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从“七夕”堵车说起
2017-07-17
字号:
    猴年(2016)的“七夕”(农历七月初七),济南的市面很热闹,因过“七夕”的车辆骤增,自中午开始,一些路段一度堵成了“停车场”。对此笔者纳闷,说不清从什么时候,每年的“七夕”却成了“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喜庆节日。难道悲凉哀伤的牛郎织女的故事,而今成了人们崇尚的典范?难道夫妻只有每年一会去倾诉天各一方的爱慕与肝肠寸断的思念才是美满的婚姻?

    笔者从小就知道这个故事中的牛郎和织女是一对朝思暮想,却不能恩爱团聚的夫妻;还知道这对夫妻是被“王母”强行拆散的“鸳鸯”,只允许每年的“七夕”才能短暂相会、却不能和美的共同生活;更知道农历七月初七这天,喜鹊为了同情两人的境遇,而不惜身体相衔搭成鹊桥使之渡过那割断情脉的河汉……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也没有看到过什么资料证明这个日子是美满婚姻、幸福家庭的象征,还不清楚叫什么“情人节”之类……

    说起七夕,牛郎织女的故事是凄美动人、令人心酸哀叹的。笔者还知道这应是女孩子的(日子)“节日”。中国民俗中,织女是一位心灵手巧女红独绝的女子,在与牛郎和孩子会面的时候,要把为牛郎和孩子做成的新衣给他们,还要当场为他们缝补衣物。因此,每年七夕的晚上,女孩们聚集在葡萄架下,为使自己“女红”做得精巧,向织女乞求女红技巧,还能偷偷地去听牛女间的悄悄情话。所以,七夕才有“乞巧节”“女儿节”的说法,晋·《西京杂记》最早记录了此说:“汉彩女常以七月初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农历七月初七穿七孔针是因为,人心七窍。七窍俱开,人便灵慧)但绝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祝福。

    早在《诗经·小雅·大东》中就曾有过对牛女星宿的描述:“跂彼织女,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睆彼牵牛,不以服箱。”正是这个对星宿的描述,才引发演绎了以后民间牛郎织女凄美生动的传说。

    最先诗话这个故事的,是汉乐府古诗十九首中《迢迢牵牛星》: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难道这就是美满的象征;“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难道这是夫妻亲眷应处的境地吗?笔者想,绝不是!

    宋·秦少游更有《鹊桥仙》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一恨、一梦,道尽悲欢离合。最后两句虽是对爱情的赞许,更是对悲离夫妻的宽慰。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呢。无奈的夫妻牛郎织女啊,也只好隔河守情吧。但等那如梦佳期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也只是诗人的想象,或是牛女自己悲摧无奈的慰藉吧。

    由此可知其故事的久远,也从中得知这并不是对婚姻美满的赞颂,这只是一段凄美,充满哀怨的爱情故事。故事没有结尾,只有年复一年,重复着七夕“忍顾鹊桥归路”,延续着“脉脉不得语”的泪眼悲离,隔河相望……传说只是表达了牛女之间忠诚的爱情,但这种对爱情忠诚的折磨却不是人们所希望和追求的。鼓吹七夕的人,不惜把一个完整的故事掐头去尾,只讲那一时的“鹊桥会”,不体谅牛女相会时的悲怨情怀,还不着调的赋予浪漫优美之说,岂不可笑!

    人们都是有趋吉求祥心理的,都是怀着一颗望好的心在佳节吉日祈福,没有一个人愿意向着一个充斥着不吉祥的日子祈求的。中华民族的佳节多的是,但把“七夕”硬是弄成个和美佳节,却是有悖故事的原旨,更是脱离民族传统趋吉理念的。

    这种盲目追崇乱拼佳节的现象,皆由于多年来西方意识的蛊惑与浸透,使人们民族意识逐渐缺失与淡漠,盲目的从好奇、娱乐以至追逐西方社会生活方式而造成的。更可笑的是,社会上还把“七夕”炒成象西方一样的“情人节”。在这一天里,好多年轻一些、已结成夫妻的也如情人般的互赠礼物,美其名曰“找感觉”,就更别说那些时尚自娱的青年人了。什么是情人,什么是夫妻,这是两个根本不同的概念,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社会世相。夫妻情,大都会清楚,无须多说。但“情人”,就不一样了,说句到家的话,就是不正当的异性关系(非异性间的好友),这在中华民族传统观念(文化)中是不齿的,即便是现实所谓的“西方文明”昌盛的社会,也是不光彩的。所谓情人节中,追时的夫妻们以情人自居是不妥当的,那些正在热恋中的倾情男女似乎还有情可原,但务要情钟心专。虽然,在开放融合的社会里,喜欢点国外的娱乐,也无可厚非,但决不能丢了“民族魂”。

    说句笑话,难怪多年来,离婚率越来越高,就是把严肃、高尚、纯洁、专一的婚姻关系自贬为情人的缘故吧。笔者想,还是洋为中用,以中化洋为好,千万别被洋化了啊!就是牛郎织女,一年一会,也不会把自己当作情人的。(2016年农历七月七第二稿)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zxghf   腾帮微容张谋   和光同尘   z1561367230   1qaz2   正能量RJ   xpyxpy   纪梅8888   小牛鼻子   小合6666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