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长安文明的伟力在后世看得更清
2017-05-16
字号:
    长安主盛文明在其文明期内,固然就已能赫然看到她那彪炳史册的伟大功业与非凡力量了,可在山看山,毕竟还有“只缘身在此山中”的站位局限与问题在。尤其是在那族群融合、人口大增、版图扩展、国运兴盛、社会经济发达、文武功业非凡、物质精神充足、文明程度傲然的当年现世,人们通常情况下所多见、多论者,往往都是那最直接、最震撼的盖世伟业,而她那更为精深、既定千秋的旷世伟力,却只能通过后世那各种各样令人唏嘘的世事与劫难,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追忆和受敬仰。

    历史,不只存在于当时的发生期,也同时存在于后人的承袭、坐享、梳理与追思中。今天,在我们将要结束对长安文明的基本框定及宏观思考之际,咱们不妨从后世----也就是宋元明清直至今天以前的历史走向与民族磨难中,重新回顾一下长安主盛文明对其后整个中华民族的深远影响,并从中发现往往容易被我们忽视、却实属有着深远影响甚至深刻规定性的种种功德与伟力。

    简单地来看几点:

    第一,就是我曾讲过的,正因为之前有这么个长安主盛文明、打下了那么康健厚实的一个“好底子”,以至于呢,进入或分裂对峙、或外族统治的宋元明清民国抗战那最艰难的一段时期,中华民族与中华文明,终究能够顽强地挺过来,终归没落得个四分五裂或中断灭亡的最悲惨结局。这是从历史发展的大道理上来讲的。

    举个例子:就像一个一直非常健康的人,即便七老八十了,跟大家一样也走向了衰老,可由于自身的“底板”就是那么好,生命力就是那么强,遇到同样的重大疾病,别人一个个都倒下了,可他照样还能撑下来、熬过去。

    第二,再往细深处继续分析下去,一个文明体,当她前期已将自身的“底座”打造的足够大、足够坚稳以后,即便后来不再那么“强”了、“盛”了,也不是谁想一口吞掉就能一口吞掉的。这就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一样。正是因为有长安文明所奠定的庞大人口基数、辽阔地理疆域、占比极高之主体民族、相当厚实全面之社会建构等,后来遭遇再强悍如蒙元、再有野心如日本那样的外部力量,始终都难以被征服,或在被征服之后却仍然不能被其他异己力量所吞噬消化掉、所湮没同化掉。

    第三,从更深层的根本处看,长安文明坚定地选取了、遵循了、筑牢了一条大合之道,并以这条大道的坚定执奉使得中华文明兼收并蓄,不仅几乎不再存在什么明显的缺陷与短板,而且更使得这个文明体在系统性整合上做到了举世罕有。这其中,无所不包的文明道统、系统全面的典章制度、疏密有致的内外秩序、统合力巨大的书同文车同轨等,都起到了很大很好的明显作用。找到、认定、并很好地遵循与强化此大合之道的结果,使得中华民族与中华文明,自那时开始就成了一个撕不开、打不烂的坚实统一体。这就是为什么后来中国统一的局面、总是多于分裂状态的一个根本原因所在。

    第四,除了“基座”庞大与道统聚合力超强的缘故外,文明的高度与全面成就,是另一个不能不正视的主要问题。在中华的周边及整个东方世界,文明成就最高的当属九州大地无疑;而无论什么样的强大统治者,能征服了的是国家,征服不了的是文明。征服者与征服者国度的民众,都有个“人心所向”文明的根本问题在。谁不愿享受更好更文明的美味佳肴、华丽服饰、诗文音乐、丰沛经济、安详生活、有序社会、心灵幸福呢?所以,再强大的征服者,面对低文明群体对高文明世界那如潮如流的崇敬与向往,到头来终究都是得乖乖地被人心所向推着走的。

    更何况,从大的历史变迁过程来看,一个国家与一种文明,虽然都会有兴盛、有衰落;但一国的兴衰,不是几十年、就是几百年,而一个文明呢,则往往最短也要几百年、上千年。这就好比股市里的日线与月线的关系,大趋势总是更多地存在于大周期、大格局之中。国家的走向,根本地是会被文明的走向与盛衰所决定着的。也就是说,虽然,一个社会各方面发育不够全面成熟、一个文明程度不够高的国家,也可能靠着武力的优势、甚至经济硬实力的强大,实现迅速地崛起、甚至征服,但它们若是长久地关联了起来、相处下去,最终必然是要被那个优势文明所牵引、所改造、所主导、甚至所同化的。

    可以说,长安主盛文明的力量,说到底就是这种高度优势文明力量的本质反映与具体体现。长安文明的最大贡献也许恰恰在于,她使中华文明在那个时代攀上了东方文明的最高峰,以至于即便再往后的数百年、甚至一千多年,靠着这种文明的根本优势,她都是任何外部力量所难以替代和同化掉的。有一个很能说明问题的历史事实是:宋、金、辽等相互对峙的时期,金与辽等国,虽不是中原文明的嫡系,甚至总在跟中原文明的代表者北宋南宋打仗,却几乎无不相当大程度上接受了中华文明的影响与改造。它们其后不管命运走向如何,终究都纷纷融入了中华文明大家庭的事实,就很能说明这一点。

    第五,中华文明在长安文明时所形成的客观优势,是一个主要方面,还有另一个主要方面就是内在的、主观认同上的。一个文明,当其文明体内上上下下的几乎所有人,经过反复地比较与体认,已经长期地、简直可以说是世世代代地认同了自己就是天下文明中那伟大的大道文明、文明进程里那高超的中央文明以后,其他外来的力量、异质的文明,要想彻底地摧毁之、替代之,便会变得极为不容易。这可以称作一种不是信仰的更坚实之信奉力量,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世代认定与傲然心气。就像世界冠军对巴西,在最糟糕时再怎么被人蹂躏,也还是有着冠军队的心胸心气的。甚至这种心气与经历,决定了有种永不放弃叫“王者的顽强”。只要但凡有一丝一毫的起色,这样的队伍就是为谱写“王者归来”进行曲而来的。长安文明在中华民族心灵深处所起到的作用,就如同给屡屡夺冠的巴西队所注入的王者气质一样。别说,这直接关乎统一且坚定信念的东西,往往是一个集体、一个民族陷入万劫不复与极度辉煌之极致情况下,最为难得和最是可怕的。少之又少的优异者与难有神异表现的平庸者们,其所有的千差万别,往往根本地就是少了这一信念与这一口气。

    第六,从面对西方文明(或海洋文明、近现代工业文明)前所未有冲击时的表现来看,庞大的东方阵容(比如双头鹰的俄国、传统中华文明圈内的日本、古老的印度等),接二连三地纷纷倒戈西化;唯有中国坚守到最后,甚至是从半殖民统治境地中实现了自我的拯救。这根本上,固然是天道人道皆有分合之道在起作用,但之所以幸运之神唯独眷顾中华,却也跟中华文明自身、尤其是在长安主盛期时将自己送上了合之道的最高层,是有着极大的关系的。天下道,两极去远、两极分立,却也两极回转、两极不灭。一条极道的最高、最坚定者,天理是不会容许其覆灭的。因为在下一个轮回里,世界还要等着它带来另一新境与新希望呢。只是,中华行合之道,便使自己做到了最好。这一不灭转生且极致辉煌的位置,也就唯由其自觉不自觉地必然独占了。所以,在这上面,天意与人为是统一的;而此绵延到两三千年后直到今天的这种统一,深究下去,跟那合天人意的长安文明之道与长安文明极致作为,是有着直接不可分的关系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直到今天,我们仍在享用着长安文明带给中华民族一直以来的福泽的。我们不同于西方,我们之所以面对强大西化浪潮而不会放弃独立主体与自主传统,皆于长安文明所扎下的根、所竖起的高高树干还在未倒密切相关。

    第七,从国家独立、社会主义道路、改革开放、大国崛起、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中华越来越具自主性的各种选择来看,人们总能发现中国在走着不同于近现代主导世界的另一种路子。很多人看不明白,不知未来的中国将要向何处去。其实,现在从我们一个个明确地发出的倡议与规划中,已经很容易看清一二了。一言以蔽之,就是中国越来越再重新找回自己的中华之道了,中国人越来越知道从自身主体文明基因库里获取面向世界与未来的优势资源了。尤其是近些年的一带一路、新安全观、文明对话、人类命运共同体等方面的努力,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华传统之道在当今国际国内现实情境下的一种创造性运用。而这,不能不让我们回望长安,回望那主盛的长安文明。可以说,中国的未来、甚至人类未来的希望,都深埋在长安主盛文明的林荫厚土之下。当中国与世界重新发现长安文明、系统梳理长安文明之道后,人类新文明的去向与理路,便会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出来。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47楼
    不是我不知道如何论述问题,而是先生习惯性的瞎子摸象西方解构学识所造成。
    “中华文明的特点“是什么?一句话告诉你,就是:“能办事,能办大事。”
    论述“中华文明“的共同特点——很多人都在这样尝试。但是这些人中的学识水平各不相同,所以大家论述出来的“中华文明“共同特点,自然各不相同。你喜欢哪一种论述,只能够说明你与该作者处于同一水准。你喜欢西方的学说,也只能够说明:你与西方的某位作者处于同一水准。井蛙与海蜇,认识世界的能力,永远不相同。
    因此对于“中华文明“共同特点论述的高低划分,要以境界高低来做评判标准,要以是否具有指导实践行为的意义来做评判标准。毛泽东理解得深,所以毛泽东总打胜仗。王明理解得浅,所以王明总打败仗。
    所以中国文化很讲根基与悟性。
    是故《论语·阳货》曰:“唯上智与下愚不移。”
    无法自圆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关于【你把论述的问题作为自己表演的背景 】
    这一点真还没有说错。小老百姓,吃饱了饭没事干,不找一点儿事情做,肚子不消化啊……
    呵呵呵呵!
    2017/5/29 11:31:22
  • 唐先生,
    还是那句话,与这位王若林先生一样,你不知道如何论述问题。从我的草根网的经验看,这是所有研究、论述"中华文明"人们的共同特点。这一事实似乎从某个角度说明了"中华文明"的特点。
    3
    通过与你及王若林先生的讨论,我不想但不得不得出的结论是:中华文明,不论其内容是什么(因为你们没有论述清楚),是一种让人变得"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好高骛远,好大喜功,浮夸虚荣"的文明。
    其中最致命的地方,在于它不但没有告诫人们要"谦逊/明理/耐心/谨慎", 反而额外激发了人们内心的"狂燥/虚妄"。这一缺陷,导致你们"天人合一"的"中华文明"的论述中,不仅充满了根据自己的需要对"天意"的恣意解释/妄加结论,还恰恰缺少你们论点中最重要的一点 -- 在"天意"面前人们应该切必须表示出最起码的谦恭与敬畏。
    这也是我在草根网上看到的几乎所有研究、论述"中华文明"人们的共同特点。这一事实似乎比较全面地说明了"中华文明"的一些特点。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在当今中国社会中,这些特点自上而下得以淋漓尽致地展示。这似乎可以证明,这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文明对一个社会具有持久/广泛/且强有力的腐蚀性。
    2017/5/29 0:25:34
  • 唐先生,
    还是那句话,与这位王若林先生一样,你不知道如何论述问题。从我的草根网的经验看,这是所有研究、论述"中华文明"的共同特点,这似乎从某个角度说明了"中华文明"的特点。
    1
    论述问题的最终目的是"首先让听众/读者明白你在说什么,然后给出他们自己认可或不认可的结论”。
    你啰啰嗦嗦地写了这许多字,似乎不是为了让读者明白/认可你的观点,倒更像是防止人们知道你在说什么。
    或这种啰嗦、有意"避重就轻/对关键问题视而不见"的论述方法,是为了掩饰你无法自圆其说的窘态。就好比考试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某个问题, 绝望之余,把所有想得到/编的出的话全写在考卷上。能蒙对最好,蒙不对也没有交白卷。
    对这种鱼目混珠/自欺欺人/撞大运的做法,不倒扣分是老师很仁慈的回应方式。
    2
    你这么做的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我前面也说了,你把论述的问题作为自己表演的背景 -- 你的目的不是为了论述清楚什么是中华文明,而是为了用中华文明这个概念搭起一个台子,让自己有机会表演一番。
    2017/5/29 0:23:07
  • (接上楼)
    2、所谓:【“五四”“文革”的乱拨脏水,要孔孟二圣背黑锅。】
    这是一个酱缸混账的糊涂话儿。《庄子·齐物论》早就说过:华夏文明道统阳学问,自打问世开始,就有一个如影随形的酱缸腐败假道统阴学问与之结伴而行。是之谓:“太极阴阳——罔两问景,庄周梦蝶。”
    所有的开国君主,无不因为具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真道统阳学问而立国。
    所有的亡国君主,无不因为跌进酱缸腐败假道统阴学问的伪善陷阱而亡国。
    无论鲁迅、毛泽东、“五四”还是“文革”所反对的,无不是酱缸腐败假道统阴学问的伪善陷阱。
    无论鲁迅、毛泽东,“五四”还是“文革”所坚守的,无不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真道统阳学问。
    让孔孟二圣背黑锅的主要原因不在他们,而是那些个“所有的亡国君主”与稻梁之谋的无耻文人。因为彼等在进行所有昏庸腐败勾当(注意:善恶只在一念之间。为天下人计则善,为个人小集团计则恶。并不在于采用什么手段)的时候儿,无不打着孔孟二圣的旗号。这当然就会让很多反对彼等的人,以为孔孟二圣就是支持彼等的黑Y台了……倘若果真是当了黑Y台,那请先生说说看,孔孟二圣这黑锅该背不该背?
    先生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请看如下经文:
    释迦牟尼:“凡有聚落所在,就有佛法(天道)存在。”
    《论语·公冶长》: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既有忠信,怎会没有我华夏文明的道统,怎么可以说成为:丢失已久),不如丘之好学也(只是很多人学识不够,智慧不足)。
    《道德经·四十六章》:“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敢问先生:从建国以来文革至今,天下有道还是无道?是走马以粪还是戎马生于郊?
    呵呵呵呵!

    全世界对于文化的注解,初步统计有二百多种。中国《辞海》的广义注解为:“指人类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我的注解则为:
    “对于人类所有文明的语言描述、文字描述和图像描述,就叫做文化。”
    马克思主义,原本出自中华文化(附1《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源自于中国孔子的大同社会理论》)。
    ……
    ……
    2017/5/28 10:35:08
  • 《中华文明的辉煌成就》

    华夏儒学文明对人类社会的认识,具有如下三个等次:
    “动乱世,升平世,清平世。”
    并且是一个不断循环往复,螺旋上升的发展过程,直至人人平等。近代社会,康有为提出了这个认识,毛泽东践行了这个认识(出世道,入世儒。连庄子也在《田子方》篇中说自己是儒家,所以我已多次强调,毛泽东是中国最大的大儒)。由此可控地、主动地“人降动乱”,把中国社会狠狠地提高到了再过几百年、上千年也难以达到的智慧高度,平等高度。
    什么样的文化,产生什么样的灵魂。什么样的时代,产生什么样的人物。
    草根智慧论坛有位叫做wd8226的网友说:“中华民族之所以生生不息,只一个因为。因为中华文化培植的是大大大的人,勇于担当的人,天下安稳与幸福为自己责任的人。社会危难,总有这样的英雄出现,而且一呼万应。他们无论身处什么环境,是非早就藏在心中。在应该表露的环境,就会喷发。”
    中华儒商全球巡回大讲坛执行副主席,武汉润民儒学企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润民儒学大讲坛主席陆声俊2017-05-26在其文章《什么是儒学》中说:
    【而今天的事实是:我华夏文明的道统丢失已久。这也是儒学一直被帝党歪曲诠释所造成。所以,这绝不是孔孟生生之道该有的教育结果,也更不是儒学创立人的祖宗教诲之错。并从而导致“五四”“文革”的乱拨脏水,要孔孟二圣背黑锅。】
    陆声俊先生的学识偏狭,观点有问题。但是敢于说话,勇于担当。真也不失为一个:“大大大的人”——
    我给他的留言则是(有调整补充):夫子洋洋万言,振振有词。议论精辟,逻辑严谨。可惜不懂圣学,境界不高。例如上面这段文字,其错误至少有两点:
    1、不知“道不远人,远人非道。”
    张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圣学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为万世开太平。只要天下太平,就为天地立了心,为生民立了命,为往圣继了绝学。
    站在圣学高度看问题,必须说明的是:只要天下太平,我华夏文明的道统就没有丢失!将天下太平的年代说成为华夏文明丢失之言语,属于学识不高、学理不通、睁着眼睛说的瞎话。因为只有在天下大乱之时,或者有将会导致产生天下大乱的言行盛行之时,才是真的丢失之时。即使在这个时候儿,阴阳之中有阴阳,只要在有人群的地方,就有我华夏文明的道统。
    (待续)
    2017/5/28 10:32:38
  • 回40楼
    【你怎么不说说共和国前、后三十年不按客观规律(无论是自然规律,还是社会规律)办事给中国国家及人民带来的巨大损失?】
    这是清平世后期的必然现象。毛泽东假如没有搞文革,这种现象早就会在上世纪的六十、七十年代到来。
    【笼统地说,开国之君最重要的历史作用之一是立些好的治国规矩。当今中国社会问题,开国之君当初没有立好规矩是决定性的原因之一。这是治国的规律。】
    有眼无珠。去翻开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共产党党章》看一看,再来发言。
    其下面的提问,更像是在说梦话。
    2017/5/28 10:28:32
  • 40楼唐启正
    ...毛泽东就是因为对“规律“二字有着特殊的理解,所以他总是能够打胜仗。那些从海外回来的洋学生、洋顾问,哪一个不比毛泽东对教科书上的“规律”懂得多?为什么在蒋中正、日本皇军的面前,总是要灰头土脸的打败仗呢? ..
    ****
    唐先生,
    1
    你的中华文明研究,怎么只捡好的说?(且不说中国没有打败日本,日本输给了美国.)
    你怎么不说说共和国前、后三十年不按客观规律(无论是自然规律,还是社会规律)办事给中国国家及人民带来的巨大损失?
    具体的例子需要我列么?
    2
    笼统地说,开国之君最重要的历史作用之一是立些好的治国规矩。当今中国社会问题,开国之君当初没有立好规矩是决定性的原因之一。这是治国的规律。
    会打仗,并非就一定会治国。而打仗的目的是为了最终有治国机会 -- 这是中国的历史(规律)。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是共和国治国者从始至今都具有的治国心态(或多或少)。共和国历史上所有重大的治国失误,及由此给国家、百姓带来的巨大损失,都是因为这一点。而它的源头,恰恰是毛主席他老人家。为了创造人间奇迹,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违反客观规律,好像在与自然较劲、跟规律赌气。
    能赢么?能赢一时,能赢一世么?中华文明就是为逞一时之强,图暂时之乐,痛快一会儿是一会儿?
    2017/5/27 23:20:58
  • 回39楼
    现在很多的网络,只要遇见反对意见,不是封杀,就是围上来一群文痞打手胡搅蛮缠。这样的事情经得多了,难免让人孤吟五岳、长啸三山,养成独来独往之癖性。像先生这样真谈学问的人实在不多,还望见谅。
    2017/5/27 11:12:30
  • 回38楼
    先生能够悟到这个层次,所以应该叫你一声先生了。
    要不然西方物理学之父爱因斯坦,怎么会钻进修道院后就不出来?霍金教授怎么会执信基督教?
    六祖《坛经》
    菩提原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2017/5/27 11:11:35
  • 回37楼
    不是我对“规律“这一概念的理解有误,而是你的学识不够。“规律“二字有书本理解、常规理解,正如你之所说。而你之所说,基本都是一些个教科书上的内容。任何书本,都只会书写对当局有利无害的文字内容,而摒弃对当局有害无利的文字内容。所以任何一本称不上经书的书本,都是片面的、残缺不全的书本。不要说任何当局了,就是圣人也是这样的。请看《庄子·齐物论》:“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圣人论而不议。”
    因此想要具有真学问,就必须要对“规律“二字有特殊的理解。世界太大了,人类的有知与未知比较起来,就像一滴水珠比较大海。毛泽东就是因为对“规律“二字有着特殊的理解,所以他总是能够打胜仗。那些从海外回来的洋学生、洋顾问,哪一个不比毛泽东对教科书上的“规律”懂得多?为什么在蒋中正、日本皇军的面前,总是要灰头土脸的打败仗呢?
    【关于“毫无规律“,仅仅是尚未发现的规律。】
    这话说得没错。
    【关于:这种尚未为人类所知的规律,你也要让中华文明窃为己有?】
    这话说得大错特错。 因为只能够说成为:这种尚未为其他国家人所认知的规律,是中华文明的专利。
    【而你说的“反规律“, 却仅仅是完善成熟的社会规律之外的特例。】
    这话说得没错。并且社会规律之外的特例比完善成熟的多得多。
    【如果中华文明要以这些规律之外的特例来否定规律本身,那说明中华文明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
    记住,我告诉过你:规律有普遍与特殊之分,从来没有以偏概全的意思。
    【一个社会科学 (总结人类活动的规律),或一个社会活动(治国)的成败,依靠的是大众主流的集体表现(规律),而非个别特例。】
    请先生告诉我,那一个社会科学成果 (总结人类活动的规律),是大众而不是个人总结出来的?
    记住:任何主流集体大众所依据的规律,全都是由个人总结出来后的传播所致。
    【这是稍有基本社会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
    可怜你这个基本社会常识丰富的人,却是一个糊涂蛋。
    2017/5/27 11:08:39
  • 唐启正:
    35楼,学识浅薄...你读的书还真少。
    ****
    唐先生,
    我的学识深浅无关紧要,书读的多少也不是我们讨论的问题。
    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中华文明", 它是你与王若林博主毛遂自荐要论述的话题。在与你们的讨论中,我更多是问问题。我的结论,无论让你们多么不舒服,也多是从你们的回答中得出的。
    但隐约自诩中华文明代言人的你们,把这个问题论述成这样,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2
    你们论述失败的另一个原因,在于你们不知道如何论述问题。
    什么是文明?
    网上查到的定义:文明是社会进步程度的一种状态。
    但"天意与人为的统一(按或不按客观规律办事 = 什么都没说 = 什么都不是)", 更像是一种指导行动(治国)的思维或理念 -- 让自己的行动与天意吻合,而非一种社会"状态"。
    如果一定要把它说成是"社会状态",那它既不是中国社会曾经历过的"社会状态",也不是当今中国的社会状态,而仅仅是一些古人一厢情愿地含糊描述一个似似而非的中华民族未来要达到的"完美社会状态"。既如此,"天意与人为统一"这一被你定义的"中华文明",就如人们幻想日后中了彩票后银行账户中的天文数字,它既不是人们曾经有过财富,也不是人们目前拥有的财富,仅仅是人们喝过酒后的幻觉。
    对这种中华民族从未经历的文明,你如何能把它定义成"中华文明"?
    文明也能赊账?
    2017/5/27 7:20:25
  • 唐启正:
    35楼,学识浅薄,..你读的书还真少。
    ****
    唐先生,
    我的学识深浅无关紧要,书读的多少也不是我们讨论的问题。
    我们讨论的问题是"中华文明", 它是你与王若林博主毛遂自荐要论述的话题。在与你们的讨论中,我更多是问问题。我的结论,无论让你们多么不舒服,也多是从你们的回答中得出的。
    但隐约自诩中华文明代言人的你们,把这个问题论述成这样,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1
    你或许没有意识到,在论述问题时,论述人最多是陪衬,可有可无,把问题论述清楚是唯一目的。人们要看到的是对问题的论述,而不是观赏论述人耍宝。更何况是有关"中华文明"这样的大题目。
    从与王若林博主及你的讨论的经历看,我感到你们恰恰把事情弄拧了,你们自觉不自觉地把"中华文明"当做了自己表演的背景,重点不是要正确地论证什么是中华文明,而是借助这个大题目来突出自己/把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你们自己身上。这样的心态,是你们无法有效论述的一个主要原因。
    你们的这种心态不是孤立的,它是当今中国社会很普遍的一种心态。它是一种内心缺少安全感的心态。
    2017/5/27 0:22:2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