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星宇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定海神针 - 肖星宇首页
经济学家需要妈妈的爱:幸福就是生产力
2016-11-22
字号:
    说实在的,我不过是葛优躺的一员,只想下班回家玩玩游戏,还有剩余精力就去泳池游几个来回,顺便撩撩可爱的妹子。但是看了人民日报这篇《总体工资水平仍偏低 该怎么涨工资》我忍不住发表我的感想——我希望我的工资降低。

    文中有两方观点。资方:“一些企业提出,调高工资增加了企业的用工成本,是不是与“降成本”的大方向背道而驰?也有专家担心,工资增长过快,可能促使企业通过机器换人来降成本,最终不利于劳动者。”——中央提倡降成本,所以我们不该涨工资。

    但是为了人民日报这个logo,文章必须说总体工资水平仍偏低。而实际上,人民日报的观点不是文中劳方的意思:“物价在涨、房价在涨,普通员工的工资涨得真不快。……如果把通货膨胀考虑进去,远远不如GDP跑得快。”——所以应该涨工资。而是“如果工资快速增长、而同期劳动生产率提高得更快,总体上就不会对企业的劳动力成本、对特定经济体的劳动力比较优势造成影响,也就不能说工资涨得过快。”强调的是收入分配改革的原则:“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同步提高。”也就是劳动生产率高工资就高。

    人民日报的看法是发展的,由于其立场,既不能支持资方打压工资,李自成就是这么来的(在驿站工作的年轻人鸿基,因为皇帝想降成本而被裁,于是失业欠债,随后揭竿而起成了我们认识的闯王李自成)。也不能任由工资上涨,导致产品成本飙升,影响出口,于是债务、税收、汇率告急,资本外流,一样是社会动荡。

    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已经说了:社会结构和国家总是从一定的个人的生活过程中产生的。种种事实无数次证实了我对这个政府的看法:由于它对这个国家的操持,它必然不会是黄皮白芯的“香蕉”政府,也绝不会是如其宣传的走马列主义道路的红色政权,而必然在现目前坚定中间道路。它是一个先模糊了意识形态,进而在未来走向资本主义的帝国。

    不信?我们来看看为什么“第三方”观点以这个方式表述:劳动报酬增长和劳动生产率同步提高。

    我们再回顾下文中,劳动者给自己算的账:“物价在涨、房价在涨,普通员工的工资涨得真不快……进企业时月薪7000元,现在刚刚达到1万,如果把通货膨胀考虑进去,远远不如GDP跑得快。”总结:在通胀背景下,这北京这种人口流入的劳动力市场,工资不是老板给你涨,其实是通胀给你涨的。

    企业又是怎么算的:“这两年形势不好,每年还不得不涨工资。”什么叫形势不好?消费总体下滑,而各项成本却在提高。这与劳动者的感触是印证的。中间产品(其中就有企业的原料成本)上涨,传导到终端商品,产业链上上下下都感觉到紧绷绷的。有能力的就尽量往上下游传导压力,没能力的就成了我们的僵尸企业,把压力传给银行。

    通胀怎么来的,把通胀治下去不就好了。这时候经济学家出场了:我们认为通胀是货币现象,钱发多了。我要问,粮食(不包括农产品)为什么没大涨!电子产品年年性能提升为什么没涨还降!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们就错了一个字——通胀其实以货币为表象。货币不是现象,是(根本问题的)表像,是经济根本问题的表征!

    他们比喻打的很好,就像卖糖水,水掺多了,将财富稀释了。我就又要问了,如果是这样简单,那不过是老百姓多喝了一大口水,也没关系啊。货币多发一倍,所有人的钱多一倍,数字变大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都他妈装傻不说实质,要等我这根搅屎棒是吧。是屎我也捅了!通胀,作为物理现象当然是货币发多了,作为经济现象,其意义不在于货币发多了,(刚才说了,什么都乘以二,发货币的人做这些无用功他傻啊!)而是有人这经济游戏中,系统的偷走了别人的财富。也就是说,关键不是加不加水,经济不是数字游戏,而是有人偷糖!这就是劳方资方都感觉市场让他们难受的原因。而文中这位名头为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的专家表示:劳动生产率是你们工资的关键。那么请问专家你劳动的效率如何?你脑力劳动就有效率?“降成本,涨工资,关键是紧紧扭住‘提高劳动生产率’这个牛鼻子”,这话就是一坨屎。这句话权力者什么也没许诺给你。谁说你工资提高你就滋润了?我刚才通胀那节白话半天你都白看了?!

    为什么不治通胀,而扯劳动生产率?

    为什么我说提劳动生产率不合适?不是劳动生产率不该提,是你自己是什么角色?每个追求利润的资本家都愿意去提高劳动生产率。而你政府不就是让社会和谐有序,从而有利于降低社会合作成本吗?

    西方那边有个经典的段子。两个好朋友在森林里遇见一头熊。一人拔腿就跑,却看见他朋友蹲下来系鞋带。“系了鞋带你就能跑过熊了?”“我只要跑过你就行了。”——这就是原因。熊是什么?能吞噬一切的债务。为什么不放弃债务?诚实的劳动者都想早早还钱,不愿背债。

    为什么要债务?债务是货币的另一面。债务水准意味着发币的能力。债务没了,就没了偷糖的BUG了。治通胀就要治这BUG,就是治债务(货币)生成的机制,谁在操弄这机制,最后不是就治到自己头上来了。

    只要劳动生产率提高,经济竞争力就高,发币能力就高。如果以前债多了,偷的糖过多,货币多了,没关系。现在劳动生产率提高,发债能力提高,相对的现行的债务就不显得多了。中国这三十年就是这么摸石头摸过来的。大家钱多了,商品也丰富了,举国繁荣,举世瞩目。那为什么偷了就不用还?你看自然环境是不是破坏了。这跟人口出生率下降是一个道理。你把给子孙的那口吃了,子孙出生少了,很正常嘛。一句话,资源无限,债务就可以无限。

    劳动生产率为什么这么正确,让一贯正确的《人民日报》可以放心标榜劳动生产率立国。本来就是劳动生产率立国嘛。几千上万年来,哪个社群的劳动生产更有效率,什么文化更能促进生产提高劳动效率,这个文化就大肆扩张。比如科学,比如大英帝国,比如亚当斯密的经济学说。上帝不会考虑人的感受。如果奴隶制能促进经济鼓励生产,那就奴隶贸易,哪怕资本主义社会。

    强调劳动生产率本没有错,但实践中被偷偷换成了精英生产率。为什么不能让生命的意义,人生的价值,生活的质量,幸福的产生率作为我们追求的社会指标,而是机械的学马列,还偷偷的把劳动生产率换成精英生产率?屁民的生产率低有什么关系,工资跟劳动生产率挂钩,就是说劳动生产率低工资也低嘛。他们工资高,我养老请不着人啊。

    国家并不是他自己宣传标榜的样子。一面叫大众诚实劳动,提倡传统美德,一面自己发债偷糖,国家部门因而掌控着大量利益引来贪腐分子围着民脂民膏打转。为什么它会精神分裂?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社会上下齐喊给学生减负,减了十几年,压力只多不少。为什么?你喊减负,教育资源却很紧张。妓女躺床上就能把钱挣了,但是她还要喊骚一点,最好啥不做还让你缴械了。

    反差大怎么看怎么办?自己老老实实看,老老实实劳动。关键是大家怎么理解——发展过程中难免的,国外一样甚至更糟糕的,我们是局部的有一撮堕落分子。你营造的什么环境啊!这就是顶层设计,上梁不正下梁歪。现实社会是竞争的社会,不改变竞争的环境,却提倡谦让的美德?提倡者是什么心思?

    社会在劳动生产率的历史中摸索着临界点。一千年前,皇帝要爱民如子,现在要为人民服务。统治者嘴上工夫是越来越成熟。我们看到资本主义自己也努力消灭鸦片和奴隶贸易,或者自己消灭鸦片,鼓励别人鸦片消费。一个原因,只要能让自己劳动有效率。社会还在摸索着一个临界点,当人们过的幸福,当创造性的劳动(幸福带来创造力)带来更多效益,社会就会转向,才能让我们看到世界的另一面墙上的标语——幸福就是生产力!!!

    也有经济学家并不懂经济。这没什么奇怪。真懂经济的只有劳动者。为什么?经济就是人们以更少的成本更好的达到目的。农民发明犁铧,工匠发明机械,战士专研兵法,我们一直希望减少自己的付出还能有更大的回报。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经济者。我们每每便宜的办好事,社会、技术也便因而发展进步。懒惰之所以为道德贬斥,只有一个原因,当他窃取利益不是从自然而是从别人那里,以增加别人的麻烦为前提的时候。懒惰其实是上帝最好的赐予。

    加息降息影响的是自己的钱包,一个劳动者因为对自己日常生活的关切,他必然本能要去抓住经济运行的实质,而这是学院派思维没有的。经济学家是被豢养的“社会主义者”,社会里谁培养他,给他经费名誉,他的社会学说就为谁说话。一说到通胀一堆图表、数字,这都是虚头巴脑的表面工夫。就像有人在电影院放完钢铁侠,然后对我说:看吧,只要你穿上铁皮衣服你就可以飞起来。看吧,多么壮观,我真的不骗你。可惜经济是用事实行动来证明的,不是用纸来证明的。

    我从小就看经济新闻,长期关注中国经济二十多年。两千年,黄金才二百美元,当时英国在这个地板价还抛售。前些年还五六百呢,我当时就感觉很便宜了。当时没放开黄金交易,我也才高中。又到04、05年,股市只有一千点。九几年看新闻就两千上下,我觉得可以进了,鼓动家人买,没人理我。我刚工作,没钱。这两年我又给我妈吹风:经济萧条了,物价上涨,日子以后不好过了。我妈说,又不是你一个人经济危机。我妈这是说我不干人事。什么是人事呢?睡老婆抱孩子。

    这是妈妈对我的规劝和爱啊。为什么要工资涨呢?为什么怕工资不涨呢?为什么一直被经济危机要来威胁着,不通过干掉偷糖的,斩断他们的利益链条,消灭社会浮躁的风气!降低社会运行的成本,物价下降,工资下降,产品更便宜,出口更好,资本利润更多,汇率更挺,反而让进口原料成本更低。这样,资本和资源都愿意流入内地,哪还来什么经济危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80后,重庆人,车工(机械制造业加工工人),信仰共产主义。为中国崛起而思考,为人类世界的思考是我的基本属性,是我挣不脱的枷锁,是我与生俱来的宿命。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