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盛唐如松 - 唐如松首页
那个人,新加坡的偶遇
2017-07-17
字号:
    迷迪还是蛮喜欢新加坡这样的城市,干净整洁,空气清新。最主要的是,这个弹丸小国总是会在细节上是不是得给迷迪一点小惊喜。比如街头的雕塑,比如小巧而风格各异的房子,还有那种行走在马路上的船。

    这是一个处处精打细算的城市,显示出这个城市对于土地的珍惜。迷迪香一边走,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突然她发现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孔雀尾巴。

    “哈,那是啥子?”迷迪一阵惊奇,很显然,那是一座模仿孔雀开屏的大厦。迷迪香不由得被吸引过去。脚步一步步的向前走,随之进入一个公园。她并没有在意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园,直到走到公园里的一个草坪旁,才发现,草坪上正聚集着一大堆人,似乎在慷慨激昂的喊着什么口号。迷迪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从孔雀开屏的大楼被吸引到这样一群人上面。这时候,她在发现,自己的前面有个指示牌,牌子上写着“Speaker's corner”

    “演讲者的角落”迷迪英文并不是太好,所以,看着这些英文单词,不由得把中文的意思给读了出来。

    “第一次来新加坡?”迷迪香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极具磁性的男人的问话。她猛一回头,看到了一个很帅的帅哥正在微笑着问她。作为颜控的她立刻赶紧的点点头。

    “嗯嗯嗯……”没想到能有帅哥主动找自己搭讪,迷迪不由得有些紧张。

    “这里是芳林公园,你是特意到这里的?”那个人问

    “不不不……”迷笛一时间说不出话,用手指了指那座孔雀开屏的楼。意思是自己是被那栋楼吸引到这里的。

    “哦……”那个人似乎松了一口气。对迷笛说

    “你是国内来的吧,这里今天不太方便,走咱们出去,我请你喝茶。正想找一个国内的人说说话呢。”说罢,也不理迷笛,自顾自的走出公园。迷笛赶紧的跟了上去。心想,只要在公共场合,谁怕谁啊,就冲你这颜值,姐姐我今天也值得走一趟。这时候,那群草坪上的人口号喊得更激烈了。

    说是茶座,其实也就是太阳伞下的两把椅子和一个藤桌。茶,倒是正宗的绿茶。

    “我姓张。你是第一次来新加坡吗?”张先生倒是很爽快,也不问迷笛的名字,自我介绍之后,就直接进入话题,。似乎,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儿。看得出,他今天心情不错。

    “嗯嗯嗯……第一次来,前面去过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尼了。”背着一个小包游走东南亚,迷笛似乎感到很自豪,把自己的行程一股脑儿的说出来,以证明自己是见多识广的。

    “你知道那群人在干什么吗?”张先生问

    “不知道啊,是不是那个公司在搞促销?咱国内这种促销经常有,没啥新鲜的,对了,你拉我出来,是怕我上当,错买东西了?切,我可是打定主意的,一毛不拔,绝不乱买东西的。”她有些洋洋自得。作为一个剁手党,本次出门,真的一样东西没买,这的确值得自豪。

    “不,那是一次敏感的示威集会。你这个大陆人不适合出现在那里。”

    “啊,这样啊,我还没见过呢,我得回去看看,多好玩啊。再说也就三四百人吧。在国内,促销活动都比这人多。”迷笛很兴奋,毫无害怕之色。

    “可不是这样,这是针对当下李家总理的示威,可是很敏感的,你这个大陆美女出现在现场,别被当做间谍抓起来。我可不是吓唬你。”

    “有这样狠?不都说新加坡很民主吗?”迷笛露出不相信的样子。

    “呵呵,那不过都是表面的样子吧,李家把新加坡当做自己的私宅,对里面的一草一木当然都很爱护,可是家里面谁要是不爱护这些东西,那也会很惨的。”

    “哈,怎么个惨法?”迷笛似乎很感兴趣。

    “轻则鞭刑,重则劳役。”

    “鞭刑?”这下迷笛害怕了。这时候,她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

    “你姓张,住在新加坡,又这么帅。看你说话的口气还不是新加坡人。那那那……你不会是那个人吧?”迷笛虽然觉得自己在胡说八道。但还是被自己的猜测弄的很兴奋。

    “哪个人?”张先生问

    “就是经常和英拉见面,住在泰国廊开对面,在缅甸种水稻的那个人啊……”

    “你怎么知道?”张先生很奇怪。

    “切,你在我们的天涯论坛也算是大大的有名,有人经常八卦你呢。”迷笛见到他居然真的承认了,不由得更加兴奋。

    “哈哈哈,是那个姓唐的吧。没想到,你这样的女子也喜欢逛天涯。”

    “现在都是微信了。很方便的啊,就是看着玩呢。对了,没想到居然能在新加坡遇见你。真是一个奇迹啊。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你一定要和我好好的说道说道。你说,这几百人能弄成啥事儿,我知道的,这个李显龙亲美,他弟弟妹妹和她家族的人都反对他,但就像刚才那样,弄的跟搞传销似的,能把李显龙弄下台?真是幼稚。最起码也要弄个几千几万人嘛。”

    “这个可是一个很敏感的事情,的确,其实那个Speaker's corner,就是提供给新加坡人发表对政府不满,或者发表自己政治见解的地方。可是你也看到了,那个草坪才多大?不过就是一个所谓的民主秀场罢了。而且就是这样的小场地,还是要报备的。只是报备非常容易,不知道你刚才注意到没有,旁边有个小警亭。只要去和里面的警察说一下就可以。”

    “哦,原来如此,那要是不报备或超出那个草坪呢?”迷笛问

    “那就等着受鞭刑或坐牢吧。着没有商量的。”

    “可是这么小的聚会有啥用”

    “也不能说没用,毕竟,这虽然对于李显龙造不成实质性的伤害,但这种质疑李家的声音只要响起来了,就会很难平息,慢慢的会越来越大,最终把新加坡变成一个执意逆流的政府变成一个左右摇摆的国家。这才是本次集会的意义所在。更何况,李显龙身体不好,时日无多,这也是提前为李家的三代接班画下一条线。先期针对这件事提出了警告。”

    “哦,我明白了。把恶果消灭在萌芽状态。”迷笛自以为回答的很巧妙。

    “大致如此,就是这样吧。哎,不行我得走了。”张先生看了一下手表,挥挥手,示意买单。

    “哎哎哎,别走啊,好不容易碰到你这样的传奇人物,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呢。你可不能跑了。”迷笛也挥挥手,示意茶座的侍应生不要过来。

    “哦,你还有什么事?”张先生笑了笑。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和英拉的交往,不过,在英拉退下来之后,似乎之前的很多分析都不太对哎。所以,我一定要问问你。”

    “我可不是神仙,当然不会都推理对。不过你说的是哪些方面呢?”

    “我当然最关注这个铁路啦,第一你知道,咱们现在的高铁最厉害,第二,我知道,你家就在本次中泰铁路的沿线上。你当初说,中国的高铁一定会成为泰国的主流,可是我怎么听说日本抢了我们的订单?我知道,日本不是好东西,在印尼,在菲律宾,在越南,都在抢呢。但泰国这件事,你当初可是说过,无论是英拉还是巴育上台,铁路都是属于中国的。我当时还引以为豪呢,可是没想到,去年我就看到了,日本抢了中国的订单。所以啊,我觉得你有时候对日本的恶意估计不足。”迷笛摆出一副天涯老客的架势。

    “咦……”张先生一阵奇怪。“日本什么时候抢了中国的订单?”

    “哈,中国的网上和报纸上都传疯了,事实俱在的,从曼谷到清迈的铁路,被日本人包圆了。”迷笛言之凿凿。

    “嗯,我来想一想,哦,对了,去年的八月八号,日本的确宣布和泰国达成了修建曼谷到清迈的高速铁路一期工程。并说之所以抢了中国的订单是因为日本提供了低息贷款。但国内的媒体后来没有报道,九月份,泰国就否定了日本的说法?说只是达成了意向,而不是落实了协议?”

    “这……真的吗?我可没有看到。”迷笛有些疑惑

    “所以说啊,国内的媒体真的有问题,但凡是对国家不好的,他们都是大肆宣扬,对国家稍好的就闭口不言。有时候,真的该处置一下这些人,就像新加坡一样,全部用鞭子教训一下。”

    “不过这次还好,中泰铁路第一期的开建终于是落实了,而且就在今年开工,如果你上面所说的是真的,那还是算你厉害。”迷笛一翘大拇指。

    “当然是真的,泰国,你想一想,现在从轻武器到防空导弹,从水面舰艇到水底下的潜艇,都在采购中国产品,更何况区区铁路。日后,日本就是能分一杯羹,那也是残羹。泰国一向是东盟国家的风向标,泰国目前如此,也就不难判断出未来的东盟走势了。着你就放心吧。东南亚大势已定。接下来,就是南亚次大陆了。”

    “你是说印度那个阿三?”迷笛问

    “但凡手里有点筹码的,不输干净了怎么舍得下赌桌?更何况,印度手里的筹码还有不少,且美国和日本还在他那边帮着下注。那他还不要好好的赌一把?”张先生笑了。

    “那个胜负呢?”迷笛追问

    “胜负?前几年南海黑云压城的时候,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但现在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不行,我真的得走了”张先生不由分说,掏出一张钞票,放在桌子上。匆匆离开。

    坐在桌子边的迷笛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说“真帅啊,不行明天我还要找他讨论国际大事,回国后,也好和姐妹吹吹牛。哎呀,怎么就忘了合影了呢?”一时间,她又是憧憬,又是懊悔。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唐如松,网名唐如松。草根写手,胡侃专家。以经营小五金谋生,所以承朋友盛情,誉为“卖五金中写文章最好的,写文章里卖五金最厉害的”。在天涯混迹三年,留下大掌柜的刀,哪个人,纽约游击队等系列小说式国际时事评论,也留下很多单独成篇的此类体裁时评。正所谓:江湖风云跌宕,我自品茶逍遥;遥看远山烽火紧,捻棋微沉吟。邮箱:649479678@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