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寅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宏智库 - 张二寅首页
经济学第一公式短周期总GDP=M/(S*D)
2017-09-03
字号:
    新宏观主义对该公式的简洁推导:

    因为最大收入*储蓄率=最大储蓄额,最大储蓄额*准备金率=最大准备金=基础货币,即最大收入*储蓄率*准备金率=基础货币,又最大收入=短周期总GDP,故,短周期总GDP*S*D=M。这是该公式的第三种推导方法。

    其中,1/(S*D)定义为短周期系数,也就是货币乘数与投资乘数的乘积。

    之所以称之为经济学第一公式,原因如下:

    一、将短周期总收入、基础货币、储蓄率、准备金率联系起来,揭示出短周期的原因,为宏观经济理论建立了微观基础。

    二、它指出了投资乘数的缺陷,即在性质上漏掉了因借贷导致的债务累积,在数量上1/(S*D)要比原来的投资乘数1/S要大得多。

    三、M/(S*D)公式也纠正了教科书中货币乘数脱离现实的假设--贷款人将贷款又存入银行。实际为,贷款人直接投资,购买设备,招聘员工,从而形成中间加工商利润收入与工资收入,即总收入,它进一步分解成消费支出与储蓄,储蓄扣除准备金后被借贷,与消费支出一起形成下一轮的总投资。也就是说,无论存款与贷款都不能直接形成收入,只有贷款被支出购买后,才能形成销售者的收入。

    四、流动性短周期理论与弗里德曼对大萧条的解释相一致,并得到持该解释的伯南克实施的量化宽松验证。

    五、指出了短周期与长周期之间的逻辑联系。经济管理当局可以通过三个途径来解决短周期,即改变M、S、D,但却使债务累积。即总储蓄=总债务=短周期总GDP*S=[M/( S*D)]*S=M/D,也就是所谓的M2,因为最大储蓄=最大贷款额+基础货币。

    六、它清晰地揭示出货币经济系统的内在不稳定性,与实物经济的均衡论相分离。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信贷与M2背离说法有些高冷,这里给出一个原则性区分准绳。
    首先,信贷增,经济增,但未来债务风险在积聚。
    其次,M2也属于信贷的一部分,不过是间接的、表内的商业信贷,余下的为表外与直接债券投资。如两者相背离,说明债务结构发生了变化,杠杆转移,银行呆坏帐风险减少些。
    信贷增,经济增,这一规律当债务累积至上限时被打破,预期无利润,流动性陷阱出现,明斯基时刻来临,即资产负债表型衰退,也就是债务长周期的增长临界点。
    2017/9/17 13:22:16
  • 金融危机实际上就是各种类型的违约,银行违约、贷款者违约、政府违约、政府通过超发货币来实质性违约等等。根据Goodhart和Tsomocos的总结,违约总是会涉及到不同主体的不同风险偏好,这一特殊性质使金融稳定性理论很难纳入到主流经济学的同质人模型中去,因此关于金融稳定性的研究在大部分时间也都游离于主流经济学之外。现有研究或者偏于实证,或者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均衡理论。尤其是在经历了将近20年的所谓“大缓和”时代,经济学家自认为已经熨平了周期,对金融稳定性的忽视就更加严重。虽然各国央行和国际金融机构也在定期发布金融稳定性报告,但并未正视风险。IMF在2007年4月的《世界经济展望》中甚至认为“全球经济的风险已经非常低”!直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再一次爆发,金融稳定性问题才又重新回归人们的视野,大量的研究文献也才开始从多方面开始对这一问题进行反思。这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IMF所倡导发起的资产负债表研究方法。

    所谓资产负债表研究方法(Balance sheet approach,简称BSA),就是利用国家(及部门)资产负债表来从事经济金融分析的方法。这一方法由IMF首倡,随着主权债务危机的爆发而蔚然成风。

    国家资产负债表的主要功能,是依靠一系列处理数据的方法,用精心设计的理论框架,表列整个国家的“家底”,并依托这一框架,揭示各经济主体主要经济活动之间的对应关系,借以勾画一国经济运行的机制。这套框架不仅有助于我们准确把握国家经济的健康状况,了解可能产生冲击的来源及强度,而且在危机期间它可为政府探讨对策空间提供基本依据。进一步,对这些存量指标(有别于作为流量指标的GDP等)进行时间序列分析,比较其年度间变化,它还有透视一国多年经济增长“累积效应”的功能。
    如果更深入地分部门考察资产负债结构、变动趋势及其同其他部门的关联,我们还可从存量视角对各国经济的结构特点与体制特征进行解构,从而揭示发展方式转型面临的问题,启示未来经济发展的方向。
    ————
    实质上,当代(纸币时代)的资本主义也是摸石头
    基于此,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摸石头实质站潮头
    2017/9/17 7:01:20
  • 在《资本论(第二卷)》中,马克思将资本主义生产划分为两大部类,并认为两大部类间只有保持一个特殊的生产比例才能达成稳定的经济增长。但由于资本家对利润的无限追求,这种平衡状态很难保持,由此使危机从“可能性发展成为现实性”。这开创了从整个经济体的内生性角度论述危机理论的先河。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进一步提出了虚拟资本的概念,并认为从实物资本向虚拟资本的转化成为危机发生的直接原因。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主张取消商品取消货币产品计划经济。
    费雪认为经济衰退所引发的资产价格紧缩加重了企业家的实际债务负担,从而降低了投资需求。这里已经将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加入到理论模型中来,将存量因素(债务)与流量因素(投资)通过资产价格联系在一起。
    凯恩斯提出的有效需求不足理论与马克思的思路基本一致,都是从经济系统内生性的角度认为需求有天然低于供给的趋势,因此危机总是难以避免的。凯恩斯继而对克服这类危机给出了药方:用政府(举债)购买来弥补私人支出的不足。
    ——
    改革开放发生于后马克思时代
    08年危机发生于后凯恩斯时代

    后科学社会主义——纸币时代增币民享人本商品经济方式
    2017/9/17 0:58:01

  • 由欧盟委员会统计办公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联合国统计司和地区委员会以及世界银行这5个组织共同发布的国民统计账户体系(System of National Accounts,即SNA)“是一套基于经济学原理的严格核算规则进行经济活动测度的国际公认的标准建议”,其目标在于“提供一套综合的概念和核算框架,以便建立一个适于分析和评估经济表现的宏观经济数据库。该数据库的存在是制定明智、合理的政策并进行决策的先决条件”。其特点是全面性(包含全部经济体)、一致性(特定活动对所有参与主体采用相同规则)和完整性(对流量和存量同时测度)。目前这一体系已经更新至第5个版本,即SNA2008。
    ——————
    现行资本主义货币金融制度(国际惯例)的衍生品,与资本主义相辅相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摸石头改革(欲与国际惯例接轨)正在融入其中。
    2017/9/17 0:42:22
  • 截至2017年8月末,境内居民住户存款总量63.22万亿元;不过住户贷款总量达38.37万亿元。两相抵消,8月末全国住户净存款24.85万亿。
    同期
    中国M2货币总量约160万亿;基础货币约30万亿;GDP价值约70万亿
    另外
    社科院最近的估算:2000-2016年,中国主权负债从19.3万亿元上升至126.2万亿元;中国的主权资产从35.9万亿元上升至229.1万亿元。这样中国政府所拥有的资产净值从16.5万亿元上升到102.9万亿元。剔除掉变现能力较差的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以及国土资源性资产,政府部门资产净值为20.7万亿元。

    这就是中国13亿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宏观数据,中国经济体160万亿货币扣减政府和个人货币净资产45万亿所余115万亿人民币荒谬存在

    特色社会主义——不懂货币——不会价值分配的社会主义(荒谬存在的115万亿人民币对应13亿中国人,人均9万元,其虚无,贫困的发展中国家之发展无解贫困)
    2017/9/16 23:33:26
  • 它比费雪公式优越之处是:体现了基础货币的衰减;计量了债务。
    2017/9/16 22:13:05
  • 夏斌:在经历2007年前的世界经济繁荣后,2008年大泡沫突然破了,来势凶猛,“百年一遇”,当时世界一片恐慌。但当时,前有1929-1933年大萧条教训,大家认识到大萧条是由于过于信奉了古典经济学市场出清理论,针对当时的有效需求不足,政府未及时干预。后来凯恩斯主义也由此兴盛起来。

      因为有了那次教训,当又一次“百年一遇”大危机来临时,美国立即怂恿各个大国齐力放松货币政策,总算在2009年前后未让世界经济出现大萧条时那样的恐慌局面。大萧条时,美国国民收入下降幅度超30%,失业率上升8倍,高达25.2%。2008-2009年美国单个季度GDP也快速下降,但是各主要大国失业率还能维持在10%左右,没有出现大萧条时期那样的惨烈景象。

      最难熬的日子是过去了,但是上次大萧条从1929年开始,历经五年,到1934年美国经济就恢复到了两位数的增长。这次大危机自2007年迄今已10年过去了,世界经济还在衰退与复苏的摇摆困境中,确实时间够长的。而且,迄今全球经济复苏的基础并不牢固。特别要看到的是,世界各地由危机而产生的反全球化浪潮,以及由经济问题而产生的社会动荡似乎此起彼伏。
    2017/9/10 14:49:58
  • 李扬:金融当然要顺应新常态--上海频道--人民网 http://sh.people.com.cn/n2/2017/0908/c139965-30710889.html

    引中国经济学创新风气之先,但相对于新宏观,只能算后知后觉。
    2017/9/10 14:45:28
  • 26楼回家复习货币乘数。
    2017/9/7 10:05:35
  • 25楼d00f:
    m是存量,gdp是流量,1/s*d是系数,存量会直接等于流量吗?这个公式本质上有问题
    2017/9/7 9:42:28
  • 转一下在人大经济论坛对网友疑问的答复帖子,以防止对公式的误解。

    你列举的这些数据试图证明只要M*D增加,就必然是紧缩的。
    这是错误的。
    根据周期总GDP=M/(S*D),由于你没考虑S的变化,故设S不变,只需考虑M与D的变化对周期总GDP的影响。
    分为三种情况讨论:
    一、M的增长率高于D的增长率,且均为正。
          此刻M*D增加,但是M/D大于1,因此周期总GDP增加,并非紧缩。
    二、M的增长率等于D的增长率,且均为正。
          此刻M*D增加,但是M/D等于1,因此周期总GDP不变,并非紧缩。
    三、M的增长率小于D的增长率,且均为正。
          此刻M*D增加,但是M/D小于1,因此周期总GDP变小,方为紧缩。
    因此,你列举了一大堆数据,只是想以三掩盖一与二,以偏概全。
    ------------------------------------------------------------------------------------
    另外,在你的帖子中,你以直接投资的存在导致无限大来否定周期总GDP=M/(S*D)的作用,同样犯了数学概念不清的错误。
    一、对于一个完全是间接投资的系统,周期总GDP=M/(S*D)不证自明;
    二、对于一个完全是直接投资的系统,由于D=0,因此,周期总GDP=M/(S*D)=无穷大;
    三、对于一个直接投资+间接投资的混合系统,
    周期总GDP=M/(S*D)=(Mzhi+Mjian)/(Szhi*Dzhi+Sjian*Djian)=M/(Sjian*Djian)
    而非你认为的周期总GDP=M/(S*D)=Mzhi/(Szhi*Dzhi)+Mjian/(Sjian*Djian)
    借回复你的问题,澄清了对周期总GDP=M/(S*D)的误解,这是一大收获。
    另外,也看出你的数学基础较为薄弱,需加强。
    2017/9/6 20:38:13
  • 短周期当然可以得到验证,先做一下数据分析再下结论不迟。
    2017/9/5 17:25: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川江愚人   antai186   mnmn6688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四大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人生信条:自由的思想,有效的实现,更快的进步。转发请尊重作者权益,否则将追责。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