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模式 - 郑永年首页
中国地方治理危机及其体制根源
2016-11-24
字号: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中国的地方治理现状令人担忧。地方治理问题表现在各个方面,但主要为两个方面。第一,地方政府内部运作出现很大问题,主要是政府和官员普遍不作为,明明知道有很多事情要做,但谁也没有动力,谁也不想承担哪怕是微小的责任。第二,政府和社会的矛盾深化、激化,甚至加剧。社会矛盾的存在已经是客观事实。在政府官员不作为的同时,社会问题一直在暴露出来,干部官员不得不应对。无论是乡镇干部还是村干部都没有能力以理服人,说服村民,往往通过强制力来解决问题,导致矛盾的激化。地方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冲突相当普遍,并且很难解决。即使暂时压制下去,过一段时间又会以不同形式爆发出来。这些年来,广东乌坎所发生的一切就是明显的例子。

    不仅乡镇如此,大多县和县级市也是如此。凡是地方政府或者国有企业要做的事情,老百姓不仅不信,而且往相反的理解。近年来的民众反PX运动、反建垃圾焚烧厂等事件遍布全国各地;几乎可以说,这样的工程走到哪里,老百姓的反抗也走到哪里。近期发生的江苏连云港市民众连续反建核废料处理工程也是这样的案例。凡是遇到民众抗议,往往的结果就是政府收缩回来。但问题是,这样做是在积累而不是解决问题。很多要做的事情今后还是要做,尤其是像垃圾处理厂那样的工程,如果不做,最后会导致大灾难。

    近年夏季在抗洪救灾的时候,中国社交媒体里流传着湖北省一位奋战在抗洪抢险一线的干部的描述,这个描述同样表现出了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深刻矛盾。他写道:

    “98年洪水与今年的洪水,我都经历过,我来比较一下,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农民父母兄弟们呢?他们在干什么?98年,他们肩驼人扛土石,啃冷馒头,喝江水,无怨无悔,水一退,回去迅速自救,自己车水,排涝抗旱。而今年呢?网上一个报道:抢险危急时候,人民子弟兵日夜奋战,一个妇女为了自家的一棵树,拿出菜刀,不给钱不让人动,否则拼命!这同我们平时搞水利建设何其相似啊,十几台机械等着开工,突然冒出一个人,他家的一棵葱不给100元不许动工,我们深深无奈,每前进一步就是扯皮一路,否则他们要上访,上访结果我们自己处理,两字:把钱(即“给钱”)。

    我亲身经历这次湖区抢险,为了群众家园财产、人身安全,转移,疏散,发干粮,饮料。党员干部苦口婆心,他们问一句:‘除了发吃的,多少钱一天?先给钱。’我们民政局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姓徐小伙子,整整一天,没有吃饭喝水,讨开水喝,群众打麻将,没有人倒开水!国家给这么多良种补贴,为了鼓励多种粮食,防汛为了保证作物不受损失。其实,可以说百分之四十撂荒了。防汛了,他们坐在家门口高谈南海局势,高呼抵制日本产品,不愿意出来帮忙抢险,义务烧开水,而是开着日系车,到处捞鱼,钓鱼,看大水,拿苹果相机到处拍照,刷朋友圈……有一个农民小伙子醉醺醺大言不惭:淹了怕什么,下半年到政府上访,总要解决。当场在场忙碌的人,私下都说,如果不怕我们虐农,真要扇他几个耳光!

    一位自以为很时尚的嫂子,其实不伦不类,没有一点品味,男人外出打工,自己整天打麻将,村头边的道场有些积水,她居然说:你们这些人有些不作为,还不加快排涝,影响我们几天没有跳广场舞!大堤上,都是村干部搭棚子轮流值守,我们查岗,问怎么不派群众来换班啊,村干部苦笑说,他们首先要130元一天,现钱,我们付不起。再说也不敢叫,怕说增加农民负担乱摊派,多么无奈!防洪法第一条:任何公民都有参加防汛抢险的义务。一句空话执行不了。”

    官民缺乏基本信任

    这位干部最后问:我们的国家、国民失去了什么?实际上,在这次救灾过程中,更有报道灾民怒揍救援队的情况。笔者在各地基层(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进行调研过程中,发现类似的情况并非特殊,而是极其普遍,表现在拆迁、教育、扶贫等等几乎是基层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再加举两例。在一个比较贫困的省份的一个市,政府为了应对因为留守儿童的失学问题,对地方干部和小学教师实行对儿童学生的“承包责任制”。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最终培养出很多毫不负责任的家庭。一些父母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的小孩推给地方政府和学校,自己则好吃懒做。一位儿童病了,打电话给家长,家长正在打麻将,就回答说,“小孩不是你们在负责的吗?”竟然叫教师带孩子去看病。也是在同一个省,干部负责帮助农民脱贫,送羊到农户,希望农户通过养羊来脱贫。一次,羊病了,农户就打电话给干部说:“你的羊病了,希望来看一下”。要注意,这个农夫并不认为干部养羊是为了帮助他脱贫,而是认为干部是为了实现政府扶贫的目标。此类事情实在太多,不胜枚举。

    不同群体对诸如此类的现象有不同的解读,但总体上有两种,要不是“刁民”说,要不是“刁官”说,取决于站在谁的立场上,并且是互相谴责的。“刁民”说认为,这些人极端自私,无可药救。“刁官”说也认为,所有干部都是极端自私,不管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不管怎样看,类似社会现象的普遍性至少说明了两点:地方政府正在失去赖以生存的社会,社会正在失去赖以生存的共同体。政府失去了社会,上级政府和下级政府之间、上级政府和基层民众之间、基层政府与民众之间,已经没有了基本的信任感,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演变成为简单的价格关系。社会也失去了共同体,民众之间也同样没有信任感、群体感和道德感,他们可以一起讨论国家大事,一起娱乐和抱怨,但互相之间没有了共同体的感觉。一旦失去共同体的认同,所具有的只有极端利己的个体张扬。人们只有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才是“共同体”,一旦离开麻将桌,就没有任何公共意识。

    造成政府和老百姓之间的互相不信任这个局面既有历史上的原因,也有一些新的制度根源。

    就政府官员和老百姓之间的矛盾来说,至少有如下两个因素。第一、历任地方领导保护农民利益不够,没有履行保护好集体资产的承诺,在诸多方面留下根源。地方领导在和农民达成协议时,往往从个人意志出发,程序不规范,结果出现“白条政策”,承诺不能实现。在地方层面,基本上很难实现“法治”,干部的人治现象则很普遍。基本上都是一任领导一个做法,没有延续性。如果地方领导任期不长,更会加剧情况。每当新领导上任,总要做一些新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不能延续甚至“推翻”前任领导和农民之间的协议。在农民的观念中,他们被一次又一次地“欺骗”。

    准备好长期和政府对抗

    第二、农民对地方政府和官员高度的不信任。农民一次又一次被“欺骗”之后,对地方政府和官员高度不信任,这导致了大部分农民只重眼前利益,不讲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变成了“刁民”。在很多地方,或许“刁民”开始时是被迫成为“刁民”,但长期下来,越来越“刁”。实际上,很多地方的民众已经做好长期和政府做对抗的准备。

    地方政府和社会民众之间的信任建立不起来,和地方政府官员的任命有很大的关联。调查发现,这方面出现的问题也不少。

    第一、县级政府出现了问题。在数千年的历史中,县级政府一直是中国行政管理体制中的重心。这一级如果出现了问题,乡镇一级必然出现问题,社会必然出现问题。在县一级以上,长期以来主要领导干部大都是从上面派来的,或者从外地引入。这一级基本上没有本地干部,即使有,也不担任主要职务。这样,县级主要干部不了解地方情况,也不了解地方需要,他们所做的基本上就是两件事情,要不整日应付社会突发事件,要不就是应付上级指派的任务。并且因为他们的任期往往有限,对一个地方往往是走马看花,刚刚了解情况,就被调走了。这一制度因素从根本上限制了他们和地方社会建立有机关系。

    第二、他们没有动力机制去和地方社会建立有机关联。因为是上级委派的,他们的服务对象是上级政府,而非本地民众。所以,他们很少有动力从本地利益出发,使老百姓真正能够看到他们所做的,的确是为地方服务的。进而,一旦遇到应急事件,例如群体性事件,他们往往不做自己的思考,用最有效的方式来处理,而是简单地根据上级政府的“规则”来处理,使用强制力。这反过去再继续加深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矛盾。

    第三、地方干部的经验错位。地方主要干部不是从地方本地培养的,而是上级委派而来。从上级派来的党政一把手往往从机关而来,从机关下去地方锻炼,再回到机关。在现在的人事体制下,中上层干部如果要被提拔,地方经验不可或缺,甚至是主要的条件。一位干部如果没有地方经验,很难得到提拔。因此,很多干部是派下去获取地方经验的,而真正有地方经验的人才根本上不去。如果看看地级市、县市级政府中,主要干部有多少是从基层出来的、多少是从机关派来的,就知道这种经验错位的严重程度了。

    第四、干部不能适应新的反腐败制度。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政府不仅掀起了持久的反腐败运动,而且也开始建立比较系统的反腐败和预防腐败的制度体系。不过,地方干部还不能适应这些新的制度,不能正确理解这些新制度,经常处于担心恐惧之中,结果他们什么东西都不想做、不敢做。现在,本来地方职能部门能够批复的文件或者计划(地方发展和企业发展),必须上升到政府办公会议来批。而市长、区长、县长也为了避免个人承担责任,就把事情推给办公会议,进行集体批复。办公会议时间有限,难以处理如此众多的文件或者计划,因此大量的东西被无限推迟。这样造成的行政效率严重低下,影响和制约着地方的发展。总体而言,地方人事干部责任不明确,责任担当者缺乏。

    十八大以来,中国政府高层一直在呼吁致力于社会治理建设。不过,在实践层面,地方治理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长期来说,如果今天的现状持续下去,必然会进一步恶化政府和社会关系。没有任何理由去忽视今天的局面。历史上有太多的例子说明,地方基层不可忽视。国家的底盘是社会,社会这个底盘一旦松动,就不能支撑国家这栋大厦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毛泽东的书法、诗词、大家、
    2016/12/1 10:28:52
  • 说毛泽东反对古人、可毛泽东凭啥通读了24史、美帝走狗、少胡绞、毛泽东是告诉后人别把书看死了、
    2016/12/1 10:22:41
  • 35楼 那蓝河蓝:
    反对毛泽东的人挺可怜的、跟死人都过不去、活着还有啥意思、
    ***
    "那蓝河蓝"先生,你这是在说毛主席。
    他老人家在世的时候,跟中国的古人大多过不去,如全国批判孔老二/孟老三什么的了;他老人家去世这么多年了,你还这么耿耿于怀地指责他,不合适。
    2016/11/30 23:30:47
  • 这是治理国家"仅仅追求实质正义,而放弃或忽略程序正义"的必然结果。就是通常说的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i
    共和国成立初期的土改,其目的为了实现"农民拥有自己的土地"这一"正义的目的",而操作手段的实质更类似掠夺。这种背弃人类基本道德规范的行为,作为社会剧变时的一种"无奈的非正义手段", 或也是无法避免。
    但如何"具体操作", 却会对中国社会产生不同的长远影响。
    ii
    简单地说,在日常生活的某些特殊情况下,在不得不/或一时冲动做了违背自己/社会道德准则的事之后,人对自己行为有两种不同的反省方式:
    1)感到很愧疚,告诫自己日后不再做类似的事情;
    2)感到自己特聪明,挣脱了社会道德标准的约束,日后有机会还会再做类似的事情。
    两种心态,造就了两种不同的人。
    iii
    中国土改时期,政府具有的是第2)种心态:仅仅因为自己"目的"的正义性,就忽略了自己行为对人类社会基本道德标准的摧残。具体操作时,非但没有愧疚感,还觉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这样的行为及心态,并没有因为土改的结束而消失,而成为日后治国的首选方式(或以其他的方式反映到治国的理念及措施中去)。结果,给社会带来的长久持续(直至今日)的难以消除负面影响。
    本文中论述的当今中国社会的种种不良现象,可以归宿到政府土改时心态及日后的延续。
    2016/11/30 10:41:53
  • 紧跟毛泽东的周恩来、死后全世界都给降半旗、一个副手都这样、还用说毛泽东吗、不是人渣吧、紧着反对、
    2016/11/30 10:29:58
  • 反对毛泽东的人挺可怜的、跟死人都过不去、活着还有啥意思、
    2016/11/30 10:17:19
  • 那蓝河蓝:
    你一定熟读毛选了。
    你能具体说说你的论点么?熟读毛选后,你分析问题/论述自己观点的能力一定有了长足的长进,不会仅仅只用几句口号招呼。
    2016/11/30 7:01:42
  • 哈哈哈.........老傻:您在草根网被这个踢一脚,被那个抽嘴巴,但脸皮可就是这么厚实,不觉得疼。您懂中国“蜀犬吠日”成语吗?实质那意思还不如您玩得过火呢,您居然能在挨踢挨抽的情况下,没一个人给您好脸色的环境里还能这么顽固反华,可以说是毅力超强。
        要不,您再谈谈南海和菲律宾?要是觉得南海和菲律宾实在提不起来,那就再谈谈美国大选也成。
    2016/11/30 1:27:14
  • 那蓝河蓝:
    毛泽东的伟大是为共产主义理想、全人类劳苦大众解放、不懂、看毛选、
    ***
    写那么一套书,其中许多道理无人照着做,自己都不照着做。而一些照着做后,却出了麻烦。
    现在结婚还时兴送毛选么?不想要都不行。
    2016/11/30 0:45:16
  • 毛泽东的伟大是为共产主义理想、全人类劳苦大众解放、不懂、看毛选、
    2016/11/29 10:05:31
  • 老傻:
        最近你很爱谈公与私的问题,那就问你个问题,看用您的观点该怎样解释。
        
        据你们美国透露出来的内幕,美国总统很多都是嫖头,那么,美国总统们那么爱嫖风,公乎,私乎?
    2016/11/29 1:09:09
  • 27楼那蓝河蓝:
    当政者私、下面能不私、毛泽东时代是毛私心小、能当官的都是聪明人、
    ***
    这么说有些片面。
    人们现在说私心,更多是在说物质方面的自私,但精神方面的自私也是自私。如果这种精神方面的自私影响到了国家的正常治理,对国家的危害也同样巨大,甚至可能更大。
    毛主席他老人家把中国当做一个试验场、将自己不成熟的治国理念强加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做法,是精神自私的一种具体表现 -- 用来满足其无法抑制的控制欲。
    前无古人,听上去很宏伟,但恰恰因为没有先例可以借鉴,后人应知道"古人并不傻",所以更需要谨慎。这是常识;
    后无来者,并非一定很伟大,或是未来人发现"古人也犯大糊涂",这样的错误我们可不能再犯。这叫"让历史告诉未来"。
    2016/11/29 0:43: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4部,主编学术著作12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