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民代言 - 李昌平首页
我为什么高度重视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建设六
2017-06-16
字号:
    ——没有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中央集权对农村的垂直领导就必然异化成 “玩空转”

    共产党延安时期,没有交通工具,没有有效的通信指挥系统,绝大多数时候中央、地方和基层是处于失联状态的,但这丝毫没有妨碍党中央对全国各级各地有效领导和指挥,共产党用很短的时间就把国民党赶到了台湾。

    共产党在执政的前三十年,交通和通讯也都不发达,但中央政府对基层政府和基层组织的领导和指挥也是高度有效的。譬如,中央号召农业学大寨,每年冬天几乎所有生产队的所有农业劳动力都投身于农田水利等基本建设的竞赛之中,根本不需要上级对下级不厌其烦的三令五申、检查督办和多于牛毛的统计报表、验收评比。

    今天之中国农村,交通高度发达,通信高度发达,甚至视频监控系统到处都是,且政府垂直指挥系统人数庞大,基层政府干部数量比改革前多了好几倍。然而,中央每安排一项关于农村农业农民的工作要落实,不知道要开多少会,打多少电话,填报多少图表,写多少文字报告,不知要派出多少人检查督办和评比验收,甚至还动不动就动用一票否决权。但,非常遗憾,很多工作就是无法落实,更无法做到位做好!譬如:农村留守儿童和老人问题各级越来越重视却越来越严峻,农村文化建设各级越来越重视而优秀文化却越来越稀缺,农村垃圾处理投入的人力财力物力越来越多而垃圾也越来越多……90年代后期的二轮承包很多地方走了过场,2000年后的集体土地所有权确权工作绝大多数地方没有真正进行,现在的农民承包地确权颁证工作很多地方也只是在玩文字表格游戏……现在的精准扶贫工作,上升到了一号工程、政治任务,使用了一票否决,做的怎么样呢?钱是花了不少,动员的人也不计其数,贫困户增收脱贫了没有?农民哭着喊着抢着要争先恐后的当贫困户,从中央到地方、特别是地方基层政府干部和村级组织负责人,大部分精力花在应付上面的报表、报告、检查验收评比上,再就是花在处理部分农民争当贫困户的矛盾纠纷上。西北有一个分管精准扶贫的大学生乡官说他自己“90%的精力花在应付上面的‘刁官’和下面的‘刁民’上,而如何让贫困者致富脱贫还真的一点有效的办法都没有”。这是精准扶贫工作中的较为普遍现象,不是个别现象。前些年,为了纠正干部队伍普遍存在的形式主义工作作风,中央部署了群众路线教育活动,最终用扎扎实实的形式轰轰烈烈地走了一次群众路线;这些年,为了解决扶贫资源洒胡椒面、扶贫资源没有精准到达贫困者手中的问题,中央部署了“精准扶贫”工作,所动用的财力、物力、人力前所未有,可以预见的是,大部分精准扶贫资源只精准的集中到了精准扶贫工作上,而无法做到贫困者精准致富脱贫,甚至精准扶贫会导致贫困者有增无减。

    问题出在哪里?

    问题出在农村基层组织没有了主体性,没有自主性,成了乞丐和传声筒,既不能有效服务农民,又不能有效治理农村;问题出在数亿高度分散的以农业收入为生的小农,在农产品供大于求的背景下,无法追求农产品价格增长收益而只能被迫追求农产品数量增长收益,高度分散的数亿农民从事农业生产所产生的利润必然是越来越减少的、甚至越生产越贫困---生产=贫困。一方面,有效服务千千万万高度分散农民及其贫困者,最需要的最有效的服务者是强有力的农民共同体;高度分散的数亿小农要想追求农业产业在所有行业中的社会平均利润,最需要的也是强有力的农民共同体。内因是决定性的因素,数亿分散农民极其共同体没有主体性,政府花再多的人财物都无济于事。精准扶贫的很多钱其实就是打水漂。在农产品和农业产业过剩的情况下,且农民高度分散的情况下,花大量的钱扶持贫困者搞生产致富脱贫其实是制造更多的、更大面积的贫困,是比拿钱打水漂更坏的事情。当农民极其共同体没有主体性的时候,中央安排的工作越重要、抓的力度越大、投入的人财物越多、越对基层干部行使一票否决权,就越容易被迫走上以形式主义解决形式主义问题的恶性循环。当农民及其共同体有主体性,重要的全局性的工作中央就只需要发一个号召及匹配一定的政策就行了,基层就会争先恐后的、实事求是的去落实了,根本不需要一级对一级的模仿秀式的三令五申、报表报告、检查验收评比和一票否决等强迫症、癫狂症、痴呆症举措。至于农村农民的生产生活方方面面的一般性事务,如果农民及其共同体有主体性,就根本用不着各级政府操多的心了。如果村庄内部连儿童和老人的照料、生活的垃圾处理等这样的内部事务都需要中央统一部署、层层三令五申、检查督办、甚至一票否决才去做点样子应付应付,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改革出大错了!最大的错误是把农民及其共同体的主体性改没了!

    是的,中国三农问题的根源是农民及其共同体没有了主体性。必须重建农民及其共同体的主体性,这是不能逾越的一步。如何重建农民及共同体的主体性呢?村社内置金融,创建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这是我数十年的实践和研究的结论。现在,中国的很多地方都在研究“塘约道路”,走塘约道路就是要组织农民,关键是重建农民及其共同体主体性,最佳的路径就是村社内置金融——创建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不走村社内置金融---创建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这一步,走“塘约道路”最终也只能是再来一次扎扎实实的、轰轰烈烈的形式主义活动!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有志于献身基层和最需要的地方的人才太少了。
    2017/6/17 8:42:40
  • 这和农民联合体有本质的不同,金融体是要农民出钱,联合体是给筹钱。
    你要他们出钱不只难,而是少,聚少也成不了几多,意义不大。可要为他们筹钱,谁来出钱?毫无定数!
    村社需要组织,现有干部体系已经无效,因为他们缺少菩萨的心肠和仁慈,更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救苦救难。
    2017/6/16 17:34:55
  • 科技互联网让乞讨用上二维码,精准扶贫让贫困患上了依赖症!
    即便是内置了什么金融体系,也和当下的农村信用社的职能差不了多少!也改变不了他们的穷骨头,即使真能给他们贷款,都会当成化缘来的被消化。或许有真想致富的熊心者,也难适应市场汹涌彭拜的浪潮,最终落得个负翁。
    2017/6/16 17:17:42
  • 如何重建农民及共同体的主体性呢?村社内置金融,创建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这是我数十年的实践和研究的结论。
    =========
    1、内置金融村社联合社体系为纽带,重建农民及共同体的主体性,是市场条件下,现实和可行的办法。
    2、目前农村的组织结构,是在行政指令条件下形成的,在新的市场条件下,已经严重不适应,严重阻碍了农村和农业的发展。
    2017/6/16 12:25:04
  • 但是农村精英都往城镇跑了,还能组织起来吗?我觉得如果要达到您所说的,只有在大镇或是县里面才能找到相应的人才。将大镇或是县里面的文化、教育、交通和人才建设抓起来,让一部分年轻人愿意回去建设,农村才有可能发展起来。
    2017/6/16 11:50: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世界王振今   澳龙华潘   banmu   bbb162   abcgao123   ophthalmotomy   桃李不言   民间思想者   wuchenliu   gjz0377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