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实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外师造化 - 苗实首页
中国经济点分析(三)
2017-08-12
字号:
    11.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作为独立经济学家,怎样看待宠物经济学家这个提法?可否举例说明?我苗实回复道,网络上有人定义,宠物经济学家是吃着皇粮,为国家说话的人。为了迎合国家的政策,他们会竭尽所能的为政府行为说话,鼓吹政府做法的正确性,不管实际如何。可以说,由于个人知识与经验极其有限,我无法断定上述定义具有真正的科学性。毕竟,宠物经济学家这个提法的道德意味过于浓郁。当然,现实中确有为政府出谋划策的一批经济学家,我想他们绝大多数应该是以天下为己任,而且坚守良知的。坦白讲,我师承的就是京城经济学界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而他们都或多或少有为政府出谋划策的切身经历。那么,在我自己眼中,他们在多年积淀,学有所成的基础上,不辞辛苦在参与探讨政策层面,竭尽全力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安民心兴天下。也就是说,我作为他们的学生辈,更乐意从正面去解读看待他们。毕竟,同为读书人,显也好隐也罢,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都是学成文武艺,同为中华好。最后,至于谁为宠物经济学家,实事求是讲,难以判定。毕竟,经济学本来就错综复杂,中国经济分析更是难上加难,不同侧面有不同看法,众说纷纭!

    12.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我看到您的个人签名是:苗实,著名独立经济学家,现供职于老不正经经济研究室,有点好奇,自己解释一下,可以吗?另外,怎么理性看待中国的周边关系?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别的一看就明白,我专门解释一下“老不正经”,老就是老大不小的意思,不正经是不正统,不主流,不时兴的意思,具体是指不正经的经济研究。可以说,我虽然经济研究多年,但是一直走的是与学院派不同的道路,所以用“老不正经经济研究”以示区别,免得他们上门叫骂,甚至是打打杀杀。回顾网络创作八年,极个别不甘寂寞的学院派小喽啰们,老是不服气,前来挑战,由于我分身乏术,大多时候是高挂免战牌,尽管如此,也是不堪其扰。第二个问题,一个人实力弱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来挑战你。但是,当你实力强的时候,前来挑战的人就会越来越多。那么,国家也是如此,通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现在中国实力增强了,于是各方面挑战的对手就突然多了起来。下来,中国怎么办?一味逞强,一味示弱,都不行,唯一的办法,就是内治而外安。说白了,我们认认真真,踏踏实实,把内部的事情办得井井有条,老百姓日子好过,大家说个话也自由,这样一来,我们的实力不断在提升,对手自然就不敢轻举妄动。相反,内部搞得一塌糊涂,对手越是蠢蠢欲动,挑衅不断!

    13.我既不是名校毕业,也不是经济学博士,更不是大学教授,但是我勤奋好学,乐于探索。那么,过去二十年,我为什么一直在钻研改革转型问题呢?无他,就是因为改革转型问题本质上是制度问题,而制度的进步,才是中国走向富强文明的根本。甚至可以说,抓住制度问题,就是抓住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牛鼻子。说白了,中国要实现现代化,首先要让现代化的制度,包括市场的制度,法治的制度以及民主的制度,在中国扎下根,春华秋实,这样一来,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早日梦想成真,中华崛起。客观讲,在改革转型问题上,我的两部代表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和《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虽然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但是作为抛砖引玉之作,还是可以的,如果大家有空闲,也有这方面的兴趣,我不揣冒昧,推荐给各位看看。需要说明的是,如果大家都对京城经济学界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各自的知识框架熟悉的话,就完全可以觉察到我作为学生辈师承他们的痕迹。记得,在邓树林律师的新浪微博上,有如下记述,日本纸币上的人既不是哪个天皇,也不是某位首相,而是一个出身平民、终身未仕的教育家、思想家,他叫福泽谕吉,他认识到,西方物质的发达仅是表面,而根本在于制度的进步。只有建立与人性相适应的制度,才能激励人的创造性,由此自然而然会导致物质的丰富和社会的文明进步!

    14.有热心网友问,苗老师,您为学多年,深知成名成家之道。那么,这其中有什么奥秘呢?我苗实回复道,实事求是地讲,这其中没有什么奥秘,就是普普通通八个字,勤奋好学,持之以恒。可以说,只要你有这方面的心志,并不断去追求,谁都可以成名成家。当然,各方面条件好,可以早出成绩,或长期的成绩可能更大。相反,各方面条件差一点,就需要更为强大的毅力,出成绩自然就晚,或者长期的成绩可能就小一些。下来,讲一下陶渊明为学的经验:东晋大诗人陶渊明,本来抱着济苍生、安社稷的壮志,因为受到压迫而结束仕宦生活,隐逸田园。某一天,乡里一位年轻的读书人向他请教为学之道。晚辈十分敬佩先生的学问,不知道读书求学可有什么妙法?为学,哪有什么妙法。你可听过“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做学问没有妙法,勤学则进,辍学则退。陶渊明一脸肃然地回答。读书人听了仍是满面疑惑,陶渊明便带着他走到屋外田园边,指着其中一棵禾苗,说: 你仔细瞧,看看禾苗是不是在长高?读书人凝视半晌,只见禾苗和原来一样,晚辈没有见到禾苗长高。年轻人,这禾苗时时刻刻都在生长,只是我们的肉眼没有察觉到。读书也是,学问得一点一点地累积、增长。只要勤学不辍,持之以恒,自然日久见其功。随后,陶渊明又指着河边一块大磨石,问,你看这块石头,为什么会有像马鞍一样磨损的凹面,是在哪一天磨成的?少年摇摇头,不知何以故。这是农夫们天天在上面磨刀、磨镰、磨锄,凹面也随着年岁渐渐磨损而成。同样的,学习一旦中断,所学的知识,就会不知不觉慢慢遗忘。犹如磨刀石不见其损,但日有所亏。所以,为学之道无他,只有持之以恒,日日用功。陶渊明自觉读书没有什么秘诀,而为这位读书人写下,勤学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辍学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人生不学则不会进步,只要有心志在于学,持之以恒,自然进步有成。又譬如烧火煮水,如果不能不断添加柴火,水就无法烧开。无论为学或修道,都应耐烦有恒,精进不懈,只要能够坚持下去,假以时日,自然能有一番成就!

    15.知名财经作家余胜海先生,在新浪微博写道,郎咸平是一名以犀利言论著称的经济学家,因给泛亚,快鹿、望洲、鑫琦、合拍贷等多家骗子公司站台被群众扭送到了派出所,他从受人追捧的专家学者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郎咸平与宋鸿兵等为骗子公司代言或站台,而引发了一场值得令财经名人深刻反思的闹剧。俗话说:“出来混,总有一天要还的。”在这里也要提醒各位专家,站台有风险,言论须谨慎,别为金钱而败坏了知识份子的名节。经济哲学韦永才评论道,对郎咸平来说,赚钱才是目的,而当经济学家只是一种手段!郎教授如果只想赚大钱,当初是选错了行当,他应该选择做"红顶商人"或"贪官"!毕竟学术再赚钱也是有限的,而且学术还要求有底线,知识分子脸皮还是比其他行业要薄的!我苗实认为,经济学家可以出场站台,但是,要慎之又慎,千万不能唯利是图,甚至为了赚得盆满钵满,出卖良知。说白了,郎教授在大学里有教职,生活肯定有着落,大可不必这样没有底线,授人以柄,贻笑天下。当然,正如上面各位所言,如果他只是一味为了赚大钱,过上奢华生活,就不应该选择当教授做学问这一行,而是一开始就应该选择做商人,一生痛痛快快做生意赚大钱,有特大豪宅和私人飞机,并且美女环绕!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封圯哈哈   maoss1959@163.com   snowing   Dota-SK   荒漠主人   类比思维   如家zen   周成康1968   p4e51   njmawei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苗实(原名张春田,字苗实,号道邻),陕西之西府眉县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国家转型研究院(筹)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被誉为中国最富争议的民间经济学家之一,著有《中国经济如是说》《学术人生沉思录》《林毅夫学术批评》《学者苗实自选集》和《苗大师真话实说》,编有《苗实现象争论》和《中国经济指南》一至十六册,皆可免费下载,欢迎阅读指点。1996年9月—2001年7月,在宝鸡文理学院,攻读物理学专业,大二开始利用闲暇进行经济学学习研究;2001年8月—2013年9月,在苗实研究室,私淑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尤其专注于经济转型中的制度宏观与三农问题;2013年10月—2014年4月,在西北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白永秀教授,就区域经济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并担任陕西永秀经济管理研究院兼职研究员;2014年5月至今,在民间智库国家转型研究院(筹),继续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原人大经济论坛),草根网,天涯财经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285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2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6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41人次。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