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国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野山风语 - 陈建国首页
推进基层民主建设,强化中央集权体制
2017-02-13
字号:
    ——论中国政改的战略方向

    政治改革,是紧随经济改革之后必须进行的改革。不改,已经取得的改革成果难以巩固,进一步的改革也将阻力重重,难以为继。因为政治上层建筑不仅为经济基础服务,而且直接领导各项改革;如果服务不好,领导不力,经济改革成果自然受损,甚至可能丧失殆尽。

    但是,政改如何进行,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这里存在的矛盾观念很多,一时难以厘清。其中最主要的,是民主制度和现在的中央集权体制如何统一。

    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央集权体制为什么不能动摇

    中国共产党成立时就为着中国争创民主政治,根除封建专制而奋斗。在党掌握全国政权以后,反而降低了民主的呼声,这说起来就是个笑话:岂有共产党而害怕民主的道理!所以,从不忘初衷的意义上讲,我们应该主动地、大声地谈论政治改革,谈论民主化建设。

    中国共产党有光荣的民主传统。红军时代的士兵委员会,对于军政首长的民主监督真实而且起作用,保证了首长的民主作风与廉洁自律。早期党的历届领导更替,都是通过民主选举。延安的干部“豆选”,更是开创了人类民主历史上奇特的一页。但是,所有这些民主化活动,都不是、也不可能是,以动摇党中央的集权体制为目标。党中央的集权领导,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个人服从组织的集中制原则,自始至终应严格遵守。因为只有这样坚持“三个服从”的党,才有战斗力,无坚不摧;才能领导全国人民取得民主革命胜利。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国民党的全面溃败,从反面说明了:一个政党要有战斗力,必须要有集权制的铁的纪律。

    所以,今天要进行的政治改革,应是为着适应以智慧化为主流的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适应经济改革的新形势,适应人民对于政治生态的新要求而进行的改革;决不是为了实现多党制、轮流坐桩式的西方政治体制。无数事实已经说明:西式民主已经失去了它的先进性和有效性,已经蜕变为愚弄人民的政治把戏。2016年美国的选举闹剧,更形象而生动地演绎了这种政治魔术的本质。

    在当前形势下,包括今后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内,如果动摇了中国共产党在全中国的领导地位,那就一定是中国人民的灾难;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混乱不堪,无法控制全球秩序的现实条件下,中国灾难就是世界灾难。有人要问:为什么会这样?中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以来,金钱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信仰危机、道德危机是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而政治则被列入必须遗忘的行列。不少学术会议主持人要求与会者“莫谈政治”,仿佛退回“茶馆时代”。一谈政治,人们就想起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反右”、“反右倾”等等。那么政治改革还有这么重要吗?

    以为阶级斗争就是政治,是一种狭隘的、错误的政治观。政治本身的范围要宽广得多。所以,拒绝以阶级斗争为纲,决不等于不要政治。政治的真正意义,是社会的管理和组织形式,是人群的组织结构和精神凝聚形式。通常,我们把组织部和宣传部合称为“政治工作部门”,那么,政治是干什么的,难道还不明确吗?我们不应该忘记:孙中山先生早就说过,“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既然社会管理就是政治,它对于经济基础的依赖性和领导作用就显而易见。政治属于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唯物史观的基本常识,所以政治改革的重要性不容忽视。

    但是,要改革中国的政治体制,中共中央的领导权威非但不能削弱,反而需要通过政治改革来加强,加以巩固。这是为什么呢?

    第一,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大国。领导这样情况复杂、历史悠久的多民族大国,必需有一个坚强的、有权威的,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治核心。中国共产党作为这样一个核心力量是历史形成的,不是哪一个人主观规定的。全中国每个人心里都明白:目前还没有谁,没有任何政党或团体,能够代替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作用。

    第二,中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是服从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一者,从1954年开始,中国的消费就已经完全市场化了,因为人们消费需求的多样性、随机性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而消费的市场化必然要求生产的市场化与之相适应;否则,生产脱离消费就造成浪费。二者,按劳分配原则和按需生产原则存在矛盾,劳动成果是不是社会所需,劳动者本人并不知道。为着克服生产原则和分配原则不一致的矛盾,就只能采用市场机制加以调节。三者,是和世界经济融为一体的需要。因为现代化大生产早就是世界性的,中国经济不可能脱离世界经济而独立发展。

    但是,最初的“自由化市场”发展阶段已经结束。现代国际市场的发展证明了“自由经济派”的彻底破产。现在需要的,是有科学管理和预测指导的市场经济。即“科学主导规划,规划引领市场”,实现科学与市场互补。这就需要国家及其智囊团队发挥领导作用。而政府的作用更侧重于实际操作层面,党的领导则重在思想和组织领导。所以,政治改革必须以强化和改善党的领导为导向。

    第三,在市场化的浪潮中,有许多东西是不能市场化的。改革开放至今,我们已经吃过不少这样的亏了。还有些东西可以市场化,但不能完全市场化。这样,社会管理实际上更为复杂。对于这些不能市场化或不能完全市场化的东西怎么办?党和政府要管,范围和程度怎么确定?例如军工,有些产品可以出口赚外国人的钱,有些则象征性收费,有的干脆免费,有的则禁止出口。文化、教育、卫生、体育是“事业单位”,过去是全额国家拨款,后来“企业化管理”,搞产业化,产生了许多后遗症。对于这样一些问题,需要党的坚强领导,把握好政治方向;而决不能把它们一律推向市场。

    以上三点理由足以说明:政治改革必须以强化和改善党的领导为导向。所谓改善党的领导,就是让党的领导更科学,更富有成效。

    这同时也说明:为什么多党轮流坐庄政治制度不适合于中国。一个大国家的发展进步,必须有一条一以贯之的正确路线长期统帅,有一套稳定成熟的方针政策具体指导。如果多党轮流执政,路线方针换来换去,4年一变,怎么可能稳定发展?就像开车左右摇摆,甚至原地转圈,何谈进步?有些人明明知道中国这三十几年高速发展得益于中央集权体制,还在鼓吹“多党轮流执政”,如果不是愚蠢,便是别有用心。

    二、民主化是世界政治发展的根本趋势

    政治的立足点是社会管理。所以判别政治主张或派别优劣的标准,是看谁更有利于社会管理,更好的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人类几千年的历史证明:从归根到底的意义上讲,民主才是社会管理的最佳手段。因为领导者无论想做什么事,只有得到全社会绝大多数人的拥护和支持,才能顺利完成。但是懂得这个道理,并不是所有的领导者都能自觉遵守,这就需要一些民主制度来保证,来制止领导人违背多数人意志的行为。

    可是制度并非万能,无论多好的制度,都有“空子”可钻。国外一些民选总统,为了私利,可以通过各种手段绕过国会监督,执行对自己有利的决策。在我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对某些人钻制度空子的生动写照。更难得、更实际有效的是领导者个人的民主作风。作风是为了保证制度的执行,制度是为了大家有共同的遵守。所以,民主既是制度也是作风,二者不可分割。

    前面说过:民主化不等于西化。为了让群众理解和信服这一点,有必要加速和强化“中国式民主”的设计和建设。

    这种民主化设计的关键在制度。因为制度面向全局和决定未来,它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起作用。舆论导不了向,只有制度才能导向。如果宣传和执行不一致,人们产生逆反心理,宣传会适得其反。“万般皆下品,唯有当官高”,并没有谁作这种宣传,但是公务员系列薪酬福利制度,给人造成了这种强烈印象。“一人当官鸡犬升天”是干部的首长提拔制带来的严重后果。可见,制度规定有很深学问。再如:关于选举制,如何产生候选人,分层次还是直接选举?对于决议的讨论,有的规定简单多数通过,有的规定三分之二以上多数;立议案人数,不同的问题有不同要求。不能马马虎虎,随便设置制度。“民主是个技术活儿”,不是几个人凭脑袋一想,就能搞出一套好制度来。搞出来制度以后,还要反复实践验证,作出修改。即使是成熟制度,也要根据变化了的情况作出新的修改。这就需要一套关于制度本身的制度。

    领导人的民主作风问题,也可以依靠制度来解决。例如规定:如有半数以上人大代表反映某领导作风不民主,即使他没有犯重大错误,也可以免职处理。有制度的心理影响,久而久之,领导干部在对自身的要求中,就会把有无民主作风当作重大原则问题对待。这样,领导作风会越来越民主化。

    总之,政治民主化是世界大趋势。中国的政治家应该在世界上带好这个头,因为按照“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中国政治家在执政过程中应该没有自己和附属“财团”的私利。

    三、基层民主建设是巩固中央集权的政治基础

    这是中国历代王朝统治的经验结晶。封建王朝的政治本质是为地主阶级服务,但不等于它的管理经验不能借鉴。孔子主张“从周”,秦儒淳于越主张分封,反对郡县制改革,被秦始皇坚决拒绝了。为什么这样?这就要追究周天子由“式微”到灭亡的过程。

    周战胜商以后,大封功臣,设立了“八百诸侯”。这些诸侯有大有小,有强有弱,天子的中央集权一旦有所松动,它们就以大欺小、恃强凌弱,最后是“五霸闹春秋”,哪里还有周天子的权威!等到战国时期,七雄之间合纵连横,不断厮杀,周天子就名存实亡了。

    周统治的失误,主要是给了诸侯太多的实权。诸侯在自己的封域内掌握着政治、经济、人口等一切生产和生活资源,有“天子”一样的实际权力。在这种分裂基础上的“统一”只能是表面的、仪式化的。这样,周天子可以坐享天下,不必日夜操劳,只要求各诸侯如期上贡。懒惰终究会酿成灾祸,周的垮台虽然慢,却无法阻止。

    对比现代政治,从前苏联解体、南联盟的彻底瓦解都可以看出:地区和基层权力太大,不受中央节制,是国家分裂的内在原因。

    中国现在的基层领导人,权力已经过大。所谓“政令不出中南海”,是一种形象化的说法,实际上中央决策贯彻落实相当困难。雷厉风行已经成为过去。1980年邓小平提出“要提拔40岁左右的年轻人当干部”。等到真正落实,差不多用了5年时间,于是大量“两兵干部”(红卫兵小将、工农兵学员)得到提拔重用。有文凭没水平,不能用来概括他们;因为实践原因,其中也有好的,但毕竟已不是邓小平的原意。

    现在的基层领导中,的确有不少“土皇帝”,在他所领导的单位“一手遮天”。中国的贪腐问题如此严重,与这种单位或地区“一把手”权力过大,有内在必然联系。你想提拔,就得贿赂一把手;他得了好处,自然提拔你。你再有本事,跟领导(主要是一把手)搞不好关系,一切枉然。干部竞争中的“劣胜优汰”,主要原因就是领导个人决定干部命运。至于承包工程、上项目,科学不科学,是否实际需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把手”高兴不高兴。不限于此,在一些重大原则问题上,“一把手”还可以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例如,评价课题成果,“一把手”说“好”,全体评委立马举手“通过”;反过来也一样。新闻报导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一抓就不难”,表明“一把手”权力过大,造成分管副职无作为。

    中国的封建余毒,能够长盛不衰,侵害我们的机体,也跟这种到处都有土皇帝的事实有关。有专家提议给领导干部们上上决策科学课程,某部门负责人回答说:“你知道什么叫领导科学吗?领导就是科学!这你都不懂,还讲什么领导科学!”是呵,在中国很多地方,“一把手”就是科学,就是真理,就是一切!他们可以在根本没矿的地方硬要探出“矿”来;可以在专业部门不支持的情况下,自己发布“地震警报”;可以在不宜建筑高楼的石灰岩溶洞区“设市”--种种非科学决策,有些竟让人匪夷所思。

    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难道说把“一把手”的权力都收上来,让他们遇事都请示中央吗?当然不行!如果那样,中国共产党可能需要成千上万个“总书记”,岂不成了“分裂中央”?

    制约“一把手”,不让他们胡作非为,除了党和政府有严格的法律和制度,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建立健全基层民主政治,让党员和群众认真监督他们。对于地方来说,这个基层是指县及以下;对各单位是指实际工作单位,例如工厂、企业、事业单位等。没有基层的民主建设,中央集权制就会脱离群众,失去了它“集中正确意见”的实际意义。

    早在文革前,民间就流传“中央的经打得好,都让你们这些歪嘴和尚给念歪了。”的民谚。地方的“尾大不调”,在党中央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时代,就是不好处理的难题。“四清”想解决问题,结果不理想。社员对工作队说:“你们来了,我们像老虎;你们走了,我们像老鼠。”关键还是基层缺乏民主。建国快70年了,这仍是个没有治好的老毛病。

    四、领导班子内部民主建设的极端重要性

    基层民主政治建设,是中央集权领导体制能够长治久安的政治基础。没有基层民主,党的正确领导就无法体现。反过来,中央的政策不正确,基层民主也无法保证。地方民主和中央集权就是这样相依为命。要让这种关系稳定发展,就只有加强领导班子内部的民主建设。

    中央决策是否民主,往往是政治家们和政治理论工作者关心的事,而老百姓感触最深的是基层。所谓“强拆”、“野蛮执法”,有的甚至发生流血惨案,有人声称:现在的主要矛盾是官民矛盾,都是基层政治缺乏民主的反映。在个别地方,基层权力部门甚至与黑社会勾结,使人感到仿佛回到了三十年代的上海滩。这种情况要求,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对于基层政权的民主制度与民主作风进行大检查,调查发现问题,提出整改措施。

    凡是作风极其野蛮的基层领导班子,在领导班子内部是不会有民主的,一定是“一把手”或少数人独断专行。因为“团结一致干坏事”的领导班子毕竟极其罕见。

    基层不民主,百姓就受苦。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只是对党产生误解的人,会把帐算到党中央头上。更有甚者,会将其作为攻击党,反对党的领导的重要理由。其实我们党在过去有光辉的形象,决不是只靠几位中央领导人“英明伟大”,而主要依靠绝大多数基层党组织和干部的模范带头作用。如果党中央不及时抓紧基层政权的民主化建设,我们从前所做的一切巩固红色政权的努力都将白费。

    基层政权民主化建设还是反贪治腐的优良策略。让政策在阳光下运行,在党员和群众的监督下执政,党政干部要公开地、堂而皇之地贪腐就难了。

    基层政权民主化建设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党政领导班子与基层广大群众之间的民主互动,遇到本单位(或地域)大事如何吸收广大群众意见,如何实现按大多数群众意见办事。二是领导班子内部如何实现民主,保证不同意见的申诉权利,保证按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决策。关键是班子成员间的平等协商,不以势压人,不依靠亲疏关系破坏民主集中制。两者间互为依托,互为因果。同样需要作风民主和制度民主相结合。

    对于县、乡、村,对于厂矿企业、事业单位,情况各异,调查方法和重点可能不同。但基层缺乏民主、“一把手”权力过大,则是普遍情况。如果不解决好这些问题,那么“中国式民主”将化为乌有。

    领导班子和群众之间的民主互动,以班子内部的民主化为前提。领导之间都不能平等协商,班子内部没有民主;广大人民群众享有的民主权力肯定是假的。我们也可以同样的理由,期待中央级、省部级领导班子的民主化建设,为地方和基层提供学习榜样。

    党员群众对于党组织的监督,应该为群众对政府的监督起榜样作用。在中国传统观念中,“以下犯上”始终是忌讳。如果群众监督做得好,对于根除封建意识,树立人与人之间人格平等的观念,会起到积极推动作用。

    五、党的正确领导是保证政改方向正确的前提

    以强化基层政治民主建设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一定要在党中央统一领导下进行。即使是省、市、县的区域性试点,也要报请中央批准。中央的正确领导,是保证政改方向正确的前提。

    建议:

    1,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对于党和政府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非民主决策,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这能够说明,没有民主给党和政府的工作带来多么大的危害。让群众明白:中国式民主是什么意思?和西方的所谓“民主”有什么本质不同?放开言论,开展政治改革大讨论,以这种方式对于党员和人民群众进行民主教育。

    2,各项政治制度的改革,必须坚持“先议后行”。经过充分讨论、论证以后,在意见基本取得一致前提下,交有关人大机构讨论修改,按法律程序执行。

    3,中央成立相应领导机构,有序推动全国各地各部门的政改试点、总结、推广工作。

    4,政改不要“一次定终身”。在今后的日子里,在不破坏政策连续性的前提下,政改应该和经济改革一样,是个常改常新的课题。这个原因是:国际国内的各项条件都在不断地变化,要适应新的形势,我们的方法也必须作相应地改变。

    5,要充分利用新式电子媒体,宣传政治民主化,讨论政改方案。同时也给电视、报刊等传统媒体以关注。一方面是微信等宣传形式常常被不负责任的人所滥用,一方面群众心里对于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仍然给予较高的信任度。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执政党有两项管理使命,一个是政权管理,另一个是社会管理。重政权不重视社会,混乱就不可避免了。
    2017/2/23 17:15:45
  • 抓住印把子,丢了掀把子!
    抓住掀把子的人正在给掌握印把子的人挖坟坑呢!
    2017/2/22 15:06:29
  • 毛主席早就说过“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要落实到每个工厂、农村、机关和学校”。毛主席被妖魔化以后还有谁记得这句话。
    2017/2/22 15:00:49
  • 回41楼发家学子:     民主强调的是人民可以“命令”政府做事;集权是指政府内部成员要服从决策层的指令。
    民主就是指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判定标准就在于人民做不做得了国家的主。达成这一标准的最低限度是在人民与政府之间存在一个可以让人民向政府“下达指令”的形式渠道,缺少这个形式渠道说人民可以做主,那肯定是自欺欺人的。
        ======================================
       这里边有个矛盾。人民要当家做主,要“命令”政府,就要组织起来。一盘散沙是不行的。而如果要组织起来,就必须有人去组织,有一个组织形式。而人民要想组织起来,就必须服从这个组织的人,或者组织。而当许多人去服从一个人或组织的时候,又成了“集权”。
       你看,民主问题,绕来绕去又回到集权上来了。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民主与集权真的不好区别。
    2017/2/18 2:49:21
  • 建议削减大省的面积
    2017/2/15 16:55:52
  • 民主强调的是人民可以“命令”政府做事;集权是指政府内部成员要服从决策层的指令。
    民主就是指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判定标准就在于人民做不做得了国家的主。达成这一标准的最低限度是在人民与政府之间存在一个可以让人民向政府“下达指令”的形式渠道,缺少这个形式渠道说人民可以做主,那肯定是自欺欺人的。从这个角度讲,我国目前肯定不是民主国家,世界上也没有民主国家。有人还是会认为西方更民主一些,这种想法是搞笑的,主人这玩意,只有是不是的区别,没有中间值,因此不存在谁比谁更民主的说法。
    2017/2/15 9:53:36
  • 顺便提醒楼主及红卫兵各位:---------“红卫兵”本来就是毛主席设想设计的中国群众民主的表现表达形式工具。
    2017/2/15 6:22:33
  • 赞同38楼红卫兵!--------“民主没有不行。过多也不行。集权,过多不好,没有更不行。”
    2017/2/15 6:20:00
  • 民主与集权,好像都需要。如中国许多的大型工程。如三峡工程,南水北调,高速公路,高速铁路,航天卫星、航空母舰,大飞机。等等许多东西。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集中统一的权力是办不到的。而过于的集权,又会使经济过分死板,缺乏活力。造成经济发展缓慢?
      这个问题是需要认真的对待的。民主没有不行。过多也不行。集权,过多不好,没有更不行。
    2017/2/15 3:07:33
  • 在中国,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是坚定履行共产党使命的典范,不承认这个事实,与共产党的道路改本就走不在一起。
    2017/2/14 5:59:16
  • 人类自产生阶级、国家以来,集权的至高无上一直延用着,而权力的主宰仅是少数主宰人的权力,这就保证了少数人能高高在上的地位,能轻易统治欺凌多数人的强大能力。是共产党的问世,打破了这一传统,彻底改变了国家的性质,众人治国,走社会主义道路,以结束人类人欺人的野蛮愚昧历史,便是共产党的宗旨使命。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共产党使命完成的初级阶段,歪曲、篡改它的中心内容一一私有制的改变,共产党的政权便是徒有其名了。共产党人的使命任重道远,但一定会实现。
    2017/2/14 5:49:10
  • 农村的根本问题是人才的只出不进,造成农民无法获得相应的政治话语权。失去青壮的农村,试问如何兴旺。金融再好也无用。国是人之国,家是人之家,遍地老幼的农村,如何兴旺,天才知道。
    2017/2/13 22:20:3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挣扎的90后   RRK456   隔夜喵粮   右小姐右小姐   zhongyinghuanqiu   chen   zhengyang   农非农家   qoituz564   nyu46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陈建国,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1940年9月出生,原名侯显林,河南省荥阳市人。1963年南京大学地质学系毕业,在内蒙古自治区从事野外地质工作多年,后调江西。1985年调江西省社会科学院从事哲学、经济、环境等多方面研究工作,主攻相对论的哲学问题,创“条件哲学”体系。2002年退休后受聘担任全国地学哲学委员会理事、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副会长等。特点:研究范围广泛,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结合。擅长:旅游地质分析、旅游资源评价、风景名胜区评价、待建和在建项目咨询评价,其它决策咨询事宜。曾经做过的项目:三百山申报国家级风景名胜区资源评价报告、奉新县百丈山-罗卜潭风景名胜区资源评价报告、武功山风景名胜区资源评价报告、安义县旅游规划、余江县旅游规划、乐安县旅游规划、江西长运公司集约化经营项目策划、会昌县建设项目咨询、樟树市盐矿利用特殊项目咨询、为庐山体制改革进行咨询……。主持国家级研究课题2项、省山江湖委员会课题2个。最近参加项目:井冈山申报世界遗产、瑞金国家风景名胜区申报。已出版个人学术专著:《条件分析引论》、《时间-空间飞船》、《科学方法是什么》、《条件哲学与互补原理》。已经发表各类(哲学、物理学、经济学、地学、领导科学)学术论文近300篇。出版41万字长篇小说《野山风》(2010年),发表2万余字长篇散文“群岛星光灿烂”(作家出版社出版:〈中国海洋轶事〉2012年8月),诗少量。联系电话:0791-88592446、13177830392;电子信箱:jianguochen4@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