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索居沉吟 - 郭伯文首页
雾霾与幸福指数的辩证法
2017-02-03
字号:
    回到家乡闽西上杭县城过年。大年三十漫步江滨路上,金晖朗爽,碧空似濯,水天一色,亘峰如描,群桂吐蕊,暗香沁心,不禁陶然醉然。恨不长做家乡人。

    除夕夜,春晚犹酣,炮仗已欢。遂来到7楼家里的阳台,观赏漫天烟花盛景,却呛了鼻喉、蹙了眉头。鞭炮声山呼海啸,俯瞰街头巷尾、门坪空地,红光爆闪处,一团团一簇簇白烟缓缓升腾,弥漫,凝空不化,笼罩全城;往常澄明清亮的路灯,在浓烟中辟出道道光柱,像是一排排整齐森冷的探照灯。

    我没有数据。但如果实测,一定是PM2.5爆表的超重度空气污染。

    平时仙居福地、恨不得天天醉氧的家乡人民,为什么这时候欢天喜地追求这种几乎难以忍受的戕害和煎熬?

    我想,家乡人、乃至全中国人,欢度春节代表着某种幸福指数。这件事极其重要,重要得可以为此忍受痛苦,付出一定代价。

    现在腰包鼓了,似乎不风生水起地折腾出惊天的雾霾,就不足以彰显自己的幸福。

    这种幸福指数是精神性的,非刚性的,就像喝酒一样,有之则喜则嗨,幸福指数提升;无之照过,天塌不下来,而且往往有益健康指数。不惜代价也要提升幸福指数?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条件。我们小时候过年也很欢乐,不过零钱有限,只能买一点小鞭炮拆散了揣衣袋里,与小伙伴们玩炮战。家家户户买一串不长的鞭炮和两捆二踢脚,以备年初一“开门”用。弹药珍贵,闻着就快乐的新年“硝烟”,想大也大不起来。

    然而世界上有种雾霾,于人的幸福指数却近乎刚性,有之则荣、无之难过,避无可避。

    许多年来,华北等地每逢秋冬,便饱受雾霾之苦。或曰是因为工厂多了污染重,而大加挞伐。工厂多、小车多,当然是空气污染的重要原因;但更重要的恐怕是北方广大农村和小城镇烧散煤取暖。

    以前北方雾霾可能没那么严重,主要是因为穷,不是特别冷,便不敢奢侈地烧煤,纵使矮房破屋寒如冰窖,也得忍着。烧柴?几百年前就已经烧得差不多了。纵有柴烧,只怕雾霾更重。

    你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地,将雾霾与体制之类的挂上钩,挞伐指责,但你无法拒绝就业;你可以拒绝在工厂就业,选择做白领、金领,但别忘了,有工厂创造的物质财富,才供养得起白领金领;你可以坐在办公室享受中央空调的舒适,但你无权指责广大脱贫的农民燃煤过冬;你往往开着大排量豪车制造废气,却横加指责雾霾让你的幸福指数不够高……

    亿万黎民要生存、不要饥寒,他们有权利追求幸福指数提升——政府也有责任提供帮助和服务。这种幸福指数是关乎物质的、刚性的,不是春节放鞭炮,而是实实在在的民生。

    当然,雾霾必须治理,这有赖于技术的提升,有赖于巨额的投入,而资金和财富,还得靠更多的产业去创造和积累。即使无数人想告别烧煤取暖,改相对洁净的燃气或电能,也需要更多的工厂和就业,以提高他们的收入。

    印度、蒙古等国由于工业薄弱,财匮民乏,更用不起清洁能源,更多人只能靠烧柴烧散煤对付寒冷,雾霾也因此比中国严重得多。当然,他们多数人关注切身冷暖更甚于关注雾霾之害,张不开抱怨的口;外人对这种雾霾至多抱以同情,而懒得嘲笑指责之,因为这代表着贫穷落后,不构成威胁。

    完全杜绝污染的生产方式人类还没发明出来。西方国家的雾霾曾经一点也不输当今的中国,如今山明水净,但只是转移了大部分污染,而没有消灭。他们以为可以千秋万载优雅地玩来钱快又洁净的“金融创新”之类的第三产业,殊不知才几十年就把一大票人玩成水深火热的无业游民。玩不下去了,急着让制造业回流、再工业化呢。

    这事极难。覆水难收。即使工厂和制造业真神奇地回到西方,雾霾一定同时“王者归来”。相对于山明水净,把特朗普们选上去的大部分人应该更“欢迎”雾霾,至少必须忍受。又要牛产奶、又想牛儿不吃草的那是浑人。

    差点忘了,最大的污染源是农业而不是工业。真正让大多数人类告别饥饿饱了口腹的,是化肥农药和养殖用抗生素——这些正是土壤江河的最大污染源。假设没有化肥农药,地球顶多能养活10亿人而不是现在的70多亿,而且不一定都活得好,就像一百多年前那样。

    放弃化肥农药和工厂显然不是选项,因为关乎的不仅是幸福指数,更是生存指数。人类能做的,只有边发展边改进。要不,战争与毁灭。

    人类是善恶的定义者。人类的产生和发展是善的根本所在和终极意义,但在发展过程中必然性地伴生了雾霾之类的“恶”。发展中产生的问题,只能通过进一步发展来解决。治恶如治病,以人为本、服务于人;单纯为了消灭疾病,就把病人一刀杀了,那不叫治病。

    绚烂的烟花爆竹可以不放,饭却不能不吃。精神性的幸福指数可以大幅伸缩,而物质的生存指数不可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污染,反映的是,资源没有得到充分的加工使用。物质充分提炼、加工、燃烧后,排放物应该是很少的。污染烟尘大,则说明开采资源太粗放了,资源浪费严重。
    2017/2/4 9:24:47
  • 减少煤炭、矿产的开采与加工倒是必要的。污染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要保存些资源。待以后更科学的方法来开采使用。
    2017/2/4 9:22:12
  • 鞭炮对污染应该不大的。鞭炮都放上千年了都没什么污染问题。我倒是喜欢闻到鞭炮放过后的烟味。
    2017/2/4 9:19:56
  • 真理与谬误是对孪生兄弟,各自有不同的立场,一个以自己的生存愿望为终极目标而发奋,无需关乎他人死活。 另一个的信念是人人幸福,自己自然幸福。于是这对孪生兄弟的不同信条支配着它们各自行动。岁月的历练,它们越发的成熟与坚定,施展着不同的智慧与技巧,越战越勇。上苍冷眼观望。
    2017/2/4 7:00:08
  • 1997年我知道自己在香港办的《电脑教育》肯定倒闭,心里苦闷,就坐火车从深圳到梅州,在印尼有很多客家人,我想看看客家人的中心城市梅州。原来街上的三轮车夫是女人,客家女人刻苦耐劳也。住了两天后就从梅州坐公交车去上杭,这是我的妻子下乡之地。我好几次说要陪她去上杭,但她宁愿多次去普陀山拜佛。
    再从上杭转车去龙岩住了一天,看了毛泽东旧居和当时荒芜的烈士陵园。
    使用百度是查不到毛泽东在龙岩的事迹,反而在香港用谷歌可以查到。为什么会如此呢,问问中国政府吧。
    从厦门回香港后写了一篇闽西之行刊登在我的电脑杂志上,反正我的电脑杂志快要倒闭了,一位从英国回港的华侨看到了,赞扬我的文章。在那篇文章我提到公路上看到的安装光纤的工程,认为中国可以走自己的路进行经济建设。但后来中国政府选择依赖美国的全面外向性经济形态。
    一些人发达了,包括百度公司,大批的中国人可以到外国旅游了,这几天官方媒体利用春节到外国旅游火爆,一直赞扬这种成就。
    但是中国的经济建设可持续发展吗?环境污染的限度是什么呢?
    2017/2/3 23:55:42
  • 资本主义为利润创造的巨大生产力,并没能给人类带来福利。因为它那看似满足人们需求的生产,是建立在对自然和资源极度挥霍之上。人类共同而有限的环境和资源,真正满足的只是少数人(资产者)获利。马克思100多年前就通过分析指出,“资本主义农业的任何进步,都不仅是掠夺劳动者的技巧的进步,而且是掠夺土地的技巧的进步,在一定时期内提高土地肥力的任何进步,同时也是破坏土地肥力持久源泉的进步”,当时的人们觉得象神话。今天,这已经成为现实。资本主义早就开始走向它的反面,如果人类被现实所折服所震撼的时候仍不能意识不思悔改,那就只能接受真理的惩罚,直到走投无路。
    2017/2/3 23:11:20
  • 没有复杂的工业排放,煤、柴火的燃烧就没有雾霾,证据就是,小时候城市里饭店、单位烧水食堂做饭到家家户户除了煤就是柴火,那时谁晓得雾霾是个鬼呀?
    2017/2/3 21:43:29
  • 还是那句话,要什么样的工业化?一个地区或中国或世界能承载多少烟囱、多少污水道、多少杀草剂、杀虫剂、化肥、激素、抗生素……???
    2017/2/3 21:35:11
  • 世上没有简单的事。每到过年的时候我老家一个寺庙放的鞭炮几乎可以等于市里其他地方的总和,刚过去的大年这个寺庙禁炮了,其它地方也比往年少了,就是说可能这个市今年春节鞭炮比去年少放了近一半,可是对不起,这个春节回家却嗅到了以前没有过的雾霾的味道。
    2017/2/3 21:27:39
  • 本文言之有理。两害相权取其轻。对贫穷者来说,饥饿比雾霾更可怕。雾霾还不至于马上死人,而饥饿会马上死人。因此,贫穷地区或国家对雾霾的敏感度不如富裕地区或国家那么大,是可以理解的。但真正可悲可恨的地方在于:贫穷地区或国家的雾霾实质上是富裕地区或国家产业转移的结果。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中国急切引进外资的心情将大量产生污染的制造业转移到中国的同时,就把雾霾也转移到中国。说到底,雾霾之灾,还是跟走资本致富的道路有关的。中国在西方的诱骗下成为“世界工厂”之时,就是中国成为“世界雾霾”大国之日。呜呼!
    ————————————————
    就京津冀地区来说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首钢和北京水泥厂焦化厂都迁到了河北,而河北承接了北京天津迁出的水泥厂钢铁厂焦化厂好多并没有做环保升级改造,而是低成本炼焦炼钢炼铁,低价供货给北京天津盖房子搞基础建设,结果是北京天津在享受河北低价钢铁供应的同时却共享了河北的酸雨和雾霾,再加上2300万人口的汽车尾气和散煤煤炉取暖,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今后随着北京人口疏散和基础设施的收尾,河北省的焦炭钢铁厂水泥厂就将逐步淘汰低环保标准的工厂,这样雾霾就会逐步消失,加上北京郊区利用夜间电热取暖取代散煤炉取暖,雾霾消失就会加快……
    2017/2/3 20:15:50
  • “发展中的问题,只能通过进一步发展才能解决”。那么,无论是过去的发展还是“进一步”发展的动因一致的情况下,也就是不改变为资本增值的发展使人的劳动与社会、与自然发生异化的前提下,“进一步”的发展只能使包括这些异化在内的众多异化,走向极端。任何极端的事物都是要崩溃和毁灭的。只是,不同事物毁灭和崩溃所表现的形式不同罢了。所以,事物性质没改变的“进一步发展”的结局,是可以预期的,是必然的;而“解决”的期望,就只能属于幻想。
    2017/2/3 17:38:26
  • 本文言之有理。两害相权取其轻。对贫穷者来说,饥饿比雾霾更可怕。雾霾还不至于马上死人,而饥饿会马上死人。因此,贫穷地区或国家对雾霾的敏感度不如富裕地区或国家那么大,是可以理解的。但真正可悲可恨的地方在于:贫穷地区或国家的雾霾实质上是富裕地区或国家产业转移的结果。美国等西方国家利用中国急切引进外资的心情将大量产生污染的制造业转移到中国的同时,就把雾霾也转移到中国。说到底,雾霾之灾,还是跟走资本致富的道路有关的。中国在西方的诱骗下成为“世界工厂”之时,就是中国成为“世界雾霾”大国之日。呜呼!
    2017/2/3 15:49:4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福建上杭县人,生于1968年。199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学专业。两年后“下海”,无成。2005年混入一地方报社吃文字饭至今。凡事苦思,以致头已半白。近年偶或动笔,见报几十篇,大多用本名,也用笔名“郭本”。幼时长辈呼“文古子”,因此权作网上自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