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此番文明复兴,直接关乎全人类未来
2017-08-15
字号:
    中华复兴,不仅是中华大地上所有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事,更是关乎人类未来之方向与今后几百年发展进程的一件大事。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除此之外,我们再也找不到那件大事,可以如此广泛深远地影响整个世界及未来全人类的命运了。

    今天的国人与世界上的很多人,之所以尚不能清醒地意识到这点,主要倒不是因为这件事没被广泛地关注过、掂量过;而是因为全世界的绝大大多数人,仍在用这几百年以来早已固化了的思维架构在看待它。讲得更清楚些就是:不是这个事件尚没有开始启动,还没有出现强烈的征兆;而是我们现有的思维与观念,一开始就只选择性地接收了其中的一小部分信号,把整个事情的原有样貌给裁切得面目全非了。

    其中最为关键的,还是太多人将“中华复兴”定位与定义成了一个大国的重回世界舞台、一个民族久病后的全面振兴。这就像几只老鼠在自家的洞口看到了一条龙,由于大家都没见过、没有龙的概念,所以终究只会将其视作大一号的蛇蟒之类。一旦,当我们对一件事的定位与定义出现了根本性的差错时,古人“郑人失斧”寓言故事里所讲的事,就会不知不觉地发生,就会致使我们出现集体性的全盘误判。

    若以一国、一个曾经的世界大国之重新崛起看,此番中华的复兴,无疑是中国这个古老国家的现时代再度归来。不管是大国归位也好,还是王者归来、最终登顶各国之首也罢,总之都是一个意思,都脱不出个大国竞争、甚至超级大国争霸的框框与路数。

    若以一个民族、一个近现代以来饱受凌辱磨难的多民族中华来论,尽管无疑是比前者的视野更宽广了些,却终究还是主要、根本地基于自身民族之兴衰命运的。这样的格局与维度,恐怕也难谈得上有种对全人类前途命运的自觉指引与主动担当吧?!

    或许,问题出就出在了:事情正在、或已经发生了,可事情本身却不会说话。以一国崛起、一个民族几百年来的复兴予以解读和定义,这便自然只是一种只对自身或主要对自己有意义、有担当的事(即便对世界和全人类有一定的作用意义,看上去也给人的是“捎带着”之印象)。然而,跳出这种既有的思维,脱开这种仍在发展中的当下话语,当我们站位到一种中华文明复兴与人类文明未来紧密相关的更辽阔天空中去的时候,这件复兴事的本身,便会呈现出我们很多人至今想都想不到的无比崇高与瑰丽来。

    首先,对今天往后的人类来说,最根本地是需要一种不同于和能超越现代文明的未来新文明。

    今天与未来的人类,同过去一样,最根本的需要,无疑是减少战乱纷争,消除贫困疾患,彰显不公正义,实现和平发展。一言以蔽之,就是人类要有更好的生存发展,人类文明要大踏步地前进。

    以大尺度的人类发展史看,之前的不说了,就说西方主导下的大航海、大工业、国际贸易、国际通联、国际交流、国际金融、国际移民、国际旅游等,不仅使这个星球上的大部分国家地区进入了近现代化,也真正开始走向了全球化。这,无疑是西方文明这几百年来对世界的伟大贡献。今天我们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人,都还得益于此一轮的伟大创造。然而,西方在为自己创造了适脚之皮靴的同时,也用这双皮靴把世界践踏成了个“烂泥塘”。

    今天的人类,比之前几百年里的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找寻一种新路径与新世界,来矫正、匡扶、更新、超越这个建立在分之道民族主权国家基础上的“国际世界”了。这就不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了,而是要有一个不同于这几百年之文现代明的新文明问题了。西方路径,有违文明大道、且动能活力业已尽失;唯一的希望,显然已经落在东方、特别是中华的身上。从人类文明的最高视野上看,由于中华恰恰是文明大道上的坚定践行者和最高成就者,所以,整个后现代之后的这个世界,唯一能指望给人类开出更美好文明新境、创造人类“未来时”新文明的,就只有中华文明再度复兴与中华之道延续拓展的一条道可走了。

    其次,中华必将接替西方主导整个世界的未来发展,乃是因其自身更为优异的文明本质和只有沿着她的文明之大道前行、才能开拓出人类新文明所决定的。

    我们说,全球化、“地球村”、或人类的多元一统共同体、或“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必然的总趋势。这个进程,甚至可以一直追溯到人类文明孕育诞生的最早时期。未来,必定只会更加地加速与加强。过去的氏族、国家、区域联盟,今日的全球化或人类共同体建设的努力,说到底,其实就是四个字:“聚众以合”。也就是站在全面多元的基础上、以和合之道为主旋律的一种取向与过程。

    虽说,在早前推进区域聚合(欧盟)和全球化的过程中,甚至在直接导致世界连为一体的大航海、世界性贸易、一二次世界大战、联合国成立等一系列大事件中,西方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合”的角色;但,这并不能改变其分之道的文明本质与基本性状。或者更准确地讲,是西方在极力推行自身分之道的过程中,不得不做出的自我挽救动作与顺应世界大势的权宜改变。用易变的中华智慧讲,这乃是西方行分之道太过时、定会出现的一种“物极必反”。因为这些表现,根本没法改变其总体上与根本上的分之思维、分之知识体系、分之主权民族国家、分之国与国分割化的国际世界。形象地说就是,西方所创造的整个现代世界都是多分、细分、极分的,即使她在这个割裂、偏极、碎乱世界里做了一些捏合、促合、聚合的努力,都只不过是漫漫黄沙里的“聚沙为堡”罢了。

    与西方完全相反。中华、中华文明,在骨子里就是一个合之道的国家与一种实现了道化一统的大合文明。和合的思想理念、甚至道统道为,早已积淀成了我们这个民族的统一基质基因。事实与例子就不多讲了。一个文明能够长生不断,一国历史总是统一的时候为多,一个地域的多民族能够如此这般聚合成统一的中华民族,一个民族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能秉持同样的“和为贵”、“和而不同”、“协和友邻”相同理念,甚至一个文明竟能发育出一种举世无双的、站在国家背后起长久支配作用的文明体来(还有,竟能成就一个1600多年时间的文明中心、“文明基核”来),这,不是最坚定与最有成的“合者”、合之道上的王者,又是什么呢?

    既然,世界今后几百年以上时间里的总趋势,都是全球化或人类共同体,也就是全球全人类的“合”或“大合”;那么,天赋秉异的合之道王者我中华,便必然要从在此大道上“打酱油”的西方手中,接过主导世界和引领未来的接力棒。这,还有什么话好说呢?!到了哪股道上,就该换能在那股道上飞跑起来的火车头。至少二三百年内,这一人类世界换车头于中华的基本态势,应该不会轻易改变(至于说各区域的文明都上了正道后,是否会有后发者反超,还比较难以预测),甚至都不存在第二个竞争者、或第二种可能。

    如果,人类将在现代、后现代之后进入新文明时代的假设成立,那么,我们今天就可以做出这样一种基本的判断来:人类新文明的开创与上道,必将仰赖中华文明及其文明大道的复兴。没有中华文明及其文明大道的全面复兴,便不会有人类接替现代文明的人类未来新文明。这样一来便意味着:只要中华复兴事业一天没有新的突破,只要中华文明及其文明之道一天不能洗去蒙尘,我们这个星球上的人类,便不得不在当前这种犹豫彷徨的境地里继续地一直等待下去。

    第三。在中华复兴的前期阶段,我们更多关注的是自我命运,今后则会在引领人类文明的格局视野下全面启动中华文明及其文明之道的大复兴。

    我们说,任何的复兴,都是主客观因素相互作用下的一种长期运动。中华复兴,之所以会在很多人都心中留下主要关乎自身、而绝少关乎人类世界的看法,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没能深刻地看清中华文明与中华文明复兴的根本本质,以及人类对中华复兴的根本期待;另一个原因呢,则是我们很多人把复兴问题看简单了,没有看清复兴是一个长期发展、动态提升的过程。

    看不清文明的本质,是我们很多人不懂得中华文明在本质上是一种立足人世、关心人本、定位中央、放眼世界的“天下文明”。昔日,在中华文明圈是文明天下,今后在这个世界上必定便是天下人类(这种特有的人类、人类文明关怀,从只有我们这个文明发明出了特有的“天下”一词上,便可分明地加以印证)。而看不清复兴的本质呢,则是很多人不知中华复兴、实际上就是“文明的复兴”,是最终必然要冲着重振中华文明之道和“为人类开创新文明”去的。

    关于第二个原因,我们可以通过两方面考察帮助大家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维。

    一方面,从此第三轮中华复兴(前两次自觉的复兴,分别是秦汉与隋唐,相关论述见早前文)的主观自觉性之发展变化维度上来看。

    大家知道,在近代推翻清王政权、直到解放战争胜利的一个较长时期内,中华复兴的基本依托是革命力量。那个时期,“驱除鞑虏”、“共和革命”、“救亡图存”、“翻身解放”等都是高频出现的主题词。即便有人喊出了“恢复中华”、“光复中华”、“中华崛起”之类的口号,不仅应者寥寥,也多是针对直接驱除外族与外敌而言的。可以说,在这一时期,自觉的、正向的、主体文明导向较为明确的复兴意识,谈不上全面地形成,甚至在思想文化引领者群体中也只能算是寥若星火、若明若暗。

    新中国建立之后,我们以建设者的实际行动做了很多中华复兴的事情,也取得了令人咂舌的非凡成就;可那时,由于仍主要遵循着国际共产运动的既定路线,仍在阶级斗争与继续革命的旗帜下执意前行,甚至还在以“打倒孔家店”、“铲除封建主义余毒”的决绝姿态怒对着中华古代传统,所以,复兴的自觉,至少在提法与认识上没有多大的进展。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前二三十年,多以经济发展为重、以西方的现代化为师,所以复兴的自觉,也长期难以成为主流的声音。好在,改革开放,让更多西方东西进来的同时,也极大刺激了中国人的自尊心,激发了中华民族的主体意识。

    到了以习总书记为首的这届领导集体,既有时势所至、民心所向之客因,更有深刻洞悉、前瞻引领的主为,很好地着眼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及时提出了振奋人心的“中国梦”。可以说,仅以中华复兴自觉意识的明确突显与统一形成来论,直到这一时刻,才算是真正实现了一个划时代的开启。这是自晚清以来全民族于复兴大业上的第一次全面自觉,这是将中华复兴上升为国家民族统一意志的首次宣示。以千年复兴的理路看,其所具有的开创性地位与意义,甚至堪与1949年毛主席的开新立国之举相提并论。

    第二个方面,咱们再从中华复兴对整个世界的影响的维度上来看。

    建立一个新型的统一新中国之前,如通常所说,我们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我等对“封建”存有不同观点)的、支离破碎的老迈国家。即便实现了辛亥革命、搞了北洋改良,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且还是战胜国,但要说到影响世界或世界影响力的话,可以说多半也是跟在列强后面、拾人牙慧之类。

    新中国,无疑将中华,从谷底拉回到了一个独立自主正常大国的位置上。改革开放以来,更使我们从“站起来”实现了“富起来”,直至今天已经开始出现了“强起来”的征兆。这60多年,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世界影响力,可以说是有目共睹的。就不多说了。

    不过,请注意,今天中国的世界影响力,更多地还只是作为一个大国、一个“准强国”(之所以是“准强”,乃精神文化、主体筋骨与内在力量等还远不够强大)全面作用于世界的。这样的“强”,即便是十几年二十年后成了世界第一,我们也不能认为其就是“真强”,而只是与西方“强国”相较而言的“强”。而我们所定义的根本上的“强”,那是能够恢复文明国度之性质、也就是一个“强国”背后还站着个强盛中央文明体的由内而外的“真强”。

    一个大国影响力与一个文明、一个中华中央文明的影响力,从根本上看,那是两回事。为什么在外人眼里,中国今天已经十分地强大了,可我们自己、尤其是很多熟悉中华文明史的人们却远不这样认为?除了一部分在西方社会面前不自信的之外,也不排除有不少的人是抱有这般同感的。

    可以这样讲:今天中国对世界所产生的较大影响力,其实多半并不是来自于自觉主动的复兴、以及这种正向复兴事业本身的力量,而是一个大国在摆脱低谷困顿局面过程中所造成的某些方面的复兴事实。再通俗些讲:中国,在今天还没有整体启动文明复兴与回归光大文明之道、还没有把自己最了不得的“看家本领”拿出来的情况下,已经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如此巨大影响;若是等到我们以中华复兴的这辆“发掘机”、把中华文明的整个宝藏都挖出来,中国对世界的影响,那更将是全面主导与一统引领式的。成为一个大而强的世界重量级国家,只是中华万里长征的前半程、甚至第一步;后半程、或接下来的大半个后程呢,则是文明复兴旗帜下的由内而外的全面盛华与为全人类开辟未来时代新文明了-----从这种维度上看问题,我们说,中华以自身文明复兴深刻影响世界、甚至主导人类文明新文明方向的日子,在今日才只是个开始,只是刚刚迈出了万里之行的第一步。整个人类世界,将会因中华复兴而得到怎样的改变?或许这将是我们现在最有想象力的人们想都想不到的。

    第四,中国,必将从国家独立富强、民族伟大复兴,迈步到中华文明全面复兴的更高台阶上去,以文明大合之道引领未来人类几百年。

    若以复兴之道自身的演变周期与内在规律而论,此一轮的复兴走到今天,可以说主要经历了三个不断递进的阶段。第一个是扶危、救亡形势下的复兴隐性萌芽阶段;第二个是建设独立、富强国家努力下的复兴闷声爬坡阶段;第三个阶段是中国梦、近现代民族梦视野下的复兴自觉上路阶段。下面,还有第四个阶段、或者说是文明复兴的最高阶段,其直接以中华文明及文明大道的复兴、对接开出“人类新文明”之境。具体讲就是:重构文明、引领世界基调下的复兴文明融新阶段(这第四个主体阶段,若按这种细分法加以区分,最少也应分出三五个阶段来)。

    以“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中华思维来看,可以说,第一、第二阶段是典型的“穷”时,第三阶段是由“穷”到“达”的转变期,第四阶段才是真正的“达”时。到自己“达”时,也就是将自身文明之道发挥的最好时期了,也就是中华以文明之道为人类世界谋的腾飞时刻了。

    前面的不再多讲。我们更多地来看今天与未来。今天这个阶段,虽然是第一次高度自觉的、划时代的复兴新阶段;我们却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其仅仅只是一个开幕,而非主体演出。也就是说,把建国前后与改革开放三十年,放在估计要延续500年以上时间的此轮复兴大潮中(前两轮复兴大潮,皆有千年左右的时间)去看,其只不过是一个为时不长的铺垫与序幕期。真正的大幕,只是从近几年“中国梦”的提出、且将其准确地定义为“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之际,才算全面地拉开了。

    不过,“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道出的是什么样的一种历史尺度与目标追求呢?听话听音。我们说,近代以来中国的历史,就是一段衰败史、屈辱史。这个时期的孕育出的梦想,带有强烈的爬出深渊、恢复正常之意味,不可能寄予特别什么高大、长远、“内圣外王”、“天下文明”之类的崇高希望,也基本上不会想到要在文明、文明体、文明之道、文明正大道上去担当和去做什么为全人类的了不起贡献。这也就是为什么直至今日,许多对中华复兴有所高看者,顶大只是想到要超越欧美、再现汉唐雄风,却看不到引领人类、开新文明层面的根本原因。

    尽管这种视野与导向,在当前情况下,是贴合广泛民意与贴近国际国内实际的,是现阶段具有引领意义的合适选择,但我却不能不提醒大家注意,这毕竟不是中华民族在回归重返、或再度取得了其自身应有正常位置之后,所作出的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面向人类新文明的根本选择与长远规划。简单地说就是:同样一个人,在吃不饱肚子时的梦想与发达了以后的梦想,是不会完全相同的。在民族处于低谷之时,梦想是爬出来,而不会关怀整个天下人类。所以,今日的“中国梦”,准确地讲应是处在近代低谷位置上的中华民族之梦想,而不是有着天下关怀之中华文明的终极梦想。我们的终极梦想,乃是为“天下文明”、为人类拥有更好新文明的。所以,就近代以来的“中国梦”而言,我们或许距离梦想实现的日子已经很近、很近了;可就第三轮500年以上文明复兴的“文明梦”、“中华文明梦”、“天下文明梦(人类世界之更美好的文明梦)”来说,一切才正在酝酿中、或刚刚进入到自觉开启期!

    之所以在此处要特别地“较真”,一是想告诉大家,中华复兴是一种数百年、上千年且关乎人类前途命运的长久事业。二是想说明一点,某个时期、某个阶段产生的提法与提出的概念,会因时事世事的发展变化而变化的。不要因为今天党和国家尚没有明确提出文明复兴的问题来,便阻断了我们的深入思考与先行探索。三是想要提醒思想者与学术界,“预则立、不预则废”,为了今天而思考未来,能让我们从现在开始就锁定大道正道而有所作为。

    我们说,在国家与民族处于低谷、下风之时,大家的愿望与梦想,只是特别看重振兴、复兴这件事本身-----即便关于复兴什么、复兴到何等的地步、以何种路径实现复兴等都还相当地模糊,也一点无碍于其鼓舞人、开辟划时代的伟大意义。可是呢,随着真心推动复兴事业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复兴问题跟中国以什么和如何引领世界越来越多地交织在一起后,再这么含含糊糊下去就不行了,就需要我们思想文化界来为中国与世界的未来、为党和国家负起责任来了。

    再现实一点讲,看清了未来的复兴大道后,即便在党和国家没有明确提出“文明复兴”和“以中华文明之道引领世界”之际,我们也可先在某些局部的、具体的工作与事项上,展开契合这一理念和目标的前瞻思考与先行先试。比如复兴大长安文明中心、打造“文明对话交融之都”的种种努力,就是这样一些可以先行先试的关键点。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9楼好;是人道的定义;让太阳从东方升起的。太阳系只是银河系的一个子系,而捧奉太阳系的是28宿,其中28宿在银河系相对于太阳系是个立四面,而这个立四面星宿;只有在地球人的观察视角;一年四季;六十甲子,‘东方’七宿星形象龙,应春,应日出的方向;既是人类希望的方向,所以日出的方向具有生生不息的自然功能。
    2017/9/2 20:54:11
  • 说出了太阳将从东方升起,但沒说明是什么能让太阳从东方升起。
    2017/9/2 17:01:17
  • 15楼王岩松先生好;在人类文明整体上你我共有信心,但不排除有曲折、当然了,有感觉良好就行了;请不要懈怠。必把话说满,是想提醒在全球化时代信息互通、别人不可能统统睡大觉。好;只要全球的人;人人都能明白人生的真谛,那么生命互助互亲互用大同人类社会必将很快到来;因为有信息共享的资源。
    2017/9/2 14:02:21
  • 蔡定创先生特别推崇“抽象思维与抽象思维能力”,
    曹建明先生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分析与评论。(参见曹建明先生8.13、8.14日的博文)
    期待王岩林先生的高见!
    2017/8/17 10:45:55
  • 15楼王岩林先生;一己之力难以早日著成《中华之道》一书,何不拿出来与苦苦追寻和关注于此的思考者们,一起来聚焦、分享、探讨、共求之呢?我愿与你同行。
    2017/8/16 21:51:53
  • 12楼,中华先生“人类的后半程也绝对是中华文明之引领。方能避免人类的整体生命大危机“
            ------在总体上我也有信心。但不排除有曲折、有感觉良好后的懈怠。不把话说满,是想提醒在全球化时代信息互通、别人不可能统统睡大觉。
    2017/8/16 20:38:31
  • 八楼黄博主:“怪好的学说,不媚俗,不被社会接受,和没有产生一点点区别都没有。希望先生学会媚俗,学会营销“
            ------人有所能,必有所不能。媚俗营销,不是我之所能。干好自己的事吧,到时代需要时时带自会作出选择。
    2017/8/16 20:29:48
  • 回11楼;一个以舆论起家的;还能不忌讳舆论吗?
    2017/8/16 14:22:53
  • 回7楼;先知先为者与后知后为者。先知的,也未必就能先为;对;由于种种生存原因;先为者也未必先达,乃是先为者不会为。 中华堪为入道之引领,但未必能始终一直主导下去。乃是对中华文明的怀疑;大家都觉醒后,都会有自己的攀登之道的。这就是无为。不需要人刻意地教化了。不过,很多迹象表明,前半程的中华引领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同意;人类的后半程也绝对是中华文明之引领。方能避免人类的整体生命大危机。
    2017/8/16 13:57:57
  • 中国宪法第35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在网络上有人讨论这个问题,有人问宪法第35条为什么形同虚设?
    有人说我国没有违宪审查制度,因此宪法规定的权利要靠其他法律细化予以保障。
    有人说:你也不能说形同虚设,至少你有这项权利,但是收到一定限制,这也是对的,权利要对应义务,没有无义务的权利。
    也有人不同意上述的说法:他认为:
    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任何法律法规都应该低于宪法的规定,不能与宪法的规定相抵,或是加以限制宪法的法制精神,其他的法律细化的补充说明只是更进一步的说明了其在违宪。
    在上世纪90年代,我只想在深圳开办电脑杂志。不涉及政治,没有要求国家补助,只要能够拿到出版许可证,我自己找印刷厂,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中国宪法明明保证中国公民有出版的自由。在西方国家,出版书籍是出版了向版权机构交几本书籍样本就可以了。出版杂志要先交申请书,如果你的出版物发生纠纷,例如诽谤某一个人,是由法庭通过法律解决。杂志的出版人要负法律责任。
    印尼是落后国家,在马路上十几岁的少年利用红灯停车期间,向车主推销报纸以谋取生计。香港的地铁站、火车站肯定有卖报纸杂志的商店,但中国就是没有。
    2017/8/16 0:21:32
  • 8楼 黄松明

    现在阻碍复兴中华文明的力量是什么呢?和博主不同的,是我在香港已经开办了《电脑教育》杂志,开发了十几个教育软件,但在深圳连第一步路都无法走。 ———————————————————————————————————————其实对社会大贡献者,他们不但具有领导力和感知预见力,还是一个媚俗的营销大师。获得不了社会认可的,不能被社会接受的发明创造和没有,没有区别。所以媚俗营销特别重要。先生之所以无法推广自己的学说,就是先生的媚俗营销短板所致的。应该加强这方面的进步。而不是抱怨。

    记住,所谓的西方国家的民主自由人权,欧洲不是说古罗马就有了吗?那欧洲为什么还要两千年的黑暗中世纪?怪好的学说,不媚俗,不被社会接受,和没有产生一点点区别都没有。希望先生学会媚俗,学会营销
    2017/8/15 18:33:26
  • 要复兴中华文明,必须了解中华文明的优点和缺点,了解中国二千多年历代的皇朝的统治阶级,如何残酷剥削中国人民,埋没中国人民聪明才智和发明创造。
    现在阻碍复兴中华文明的力量是什么呢?和博主不同的,是我在香港已经开办了《电脑教育》杂志,开发了十几个教育软件,但在深圳连第一步路都无法走。
    现在掌握中国知识大权的,是拿到西方大学高级学历的人,最近北京大学的张维迎教授的“自由门”事件,刚好说明今天要复兴中华文明是何等困难。
    如果张维迎拿西方所学开启中国人民的心智还不要紧,他是从头到尾错、错、错。十几年前他刚出道时我就批判他的“理性思维”,但有什么用呢?他还不是安安稳稳做中国经济学国师?
    2017/8/15 18:18:2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