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岩林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华之道 - 王岩林首页
复兴的序幕期、初起期与主升期
2017-01-24
字号:
    复兴之命题,在概念上,也存在着个狭义与广义的问题。为了更精确与能让大家更好理解起见,我将复兴,分为最广义的复兴、比较广义的复兴与最根本核心的复兴三部分或三个层级。

    相对应地,最广义的复兴,所对接的是,中华民族与文明自晚清跌落至谷底最深处、直至未来最终全面走向巅峰的一个极其长期的历史阶段。这种最宽泛、全包含式的最大复兴概念与中华复兴时段划分,基本上是不考虑提没提出“复兴”的概念与口号、形成没形成较清晰的复兴自觉与复兴浪潮的。也就是说,其这个意义上的复兴,是将中华复兴的序幕期、初起期、主升期,统统一并包含在内的。此意义上的复兴,由于是最广义、最宽泛、最笼统的,所以同时通常也是最缺乏明确指向、明确阐释和明确实际内容之交代的(甚至多是停留于概念、形式、口号上的,多是实际内容少的可怜、且距离复兴之真义相去甚远的)。

    目前,我们国家与社会,在复兴的认识与舆论上,总的已经走过了这样一个阶段,已经分明迈出了更自觉、更明确、更富实际内容、更靠近复兴真义的第二步——习主席提出“中国梦”和进一步指出“中国梦”就是中华民族近现代以来的“复兴梦”,是一个颇具历史转折意味的标志。

    接下来,咱们再来说“比较广义的复兴”或“更精准与更攀高了一步的复兴”。

    首先,这种概念与意义上的复兴,已经全面走过了救亡图存、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走出水火境地的第一阶段。也可以说,已经将基本指向和实际内容中没直接牵扯多少复兴命题的、所谓“最广义的复兴”之序幕期,排除在外了,或者至少是近乎全面地升级和替换掉了。

    其次,这种第二层级的复兴,已提出了明确的复兴口号、具有了相当自觉的复兴意识和道明了大致的复兴总指向,已是一种正式进入自觉复兴之轨的初级复兴阶段了。以“中国梦”的方式确立和阐释中华民族近现代以来的伟大“复兴梦”,具有自觉明确开局和统一携领全民族的奠基价值,是中华复兴开始进入实质阶段的一个全新标志和里程碑。

    习主席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这其中的“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很显然,已经从原先所谓“复兴”、更多是为今后的中华全面复兴守住根脉、保留火种之窘迫定位上,转升到如何进一步实现国家民族“兴盛”与人民更加“幸福”的新境界上来了。此时的“复兴”,不仅多了几分主动亲近中华传统的“复前”、“复又”之“复”的意味;更是将“振兴”、“兴旺”、“兴盛”的“兴”之风帆,满满地张扬了开来。

    第三,尽管如此,为什么我们还会说,提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复兴梦”、且添加了“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实质性内容的当今之“复兴”,还不是“复兴”的主升浪或最高阶段?还不是最全面彻底体现“复兴真义”与最终堪称“根本复兴”的大复兴呢?

    从总体与本质上说,由于今天的“复兴梦”,还没有锁定到复兴文明、复兴中华主体文明以及复兴中华为人类文明所贡献出的中华之道上来。没进入这另一新境之前的“复兴”,还只是一种国家、民族及国际世界视野下的复兴,而不是能够给人类做出更大贡献和引领后现代之世界走向新文明的文明复兴、人类文明大道的大复兴。

    从贴近“复兴”的“真义”上看,兴,已经响亮地提出来了,却由于尚未全面地定位于文明之兴、文明大道之兴;所以,所“兴”之路径、高度、强度、广度、深度、以及对中外文明力量的唤醒与提振作用,还有相当的局限,还难以说就是最好的。这,还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是,对“复”的体现,更是远远地不够(这当然不是贬低与指责,而是中肯地指出一个事实)。

    “复”者,主要有三义。其一,复如以前;其二,再度、复又;其三,更多与繁复。“复兴”之“复”,兼有三义,却以一、二为主要施动,第三为所得结果。而我们看一、二之义,总也离脱不开一个“从前”。无论“复如”的“复”,还是“复又”的“复”,总是基于从前和得照着从前的“靶向”去努力吧?对比当今所言所论之“复兴”,并未锁定和讲明应该“复”之前从前的什么、“复”向哪里去。也就是说,还没有真正明确应瞄准“从前”的什么、从而实现新时期最伟大的大举与大兴!这,是不是在“复”的问题上,甚至还没有完全“破题”的意思呢?

    再从之前所讲“复兴,最根本最主要的是要复兴文明与文明之道”上说(其实文明复兴或复兴文明,是应该且能够统携其他各种的),固然,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皆是中华文明复兴的应有内容,甚至是必不可少的基础部分;然而,毕竟,这些不是文明的全部,也不是经过了文明思维梳理和受文明之道统摄的、文明系统世界的重建。

    虽然我们承认,复兴之路走出、走至今天这步,此乃几乎就是顺应时事、恰当合适的一种必然;但同时我们也应该非常明确地予以指出,站在高屋建瓴处的党和国家,尤其是理应担负思想理论引领之责的中华学问、学术界,今后却不能不在此问题上更进一步地自觉与行动起来,不能不为今后更长远的、真正伟大的大复兴做更上层楼的先行探索。或者这么说吧,在正式的复兴业已起步之后,我们现在就应该具有前瞻性和筹划力地将民族复兴,一步步地引导引领到文明与文明之道的伟大复兴上去。

    咱们再从“复兴”概念与命题的形成、提出、演化及最终做实之过程和规律来看,起初序幕期之时,提及较少的“复兴”一词,通常多都是流于粗浅概念和理想口号的。也就是说,基本上是很难进入当时人民翻身、民族解放、国家独立等社会现实作为之应有视野和操作层面的;跟“复兴”本义联系最具直接关联性的,也基本上是一种保留民族与文明的火种、等待复兴大火到来意义上的。

    到了第二阶段,“复兴”被诠释为“民族复兴”后,以及梳理出了国家、民族、人民的三大支撑,这无疑是做实了许多,也演化到了一个重“兴”却还难以兼顾到“复”的新境。这种情况的出现,也很自然。因为一切的号召与努力,首先都是要先立足于现实的。所以,先致力于“兴”、使国家民族人民“兴盛”起来,无可厚非。

    然而,即便仅从“兴”的意义上说,这样界定为“民族复兴”的国家、民族、人民理路,没有文明的引导与支撑,最终也是很难做到圆满的。这是因为,第一,就国家而言,在“民族复兴”理路下,做大做强一个世界大国、甚至超级大国,是可以的;但要复兴一个文明国、复兴一个以中华文明为基座的两岸乃至昔日“中华文明圈”,则是不行的,更不要说对人类未来有指引、旗帜作用的文明世界领导者了。

    第二,就民族振兴而言,没有文明的理路,若始终只是沿用民族思维的话,必然会面临一个中华民族的总与其他各民族之分的力量较劲问题。你要振兴一个统一的中华民族整体,人家各民族也想振兴自己的本民族。如果各民族的分之力量过于强盛,对整体的中华民族反倒是一种松散、解构、甚至威胁。重回文明之道后,不分种族民族与区域,不分大小和强弱,有教无类,以文明化为指标,和合以大兴,分解分离倾向便自然会受到抑制甚至根除。

    第三,就人民幸福来说,不引入文明的理路与导向,不形成复兴文明及文明之道的舆论话语和大势走向,几乎注定就会是苍白的,是难以实现的了。道理很简单,人民的幸福,最终和最根本的不只是满足物质需求和身体健康,更重要的是精神与道德上要能获得满足感、幸福感。现如今吃得好、用得好、身体好却并不认为自己幸福的人,大有人在。为什么?就是缺乏一种文明架构与文明之道引领下上善精神和社会道德的培扶、浸润。所以,未来要让更多的人民大众幸福起来,不仅要把现在正在走的路走好,更要为中华民族推开那道躲在复兴文明背后的精神饱满富足与道德有序美好之门。

    所以,总的来说,中华复兴的主升浪,也就是足以使中华复兴成为伟大复兴的伟大事业、能给未来人类贡献新文明与文明之道的中华大道,最终必然是要更替与摆脱国家民族视野、进入到文明思维和架构下去的。唯有此,中华民族的复兴,才够在攀登伟大高峰的过程中,成就自身的伟大!中华民族,也才能在圆满自身物质精神世界的同时,为人类贡献出一条宽广长久的新时代文明大道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文与大年三十的联合国圣母贴遥相呼应,是巧合还是凑趣?
    2017/1/31 9:51:40
  • 呵呵。分享可不是为了陶醉哟。

      到时候了。到了从坐而论道,到起而行之的时候啦。
      其载体就是“公司”。
    2017/1/30 11:57:27
  • -------感谢分享。 任正非是位非常有思想、而且是有前驱思想之道的企业家!学习了。
    2017/1/30 10:40:34
  • 3、提升研究和创新投资比例

      “范弗里特弹药量”、多路径、多梯次重在研究和创新上,前面喇叭口要做大。我们的研发经费的提取比例一定是行业领先的。管理改进的投入也应是行业领先的。以前我们定位研究体系的经费是研发经费的20%,现在应该按照比例扩大到30%或者多少是合理的,我们来合理的逐步扩大。当然整个研发经费的提取比例也要扩大。

      面向未来发展,“范弗里特弹药量”不是用在开发上,开发不应拿着钱去做小产品,要严格管制。开发是交付问题,是确定性工作,不能乱花钱,要有计划、预算、核算和交付管理。

      而研究和创新可以多花点钱,“范弗里特弹药量”要用在未来方向上,而且未来方向一定要有边界,不是边界内的人不要,科学家很有本事并且愿意到边界里来,我也需要;不进来只合作,我也需要。这样我们把全世界的科学家都纳入进来了。不进入我们体系,如胡厚崑讲的,淡化员工的工卡文化,只要科学家、“歪瓜裂枣”在同方向的,我们都给以支持,共创未来,分享收获,心胸要大一些。我们在研究和创新上就可以多路径,向上喇叭口,大量容纳志同道合者;向下喇叭口,向我们未来的梯队传送我们的价值观,让他们前赴后继加盟到我们这里。
    2017/1/29 15:45:17
  • 2、思想研究院就是一个“火花研究院”

       “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不是把人装进去,主要是吸收思想。将来以Fellow为中心能不能成立一个思想研究院?Fellow要多交叉,跨领域,多碰撞,多产生思想火花。这个研究院的宗旨就是思想和方向研究,而不仅仅是研究实现技术。Fellow不要只干具体事,不要只关心这个产品、那个产品,来喝杯咖啡,产生火花碰撞,思想井喷。每个研究所要有一部分独立预算,这就是思想。徐文伟上次讲上不碰内容,下不碰数据,这就是重大方向,这也是思想。但不是严格划界,我们要产生能支撑内容与数据的能力,只是不去经营。

      我们不知道信息社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要研究未来信息社会的假设,没有正确的假设,就没有正确的方向;没有正确的方向,就没有正确的思想;没有正确的思想,就没有正确的理论;没有正确的理论,就不可能出来正确的战略。思想研究院研究未来的思想和方向,然后2012实验室再形成理论,经过验证,2012实验室是在做这些假设思想中的实验。我们一定要搞清楚未来走哪里去。

      希望我们的Fellow能发展到40-50人。郭平说了,服务也应有Fellow。我们在技术与服务上,要全流程打通。如果Fellow隶属于某个专业,他就是一个专业科学家,我现在需要思想科学家,思想科学家不可能凭空产生。只能这样产生,又专业又思想,思想研究所其实就是个火花研究所,找到这个世界的火花在哪里,你没有那个修炼,达不到那个水平,火也点不着。

      我们这次回去要制定一个规则,以后,对外每开一次研讨会,大型、小型的会,一定要有咨询费。我们先把这个标准定下来,你们和全世界的专家在喝咖啡,不要再去白喝了。请人家喝杯咖啡,一定要送个礼品,比如华为公司最好的手机或者是中国的工艺品啊,200-300美元的一瓶好酒呀!这样才有礼节。回去和陈黎芳商量,陈总将来咨询会也要发钱,和陈黎芳一起制定。

      心声社区就是一个免费免责的罗马广场,STW(战略技术研讨会)会议更是一个免责的罗马广场。
    2017/1/29 15:43:17
  • 四、改革我们的体系,强化未来方向的探索和研究,掌控不确定性。

      1、总体框架是围绕管道战略的目标,形成完整体系,抓住产业趋势
      你们说今天的网络和数据中心解决方案可以支撑5年,5-10年以后我们公司怎么做?

      首先是思想研究院和战略务虚会,研究未来5-10年的问题,理想主义,当然,我们是有边界,这个边界就是管道战略。

      接下来是战略Marketing部和2012实验室,都是二次验证部门。2012钻研技术细节,验证思想,可以分为红军和蓝军,不要只有一条路。战略Marketing部关注商业机会、节奏,组织全球专家对是否是未来发展方向进行论证。

      其次是产品线Marketing,基于客户需求研究未来3-5年的问题,要有现实主义,离开现实主义不能活的。

      最后是各产品线的IPMT,基于客户需求导向来投资决策,明确做什么样产品,产品做成什么样,什么时候做出来。产品线Marketing支撑IPMT的投资决策。然后是开发团队基于IPMT批准的投资预算,按计划、预算、核算来完成产品开发。开发是交付问题,只是不同于一般的交付。开发没有达到预期,可以重新要预算,但是要说清楚。

      这就是我的想法。我们现在不光是科学家战略,还有能工巧匠战略。
    2017/1/29 15:40:45
  • ------祝愿鸡年中华复兴力量都能够闻鸡起舞、鸡扬奋发,早日将复兴事业引入大道,实现海内外复兴群体的系统聚合整合。
    2017/1/29 11:44:33
  • 3、吸纳人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有一位员工讲“我们与世界握手,就把世界握在我们手中”,这正是我们的目的。在这个历史时代,我们要敢于扩张,扩张是有边界的,在喇叭口边界内的“咖啡杯”中就吸收宇宙能量,囊括世界所有人才,其实就是服务世界的雄心。

      失败的项目中也有英雄。我们这个喇叭口要心胸宽广,可以多路径,可以容纳更多人才。失败的路径同样有优秀人才存在,失败中也有英雄产生,有缺点的英雄也是英雄。我们要善于总结失败中的成功基因,这样失败也是成功。在确定性的领域我们可以以成败论英雄,在不确定性的领域,失败的项目中也有英雄,只要善于总结。所以在评价体系上,不要简单草率。颠覆这个世界常常都是外行颠覆的,不是沿着内行的方针演进出来的。颠覆旧中国的是两个医生(孙中山、鲁迅)。

      我们的唯一武器是团结,唯一的战术是开放。既团结又开放,怎么能不世界领先呢?
    2017/1/28 23:37:04
  • 2、把能力中心建到战略资源聚集地区

      我们要在社会上广泛寻纳,把能力中心建到战略资源聚集地区。在一定的地区、一定的专业,也要有一个汇聚平台。汇聚平台是消化理解这些灿烂的思想火花。我们对大学的投资支持,我支持这个教授,不要你的论文,不索取你的专利所有权,不求拥有,也不求成功,即使不成功,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成功,过程讲清楚,把你的研究过程、阶段性成果来给我们讲讲课,如果研究走错了,把这个错误给我们讲讲课。我们这个汇聚平台要从他那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中归纳总结几点经验教训。那么,我们有数百个专家汇聚务虚,汇聚平台把这些教授的理解综合起来,培养我们的员工,我们的员工就具有了对未来的敏感性。一旦世界出现苗子,这个平台就开始发挥作战作用。从汇聚平台中得到假设,2012就去做验证……。

      美国研究所不要建一个大的研究所,星罗棋布。只要有战略资源的地方,就建一个研究所,比如西雅图,不一定要行政统一、平台统一、招聘统一……。每个区域的研究所对于每个区域的教授给予评价和支持。

      加拿大可以建两个大的汇聚平台(渥太华和多伦多)给前方予以支撑,因为北美是相通的。因为随着反恐,美国政府收紧进入美国的签证,加拿大是放开的,进不去美国的优秀科学家可以到加拿大去工作,然后美国科学家的论文、想法就到了我们汇聚平台,我们去消化,消化不了也不要紧,我们开放啊,让更多人看见就行了。

      除了数学,俄罗斯在物理方面也有人才。我们进入材料科学,不是去创造,而是如何应用好。我们在俄罗斯也可以再成立另外的研究所,战略资源聚集地区到底在哪儿不知道。还要研究新西伯利亚行不行,那儿曾经是前苏联的军事科学研究基地。

      所以希望我们的科学家队伍在今年翻一翻,想办法多找一些地方的人才,科学家愿意在哪里生活就留你在哪儿。我们就是要有一个平台把这些人才聚合起来,不限制人身自由,能不能定期来我们这里度两天假,聊聊天,他的火花能否点燃大平台。
    2017/1/28 23:34:20
  • 三是能工巧匠梯队,我们要提高大专生、中专生的起薪,很多事情是手艺功夫,我们的理论再好,工匠做歪了一点点就不可靠了。我们生产系统吸引几百个能工巧匠进来,他文化不高,但是有手艺,是各方面尖子型的工匠。生产系统要以技师为中心生产,第二要招高端技师进来,就是特定这个地方的尖子……。不过我们要倡导,用高精密自动生产模式,将工匠的不确定性确定下来。

      我们可以从光学能工巧匠抓起,扩展到每一个特殊的专业中,而且把级别定高。“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上面是领导力量,下面是准备力量。准备力量包括能工巧匠、博士、准博士……,还有博士前,也要重视博士前。

      我讲的能工巧匠不是仅指中国人,全世界的能工巧匠都可以。在德国、日本建立精密制造中心,包括英国。在中国要完成全流程高精密自动制造,使生产过程全自动化、高精密、信息化。只要是能工巧匠,都囊括进来,高薪。某些关键部件,国内做不出来,我们就把部件的制造中心放在德国、日本,组装好了再发过来,不一定要把工厂都建到国内。我认为,比利时公司可以扩大一倍,英国也可以扩大一下,把能工巧匠也团结过来。
    2017/1/28 23:29:14
  • 二是拉法尔管上面是不成熟的土豆,下面喷出来的是灿烂辉煌的思想。

      第一梯队没时间读书,不读总裁办文件,不读公司文件,这个梯队两三年、三五年就能量耗尽了。第二梯队就将星闪耀,递补上去,前仆后继,高举先辈(一梯队)的旗帜,踏先辈的意志,继续攻击前进。跟帖已反映公司的青年人跟上来了,接替第一梯队的往前冲。我们要准备一下二梯队;在国内还要招一些学激光、物理、化学的顶尖学生,因为激光速度很快,学很快理论的学生,思维也快,当年郑宝用就是一个。第二梯队如果重复做前面人做的,那就不叫二梯队,他看到前面存在的问题,解决一些想不到的问题,或红军想到了暂时做不到的问题,以及和红军思想不一样的问题。

      我们在世界上要找一些有岐见的教授,同意支持他,我们有一个团队跟他,就是二梯队了。就像量子通信一样,前几年还在批判这个东西不适用,还遥远的很,现在你看,中国不就做成了么。我们能不能在我们的通道中,给他留一条道,将他溶进应用的大海中。我们对一些准博士、“歪瓜裂枣”,有聪明才智的人敢于支持。要在大学里活动,要发现这个人才,从当学生时代就支持他,他也不一定到华为来工作,他在别的单位工作如果有发明能解决这个问题,那我们就运用这个发明,有偿使用就行了。
    2017/1/28 23:28:20
  • 1、多路径、多梯次、饱和攻击

      大家不要把主航道理解成唯一航道,多路径是朝着一个目标和方向,这不叫背离主航道。我们公司在奔向无人区的前进中,只要多路径,就不会出现僵化;只要多梯次,就不会出现惰怠。因为每一个梯次在冲锋的时候,他的视野已经聚焦在那个山头上了,所有的外围东西他都看不见,他都不想了,一心只想攻上“上甘岭”;第二梯队就是广阔视野,关注星空,扫清外围,第一梯队攻破城墙口,已经消耗殆尽了,就应该第二梯队上去了。所以只要保留多路径、多梯次,我们就不会僵化惰怠,就能在大信息流量传送这个问题上攻进无人区。

      软件+专用芯片的这条路我们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这点不要动摇。我们还要有多路径研究开发,将来多模块叠加、并联,无非是体积大一点,但是流量大到一定程度,使得单模块被冲掉的时候,我们还有应对方案。当然时延也大了。如果说将来某单模块就是时代潮流,多模块培养的人才也可以过来加入,所以我们一定要多路径。多模块会有大时延,咋办。

      徐直军说,我们围绕管道战略加大投入,战略上不会错,方法上要多种方法,不要排斥。不要只赌一种方法,小公司才会赌一种方法,因为他投资不够,赌对了就赢了,大公司资金充足,为何不采用多种路径?某一种路径“失败”了,也给我们培养了很多人,而且这些人是带着丙种球蛋白来加入主航道的,和主航道的思想有很多不一致,这种异化也可能使正确更加正确。只要我们坚持多路径的方向,就不会僵化的,互相都在攻击,怎么会僵化呢?

      这样我们就形成 “黑天鹅”梯队、预备梯队、能工巧匠梯队……。

       “黑天鹅”是可能出现的,但是希望出现在我们的“咖啡杯”中。我们要开放,要支持同方向的科学家,要支持理解歪瓜裂枣……。“黑天鹅”到我们公司里来飞,我们允许你飞,自己颠覆自己。

      蓝军要实体化,也有他的假设、思想、理论……完整的一套,不是仅仅写两篇批判文章就可以的。大量的梯队可以在蓝军里面,蓝军应该是一个跟红军差不多相同的队伍。比如,有六个梯队是红军,其实红军是一个,其余均为蓝军。红军坚定不移走专用芯片+软件这条路,蓝军就准备将来的路要比这条路还要宽10倍、20倍怎么办,多模块叠加来,时延如何办。传送图像的要害是成本,怎么办。没有低成本,4K就不能广泛应用。没有低时延,AI、AR、VR就难大规模地在线。我们要确定下来,蓝军只是研究团队,不包括开发。开发是确定性工作,重心在交付。Intel用通用计算+软件来改变管道基础设施其实就是蓝军,我们也要关注。
    2017/1/28 23:18:3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大道不明,故满目沟壑。独立寻道者,高远思考人。63年生人。中共党员。14年学海泛舟,19载军旅生涯,选择自主择业后经过商,办过刊。自2006年起,一直致力于思考、发掘与阐释《中华之道》。不以一人所悟所识为满足,欲见八方共明共循终成大道。作诗云:中华从来有一套,百年遮蔽甚寂寥。待到重构见天日,万众齐聚奔如潮!愿与真正为中华文明、人类未来新文明而思考奋斗的思想者们,齐心协力,共图大业。本人邮箱:wyl-125@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