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追踪热钱 - 张明首页
寻找经济增长和金融风险的平衡点
2017-05-18
字号:
    “三驾马车”齐发力

    问: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4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第一季度国民经济数据。数据显示,第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9%,创下了一年半新高,迎来了开门红。您如何看待增长超预期的第一季度数据,到底是什么因素起到了重要的推动和支撑作用?

    张明:今年第一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6.9%,与消费、投资与进出口“三驾马车”表现均较为强劲有关。

    从消费的角度看,今年3月社会消费品零售同比增速达到10.9%,与去年12月齐平,这是自2015年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消费增速的回暖一方面与近期消费者信心处于高位有关,另一方面则与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的下行趋势放缓有关。

    从投资的角度看,今年1-3月的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达到9.2%,显着高于去年全年的8.1%。在三大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速由去年全年的4.2%上升至今年1-3月的5.8%,这与最终需求的回暖以及去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关;今年1-3月的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达到6.8%,与去年全年持平,这与去年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表现火爆有关;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基建投资累计同比增速在今年1-3月达到23.5%,达到2014年以来的新高。基建投资的强劲与中国政府保增长的努力有关,也与今年第一季度PPI同比增速处于高位有关。

    从进出口的角度看,今年3月的出口与进口同比增速分别达到16.4%与20.3%,为2015年年初以来的新高。出口表现强劲一方面与全球需求的回暖有关,另一方面也与2015年下半年至今人民币有效汇率的显着贬值有关。进口表现强劲一方面与中国内需回暖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由2012年至2015年的持续下行转为2016年的显着反弹有关。

    问:在第一季度数据中,工业的回暖和利润提升格外受社会关注。您认为工业背后发生了哪些积极的变化?

    张明:2017年1-2月,工业企业利润累计同比增速达到31.5%,是2011年3月以来的新高。相比之下,2015年全年的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持续负增长,2016年全年的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均为个位数的增长。

    2017年1-2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的显着回暖,大致有以下三方面原因:第一,从需求角度看,2016年一些周期性行业(尤其是房地产与汽车行业)的回暖,增强了各种工业品(特别是上中游工业品)的需求。第二,从供给角度看,2016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造成一些产能过剩行业(例如钢铁、煤炭等)的供给明显收缩,最终导致相关工业品价格显着上涨。第三,从工业品价格角度看,一方面,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在2016年的显着反弹,通过进口渠道抬高了工业品价格;另一方面,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造成部分工业品价格明显上升。PPI同比增速已经由2015年12月底的-5.9%攀升至2017年3月底的7.6%。

    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工业企业利润回暖背后的结构性隐忧:第一,当前的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回暖主要表现在上中游行业的企业,下游行业的企业利润增速目前依然处于低位。这背后反映了PPI的回升不能传导至CPI的现实问题。第二,当前的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回暖主要表现在大中型国有企业,其他所有制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的利润增速依然处于低位。

    经济增长仍面临多重掣肘

    问:经济的良好开局毋庸置疑,有人认为,这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步入经济新周期。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开局良好的中国经济中是否还有值得重视或警惕的变化?

    张明:在我个人看来,目前的经济回暖主要应归因于旧周期的延续,而非新周期的开启。2016年,保增长的主要动力一方面来自较为强劲的房地产投资,另一方面来自持续处于高位的基建投资。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中国一二线房地产市场步入新一轮上升周期,导致房地产投资增速由2015年全年的2.5%显着上升至2016年全年的6.8%。2017年第一季度,房地产投资依然处于6.8%的较高水平。2016年全年,三大投资中的制造业与房地产投资增速分别为4.2%与6.8%,但基建投资增速却高达17.4%。2017年第一季度,基建投资增速更是高达23.5%。这背后反映了地方政府为了应对经济下行而进行的反周期努力。换言之,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较强增长依然来自房地产、基建等传统增长动力的贡献。

    有观点认为,新的中周期(产能周期)可能已经开启。他们的论据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经显着改善了过去产能过剩的局面,目前一些行业的龙头企业利润增速良好、持有大量现金,将会有很强的动力去更新产能、甚至建立新的产能。

    然而,在国内外最终需求依然疲软的前提下,企业进行新产能投资的意愿恐怕依然是低迷的。例如,目前有研究表明,在处于中游的上市公司中,那些集中度提升越快的行业,进行资本支出的意愿越低。这说明当前的库存周期(短周期或旧周期)并不能传导至产能周期(中周期或新周期)。

    尽管今年中国经济开局良好,然而经济增速是否已经完全走出了L型的下降阶段,目前还有待观察。中国经济的增长至少还面临如下因素的掣肘:第一,当前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尽管高于GDP增速,但前者自2012年以来至今一直处于下降通道。在城乡居民收入增速下降趋势没有改变之前,很难相信居民消费能够强劲增长。事实上,目前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的确在不断上升,但消费贡献上升的主要原因,不是消费增速强劲,而是投资增速下降得太快。第二,在三大投资中,民间企业制造业投资依然面临着最终需求疲软、各种成本高企的掣肘,房地产投资的可持续性则面临着房地产泡沫膨胀而引发的宏观调控加强的制约,基建投资则面临着地方政府债务高企的影响。第三,出口面临着全球经济尚未完全走出长期性停滞、发达国家贸易保护主义压力抬头、本币有效汇率水平依然存在高估等挑战,其增长的可持续性仍面临较大的压力。

    防范金融风险 服务实体经济

    问:风险防控是中国经济2017年的主基调,中央政府非常关注金融风险。您认为今年的金融风险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张明:在我看来,2017年中国的金融风险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有些中小存款类金融机构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资产质量严重恶化,甚至破产清算的风险。过去几年,有些城商行、农商行以及股份制银行在进行所谓“弯道超车”的努力。典型的模式是,通过大量发行同业存单、同业理财来募集资金,通过委托外部的资产管理机构来代为投资,通过委外机构进行各种形式的加杠杆来投资于收益率原本偏低的标准化金融产品(例如国债、金融债等)。

    而当前,这些中小银行面临三方面的压力:第一,从去年年底以来,随着银行间市场利率的迅速上升,同业存单与同业理财的发行成本显着攀升。例如,同业存单收益率已经由去年的3%左右,上升至目前的5%-6%,这意味着中小银行负债端融资成本显着上升。第二,随着当前实体企业违约事件进入高发期,中小银行的资产端面临显着恶化的风险。由于很多城商行、农商行都是在有限的区域内开展经营,它们很难真正分散投资风险。例如,一家当地的重要企业债务违约,对于当地的中小银行而言就可能酿成系统性风险。第三,当前“一行三会”的金融监管已经显着加强,中国商业银行的影子银行业务受到的监管明显加强。考虑到中小银行对影子银行业务的依赖程度要明显高于大型商业银行,这意味着监管强化对中小银行的压力要高于对大型银行的压力。综上所述,由于负债端、资产端与监管层面同时面临较大压力,不排除2017年有一些中小银行面临破产清算的风险。

    其次,2017年,我们可能看到更多的实体企业违约。事实上,过去几年以来,一方面,中国经济增速出现显着下滑;另一方面,中国金融抑制的环境正在迅速改变(作为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以及资本市场开放的结果),这导致中国的金融风险正在快速显性化,而显性化的一大表现就是违约现象的骤然增加,以及在各个市场之间的传染。

    例如,过去几年内,违约首先爆发在风险很高的P2P领域(例如易租宝与泛亚),之后传递至银行理财与信托产品领域,进而在2016年传递至企业信用债市场。2016年,中国企业债市场的违约事件呈现出爆发式增长。2017年,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实体企业违约,这些违约既会表现在信用债违约方面,也会表现在传统银行信贷违约方面。

    最后,中国的房地产泡沫问题可能继续深化。我并不怀疑最近出台的一系列调控政策的效果。但我担心的是,如果近期这些调控政策生效,导致一二线城市房地产成交量萎缩、房价下降、房地产投资下滑的话,相应的调控政策是否会再次放松,这是否会导致房价再次出现显着上涨。

    当前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已经在全球位居前列,考虑到中国依然是一个人均GDP8000美元左右的新兴市场国家,如此之高的房价是否能够持续、是否会降低中国一线城市的竞争力、是否会演化成潜在的金融风险,都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没有根本改变、如果中国优质教育与医疗资源分布非常不均衡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如果中国房地产与银行体系密切绑定的格局没有根本改变,那么房产税、显着增加土地供给以及房地产调控的一系列长效机制,就难以出台。

    问:针对金融风险问题,监管部门近期密集发文,剑指金融领域的突出风险点和一些市场乱象。您如何评价这些政策?稳增长、防风险、稳定实体经济,金融业还可以从哪些方面着手?

    张明:我认为,最近“一行三会”密集出台了大量的控风险、去杠杆的文件,意图整治市场乱象、消除风险隐患,这说明中国政府已经高度重视潜在的金融风险,这些政策的方向无疑是非常正确的,“一行三会”在当下采取行动也是非常及时的。

    金融调控应该具有前瞻性,“一行三会”在加强监管的同时也应该加强相互协调。例如,考虑到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前高后低,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可能卷土重来,那么当前的金融调控就应该注意控制力度,避免短期利率上升过快最终影响到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与融资可得性。再如,考虑到2017年年底“十九大”的召开,金融市场在释放风险的同时还应保持大致稳定,这就需要“一行三会”加强监管的协调,避免强监管政策的相互叠加、进而造成市场出现较大震荡。举例说明,如果“三会”的强监管导致流动性收紧、银行间市场利率攀升,那么央行就可以通过降准来平滑市场的流动性。

    今年是美国次贷危机爆发10周年。笔者认为,重新审视美国次贷危机的经验教训,可以为当前中国应对系统性金融风险提供重要的镜鉴:第一,应该高度重视中国金融体系爆发系统性危机的风险,而不要过分夸大中国国情的特殊性。第二,应该打破一行三会之间分业监管的格局,加强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系统性宏观审慎监管体系。第三,应该尽量避免形成过于复杂、链条过长的交易结构与产品结构。第四,应高度关注金融机构过度依赖批发性融资而可能造成的风险。第五,应该避免试图通过激活资产市场、诱导居民部门加杠杆来帮助企业部门去杠杆的危险做法。

    中国政府只有充分借鉴历史上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才能更好地避免系统性金融危机的爆发,维持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从而更快、更好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实现“两个百年”的伟大目标。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世界王振今   澳龙华潘   banmu   bbb162   abcgao123   ophthalmotomy   桃李不言   民间思想者   wuchenliu   gjz0377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经济学博士,现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和资本市场。E-mail:zhangyuxuan@gmail.com
Msn:michaelzhang1108@hotmail.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