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棋艺文化 - 刘星首页
文化随笔:杜甫的川江旅途
2017-05-19
字号:
    ——(杜甫客居云安诗选读)

    诗圣到四川是来避难的,安史之乱打破了这个普普通通的草根诗人的平静的生活。说平静而不说宁静还真没有委屈这样一个满心渴望入朝补天的草根诗人。

    这一来,便是长达数年的颠沛流离的生活。

    记得三峡刘星代表夔州杜甫研究会的一员,和他一个寝室的正是“梓州”杜甫学会的成员。我和他交谈不多,他是一个令人尊敬的长者。说实话“西南大学”之行,他们几乎全是让人肃然尊敬的学者、长者。因为杜甫最先客居在梓州,留下了让后辈无限羡慕的名诗,足以感动,有种莫名的狂喜。我们聊到了杜甫在梓州的生活,同样我们也聊到了杜甫在夔州的生活,更谈到了杜甫客居云安的日子。我特别提及到《闻官军收河南河北》这一首诗歌。因为这一首诗歌正是性急的诗人梦寐已久的事情“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其实诗歌后面杜甫也小肚鸡肠地惦念着自己的那一分三亩地。他说,“余田园在东京”。所以,这种急切还乡的渴望是可想而知的。然而,从公元763年的春走到765年的秋,他还没有入“巫峡”,拜夔门。那么在大唐地理里“巴峡”和云安的“巴阳峡”到底是关系?我们对此聊天起来。关键是梓州的先生也从来没有在“川江”上往来过,所以十分渴望了解。在西蜀,在川西平原生活的人,对于江船客轮的感知总是虚拟的,正如没有上过大海的绝对不知道“倒海翻江”的滋味。那么这样一理解便更加理解了杜甫携一家老小乘船“从巴峡穿巫峡”仅仅是一种想当然的理想状态。而且奇妙的是这种“旱地行舟”总是诗一样抒情,风一样迅捷了。杜甫也如此。所以后人评价这一首是杜甫“生平第一首快诗”。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诗意可以尽情洒脱,但是川江激流却认“杜甫”的这一只“东吴船”充满了奇幻。

    当他(52岁,还有个年幼的孩子在身边)在765年春末从乐山乘船下水开始,便渐渐地感知川江激流时代滚滚的“江湖”是那样的浪漫和惊险。所以,迟迟缓缓的小舟,走走亭亭的奔波,让他更开始“喜酒”了。这酒不是“剑南春”,而是云安的“曲米春”。他可以“白日放歌须纵酒”,他更可以“闻道云安麹米春,才倾一盏即醺人。”

    诗人苦闷郁结了,所以他在川江的船上写《拨闷》。这一首诗歌直接和“云安”联系起来。至少说明西川有“剑南春”之类的畅销品,那么川江更有名震三峡的“曲米春”。

    说来话长,我和夔州杜甫结缘还真的在“曲米春”的酒缘上。因为夔州有学者(易衍橙)考证出“曲米春”系夔州特产,而非“云安”名酒。为此事,我专门询问了多个健在的老人,他们说大唐夔州名为“云安郡”仅仅只有15年的时间,而且是在杜甫到云安的之前几年“云安郡”又改回为夔州。所以,自古以来三峡“云安”应该只属于云阳县。那么“云安曲米春”显然是自古以来的“驰名商标”。而“云安曲米春”的原产地系“云阳县龙洞乡”。此乡盛唐的时候叫做“巴乡村”。而龙洞乡一条小溪之间隔往东便是夔州地界。所以奉节的先生推演出“云安曲米春”应该是“奉节曲米春”之类。甚至还用范成大写的夔州竹枝词“五月五日南门开,南门竞船争看来。云安酒浓麯米贱,家家扶得醉人回。”来说明奉节人喝的正是本土名酒。

    尽管“美味入吾唇”,但是“一盏即醺人”;这个多病的草根诗人只是说说笑笑,就像我们“可以,不可以”造句一样,不能当真的。然而,诗人的话未必不能当真?

    酒醒何处?三峡风光总会给诗人不一样的感觉。何况草根诗人老杜未必“真醉”。半夜醒来,也可以偷得片刻闲的;所以,他在半夜三更,在明月之下,泊江渚岸,看跳鱼儿,听鹭连拳。这就是即将朗诵的杜甫写于三峡江岸的最闲适的诗《漫成一绝》。

    最后,他看见江流浩荡,沙鸥缥缈,进而想到“名岂文章着”的大事来。对自己的前半生草根原创产生了“神”的质疑。为什么写?写什么?后来,杜甫在夔州水阁内(其实他在夔州也是多次搬家,居无定所)开始有意识地反思人生,反思写作和生活本真,最后用浩荡的诗篇奠定人生“诗情”的辉煌?试想,倘若没有杜甫的三峡之行,倘若没有有计划地对自己人生的总结和反思,倘若没有颠沛流离地“深入基层”的话,他又怎么能成就“诗圣”的加冕呢!

    总之,胡思乱想之后便是浩荡的诗句排山倒海而来,响彻在三峡云水岩壁间——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这就是我准备朗诵的杜甫赶赴云阳之水道上写的诗歌《旅夜书怀》。这首诗歌的意境在云阳古水道无处可以寻觅,当是在巴阳峡之上的万州红绩坝(也就是万州南门外的红色的沙坝——可以参考何其芳的文稿)

    顺便提及一下的是《漫成一绝》。这一首诗歌当写在夜色里,临时停靠的江岸船上。因为自古很少有下行船只停靠在汤口和万州之间的水道上。一般情况是单行道般的放船经过巴阳峡水道,而少有在夜色你停靠双江、磐石的。唯一可解的只有是杜甫准备离开云安老城,在小河口的岸边住宿了一夜。而且,倘若是欣喜即将离开云阳去夔州奉节的心情大好的话,到也可以解释。那一晚,在江边;那一夜,在雨雾中,那一船,有诗人准备离开云安。此时当是春夏之交,他在雨夜的云阳江边度过的。可以参见《船下夔州郭宿,雨湿不得上岸,别王十二判官》。

    2017年5月9日三峡刘星写于老县城,也就是杜甫当年客居的“云安”。另。此文系云阳诗朗诵专题。(诵读:拨焖,旅夜书怀,漫成一首)前的自度曲。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居住三峡,执教乡村,中师学历,纯粹草根;酷好文学,偏爱围棋,遨游网络,弘扬国学。曾经先后担任中国围棋棋院“围棋论坛”、棋魂网“围棋论坛“版主,新浪网“读书沙龙”论坛版主,新浪草根名博“我看娱乐圈”管理员、主持新浪草根名博“草根大访谈访”、新浪网“天下行棋博客圈““围棋名博访谈”等网络文化职务。素以倡导围棋和文化两面旗帜的文化交流活动。向后接受过一起写论坛在线访谈和《名汇》杂志的专题访谈纪要。组织过中华文化义工联合会的文化和天下行棋围棋文化活动。撰写的文章先后发表在《北京晚报》《重庆晚报》《围棋天地》《秋兴(夔州杜甫研究会)》《棋艺》《重庆旅游杂志》《收藏之声》等报刊杂志,部分作品入选《中国棋文化》《网与人生》《文涛拍案》《换个角度看与写》等棋艺文化类书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