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文明中心,是防止集权滑向专制的定海神针
2017-07-30
字号:
    我一直都在强调,集权与专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治理之道;始终以遵行中道为信念的中华,总体上行的是集权之道,而非陷入两个极端的专制之道或民主之道。

    中道固然很好,但就像走在高突、窄狭的山脊上一样,稍有不慎,或没有很好的保护措施,是很容易滑落到两边的深谷里去的。

    大家都知道,在中国这个神州大地上,在我们这个需要高度整合以面对百般磨难的命运共同体中,极端的民主主义(或自由民主之道)几乎从来就难有什么市场;反倒是,专制的牵引力与可能性,时不时地会大到难以抗拒的地步。

    那么,究竟因为拥有了什么,才得以保证了我中华的中道行?才防止了从集权之道滑向专制的深渊呢?

    回顾历史,我们说,在拥有超强整合能力与专政工具的国家横空出世以后,整个人类社会都面临着一个非常大的难题,那就是:该以什么样相当的组织或力量,来对其加以约束与制衡、从而不至于让其绝对凌驾于或肆意伤害到人类发展的根基——社会与民众?

    以西方为代表的许多宗教极为发达之国度,很自然地想到了神权、尤其是高度组织化起来了的教会。于是乎,在他们的历史中,我们总能看到一种国家政权与神权教会间那永不停歇的角力与较量。时而剑拔弩张,时而和好如亲,时而你占上风,时而他方逞强。最突出的例子,是西方中世纪的神权做大与近现代的政党国家说一不二间的那次“乾坤大翻转”。

    中华,不是神的国度,是人本的国度,是致力于中位人世的文明。所以呢,什么上帝呀、神权呀、宗教呀、神职人员呀等等,统统都指望不上。怎么办呢?自然,自有安排。没有神职人员、宗教势力的中华,却有另一支、或更准确地讲是以一个庞大的社会组系,那就是士人社会与“文明之士”(之所以可视之为“文明之士”,因各种各样的士人皆是中华这个文明的中坚和文明力量的贡献者)。

    一种非国家性的、足以扶正文明之道的势力与力量,有了,可以出来担当重任了-----虽然,他们似乎不是正式与严密的规范组织,却据循着文明的大道,自组织地比许多各式组织都要好!

    他们的出现和成为一种强大的势力,对形成制约与归正的形态、机制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后来唯有我中华发明出的那套“文明道统”、或建立在文明体与国家相统一基础上的“道化统合”话语和体系;而对这种力量的长期存在与发展来讲呢,就像树木生长一定要有土壤、宝石佩戴一定要有基座一样,“文明之士”们,不可能世世代代餐风饮露般地活下去吧?这样一来,能够容留和滋养他们的、多元多层繁茂丰厚的社会,便是必不可少的了。

    早前,我们曾给大家分析过“士之组系”除了长期聚居在乡村社会(士绅阶层)、国家体制(官宦士大夫)、工商领域、科举系统内部或周围。现在,我们再来重点地说说他们在地域上,更会集中地我们这个文明的长期“文明中心”里。或者换句话说,因为中华有一个长久深厚的“文明中心”,“文明之士”这个庞大的集群,才能根深叶茂地一代代地扮演起中坚力量的角色来。

    从农村与城市在聚集“文明之士”的不同作用上看,虽说昔日的中国,是典型的农业社会,“文明之士”最深厚广袤的处所在这里;可同今天一样,城市、尤其是居于国家中心城市地位的“首都之城”或“文明之都”城市,却一定是具有上层引领性与相当主导作用的。所以,考察“文明之士”对国家、统治阶层的影响,不可忽略“文明中心”这个尤为重要的核心点。

    从古代社会的集中构成来看,我们都知道,中国是一种层级丰富或等级多层的社会。这种社会的多层与丰富,恰恰在长期如1600多年的长安文明中心,体现的尤其突出。就像连绵不断、高深尤甚的大秦岭,定会更大量、更丰富地拥有各类动植物资源一样;“文明中心”就是一代代“文明之士”最大最美的集体家园。或者说是文明势力的大本营。这一点,乃是其他的城市、甚或不同区域的文化中心所不可替代的。

    再从集中了文明势力之精华的“文明中心”对国家权力的贴身警惕与动态制衡上看,也应当是远远超过偏僻山野或城镇的。虽说,“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但“宇下”、“草野”,也还有个谁离“屋漏”处更近、谁更能随时感应到“政失”之程度的问题在。即便是远在山村、边塞的暴动起义,很多也是跟“文明中心”、“文明之士”的信息传输、甚至幕后策动有着直接关系的(说到这,再次强调历朝历代风起云涌的所谓农民起义,几乎毫无例外都是士人们策动和引领的。准确地讲应改称“士人领导的农民起义”)。

    最后,再从最为高大上和最具长久规制力“道化大合统系”(整个文明或文明共同体、而非国家层面上的“大一统”)之构建与形成上看,毫无疑问,这至少是自商周开始,由一大批如周公、老子、孔子等文明之士们,系统思考规划出、并为后人传承了下来的。

    武力定天下者和历朝历代的大多数统治者,即便认同与遵行此道,恐怕要说自觉向往、主动实施、特别是有能力全盘规划,还都不至于吧。谁创造了文明的道统话语体系和整个建构?不会是别人,只能是“文明之士”!而且,主要还是那些两汉(包括)之前的有学问、有思考力、有想象力的一大批圣贤们。

    历经数代的这人,能不跟“文明中心”、也就是当时的大长安,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吗?没有中央文明如此高大和视野宽阔的一个文明中心,谁人可以登高远望到天下文明多元一统的大道呢?!这就不用我来列举历史的史实了吧。仅讲一点,当年,若不是老子在周朝的国家图书馆里遍读天下各类书籍与治理案宗,以及与“文明中心”的各类士人广泛交流,其能有犹龙、入神一般的《道德经》参悟吗?

    一个文明中心,就是我中华这中央文明的中心场。她对文明的孕育之功、奠基之功、交融之功、建构之功、指引之功、光大之功等,乃是无可比拟且唯一的。

    今天,在我们普遍接受了国家思维、而遮蔽了文明视野的情况下,复兴要走上大道正路,不可不从中华文明之道对国家统治的规制与引领上进行系统的梳理。而思考和研究中华为什么没有在最容易滑向专制统治的情境下,至少在周秦汉隋唐的1600多年里基本上保持了不偏不倚的集权中道(唐朝以后文明理路的衰落与皇权专制倾向的抬头,与一个长期“长安文明中心”的坍塌和再无替代者,根本上是有着直接的关系的),更不能忘了“文明之士”与“文明中心”犹如定海神针般的历史功劳。这,对我们今后全面系统地重建和规划中华、乃至人类新文明的上层系统,都是一个非常值得借鉴的理路与方案。

    建设长期坚实的“文明中心”,不仅事关我中华主体文明与文明之道的重新彰显,同时也是防止未来文明滑向各种偏极邪道、保证国家社会长久稳定和生命活力的千年大计。对此,希望诸君明见与察之。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