了世人的崇信景仰,呈现出佛教文化圣地与佛教文化广泛传扬、神圣性与世俗性的互动与协调,教内信仰与世俗信仰、文化意义和象征意义的吸引与辐射。鄂托克的佛教文化也不仅属于鄂尔多斯,有着神圣性与世俗性的意义,有着地域性乃至国际性的意义。佛教文化的动态效应,增强了独特的文化资源与优势。但或许由于现今诸种原因影响,鄂托克佛教文化的动态效应的发挥并不如蒙元或清朝时期那样突显了。

    三

    跨入21世纪以来,鄂托克旗实施了“生态立旗、工业强旗、开放兴旗、文化塑旗”的发展战略,按照“突出特色、扩大规模、提高品位、完善功能、服务经济发展和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效能管理”的总体要求,推动优势产业升级循环,优良环境提质再造,科学发展,强旗富民,促进农牧业规模化、工业高端化、城镇特色化、文化品牌化、旅游精品化、物流产业化。全旗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已跻身中国西部百强县第十六位。近年来,鄂托克旗统筹城乡、集约发展,按照“建设富裕、宜居、和谐的幸福鄂托克”阶段性发展思路,围绕居民收入、基础设施建设、卫生、教育、文化等八个领域,统筹城乡发展,实施民生“八大工程”。同时按照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城乡互动的要求,通过“提高农牧业产出效率、农畜产品竞争力”,让农牧民从产业、产品中直接收益,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坚持“以牧为主、以工致富”的生产建设方针并不断赋予其新的内涵,通过结构调整和推进产业化经营,逐步强化了农牧业的基础地位,依托资源优势,实施集团化战略,实行资产重组,走出了一条具有鲜明特色的地方工业快速发展之路。阿尔寨石窟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托雷伊金祭奠文化、别力古台祭奠文化、泉水祭奠文化、“鄂尔多斯乃日”等被列入自治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鄂托克旗文化生态保护区被列入第一批自治区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名单,全旗被命名为全国文化先进旗和全国文物保护先进旗。这些都为有效地保护、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实现鄂托克旗文化大创新、大发展、大繁荣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打造阿尔寨文化品牌,展示草原文化的独特魅力,提高鄂托克旗知名度与影响力,构建富裕、和谐、宜居的幸福鄂托克,大有希望。

    佛教文化是一笔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有必要加以保护,在合理保护的基础上可以适当的开发利用,发展相关文化产业。一方面,当今最具吸引力、可持续发展的旅游资源是有着浓厚特色文化积累加以良好自然环境的资源,阿尔寨石窟可谓是二者兼备,得天独厚。另一方面,佛教文化早已融入蒙古族传统文化之中,也成为鄂托克地域文化、民俗文化的重要部分,并且有着作为一个特色旅游的巨大潜力,而鄂托克佛教古刹、阿尔寨石窟集聚的特色佛教整体文化又最具优势。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应建立在总结历史、提炼内涵、明确特色、推出亮点、把握原则的基础上。总结历史是为了提炼内涵,提炼内涵是为了明确特色,明确特色才能推出亮点,推出亮点自然是为了当代开发利用的方便,而当代的开发利用是必须遵循一些基本的原则。基于此,对于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冒昧提出几点建议,期待专家的指教。

    (一)对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进行整体定位,对阿尔寨石窟进行整体开发

    阿尔寨石窟已成为著名佛教文化圣地,具有强烈的文化意义和象征意义。所以,在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方面,对阿尔寨石窟进行整体定位,注重阿尔寨石窟特色资源的整体开发,以特色文化资源为依托,实现资源组合和规模效应,注重文化产业区或文化产业基地的建设。

    (二)明确阿尔寨石窟的优势,发挥价值,并充分突出特色

    一方面,要发挥阿尔寨特色,这是其他地方所不具有的特点,是鄂托克和鄂尔多斯的巨大优势;另一方面,要充分探究、发挥个性特点,正本溯源,充实发挥,以突出自身价值和优势。只有充分发掘出文化资源与内涵,才能使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得到充实与升华,才能使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与内涵所具有的文化灵魂充分突显出来。

    (三)在开发利用佛教文化资源的同时,要有文化遗产保护与弘扬意识,注重文化生态、自然生态建设,实现可持续发展

    文化资源有着发展文化产业的巨大潜质,注意文化产业的发展与佛教原生文化形态的保护问题,切不可因“开发”而造成对佛教文化的破坏。鄂托克草原有着良好的自然环境,在开发佛教文化资源、发展文化产业的同时,既应发挥自然资源优势,又应顾及自然生态的保护与建设。

    (四)加强政府宣传支持与舆论引导工作

    阿尔寨石窟有其自身起源、发展的流变,是存在已久的文化现象,有着浓厚的文化意义和象征意义。虽然阿尔寨因其佛教地位名誉中外,但往往孤木不成林;而且知名度也大都局限于佛教界内部,而没有引起广泛的社会效应。鄂托克诸多古刹因历史变迁、破坏等原因,其佛教历史文化地位正日益被人们遗忘。任何一种文化品牌的成功都需充分的宣传支持与舆论引导,目前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整体优势也缺乏必要的宣传支持与舆论引导。只有加强宣传、舆论工作,鄂托克的佛教文化资源才能在更大程度上发挥出来,阿尔寨特色优势才能得到突显。这种宣传与舆论工作应主要建立在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与内涵发掘基础之上,但特别需要注重政府作用的发挥。尤其是在市场机制不明显的时候,政府的作用更是必不可少的。在政府的带头下,充分利用现代宣传科技,使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优势、文化产业得到多渠道、多方式、多层次、广领域的传播,引导舆论,引导创业与消费。

    (五)注意到“文化创意”是鄂托克文化产业发展的灵魂

    文化产业是一种建立在文化基础上的经济行为,是文化功能突破固有的界限在经济领域的拓展,所以这种新兴的产业是以文化为灵魂,以产业化运作为桥梁,以经济增长为目标的产业形态。而人类自古以来所创造的文化种类繁多,各有风采,以不同的方式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的社会,塑造了各民族的精神,并以不同的形态展现于当代社会,在发挥思想启蒙、精神陶冶、教化社会等积极作用的同时,在经济开发过程中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巨大作用。文化资源是可持续发展的巨大资源,鄂托克的文化资源相当丰富,让佛教文化资源与文化产业协调发展。这既可继承和弘扬蒙古族传统文化遗产,又是开拓鄂托克乃至鄂尔多斯旅游市场、振兴经济的路子。借此良好机遇,更大程度地发挥以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优势与文化动态效应,服务于佛教,服务于文化,亦服务于社会。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要强调佛教文化资源的转化与升华、文化内涵的探究与发挥,以提高开发档次,防止盲目开发、低劣开发浪费、破坏资源的行为。要实现总体开发,突出特色,创新转化,科学管理,良性循环。开发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建设的目标就是期盼一个突显鄂托克特色佛教文化内涵、忠实于佛教文化、能创造文化产业价值的文化品牌的出世,形成鄂尔多斯乃至内蒙古独具品牌特色的佛教文化旅游圣地。鄂托克佛教文化资源的开发利用将产生巨大的综合效应,使鄂托克的旅游产业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实现幸福鄂托克的战略目标。

    参考文献

    ①阿木尔巴图:《蒙古族美术研究》,辽宁民族出版社,1997年版,第257页。

    ②{5}阿日宾巴雅尔、曹纳木:《鄂托克寺庙》(蒙古文版),内蒙古文化出版社,1998年版,第336页。

    ③哈斯额尔敦、丹森等:《阿尔寨石窟回鹘蒙古文榜题研究》(蒙古文版),辽宁民族出版社,1997年版,第3~4页。

    ④萨·那日松、特木尔巴特尔:《鄂尔多斯寺院》(蒙古文版),内蒙古文化出版社,2000年版,第7页。

    ⑥德勒格:《内蒙古喇嘛教史》,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第508~511页。

    作者:哈斯朝鲁,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编委会副主任、副编审

    来源:奇朝鲁、郝健君、尚志强主编《幸福鄂托克 祥瑞阿尔寨--首届鄂托克·阿尔寨文化高层论坛文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uangting8989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