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文化之都”可开一片林,却立不起一座峰
2017-08-04
字号:
    “文化之都”,可开一片林,却立不起一座峰。

    一片林,固然也可草木茂盛、五彩缤纷;但仍跟在这世界矗立起一座顶天立地高峰的同时、还容得下各色草木花卉,并不是一回事儿。

    首先,文化的取向,是分割、细碎、具体、局部的;唯有文明的视野,才是可以遨游在全人类发展的辽阔高空、并以俯视的方式看清真正的高峰和未来的路向在哪里。

    其次,文化,在中国人原有的语境里,即是“以文化之”的简称。文,是什么呢?最初义是花纹、样式。古代圣贤们多数时候所讲的“文”,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人文或文明。

    “以文化之”,总得先有“文”、也就是人文或文明的孕生与成就吧?只有先进的、或相对高出的,才能普照、引领、“化合”各式各样的其他者。所以呢,人文或文明,必是前提、基础,是第一位的。文化,则是文明的普及和化育的过程、结果。是文明化的进程成就了文化,进而生成了各式各样文化的花果与形态来。

    现如今,由于文明之光晦暗、蒙尘,很多人反而只知有文化、不知有文明。更有甚者,认为文化可以替代文明。这,简直全都搞颠倒了。我们不反对先从文化入手进去,但我们反对囿于文化而无视文明。

    第三,文明,不仅是一种理想追求、一种内外升华、一种文明化(也就是文化)的进程与成果,还是一种大道路向、一种共同体形态、一种统系化构建。后几个中,“大道路向”,指的是“文明大道”与不同文明所依循的“文明之道”;“共同体形态”,指的是“文明共同体”、或中华文明自然扩展开的“文明中心-文明体-文明圈”三层一统“天下文明统一体”;“统系化建构”,指的是文明共同体意义上(而非被曲解和矮化了的王朝国家大一统)的道化大一统。文化,既为文明的化育、化合、实化、外化及化成过程和表现,携带部分文明的信息与密码,也属自然。不过,树叶、花果,来自于大树,是大树的一部分,却并不就是整棵的大树。春去秋来、风雪横扫过后,文明之树,虽经摧残仍然挺立;文化之果,还有多少能够重新捡起、挂上枝头呢?

    文化的“复兴”“再造”,不是不可以这样提。但若不能接通文明的根脉,复兴再造的文化,有多少能够是“活着”的?而不是成了干枯的墙上标本呢?!

    第四,在全世界范围内,迄今为止各种各样的“文化之都”、“艺术之都”、乃至“宗教之都”、“历史名都”等,林林总总、不胜枚举。要想独树一帜,没那么容易;要想包罗万象、成为“世界文化之都”,更几乎就是彻头彻尾的痴心妄想。

    可以说,但凡有过辉煌历史的国家,多少都会有几个“历史名都”的;但凡孕育出了独特宗教的地域,至少也是会有一个宗教圣城(圣都)的。“文化之都”、“艺术之都”等,就更加地普遍和繁杂了。这其实很好理解:就一个国家来说,并非当今近200个国家每一个都有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立宗教,都有一两个留下了一段骄傲印记的伟大城市;可文化呢?却是普遍都有的,且都是被各国、各地人们长久以来毕恭毕敬地传承着的。所以不管外人客观上怎么看,对当地、本国人来说,几乎每个相对独立的地域(比如苏格兰、地中海、马来群岛、香港等)、每个长期独立的国家民族,都会有自己的文化象征与文化中心。稍大些或稍有历史传统的,更可以说都是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或一些“文化之都”、“文化中心”的。

    这还只是从历史文化的角度来讲的。从当今世界文化类型城市、或“具有突出标志中心城市”的角度看,堪称“文化之都”的,更可谓是繁花似锦、五花八门。比如,“时尚之都”巴黎、“音乐之都”维也纳、“设计之都”米兰、“高端享受之都”迪拜等,都是各种不同门类的“文化之都”。近些年(2004年开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又搞了个“全球创意城市网络”计划,致力于打造“设计之都”、“文学之都”、“民间艺术之都”、“电影之都”、“媒体艺术之都”、“烹饪美食之都”等。随着这些创意文化城市的理念日益受到关注,很可能会在今后催生出一些新的重量级的“文化之都”来。

    讲了这么多,大家是否发现了一个问题:“文化之都”这事,太繁复多元,或这说太可以多分出林林总总的一大堆了。而这个问题的另一面则分明地告诉我们:一个综合性的世界的“文化之都”,不仅至今未曾出现过,就是以后也恐难立的起来!——全球越来越多的城市都在遵循“一招鲜吃遍天”的原则,致力于在一些专门领域、打造不同类型的独特“文化之都”;而你一个诸多方面不如人的大西安或新大长安,连自己一个代表性的、叫得响的“拳头”与“龙头”都还没有,尚不能在一二“单项”上领先于人、便想着去当“全能冠军”,这,不仅有些不切实际、急于求成,而且跟世界性“文化之都”建设的潮流也是逆向而动的。对此,咱们要理性分析,要头脑清醒。

    第五,“文化之都”,究竟什么样的算是地方级的?什么样的算是国家级、世界级的?在这个概念与提法上,几乎就难有一个较为公认的考量标准。

    “文明之都”,作为一种极为全面的总称,是中华的、便是全中华唯一的;是世界的、就是全人类首屈一指心神向往的。在这种视野与话语下,是哪个层次上的?是多大范围多大影响力的?不仅一清二楚、明明白白,而且还几乎总是依据世人对文明贡献及影响力,给出客观之公论的。

    第六,“中国文化之都”、“世界文化之都”,是不是要把所有的中华文化汇聚一炉、世界文化陈列个遍,才能算是呢?还是仅仅把自身的文化不断做大、直至做到世界第一(这也有违“文无第一”、文化平等的普遍认同吧)呢?

    若其含义是汇聚全世界的文化,那么,这几乎就是一件永远都办不到的事。因为各式各样的文化太庞杂了,且深深根植在自己合适的土地上与人群中,不是想汇聚、移栽就都能办到和成活的。

    若其含义是通过做大中华文化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中心,那必然有个别国、其他地区的文化与你所宣扬的文化如何分高下与是否应该分高下、别的文化怎样舍弃自己而唯你是从的问题在。不仅,“文化”本身没有、或不应高低贵贱之别,或者说很难放到一个统一的评估体系里去进行好坏高下的比较鉴别;更重要的是,不同文化间的分隔分离、难以替代性也是极强的。想让别国人民放弃自己的文化追随于你或一个时期的强势文化,必然会遭到强烈地抗拒、抵制。

    就是在人们常说的传统文化上,我们也不能一下子说出那些文化是优秀的、哪些文化是糟粕的,也不好说那块的、就比另一各地域的更高。因为,文化,是与文化产生和用养着该文化的人们、人类集群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不同文化间本应就是平等的。即便排除掉不同人们对不同文化认识上的主观倾向性,我们说,文化本身也是会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范围内、不同的情况下,表现出好与不好的不同两面来。比如,诗书礼乐、温文尔雅,在和平治世时,便是美德;可到了外敌入侵、国破需铁血担当时,便是文弱与迂腐的文化了。所以,建“文化之都”,首先就得回答一个要建成什么样“文化之都”的问题,在很难以一种统一目标和指向达成普遍的共识前,这样的“文化之都”目标就只是一个海市蜃楼的幻影与幻想。

    文明,由于体现着社会的进步程度,且从来都是高大文明自然而然地光照、引领、主动主导性地“化合”其他文明与文化的;所以,文明本身、以及“文明之都”的破土而出,便标定着一种路向与区分了高下良莠。在文明的视野与文明之道的周期里,即便也有好与不好的价值论辩,却总会随着文明之道的必然起伏,极为自然与不由分说地做出合适的选择。比如,中华文明在近现代衰落过,但随着西方主导下的世界越来越走向了死胡同、人类越来越需要以一种上善和合的、更全面智能的新文明出现之时,中华文明与中华之道大行于天下便会成为必然,中华文明重启自身“文明之道”上的“文明之都”也就会是一种迟早要来的必然。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文明发展的目标路径是极为明确的,所以,“文明之都”建设的取向与方案,也就很容易顺理成章地确定下来。

    第七,“文化之都”比较虚泛,难以作为一种总的建设目标,而且实施起来操作性不强。一个原因是:我们多次讲过的“多分”特点。一谈起文化建设,便必然会面对各种门类的各式文化,便要拉出一个长长的大单子出来。难以形成“握紧的拳头”和统摄性的总事业。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所有的文化,尤其是业已成形和积淀下来的历史文化,都有一个先进与否、良莠甄别的问题在。单单以“文化之都”、“历史文化之都”等冠之,看似有所锁定、却等于是没有分明准确的定位。

    我们说,为一个城市、甚至“中心城市”(中心城市群)发展做前瞻性的策划与规划,最要紧的是定位。而定位之所以能成为定位,不仅要定名称、定范围、定目标、定虚泛的愿景,更要能定抓手、定理路、定步骤、定可行的实施方案。“文化之都”中,多看到的是前者,却看很少能看出对后者的指引与交代来。

    第八,“文化之都”,更多地基于历史,或是一种历史文化现象的重新开启与简单延伸。“文明之都”,则不仅贯通历史与未来,更能在梳理“文明之道”和为人类开出新文明上,做出文化视野所看不到的系统规划、伟大贡献。

    总之,不要小看了“文化之都”与“文明之都”,就只是一字之差。“文化之都”所代表着的看问题之理路,是从一城一地的一颗颗种子,向上看到一棵棵的大树、直至一大片繁茂无银的森林;而“文明之都”呢,则是先站在了人类文明的最高云端,在胸怀着、清点着昔日一个个文明高峰的情境下,为了今天和未来的更好发展,而做出的引领性长远规划。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