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金融力量 - 六万水首页
论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2017-07-14
字号:
    近来,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围堵已经越来越明显:教唆印度冲头阵,破坏朝鲜半岛的稳定局面,拉拢越南海上偷采中国石油。适合中国和平发展的外部空间似乎越来越小,全世界有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当然,中国绝非七十多年前的中国,中国并不怕战争。只是,中国人民是爱好和平的人民,如果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判,事情总有解决的方案。

    国际政治军事形势似乎不容乐观,形势为什么会变得不太乐观了呢? 从一定程度上讲,由于中国国内经济发展势头的放缓,让国际竞争对手增添了压制中国崛起的企图心。中国人讲究“势”,外国战略学家未必不懂。如果中国发展势不可挡,如2003年至2013年的高速增长时期,中国的外部阻力非常小。相反,期间美国、欧盟相继出现金融危机,中国在当时发展是令人惊叹的。如果在国际上给中国添乱,进而让中国的经济发展停滞,就更容易达到他们的战略目的。

    从2012年中国为了控制2010、2011年开始的通货膨胀,主动放缓经济发展速度,到现在经济发展速度已经由两位数降到6.5%左右,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已经是之前的二分之一。在过去的数年时间,中国的政治、科技、经济与军事硕果累累,相对于西方国家,仍然是全世界发展最快,经济效率最高的国家。

    在笔者看来,中国经济发展仍然有巨大的空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应该往“中高速度”的“高速度”靠拢。在当前的国际形势之下,加快经济发展速度仍然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据一些学者分析,中国的总GDP被低估了,但是一些地方的GDP增长速度高估了。在东三省,GDP的增长速度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水平已经持平。如果更多的地区维持一个低速增长的状态,中国如何赶超发达国家呢?现在人们讨论经济增长速度在7%左右。如果国际形势更差,数年后,我们会不会为经济负增长担心呢?

    具体到一些产业,情况有好有坏。一些新兴产业,每年发展速度达到30%以上,而一些传统经济部门的发展速度已经跌入低增长的区域。是不是这些部门没有发展前程了呢?当然不是,中国现在人均GDP不过是8000美元,如果中国人均收入再翻一番,对于钢铁、服装等消费品的需求也会大幅增加。当前的不景气的原因,或许是过低的经济增长速度,让产业看起来是“产能过剩”。 如果经济增长速度回到8%以上,产能不足或许又成为新常态。

    1999年左右,中国同样陷于通货紧缩时期,产能过剩成为当时的流行词语。当时的人均GDP不过是2000美元左右。压缩纺织、钢铁的产能是当时的经济政策,而彼时中国钢铁年产量不过是1亿吨,谁又能想到中国的钢铁年产能还可以增加七八倍呢?那时的人们有多少人会想到十几年后,自己会开上小汽车,住上公寓房呢? 如果中国一直保持钢铁产量一亿吨,中国现在又会是什么样子呢?可能GDP还超不过日本吧。十几年前如果有人预测中国GDP会远超日本,可能会被人觉得精神有问题。未来中国GDP能没有可能远超美国呢?如果有正确的经济理论指导,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如果未来中国的高速动车网络和电汽化货运铁路网络,能像高速公路一样,遍布中国大地;如果未来中国的共享新能源汽车能像现在的共享单车一样方便;如果未来中国的中小城市也能和一线城市、省会城市一样享受近乎一样的医疗、教育资源,农村乡镇的中小学整体水平有质的提升,中国将会是何等的繁荣?这些都是中国的潜在发展空间。那时的中国才真正是这颗美丽星球上的中央之国。

    为了应付150美元一桶虚高的石油价格,让经济发展速度缓一缓是英明的决策,但是执行起来,并不能没有底线地放低经济增长速度。可以将10%以上速度放缓至8%,但是不能放缓至3%、5%。如果是这样,中国如何变成一个中等发达国家呢? 回顾历史,毛泽东经济学的大跃进战略,就是希望经济长期保持一个高速的增长,这并没有错误。历史上,日本与韩国在经济起飞的二三十年都做到了,改革开放之后的中国也保持了十几年经济高速增长。但是,浮夸风不是大跃进战略的一部分,大跃进或许可能造成物价过快上涨,货币增发过快,并不必然会演变成浮夸风。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者将中国经济主动适当放缓,曲解成“投资有害论”大肆宣扬。 如果我们还有记忆力,2013年某些媒体经济学家不断攻击中国政府扩大内需,兴建基础设施的正确决策,竟然提出危言耸听的“投资有害论”,鼓吹“消费万能论”。随后的几年,银根收紧,一般的企业不好从银行贷到三五年的中长期项目贷款。现在好了,民间投资率一路下滑,终于变成负增长。某些经济学者,这时又说,中国不需要制订经济增长目标了。天呐!他们的“消费万能论”呢? 三四年前他们不是说,只要放弃投资,扩大内需,中国经济会更健康,增长质量更高吗?现在投资率下来了,经济也没有奇迹般地变得更好,他们居然说,咱们不谈经济增长了。希望吃瓜群众们不要如此健忘,如果这种言论不是经济学带路党,那就没有带路党了。

    美国吃瓜群众早就不吃他们那一套。他们选出的总统提出来的纲领是:美国再工业化,以及美国投资1万亿美元修复基础设施。一个政治素人,只是说出了美国普通老百姓的心声,就能获得支持。美国政治家以及普通民众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为害多年,他们已经奋起反抗,中国人更不能重犯美国人的错误。美国不是高科技高度发达了吗?不是已经达到中国想要的“经济由粗发型向集约型发展”转型升级了吗?美国不是有中国人想要的“提高服务业占GDP的比重”了吗?美国的消费够发达了吧?他们为什么还要找回丢失的工业化之梦呢?他们为什么还要投资基础设施呢?明明中国国内还有产业转移的时间与空间,中国还有足够的劳动力,鼓吹产业国外转移的新自由主义学者还是醒醒吧。

    过去数年,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中国大行其道,中国已经成为新自由义的实验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 一标准,中国人是实事求是的民族,如果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有科学合理的内容,中国人将毫不犹豫接收学习。实践证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试验结果,成绩乏善可陈:

    在市场决定下,新增基础货币,大多数投向房地产,进一步拉高房价。利率市场化之后,货币投机可以名正言顺要求银行提高存款利率,高利贷打起了年少单纯学生的主意。在市场化下,中长期贷款都贷给了个人二三十年期限的房贷,挤占了其它行业资金需求,企业投资瞻前顾后,举旗不定。打着市场化、自由化的旗号,中国的外汇储备大幅下降。

    如果中国还能保持经济高速增长,首先就是要抛弃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不再盲目欧迷信各种各样的西方经济学。只有总结过去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才能形成真正属于中国自己的经济学。

    高度重视投资,是过去前后三十年经济建设的成功经验。投资和消费本来是经济活动的两方面,是相辅相成的。有投资自然会有消费,而且中国的消费本来就不少。我们需要鼓励的是合理、适度的消费,而不是过度的举债消费。没有耕耘,哪有收获?西方发达国家高度依靠消费,那是因为他们的投资已经相对比较完善。南美、非洲国家靠消费,能消费出一个发达国家吗?

    中国并没有为投资而投资。有的人因为中国投资基础设施回报率低,就恶意攻击中国投资的回报率低下。这完全是睁眼说瞎话,中国的投资效率是全世界最高,中国的大型项目一般最多五年就完成,西方国家需要一二十年。中国的高铁回报率低,周期长,那完全是为了补贴国民福利。中国的铁路密度远远低于日本、德国等国家,有非常庞大的需求。如果一个经济学者,没有看到这些显浅的数据,就认为中国基础设施过剩,那是完全没有中国良心的。

    中国投资的潜力非常巨大。大约是一两年前,看到中央电视台法国南部小镇的画面:街道干净整洁,楼房美观,学校漂亮。在我们国家,印象中只有上海附近的浙江嘉兴市的小镇和法国的小镇有几分接近。福建、广东等经济发达地区的小镇的城市素养还是有差距。那么,中西部的小镇给人的感觉更是“刚刚卷起裤腿洗脚上田”。中国与世界最发达国家的差距,就是中国发展潜力。当中国高铁网络发展日益完善之时,日本开始运行时速超360公里的高铁。发展远无止境,中国投资离过剩还有十万八千里远。

    投资需要钱,这钱从哪里来呢?答案是:其中一部份可以从国家信用来。当前发达国家表面债台高筑,其实有担当一部份是不用还的。比如:日本政府就有超过25万亿元国债由日本央行持有。政府发行的国债,只要本国央行直接或是间接购买,就等于国债核销了。因为央行收来的利息还是上交政府,这部份政府发行的国债实际上就不需要还利息了。当然到国债到期限,直接续期就可以,一般情况是不需要收缩资产负债表的。这部份国债可以看成是国家直接印钞,征收铸币税。(本段论述需要简单的基础会计知识,建议经济学爱好者,储备少量的会计学知识。)

    向欧美日学习“去杠杆”。前不久,日本央行无限量购买国债,其实也是一个去杠杆的过程。政府将自己发行的国债核销掉,这是一个最简单的去杠杆方式。当然,只有发达的工业化国家才有资格做,因为政府增发货币,要有发达的生产力去增加商品与服务。中国政府的杠杆率太低,虽然去杠杆的紧迫性不强,但是可以学习西方发达国家的做法。央行购买国债,国家信用的真实体现。中国增发货币是建设基础设施,发展生产力,这比西方国家的海外战争与养懒汉要强得多。

    中国不发行国债基础货币是一种损失。如果中国不学习西方发达国家的做法,迟迟不发行国债基础货币,这并不是一件好事。也许,未来数十年之后的学者会说当前的中国人如鸦片战争时期的中国人一样“愚昧”。

    必须对全体民众加强金融知识学习,理解国家发行国债货币的必要性和正当性。如果国家一直不发行国债货币,一旦遇到战争或是长期的自然灾遇,国家不得不发行国债货币之时,或许会带来极大的恐慌。因为人们长期缺乏对国债货币的知识,心理准备不足。现在中国的生产力只是呈所谓的“过剩”,一旦去工业化,中国的生产力瓦解消亡之后,中国就失去发行国债货币的权力与能力。中国再想发行国债货币,就有可能变成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的结局。

    中国有过这样的历史经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中国还处于生产力落后的商品短缺时期,中国政府发行过多的国债货币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二十多年前,法律不允许发行国债货币,有当时的客观原因。因为当时的行政发行货币数量,与当时的生产力不匹配。外商投资中国不仅带来货币,还带先进的管理与技术,是以发展生产力为锚的。出口与外商投资才真正促进生产力的发展,所以用外汇占款发行基础货币确实是当时的最优选择。二十多年过去了,中国国内的生产力已经发展起来,而且是世界先进的生产力,用国债发行货币,既能利用这种生产力也能更好地发展生产力,何乐不为呢?

    只有从经济理论根源出发,不迷信西方经济学理论,不是简单地学习西方教科书,不要听西方人要求我们怎样做,而是要看他们怎样做,学习他们正确的做法。结合中国的发展实际与成功经验,中国人完全有理论自信的理由,中国经济才有可能重新回到快速发展的快车道。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你把“通货膨胀”根本不当做是一件有害的负面事物,那当然是没有继续讨论的余地了!
    2017/7/22 6:13:47
  • 你说的“国债”是谁向谁借?---------美国实质是“政府向有钱佬资产阶级金融家集团借”。那么,中国那?
          若中国政府是向银行体系借实质就是向全国老百姓存款借!若是向中国央行借,等于是自己给自己印钞票!
    2017/7/22 6:05:45
  • 没办法,你这三层楼,等于没有正面回应,是乱扯其他,不着边际。
    2017/7/22 5:57:34
  • 33楼杨峰!没办法,都不知你是在说些什么。
    2017/7/22 5:54:19
  • gz3hua: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杨峰!“国债”难道可以无限多借?!
    ===========
    死脑筋的学者,总是杞人忧天:国债越来多,咋个办啊,怎么了得啊!
    ----重要的话,重复三篇:
    ----国债,不等同于民间私有债务,国债机制,是个货币调节机器。
    ----对于消费性质的国债而言,其本质是:货币发行的国债化,或者说是:国债化货币发行。
    ----资本过剩条件下,消费性质的国债的巨额数量,就是个数字而已,根本就不是【债】,这一点,传统经济学,是无法理解和无法解释的。
    ------在信用货币时代,扣除货币通胀因素:CIP+PPI+固定资产上涨等,‘国债利息,相当于为零。
    2017/7/21 22:40:06
  • gz3hua: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借的债都花在日常消费开支了,何来“固定资产上涨”?
    =======
    1、国债,不等同于民间私有债务,国债机制,是个货币调节机器。
    ---如何调节货币的呢?
    ----把过剩的资本性货币,转化为:社会福利性投入和公共建设投入,也包括国家战略性投入。
    ----死脑筋的学者,总是杞人忧天:国债利息,那是多么的吓人啊!
    ----重要的话,重复三篇:在信用货币时代,扣除货币通胀因素:CIP+PPI+固定资产上涨等,‘国债利息,相当于为零。
    2017/7/21 22:34:25
  • gz3hua: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杨峰!政府的税收几乎要等于政府借债所要付的利息!这样规模的借债难道还不是危机?!这是常识!!!
    ==========
    1、你的经济思维仅仅停留在金属货币时代。
    2、金属货币时代,你这句话,还有几分道理,但是,在信用货币时代,荒谬之理,差之千里。
    3、在信用货币时代,扣除货币通胀因素:CIP+PPI+固定资产上涨等,‘国债利息,相当于为零。
    ---------不仅仅是错了,天下99.9999%的人,都搞错了。
    2017/7/21 22:28:54
  • 杨峰!“国债”难道可以无限多借?!
    2017/7/20 6:04:04
  • 借的债都花在日常消费开支了,何来“固定资产上涨”?
    2017/7/20 6:02:50
  • 滥印钞票能等于解决问题?!--------如果能等于,那为什么不几千倍几万倍地马上多印钞票?!
    2017/7/20 5:59:28
  • 杨峰!政府的税收几乎要等于政府借债所要付的利息!这样规模的借债难道还不是危机?!这是常识!!!
    2017/7/20 5:57:07
  • gz3hua: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回20楼700220:债务太多,会导致付不起利息,但,可以拍卖自有资源。
    =============
    1‘国债利息付不起’,是个伪命题。
    2、信用货币条件下,扣除货币通胀因素:CIP+PPI+固定资产上涨等,‘国债利息,相当于为零。
    3、只要政权不垮台,有印钞权在手,担心:‘国债利息付不起’,不但是个伪命题,更是个笑话。
    2017/7/19 23:29: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川江愚人   antai186   mnmn6688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先后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清华大学。财政金融学本科、工学学士、工商管理学硕士。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