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农民代言 - 李昌平首页
要政策,要权利,不要恩惠
2016-11-23
字号:
    ——小明家书(之三)

    亲爱的乡亲们,这是我给你们的第三封信,一共有十封信。请你们相互转发。

    前几天,大明哥在微信中跟我说,政府要扶持咱们村搞新农村建设了,准备从农发行贷款帮助乡亲们家家户户新建房子或改造老房子,扶持乡亲们发展旅游业,增加收入改善生活。

    这是大好事啊!

    据说,这次新农村建设,除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等由政府贷款建设外,乡亲们的房子也是由政府统一规划设计,统一贷款(政府担保和贴息),统一招标,统一建造,乡亲们签字拿钥匙就可以了。

    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的政府,实在是太好了!

    但小明很担心,担心好心如果方法不对,会把好事做成坏事。面对好机遇,村民如果贪图小恩小惠,会浪费好机遇。

    小明觉得,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是政府的责任,政府有钱政府做,这也无可厚非,感谢政府!但乡亲们建房子的事情,是乡亲们自己的事情,最好还是乡亲们自己做,政府给予一点点补助就很好了。这是因为:

    第一,很多村民建造房子本不需要贷款的,而因为方法不对导致家家户户都用政府担保的贴息贷款建房,这一方面增加了政府的负担,另一方面不缺钱的村民也贷款,这会导致村民产生攀比落后、躺在政府怀里要奶吃的坏思想和行为。这种坏思想和行为是不利于乡村可持续发展的。搞旅游对村民的思想觉悟有很高的要求,攀比落后的思想和行为没法搞旅游。

    第二,由政府统一招标建造村民的房子,价格要比村民自己建造房子贵很多,至少要贵30%以上。此外,政府统一建造房子,村民参与度就不会很高,质量会不会成为一个问题?即使质量没有问题,百人百心,众口难调,没有腐败也会说腐败,意见是少不了的,干群关系会不会搞坏?小明还担心,到了要还贷款的时候,村民会不会扯皮呢?如果有10%的村民因为种种原因还不了贷款或不愿意还贷款,90%还得起贷款的村民会不会攀比落后而不还贷款呢?如形成了这样的坏民风,搞旅游就没法搞了。

    乡亲们,我们村十年前自力更生成立了村庄内部的“信用互助部”--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基本解决了村民发展生产的贷款需求,十年没有出现一笔坏账,内置金融合作社每年给每位老人家分红900元,这件事情做的非常好。小明建议乡亲们在这次新农村建设中,继续发扬自力更生、自主发展的优良传统,村民建造房屋只向政府申请贴息政策,自主解决新农村建设(村民建房)资金短缺的问题。我预计我们村村民自主建房的资金缺口在1000万元左右,政府只要贴息3%,我们村的内置金融合作社就可以在村内自筹资金1000万元了。政府贴息3%,1000万资金只要政府贴息30万就可以筹集到。这样做好处多多。

    第一,政府减少了资金支出(把支付给银行的利息的一部分补贴给内置金融合作社就可以了);

    第二,存款村民和内置金融合作社都增加了利息收入;

    第三,贷款村民也减少了利息支出(村民存款利息4-5个点,村民贷款利息也保持4-5个点,内置金融合作社赚政府的贴息)。

    第四,增强了村民的互助合作精神。可以避免村民攀比落后的行为发生。更不会出现贷款不还的情况。

    第五,做大做强了村社内置金融合作社,为我们村的村民财产权实现和信用体系的建立提供强有力的金融支撑。这个非常重要,意义非常重大。我举我和大明哥的例子来说明其重大意义:我爸把家里的三间大瓦房和所有土地都给了大明哥,大明哥有房子、有农田、鱼池等。而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一无所有,后来单位搞房改,我花10000元“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再后来我用这100平方米的房子做抵押贷款50万买了第二套房子。再后来,房子涨价很多,我卖掉第二套房子又买了两套房子。我现在的三套房子的市场价格至少值600万元,有了新的赚钱的机会,我随时可以拿这三套房子抵押贷款(死钱变活钱)做投资。我大明哥现在还是我爸留给他的那些地、那套房,平时发展生产老是缺周转金,要我帮他担保贷款是常事,只是在我们村办了内置金融合作社后我大明哥才不常找我担保贷款了。我现在比我大明哥有钱,不是因为我们兄弟俩的能力差别所致,是因为我在城市,我的房子是财产、我有信用,我能把死钱(房屋)变活钱(现金)。我大明哥在农村,我爸留给我大明哥的土地和房屋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财产(没有价格--不值钱)、大明哥没有信用,不能把死钱(土地、房屋)变活钱(现金)。并且,大明哥在村子里增加的猪圈等固定资产,都是活钱变死钱,总是缺钱。

    亲爱的父老乡亲们,我们村要抓住这次新农村建设的机遇,最关键的是向政府要贴息政策,把我们村内部的内置金融合作社做大做强,使之成为我们村民土地、房屋等财产权充分实现的基础性金融支撑,让我们村民的财产都能够“死钱变活钱”。

    如果我们村的内置金融能够支持我们村民的财产权实现--死钱变活钱,政府投资我们村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就会使得我们村村民的财富快速增加而变得富有(不差钱)。譬如:我们村农地的租金是600元/亩,1亩地可以在内置金融合作社抵押贷款2万元(2万元的存款利息等于600元)。如果政府在我们村投入了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1000万元,假如投资使得我们村每亩地的租金上升到了900元/亩,则每亩农地的价格就值3万元(增值10000元/亩)。我们村有8000亩地,全村土地增值8000万元。政府投资1000万元,使得我们村民的土地增值8000万元(活钱),政府的钱就花的很有效益。假如我们村没有内置金融,政府投资1000万元,虽然也会使得我们村的土地租金上升,但并不能够增加我们村村民死钱变活钱(2.4亿元)推动经济发展的能力。

    父老乡亲们,找政府要政策、要权利很重要,获得发展自主性和内生发展动力,才是根本。找政府要恩惠,图小便宜,是没有大出息的,且未必是好事!

    亲爱的乡亲们,我协助你们创建的我们村的内置金融合作社,是完善自主性、自主发展的基石,盼你们珍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反映的社情民意请尊重点,不要删我的贴-----本文5楼!
    上面管理者管理层 研究机构花钱搞调研也搞不到的资料我给他们提供出来了,那些事比较难听难堪,但是,社会进步就是要敢于面对最真实的东西,然后才会拿出扎实的解决思路和办法,我们可以掩盖,但是当敌人的炮火来临时,我们要付出的是什么?是牺牲。社会管理也如此,我们可以掩盖事实真实,但是我们无法剔除混入革命队伍的异己分子,混入管理层的低素质人员,那种损失与危机是潜伏的。
    我们的选举不能变成某些人可以驾驭的遮羞布。虽然选举是形式不是目的,但是它却损害 甚至伤害了大家的心,损害了执政党的形象!没有达到选出基层群众需要的 执政党想要的人的目的。
    2016/11/28 18:45:34
  • 农村的事作者说对了一些但不是关键处,基层必须有一个干净的管理队伍,思想上向上 行动上向上的集体与村民们,向上要钱 要支持不如自己靠本土优势打天下实在。
    我们发现现实中,上面给了很多优惠,但是被赚进了官商裙带的腰包,大家并没有得利。
    基层的无序与放任管理导致太多国有集体财产流失或者肢解掉。
    导致民怨沸腾!进而怨恨官方 甚至怨恨执政党。
    看看华西村,人家就没有私有化集体财产,党员集体带头作为,一片公心搞共同富裕,结果很好!
    我们要研究要学习思考这些。不要自己探索,或者边探索边说教。
    领导 引领就是要把成功的 好的拿来推广!
    2016/11/28 15:09:12
  • 在网络电信诈骗中,有一种诈骗方式,就是说你中奖了,需要你先付一笔运费和税费,然后就能拿走大奖。我就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替我垫上,回头从大奖里扣除就是了,而且由于你们替我垫资,你们可以继续从我的大奖中收取一笔你们认为很可观的手续费,他们听我这么说,就不再给我颁发大奖了。我也就知道他们给我大奖的目的不是让我得大奖,而是想从我这骗走我的所谓手续费和税费。在依法治国的今天的中国,有些事很诡异,好像什么都一样,就是一纸法律、乃至一些人的解释让他们不一样了。你先掏一笔钱他给你建房对你进行扶贫他愿意,如果你说把你给我建房的钱给我,我自己建,他们就不愿意、不扶贫了。这是真的扶贫吗?这是真的为了农民好吗?这是社会主义吗?我不相信。
    2016/11/23 14:04:41
  • “帮助乡亲们家家户户新建房子或改造老房子”? 最后,会不会变成由政府出资收购一些卖不出去的“烂尾楼”,再转手给乡亲们?
    2016/11/23 13:40:36
  • 新农村建设也要以房地产开发的模式搞,这真的是新农村建设,而不是工业化的社会主义农业改造,只能是金融垄断投机资本下乡掠夺土地和农民的存款,不可能改变中国的农业面貌,更不能改变中国农业的生产经营方式,也就不可能改变农民和农村。
    农业需要规模化集约化,资本主义如此,我们为啥还要守着一家一户的模式搞农业。我们有集体土地,有国家扶持,更有条件搞规模化集约化农业,不去好好的在现有的条件下想办法搞规模化集约化农业,用工业改造农业,却搞什么新农村建设,让人不禁想到了蒋介石的新生活建设,不是花架子,就是一场骗局。
    2016/11/23 12:50:47
  • 这就是人民执政和精英执政的的鸿沟:人民执政,人民真正决定生活中的大小事情,政策权利都是自己说了算。精英执政就成了恩惠施舍。不满的人就成了刁民。
    2016/11/23 11:47: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