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新国家论 - 何斐首页
中国文化刍议
2017-05-19
字号:
    自从五四后,我们的文化传统被打倒,走向了西方,这个西方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另一个代表是建国后的邓小平,以改革开放为起点,走上了事实的国家资本主义,这两点本质都是西方文化在中国大地上的变现。马克思是什么?本质就是西方文化的一大分支,只不过与资本主义相对立的,是西方资本主义内部产生的另一种文化,也可以说: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西方文化的早产儿,最后他在西方夭折。很是奇怪,这个西方文化的早产儿却在俄罗斯土地上萌芽,辗转送到了中国,又在中国的土地上居然就生了根,但它毕竟是早产于西方,许多历史条件与文化并未成熟,所以在中国一段时间后也产生困惑。他为什么能在中国生根并成长呢?这与中国的文化有极大关系,那就是儒文化的平天下的大同思想有极大的联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我们却将之扫除出门,打倒在地。新中国成立后,又进一步打倒了孔家店,对中国的历史照搬西方,认为是几前年的封建文化,甚至全盘认为是封建君主专制文化,而没有认真研究中国历史,而是大家公认的中国几千年是所谓的封建专制社会,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而是以士的精神为核心郡县制的政治制度,它与西方的认知或是现实整个中国历史的认知是相去甚远。虽然毛泽东为代表的一代无意识的把中国传统精神贯穿到他们的革命生涯,但建国后却忘记了这种精神的培育与传承,而误之为西方的政治。我们细细想想以毛泽东为代表的革命先辈,哪一个不是具有中国传统的士的精神: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这一代人把共产主义精神与中国士的精神完美的融合。却不仅仅是所谓的西方传来的根本上还不完全成熟共产主义文化。毛泽东为代表的一代把马克思理论中国化了,我们今天的社会文化走向,教育的走向,从本质上来看:我们应该把前代的文化以新的形式完整的展现在现实生活中,而不是完全西式的政治化,这已是一个共识。

    老一辈现实化的传统精神的文化基因在解放后却不知教育子孙,而通过自身却遗忘了,使得红色文化完全政治化,从而使红色文化也走入困境。这个困境不仅表现在前三十年,而且也表现在后三十年。邓小平领导的改革开放缺乏了必要的文化精神与道德底蕴,缺乏了一个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团体引领社会,加上不讨论,更就赤裸裸地经济利益第一,腐败横行,两极分化,社会虽然是有党的坚强领导,可在金钱面前很多人不再坚强,腐败成为一种常态,从根本讲社会缺乏一种正常的精神文化引领。现代社会从文化讲,要培养以士的精神为核心的人文。从经济讲,以此文化为基点,形成天人合一的内生的经济体系,二者相辅相承,以立足。再以此推进新的全球化,消解美国战略,复兴中华,这从另一个角度讲,也是为国人形成新的信仰,不是宗教的宗教信仰,以修齐治平为序,建立人间天国。因此,才会真正明白孔子的:不知生,焉知死?知生,则人人可进,西方式的宗教也因此消解。

    从文化角度讲,中国没有纯粹的儒,也无纯粹的道,更无纯粹的释教,三合一,或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世俗社会表现以儒为主,儒者不言鬼神佛,但我知生,达于道,通于自然,你说神,我自有资格为神,你说佛,我同样也有资格为佛。我也不需忏悔,更不需上教堂,身后,我自有资格上天堂,这就是中国文化。那些奇奇怪怪不是道佛本质!因此你的技,是工具,不是本质,你所谓的科学是神通,神通为法术,在我是小技雕虫,与你所倡的科学精神与科学是背离的,科学精神还与道靠谱。我是菩萨,是合于道,是明了三十七菩提分,科技神通是末。这是中国文化或以儒为代表的文化的根本。西方思维的理性,重原子,再建构体系,重的是观音菩萨手里的紫金铃。中国重的是观音菩萨本身。朋友们不知我说清楚没。不要简单地说什么儒教,道教或佛教。现代中国不仅要成为观音菩萨,还得需紫金铃!我做圣贤,最低因条件,也得豪杰,再差也得个士,这就是中国!

    面对纷纷扰扰的世界,无论是国内国外,其感性化,情绪化的内涵到处泛滥。如网络流传的白云先生的文章,其内容缺乏理性,狭隘的民族情绪充斥,除了中华民族,目空一切。不能理性对待自己与别的民族,这个民族能走多远?任何一个民族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应扬其优点,去其糟粕。中华民族的优点在近代糟蹋殆尽,到现在没几人能清楚看到。对中国历史的认知,大陆受马列学说束缚,拘于政治意识形态,把几千年文化斥之为封建文化,何新有所研究,但均浅尝,没能深入展开。大陆的学者在中国文化的深入上落后于钱穆,钱穆其人对中国文化的把握有相当水准,但是没能与红色中国融合。我们高举马列,却没真正与中国文化融汇。如何中国化的问题,从实质与实践看,多成功于政治,却失之于文化与风俗,所以中国的马列成了政治话语权,经济的话语权却落在西方的理念,深厚的民俗又与政治经济理念相背离,所以你会发现很多奇怪现象:政治与民俗脱节,经济与政治相拮抗,民俗与政治阳奉阴违,中国的天人合一不再见,社会的和谐是口号,上与下相互欺骗。这一切的解决必须把士的精神融入民俗与政治,教育需重道,经济与文化要形成新的生态新的内生性,如一片稳定的自循环的生态系统,这是内。外则是新文化形成新价值观以普世!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士在中国分为两类,一文一武,引领社会,化成天下。这也是士的根本历史作用与任务。应该说是绝配,这也是中国能化四夷,滚雪球的文化原因。
    2017/5/20 7:14:43
  • 现在社会存在真正的官僚,存在士大夫形式,根本上缺乏士大夫的士之精神,更缺乏士的基本修身,从而更多在社会上成为物欲动物。我们不可能指望完全的纯粹的士的精神是全部社会,但主流应如此,以保证社会方向。毛泽东看到士的缺陷,欲纠偏,这个想法与实践是值得肯定,但还需进一步改善与发扬。
    2017/5/20 7:07:59
  • 中国传统的士大夫文化,在新中国成立后被毛泽东压制,毛泽东的联系实际的主张,是要改变士大夫的脱离实际倾向;毛泽东的联系群众的主张,是要改变士大夫的脱离群众的倾向。
    毛泽东对士大夫使用劳动改造的手段,使士大夫深恶痛绝之。
    现在士大夫之治,已经达到中国历史上从所未有的高度。以前有皇帝家族,士大夫官职再高都无法取代皇帝。以前有科举制度,皇帝可以破格提拔人才,授与高级官职,甚至最高级的宰相,给予特别权力进行士大夫都反对的变法。
    受到严重打击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在前30年,官方号召民众过革命化的春节,其他的传统节日就不用讲了。在后30年是逐渐恢复传统节日成为假日,但官方重视的是假日的消费,以提高GDP增长率。
    其实民众并不重视GDP增长率,民众要的是安居乐业,赚取生活费不要那么困难。有的民众没有什么学历,是没有资格考取公务员,官方就要设法建立全国性合理有效的商业体系,让民众经商能够赚取合理的利润维持生活。
    在文化方面,英国官方的电台和电视台是不登广告的,中国官方的电台和电视台也可以这样做,官方电视台有多少预算,聘请多少员工的薪水支出,硬件开支多少可以计算得清清楚楚,薪水不高如果向民众开放,肯定对民众有很大的吸引力。
    现在民众是不能依靠街头卖艺表现艺术才能和赚钱,十几年前我在深圳街头看过一对小女孩卖艺被人赶走,现在这个机会都没有了。中国的士大夫是干涉编剧,为了表现“中国台湾一家亲”,一对情侣分割两地,四十年后当然是各自都成家,但副市长不许这样编,拍桌子说他们一定要结婚。这是真人真事,那位编剧得了40万元大奖,用来买楼价钱升了两倍多。
    这样的编剧水平,中国文化要走向世界吗?
    2017/5/19 22:58:54
  • 好的。文化,经济如何进一步,需要具体深入,一起探讨
    2017/5/19 18:24:59
  • 何斐同志该文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有一定的深义、哲见!——对此你提出了两个重要的观点:一、“我们高举马列,却没真正与中国文化融汇”——反过来讲应是“我们高举马列,应与中国文化融汇”;二、由此导致“政治与民俗脱节,经济与政治相拮抗,民俗与政治阳奉阴违,中国的天人合一不再见,社会的和谐是口号,上与下相互欺骗。这一切的解决必须把士的精神融入民俗与政治”,名哲表示基本赞成!但一,“文化“只是 一种”自生自发“的”做人方式、样式“,相对”政治“、”科学“你把“文化”抬的过高——其关系须进一步理清,称“毛泽东为代表的一代无意识的把中国传统精神贯穿到他们的革命生涯,但建国后却忘记了这种精神的培育与传承,而误之为西方的政治”观点需商榷!二、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确实是“以修齐治平为序,建立人间天国”的“儒文化的平天下的大同思想”——具体落到“以士的精神为核心郡县制的政治制度”,而当前中国的“士”——知识分子已几乎集体堕落,传统的“士精神”只能由懂得“政治”、接受“科学”——马列毛主义的“革命知识分子”来发扬、实施!——总之,“文化”与“政治”和“马列毛主义”关系是一个重要的哲研课题——“人类做人课题”,有待进一步哲学研究,有时间名哲愿与你共讨此问题!
    2017/5/19 16:07: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世界王振今   澳龙华潘   banmu   bbb162   abcgao123   ophthalmotomy   桃李不言   民间思想者   wuchenliu   gjz0377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四川省南部县人,生于田间,长于草庐,1995年重庆师专毕业,乡村教育工作者。喜学习,察时事,观社会风云,希望与志同道合者进一步思考研究。联系QQ:101591305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