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夜啸宝剑 - 吴青萍首页
提高我们的讨论效率必须重视做定义
2017-07-17
字号:
    从追求真理的角度来看,我们的问题讨论为什么在意见不合时,特别容易陷入无谓的争吵(或者意见相近时,即会相互之间说一些令人难耐的客套话),使整个讨论缺乏效率,如何才能提高我们讨论的效率?这是我经常想到的问题。最近,读到刘云枫一篇《中国式争吵与西方式辩论》,觉其破析有些意义,但又需要进一步澄清。如他讲到中国式争吵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正确,别人错误,这样便必然争吵不休;他还列出了西方辩论的三个原则:1,目的是为了求得真知;2,先定标准,再开辩;3,预定规则。

    刘的这些观点粗看似可,细想却需置疑。比如讲中国式争吵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正确,虽然符合许多情况,但还有许多(更多)情况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虽说没有争吵,甚至不屑争吵,但至终丝毫不能将问题说清楚,所以探求真理的效率普遍低下的状态。我想这个问题的存在本质上是中国人或者说是中国观念文化历来缺乏(按照)一种科学效率的思维方式——形式逻辑而必然造成的。需要着重指出的是,这个问题是极其普遍性的存在着的,即使那些非常著名的专家学者也都涉嫌其中!

    形式逻辑是关乎大脑思维科学效率的必要条件。它设置的概念、判断和推理等规则是提高讨论交流效率的必须途径。虽然其诞生已经2000多年,传入我国也至少近百年,但它并没有成为我们思维方式的规则。我们绝大部分人绝大部分文字绝大部分思维都是一如既往按照中国式的自然方式运行着,其何可悲,其何不悲!比如在最基础的概念把握上,几乎任何中国人都是那样随心所欲的,都是轻视忽视无视概念定义的,于是乎,大家遣词造句所用的概念常常涉意都是游移不定的,朦胧模糊的,即使如此却还振振有词,这样还谈什么思维效率!?

    比如北大著名教授秦晖那篇《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中的文化概念就是一个含混不清的典型,我曾耐着头皮发麻的困惑读完秦晖那篇长文,始终没有弄清楚他所说的文化究竟是什么。我想真要与秦教授对面讨论的话,我便只得先搞清楚他的文化概念究竟具体是什么,不是什么,为什么了,只有这样,才可能进一步深入讨论以下的问题的。可惜我们没有这个机会,秦晖势未可能定义他的文化概念,因为秦晖的骨子里和其他绝大多数中国教授一样,都是中国式的自然思维,都不会真正按照形式逻辑的严谨要求来思考作文的呀。

    如果讲秦晖教授并非主科哲学的中文专家,所以无事概念定义还算情有可原,但那些主科哲学的专家教授怎么样呢,恕我直率而论,他们大都同样也是无事概念定义的。我平常一直是喜欢选读那些思想性较强的文章的,哲学方面的经典文章更是关注,也与一些哲学发烧者有直接交流,可惜遇到能够严谨定义概念者还是极其的少!即使那些在思想界哲学界竖为翘楚者又如何哟。比如陈嘉映、邓晓芒,还有李泽厚等等,其思想比较新颖活跃高企,所以其文章立意往往引人一睹,但细究其文内一些关键词的概念依然不清者也历历在目的。

    比如陈嘉映有篇专谈哲学是什么的文章,里面还列举了西哲名人的哲学定义,当然也拟订了自己的哲学定义,即使不追究其内涵的确误,仅在形式上看,西哲者的定义就基本符合,而陈嘉映的定义却缺少种差加属概念的规范形式。邓晓芒的文章也有类似情况,也是标题著以什么是什么,非常吸引读者眼球,想看看邓晓芒究竟是如何把握这个“什么”词语的概念的,可是你读完全文,也始终找不到“什么”概念的规范性定义。李泽厚在这方面的问题我记得更清楚,什么告别“革命”啦,什么中国发展四部曲之“民主政治”啦,概念都是含糊的。

    近些年来,概念定义的问题我日益觉着重要,所以与人探讨也特别多,我发现绝大部分人都不重视概念定义的问题,即使口头上应付说概念定义重要,但事实上遇事仍然无视定义忽视定义不会定义的情况极其普遍。猫眼上有位网友叫君者,其哲学知识非常渊博,说起哲学问题来真像一本百科全书样的头头是道。但当我们具体探讨概念定义的命题时他却明显表现出不屑规范要求,反而举具康德和黑格尔的概念释义来表示自己的概念清晰。我便分析康德和黑格尔的概念释义恰好是矛盾的,你怎么既认为概念是这样又是那样呢,他却不辞而别了。

    概念定义的问题究竟为什么如此重要,如此不可掉以轻心,如此必须身体力行?根本还是进行科学思维,提高讨论效率的必要条件。从理论上讲,人的思维过程无非由若干概念相互连接,概念是组成思维的基本单元,如果概念不清晰,有矛盾,前后游移不定,其思维效率便必然不会高。古希腊(文化)伟大的一个方面,恰好是在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上,为人们制定了形式逻辑规则,让思维遵循它而科学化效率化。形式逻辑的三大要素:概念、判断、推理中,概念定义处于基础和主干的位置,不事概念定义则无法运用好形式逻辑,思维则无效率。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西方对形式逻辑的训练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其争论也时常无果而终。何况我们国家?
    多数名人也只是有些零碎的好观点罢了。人文科学是积淀前进的。
    2017/7/20 10:38:27
  • “做定义”既不是反对“双百方针”,也不是否定“价值理念”的多样性,更不能等于做“试验实验”。做定义就是针对某一关键概念(词)想清楚其使用的边界范畴并运用规范的文句结构形式将其表达出来。其标准为:被定义项+是+种差+临属概念。

    为什么必须重视做定义,只因为人们的概念思维(从一个概念联系到另外一个概念得到超出原有概念的认知结论)中的概念(词语)既有含有简单的,又有含义复杂的,前者是清晰的无须定义,后者则在不同语境中含义会有变化,所以必须定义。
    比如上面拙文举例所谈都涉概念含糊。1、秦晖《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没有文化这个概念的定义,却在大谈文化无有高低,真叫人如坠五里雾中。我曾对文化如此定义:文化是人类生存发展中在物质和精神世界的造就及变化。这种造就变化怎么没有高下之分呢。

    2、“概念”这个词的定义确实很难统一。但不能统一,只能说明人们对概念界定把握不同,只要你始终在任何情况下都严格按照一个标准使用它就算概念清晰,否则便逃脱不了概念含糊。然哲学知识渊博的君者却不认可,并举出康德与黑格尔两人截然不同的概念定义来表达他自己的内心概念边界,思维如此混沌还有什么讨论效率呢。

    3、李泽厚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可11年他言及告别的“革命”,其内涵很可能之思那种暴力性的社会行动。他还有一个著名的改革四部曲设想,先先发展经济什么的,最后第四步才是“民主政治”,可文中又确实谈到要抓紧进行政治改革,那不矛盾吗?全盘去看,其实是李泽厚四部曲的民主政治是非常狭义的西方现行民主政治罢了。
    2017/7/18 9:20:45
  • 赞同本文明确所讨论对象的定义的建议。不过与自然科学不同,网上讨论的大多数是人文社科问题。人文社科具有民族性、阶级性和多学科性,因而对所讨论的对象较难有统一的共识或标准。比如,什么是“人”?就没有统一的定义。所以,人文社科的讨论,通常是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的,并不需要强求一律,所谓“君子和而不同”。深一步讲,人文社科讨论较难达成共识,是因为人文社科的观点没法通过做实验马上加以验证,而只能通过长期的历史加以检验。可是等到历史检验了,原来争论的各方可能早已作古了。
    2017/7/17 19:18:06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川江愚人   antai186   mnmn6688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夜啸,男 岳阳市委史志办 中国未来研究会研究员 一直喜爱学习思考论写,曾发表论文70余篇,全国性征文竞赛获奖17篇 出版《中国理性改革思考系列)专著6本,近300万字 研究特点是尽量从本质、整体和系统的角度思考民族及人类的生存发展问题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