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中国梦=复兴梦=文明梦≈长安文明梦
2017-02-17
字号:
    中国梦=复兴梦=文明梦≈长安梦,这既是中华复兴之道循序渐进的一种逻辑理路,也是我们引导全社会思想认知步步走向深入的一种努力过程。

    首先,看第一个等式:“中国梦=复兴梦”。

    “中国梦”,是习近平总书记代表中共中央正式提出来的。他同时又明确指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最伟大梦想”。可见,简言之,“中国梦”的最大与最集中体现,就是“复兴梦”、就是“梦复兴”。所以,在总体与统一提领的最高层面上,“中国梦”与“复兴梦”应该是完全可以划等号的。这,不仅与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全面吻合,也确实精准地反映了近现代以来(包括今天)我们整个中华民族心中怀揣之最大梦想的客观实际。

    其次,再来看第二个等式:“复兴梦=文明梦”(“文明梦”的全面表述应是:中华民族复兴中华文明及中华之道的伟大梦想)

    近现代一百多年以来,中华民族为何会长久地聚结、聚合起一个最伟大的“复兴梦”来呢?说到底,不就是因为我中华这百年(甚至几百年以来),深切地痛感到自己过的远不如昔日、且还饱受别人的羞辱和欺压乃至残害呗!所以,才会有“想复兴”、“梦复兴”、聚成一个大大的“复兴梦”,才会提出这全民族历史性的“伟大复兴”重大命题来。

    由此基本的理路观之,加之如实理解“复兴”一词的本义,其实不难看出,“复兴梦”,归根结底就是要回归和重新站位于我们几千年以来的自身主体性之上,重新“复兴”再现过去某些更好时期的更好东西和风貌,从而使自己今后变得如最好时一样、甚至比那时还要更加地好。沿着这样的理路去审视与思考,能够同样在总体上和最高统领层面上立得住、叫得响的,除了文明、特别是那个长期创造辉煌和唯一长寿不断的中华文明外,还有其他的什么吗?

    “复兴梦”与“文明梦”,被我以划等号、而非划“约等于号”的方式,直接地对等连接起来,其理由很多。我之前也在多篇文章中有过论述。现再次简单地梳理一下:

    1、中华,从来就既是个国家、既是个多民族融合成的统一民族,又是一个举世绝无仅有的伟大文明体。而且,从总体与统一提领的最高层面上讲,只有以一个跌宕起伏、绵延不断、极富生命韧性活力、始终独步文明天下的中华文明,去看待和解读这个中华之国、各朝各代、以及中华民族的一切所立所创,才能将所有的一切统得起来、彻底地搞明白。反之,则要么尺度不够、不合逻辑,要么就是切削肢解、有违事实。

    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华最美好、最强盛、最足以自豪、最辉煌伟大的时期与东西,也就是我们最想要去“复兴”的(很多被后来的自己丢弃或外来的力量损毁了)种种,虽然可以跟某些王朝家国、甚至某些盛世明君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可我们却无论如何很难用一个王朝家国、一个盛世明君的作为,完全彻底地梳理清、解释通这一切。

    2、民族复兴的本质是文明复兴。中华复兴的根本在于中华文明及其文明之道的复兴。“复兴梦”,看上去讲得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却不能仅仅将复兴的目标与理想,只限定与锁定在恢复、强健、振兴、再造我们这个多元民族的身上。

    从“复兴”何以堪称“伟大”的角度来看,并不是随便什么“复兴”,都可以唤作“伟大复兴”的。更直接些讲,并不是说某一天我们重新拥有了一个伟岸的身躯,便意味着自己重新“伟大”了起来。什么样的复兴,才能称做“伟大复兴”呢?对一个曾经登上文明大道极高峰(甚至最高峰)的伟大民族来说,其自身堪称伟大的、新一轮的伟大复兴,更多与更根本地,一定是要以能够重新攀登与昔日等高、或比昔日更高的文明高峰,来做以界定和衡量的。也就是说,一个伟大的文明,一个举世仅有的典型文明体、一个承载着人类未来文明世界希望的文明大道之践行者与值守者,在复兴之时,不去复兴自身的文明与文明之大道(尤其是在西方近现代以来所行之道越发式微、人类需要新文明之道开新境的情况下),不仅根本说不通,而且也绝对不可能!我们一段时间里有所迟疑和徘徊,倒也没有什么。但我们必须尽快地让自己的认识进一步升华,从而避免自我的局限与矮化,避免失去对伟大复兴事业根本性的更好把握。

    3、中华伟大复兴事业,是一项极为综合、全面、恢弘、长久的跨世纪工程,除了以“文明复兴”为总统帅能统起来外,其他各种各类,几乎都不具有这个超常容量和统摄能力。

    我们在不同的阶段、时期与各个方面、层面,固然可以分别用力、分而为之,也可进行这种、那种的复兴之类,却最终必须在总体和全面统摄引领上,为整个中华复兴事业给出一个明确的站位定位和方向指引来。而在这种视野与开度上,可以说,即便我们许多人很是看好的诸如精神信仰、核心价值、历史传承、传统文化、儒释道各学等,都在根本上是与“文明复兴”没法相提并论的。因为归根结底,它们终究都是分、分道,而非总和具有全员一统力的总合。我们不能让那些看似相近、或者更有吸引力和号召力的喧嚣鼓噪,把整个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引到歧路、偏道上去。

    比如说,儒、释、道等各学的振兴或复兴。从中汲取营养、在复兴事业中运用其理路理论是一回事,而立足于某门某派、谋求其对复兴事业的指导和统摄,就是另一回事了。它们任何一门一派,早前没有一个能做到整合儒释道诸子百家,就更不要足以统摄和指引整个中华文明全部的了。即便,将它们集合起来、贯通一体,甚至有一天有一套足以全面统合一切的复兴理论出世了,我们也不能用最高或最全面统一的思想理论来替代中华文明生存发展、再度复兴的本身。因为“复兴”任何形而上或偏重于形而上的精神思想,都仍只是“复兴”了文明的一个部分与某些方面罢了。只有活生生的文明本身,才是最饱满、最全面、最完整完全的。

    再比如,很容易让人迷惑的“文化复兴”。文化,不是文明的全部,文化不仅不能替代文明,甚至连政治、社会、历史、生态等也不能替代和统揽(虽然,文化往往渗透在一个国家与文明的全部方面里去了)。

    4、复兴,坚定地锁定于“文明复兴”,更重要的,它不仅能复兴昔日盛世文明的风采、样貌,更能复兴我们中华文明的基本理路与精神,能再显文明的澎湃生命力和繁茂盛华。初步地与表面地看,复兴,直指的是国强民富,是繁茂盛世、盛世文明。但再深挖一步,多问个为何能够得以强盛、富足、幸福、长安后,便一定会让背后那核心的精神、不改的追求等,也就是总而言之的“所行之道”,立马表露无遗地显现出来。

    可以说,今天我们强调国家强盛、人民幸福、社会和谐安定、甚至世界和平和谐发展等,皆与走不走“文明之道”密不可分。不走文明之道,不瞄准昔日上善文明大道的做法去创造新文明的伟大功业,不搞好个体和集群之内外文明的一体化建设,这样的强盛是虚妄和长久不了的强盛,这样的幸福也注定会是短暂的与低浅层次的幸福,这样的走向世界和改变世界也不可能是为人类贡献出新文明及未来文明发展之道来的。

    说白了,我们返身回去探寻昔日的文明与文明之道,形象地来说,就如同是去找准与标定过去的那个基点一样。由于我们今天的站位与所处之基点,是能够设身处地感受认识得到的,是相对明确且固定的;而未来的标靶与所行之道却是难以揣度和把握的。这样一来,为走好面向未来的难测路,我们重新寻找与明确标定过去那个稳定不变的基点、那条来路,然后跟当下连接起来、成为一线,便可指明未来建设新文明的应循之道。

    所以,综合而论,从总体上与最高统领层面上讲,中华的“复兴梦”,完全可以直接对应地等同于中华民族的“中华文明复兴梦”。重新接续推进中华文明的伟大进程,重回中华文明所坚定值守的文明之道,重新以中华文明之道的基核与理路去缔造人类新时代的伟大新文明,是我们这一轮复兴的最高境界,也是中华必须走文明之道与拓展文明大道的命中注定。

    最后,让我们来看第三个约等于的等式:文明梦≈长安文明梦(长安文明,只是几千年中华文明整个历史演进中的一大段,所以,再怎么豪迈进取与盛隆辉煌,即便在复兴的语境下,也还是写作“约等于”的为好)。

    “长安文明梦”,还可更简称作:“长安梦”。考虑到刚开始提出之际,若过于简化,容易生出许多不必要的歧义来。故写作“长安文明梦”。“长安文明梦”的较全面表述应为:中华民族复兴长安文明及其长安文明之道的伟大梦想(也可表述为:实现长安文明及长安文明之道复兴的伟大梦想)。

    “长安文明”(在这里其实是“长安文明”与“长安文明之道”的统一简称,下多同),是我最近经过反复思考和酝酿后,于今日正式提出的一个新概念。狭义的“长安文明”,主要是指以长安为“文明之都”或“文明中心”时的、那段中华文明奋发向上与辉煌盛世的历史发展时期及其所行之道。汉、唐,无疑是最突出和最具全面代表性的标志。广义的“长安文明”,则是指中华民族迈过文明初兴初创期后、主要以“大长安”区域(非完全以长安为名的、实际上的)为中心展开的那个奋发隆盛期及其所行之道。也就是说,我以一种不失总合却尽量分明的方式,将昔日整个中华文明及其文明之道的发展过程,做了一种三段式的截图处理,仅仅选取最具中华文明伟大创造力和代表性的(大开、大合、大进、大升的)、最可为复兴大业参对和指路的、最能够找出奋进隆升之道真谛和为人类未来新文明谋的西周至唐朝一段,以“长安文明”谓之统之。

    鉴于篇幅原因和逐渐展开的需要,今天先只将这一概念和命题提出来,随后将会通过多篇文章、并从多个角度,尽可能地予以较全面地勾勒和阐释。究竟能不能成立?是否符合逻辑和中华文明史的事实?有没有一定的必要性和意义?可不可以作为今后中华文明以中华之道思考研究一个方向?能不能为中华新时代的主体学问走向与引领世界做出一定的贡献?等等吧,咱们今后慢慢地加以探讨和深化。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更何况了,我所言“长安文明”,当然有专属的地域性、甚至也是要借助这种地理、文化、民俗上容易形成统一之力量地域性的。然而,后面当论述一步步深入后,您就会知道,其绝非、甚至更多地不是基于和指向某一地域的。
          简言之,长安文明,本质上与更多地是指,当年那个以长安为代表和中心的中华文明上升成熟期,那个所行文明道更综合正大且更有助于今后复兴借鉴的伟大时代。
    2017/2/20 9:34:38
  • ------现在,我们面对的突出问题,还根本不是世界主义的人太多了,而是拘于民族主义、区域、国家等方面的人是绝大多数。
          仅从复兴的角度看,也只是在中华文明和坚守文明之道的最核心区,甚至遭受戕害最少的乡野民间,才较好地留存、保留着一些昔日的大道理路与做法。在此情况下,先从最易点燃复兴之火的地方(一民族、一区域甚至一城市、一群人中)开始做起,又有什么值得耻笑的呢?
    2017/2/20 9:28:17
  • 40楼:“相比体现着地域性、民族性毫无现实性的“梦论”文明,那时的人们只会以最鄙夷的方式对它嗤之以鼻成为笑料。”
          -------这就是个站在什么位上来看的问题。站在多年、至少三四百年以后人类主义立场来看,可能的确是这样的。这个我也认同。早前,我也是一个坚定的世界主义或全人类主义者。
          可是,凡事都是循序渐进的,一个时期内的立场也是要跟这时期的现实条件及时运大势结合了来看。在早前、以及今天,毕竟地域性的、民族性的、国家的、文明传承核心区的等等,还是全人类之道得以实现前的普遍现象和必然阶段。这个是现在难以超越的。
    2017/2/20 9:20:58
  • 46楼有一样东西叫质量:
    -------我不知您所说的神秘文化具体在指什么,我也不知你说的不精通神秘文化就没资格言道是什么道理。请问,老子悟道与言道时,他懂不懂后来才被宗教化了某些神秘文化?他见识过这类高人否?我知道的,反倒是很多人打着神秘、不可言的旗号,偏离甚至借用了老子的道!
    2017/2/20 9:12:05
  • 如果人们执迷于一个虚幻的、毫不现实的“一国一地一族”的崛起,那么,一切与之相关的实现过程和方式,自然也就是虚无的,只能在自己头脑里完成它实现的过程和方式。这虽然是人的精神的可贵之处,如果把它用于幻想,这就只能是在浪费这种可贵的东西。并且由于这种幻想永远找不到与现实相联结的出口,因而伤神、伤肝、最后伤人。
    2017/2/18 22:46:03
  • “在强大军事能力中蕴含的人类最新科技成果和构成它物质形态的材料,则需加以保留,为人类未来文明服务。强大军事力量在未被彻底抛弃前,个别存在着的“太平盛世”,随时可以在资本动力驱使下,被它瞬间化为灰烬。”
          -------这要分两头来说。第一,一个独立文明的复兴,在当今世界里,不可能是仅仅重文而不重武的“天平盛世”。我等所认定的文明,是一切精神物质创造总和意义上的,也就包含了军事与军事技术在其中了。全面完整的文明及文明复兴,是不应该放弃对先进军事和军事高级文明的追求的。
          第二,中华文明复兴到一定的时候了,足以引领世界之时,也是其成为人类文明的时候。那时,也就不存或再没有能够对其实施军事毁灭的力量了------不一定是被消灭了,而更大的可能是被人类文明大道的力量管束或规制住了。如此一来,中华的太平盛世、同时也是人类的太平盛世。这是可以统一的。但即便在这时,军事与武力的领先、发展,也是丝毫不能发给送的。这也是我主张复兴长安文明之道(因为其是文昌武盛的、文武平衡的)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7/2/18 22:02:02
  • 44
    不存在大量的隐秘文化。隐秘只有一个,只因添了假,才有万象,才有了“大量”。

    你几乎所有的博都谈道,我还以为你至少接触过一点。愿来你是一个玩文字的,什么都没有接触,什么见识都没有的人。嘿嘿,没有想到,一点不知,竟然有劲头写这么多空洞的东西。
    2017/2/18 22:01:51
  • “文明,随着时代进步,也就有它不同的内容和表现形式。古代文明最主要地包括物质财富增长、文化发展、军事强大、天下太平这几个最核心的内容,是以一族、一方、一地、一国为其载体形式存在着的文明。现代文明则是以整个世界为其存在形式的文明,“一切人”的彻底自由为其全部内容。 ”
          -------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样说,有一定的道理。过去的文明,多是独立分行的,现在往后就大不一样了。但这也有个过程,也总有先从哪里兴起的问题在。我所讲中华文明,本身也是一个变化体。当她在复兴了自己的主体文明与文明之道后,也是会在某个时候越来越为这个世界所广泛接纳、且逐渐变为人类的相当普遍之追求的。这其中,既有属于中华的成分,也有整个星球、全人类的意味了。独立分行与相参相连,并非是一成不变的。
          就当下而言,最大最近的两股文明正能量潮流,一个是中华文明复兴的潮流,另一个是世界范围内的文明对话潮流,这两者各有所起、各有自己原来的理路,却越来越会合流一道影响世界的。
    2017/2/18 21:46:35
  • 37楼有一样东西叫质量:
          ------神秘文化,也只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它也不是全部,尽管很多执迷于此的人总在讲能看透一切。真的是这样吗?不得而知。    
           我只知,凡人,皆有自身的站位与局限;整个中华文明也绝不是一个人就能看个完全通透明白的。正因为如此,我们需要设定一个完整全面的“截段”,不是将一个人或很多人的认知侧面展现出来,而是就将其指出来,供今后的人们从各种各样的角度去分辨、去揣摩---------其中也包括大量的隐秘、神秘部分。
    2017/2/18 21:35:05
  • 儒家,不需要你去兴,去复。它一直在兴,一直旺着呢。
    说假话,说套话的人,一直在兴。洗脑一直在流行。
    易与道,是不传之秘。所谓不传,就是不能传,传之则天下乱,甚至会招灾。
    佛与佛教要区别。按佛教说的修,成不了佛,只是修来生。这个可以兴,也可以灭,生生灭灭都合天意。佛也有独传,只怕大家得不到,这个独传的东西,也只能藏,不能广传。
    至于墨家等,还比得上今天的科技吗。早落伍了。

    相信科技,诚实地生活,广积功德,识别儒假,你就合上大道了。
    至于想要得到独传真传,还是不要想了,有几人有此良缘?
    2017/2/18 14:17:08
  • 历代帝王最喜找地了。各种风水先生找,况规模大,工程大,然后结果呢?


    打字到这儿,看到30楼说量变到质变,就想笑。量变到质变,只不过是一种说词,什么事也不能解决,是一种诡辩术。
    2017/2/18 13:53:44
  • 我开玩笑地问那位看风水的朋友:我要为自身找一地吗?
    他说:一地可以管几十代,除非中间受阻。好地不易找,找到了,也易被破坏。如果前人有地,后人不必去找。烧成灰,丢去河里,大吉。
    他说:经历数百年,人们甚至弄不清祖先在哪,坟在哪了,也不知哪个起作用,哪个起坏的作用。后人乱来,反易生冲克,阻断。除非,后人的地比前人的好。
    2017/2/18 13:47: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挣扎的90后   RRK456   隔夜喵粮   右小姐右小姐   zhongyinghuanqiu   chen   zhengyang   农非农家   qoituz564   nyu46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