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民代言 - 李昌平首页
为何高度重视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九)
2017-08-04
字号:
    ——没有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作为组织农民和整合资产资源的前置条件,已经上马的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建设项目绝大多数都会成为半拉子工程。

    现在,特色小镇大热,田园综合体大热。

    各类智库机构的文章和研究报告几乎天天都有新的,周周都有研讨会,不热都不行了。

    什么是特色小镇?

    什么是田园综合体?

    这里不想做讨论。

    我想说的是:搞清楚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是什么东西很重要,但怎么做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可能更重要。对投资人而言尤其是。

    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的投资人是谁?

    我看主要是政府财政和银行,其次是打农民的土地的主意,再次才是社会资本。但主导者是社会资本。

    现在绝大多数特色小镇或田园综合体项目,一般的做法是:先策划一个方案和一个规划本子,再拿这两个本子去忽悠投资和申报项目,先把政府和银行搞定。第二步是依靠政府去搞定农民,期待政府出面从农民哪里低价征收土地。第三部是招商引资,规划落地……总之吧,和城市房地产商的思路大体一致。

    这样行吗?

    这样不行。

    特色小镇或田园综合体,不可能像城市的房地产开发那样---有高额的土地极差地租可以追求;靠征用农民的土地(农转非或集体建设用地变成国有建设用地)搞特殊小镇或田园综合体是赚不到钱的。

    现在的政策环境不支持用去过的方式从农民手上“抢地”,“抢地”是有风险的,当抢到的土地的增值收益不高的时候---收益覆盖不了风险、靠潜规则去化解风险就行不通了。风险是不可控的。

    社会矛盾已经很突出了,必须考虑农民自身的发展权、收益权,必须考虑农民可持续共享特色小镇或田园综合体发展成果。否则,政府不会像以前那样冒风险扶持资本。

    我已经发现好几个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项目刚刚开始,就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的案例了。前几天,有个已经投资十多亿而陷于困死状态的投资人来求解。这还不算太惨,投资上百亿处于困死状态的也有。

    有陷入困死状态的“先行者”说:必须优先考虑用村民集体建设用地、农地等搞特色小镇或田园综合体建设,必须和农民合作搞特色小镇或田园综合体建设。

    说的很好,代价换来了收获。

    是的,中央有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可以“同地同权同价进入市场”的政策,中央还有“土地增减挂钩”的政策,中央还有异地搬迁安置的政策,中央还有土地置换的政策,我们搞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建设为何不用足这些政策、而非要用城市建设用地做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呢?中央有“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民”的三变政策,为什么不让农民或村民集体成为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的投资主体之一?中央鼓励和扶持农民组织内部发展合作金融,为什么不用合作金融支持集体土地产权的实现、而一定要找大银行支撑土地产权实现?

    总之,一句话:必须以改革创新总揽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大局,探索有中国梦时代特色的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的建设实现方式与营运模式。

    这里有三个最主要的问题必须通过创新解决:

    高度分散的小农如何组织起来,成为有主体性的市场主体进入市场,参与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建设、营运,分享收益;

    农村高度碎片化的资源资产如何集约经营起来,最大限度的发挥资源资产的市场价值和社会价值;

    “三变”如何实现起来,即资源资产的金融化、证券化、货币化、市场化如何实现。从根本上说,是集体产权如何和特定形式的金融主体匹配起来,特定的金融主体能够有效支持集体产权充分实现,并支撑其自由交易起来。

    纵观中国农村改革以来所有改革实践,能够回应上述三个问题的,只有村社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实践,能够把小农组织起来(成为有组织的现代小农—-有效市场主体),把资源资产资金集约经营起来(资源市场化配置),让产权充分实现并交易起来(内置金融支撑农民承包权和集体成员权的充分实现);促进“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村民变股民”。

    如果想做特色小镇或田园综合体,第一步要做的是以村社内置金融为切入点,把高度分散的小农以村社内置合作金融的形式重新组织回到村社内部形成村社共同体;第二步是把分散在农户手上的资源资产以金融资产的方式收储到内置金融合作社;第三步是对内置金融合作社收储的资源资产证券化、股权化、货币化;第四步是对收储的资源资产整合、漂移、整理,并重新规划;第五步是将内置金融合作社收储的资源打包入股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项目。

    如果前期完成了上述工作,再和农民组织合作对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的资源资产进行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规划设计、投资开发----,这就顺理成章、事半功倍了。

    乡建院“以内置金融为切入点的系统性、陪伴式新农村建设模式”,做出了郝堂村为代表的一批示范村,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田园综合体、特色小镇的1.0版。郝堂经验:第一,农民组织起来,成为有效的市场主体;第二资源资产集约经营起来,以集体土地建设田园综合体和特色小镇;第三集体产权在村社内置金融支撑下充分实现和交易起来;第四在经营乡村的理念下规划建设郝堂特色的田园综合体。

    郝堂在完成了基础性的工作之后,新农村建设(田园综合体建设)仅仅只用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完成了,集体经济和家庭经济都得到了极大发展,没有一个人上访。

    随着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水平越来越接近城市,逆城市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特色小镇热、田园综合体的生命力开始显现,热一点不是坏事。但如果搞成像前几年的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农民上楼那样的半拉子工程就不是好事了。农村或村镇不是城市,建议热爱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建设的政府、银行、投资者等,一定要研究透彻了再动手。千万不可在前期工作(农民组织起来/资源资产集约起来/产权实现交易起来)还没有准备好时,就拿出一个高大上的规划本子大张旗鼓的忽悠起来,这样就埋下了半拉子工程的祸根了!???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你应该再写信给总理,再向总理说实话。
    2017/8/5 19:35: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