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知识劳动 - 张文木首页
进入质变临界点的世界历史与中国的选择
2016-11-13
字号:
    ——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说起

    一 “美国人民需要再解放”

    殖民地现象从第三世界向特别是美国这样的帝国主义国家内部倒逼,是21世纪初的帝国主义腐朽性的最突出的特点。1942年1月22日,毛泽东在审改关于太平洋战争后沦陷区情况的通报材料时,加写这样一段话:

    总之,极端狠毒的殖民地政策,现已推行于租界,不分阶级,有财即掠,表示了日本法西斯最后挣扎时期的紧张性。[1]

    如果将这段话中的“日本”换作美国华尔街垄断资本集团,让人也会觉得很贴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压迫愈深,反抗愈烈。2016年11月9日,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经过百般阻挠甚至死亡威胁后,一反华尔街精英阵营,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其意义是深远的。它说明美国人民已不能忍受华尔街对美国人“不分阶级,有财即掠”的“极端狠毒的殖民地政策”和肆无忌惮的阶级和民族压迫,有了需要“再解放”的觉悟,美国人民和知识思想界在更大的共识中显示了反潮流的勇气和力量,同时也说明华尔街金融资本集团本质上也是“纸老虎”。

    21世纪以来的历史经验值得总结。2001年的“9·11事件”打击的对象是世贸大厦和五角大楼而不是白宫,2011年美国人发动的是“占领华尔街”而不是“占领白宫”的运动;以往的人民运动都直接以政府为对象,今天第三世界和美国人民却直接以华尔街国际资本为对象。与早期的工人砸机器行为不一样,而与中国1919年的“五四运动”有些相似,这两大事件的发起者和参与者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较早觉悟的人群。这说明,第三世界人民和美利坚民族正在觉醒:不管这种觉醒是自为的还是自发的,他们都意识到了世界问题的要害不是白宫而是华尔街,不是美利坚民族和美国人民而是国际资本垄断集团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金融帝国主义势力。1965年毛泽东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说:

    美国人民需要再解放,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不是从英国的统治下解放,而是从垄断资本的统治下解放出来。[2]

    1960年5月8日,毛泽东提醒拉丁美洲的朋友说:“西方国家和美国的逻辑同我们的是两套。朋友们,哪个对,将来看吧!总有一天,美国人民不喜欢帝国主义制度。”[3]

    在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的今天,美国人民已通过“占领华尔街”行动表达他们对美国“帝国主义制度”的不满,“再解放”的任务对美国人民来说显得比以往更加迫切。

    二 人民,还是华尔街?问题再次摆在特朗普面前

    2016年,美国人民已将与华尔街利益拉开距离的特朗普推上总统的职位并寄希望于特朗普带领他们来一次“再解放”运动。马克思曾将同样的希望寄托于林肯,1864年11月马克思在为第一国际“中央委员会”起草的《致美国总统阿伯拉罕·林肯》的信中说:

    从美国的大博斗开始之时起,欧洲的工人就本能地感觉到他们阶级的命运同星条旗息息相关。

    欧洲的工人阶级坚信,正如美国独立战争开创了资产阶级统治的新纪元一样,美国的反奴隶制战争将开创工人阶级统治的新纪元。他们认为,由工人阶级忠诚的儿子阿伯拉罕·林肯来领导他的国家进行解放被奴役种族和改造社会制度的史无先例的战斗,是即将到来的时代的先声。[4]

    林肯与特朗普一样也是共和党总统,由于他伤动了大资本的利益,其结果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遭遇刺杀的总统。人民,还是华尔街?现在同样的问题再次摆在特朗普面前:前者顺应历史进步大潮--正因此历史将本不抱希望的他推上总统职位[5],后者反历史大潮而动,何去何从,还要看目前这位无钱无枪只有总统空位和人气的特朗普是否具有领袖的品格。能带领精英前进的只能是将军,而能带领人民前进的才是领袖。

    特朗普是房地产大亨,他怎么可能代表人民利益?

    英雄不问来路,华盛顿是大庄园奴隶主,结果他带领美国人民创造了人类进步的历史,而在中共六大当选为总书记的向忠发是工人出身,结果他背叛了工人阶级,成了历史垃圾。至于被人民推上总统宝座后的特朗普,其历史地位也面临两种结果:要么是林肯,要么是黎元洪。前者需要他不忘人民嘱托,不负人民希望;后者虽顺应了历史,被人民推上大总统的宝座后,因不敢担当而成为历史上的匆匆过客。二者必具其一。但不管哪种结果,美国人民寻求解放的前进脚步将越走越快且不可阻挡。

    东风渐起,东风将要压倒西风,世界历史已进入了质变的临界点。如图如示;

    

    三 新形势、新认识

    进入质变临界点的世界历史需要我们与时俱进,未来的对美外交要有新认识并制定新的战略与策略。

    什么是战略?战略就是在复杂的矛盾中分清主要矛盾以及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正确的战略制定取决于科学的方法,阶级分析方法仍是当前分析国际力量对比的科学方法。如果我们明白了“西方国家和美国的逻辑同我们的是两套”,也就对目前美国的政治形势有了阶级分析的基础,由此也就明白了在帝国主义尤其是美国帝国主义的本质进入到最腐朽阶段的当下,中国和平发展的阻力并不是发动和参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美国人民,也不主要是美利坚民族,而是与美国人民和美利坚民族利益已水火不容的华尔街国际金融垄断财团。中国人民和美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面临的是共同的敌人,因而我们与美国人民的战略目标在当下是一致的,美利坚民族的利益需求与中华民族的利益需要在当下也有相当程度的吻合。中国外交的对手并不是整个美国,而是占美国人数很少一部分具有美国公民身份却不对美国遑论美利坚民族和人民利益效忠遑论负责的华尔街国际财团,以及其中背叛美利坚民族和人民利益的美国少数官僚买办势力。

    什么是策略?策略就是将朋友搞得多多的,将敌人搞得少少的。对手少了,我们的朋友和同盟军就壮大了:我们的朋友不仅包括第三和第二世界,而且还包括第一世界国家中的被国际资本压迫的人民和民族。如果我们不是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而是用形而上学的方法把华尔街国际资本与美利坚民族特别是与美国人民混为一谈,那我们就弄不清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如果不清楚敌人在哪里,我们的战略力量就不能进行合理的配置,我们的外交就容易出现过“左”或过右的失误。1970年6月11日,毛泽东接见罗马尼亚共产党代表团,在谈到中美关系时说:“垄断资本不好,不能说人民不好。”[6]如果我们能够将美国人民、继而将美利坚民族与代表当代世界最腐朽势力的一小撮华尔街金融财团区分开来,将中国人民的目标与美国人民的目标结合起来,我们就会团结世界被压迫的人民和民族,一道将世界的前途推向社会主义。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55页。

    [2] 《同斯诺的谈话》(1965年1月9日),《毛泽东文集》第8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版,第412页。

    [3]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4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90页。

    [4] 1864年11月马克思起草的第一国际“中央委员会”《致美国总统阿伯拉罕·林肯》的信,在信中马克思给林肯以高度的赞扬,说“从美国的大博斗开始之时起,欧洲的工人就本能地感觉到他们阶级的命运同星条旗息息相关”;“欧洲的工人坚信,正如美国独立战争开创了资产阶级统治的新纪元一样,美国的反奴隶制战争将开创工人阶级统治的新纪元。他们认为,由工人阶级忠诚的儿子阿伯拉罕·林肯来领导他的国家进行解放被奴役种族和改造社会制度的史无先例的战斗,是即将到来的时代的先声”。马克思:“致美国总统阿伯拉罕?林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24、25页。

    [5] 据统计,在2016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中,与希拉里比较,特朗普在资金、知识和政治精英、媒体等方面具有明显的劣势。在竞选中,公开给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背书的富豪有:巴菲特、布隆伯格、爱丽丝·沃尔顿、乔治·索罗斯、惠普CEO梅格·惠特曼等。此外,美国许多有名的商界精英曾经出现在副总统人选的名单上,其中包括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通用汽车CEO玛丽·巴拉(Mary Bara)、星巴克CEO霍华德·舒尔茨等。作为共和党候选人的特朗普跟资本精英的关系显然差很多。本来,美国华尔街和大资本集团在政治上是共和党的盟友。但这一次情况相反,华尔街的资本集团并没有站在特朗普一边。目前支持特朗普的富豪只有石油巨头哈罗德·哈姆和投资人卡尔·伊坎等,这些人在资本精英集团里的力量远不如希拉里背后的大富豪们。最能说明问题的还是两位候选人筹集的金钱。根据福克斯新闻的统计,到2016年夏天为止,共有24位亿万富翁捐献给希拉里阵营或是支持希拉里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到2016年10月底,特朗普筹到的竞选经费还不到希拉里筹款的四分之一。

    在与知识精英的关系上,希拉里的优势彻底压倒了特朗普。哈佛大学有一个共和党俱乐部,成立于1888年。这个俱乐部成立128年来一直都是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但这一次哈佛大学共和党俱乐部有80%支持希拉里,只有10%支持特朗普。在竞选期间,该俱乐部公开发表宣言反对特朗普,指责他的观点不仅不符合共和党的价值观念,而且也违背了美国的价值观念,他的政策将会给国家和世界带来灾难。2016年5月24日,超过600位美国的作家,联名发表公开信,表示他们反对特朗普是出于良知。2016年10月19日,美国140多位保守派的学者、评论家、历史学家发表公开信,指出特朗普是对美国建国理念的最大威胁,是对民主宪政原则,自由,公正,公平,诚信,基本人性良知的最严峻挑战。2016年10月31日,19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发表公开信支持希拉里,指责特朗普的主张一旦实现将会摧毁美国经济。第二天,11月1日的《华尔街日报》刊登了370名经济学家,其中包括8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联名公开信,指出特朗普是一个对于美国极为危险和毁灭性的选择。

    两位候选人与媒体界的关系。目前为止,美国媒体中支持希拉里的超过了200家,而支持特朗普的媒体不到10家。公开支持特朗普的主流印刷报纸仅有一份《拉斯维加斯评论》,这在历史上从未有过。一些有着重大影响力,但过去不轻易在竞选期间表态的媒体如《大西洋月刊》《外交政策》,这次也公开站出来批评特朗普。

    两位候选人与政治精英的关系。2016年大选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跨越党派的支持非常明显。一些民主党成员,特别是一些华裔民主党成员转而支持特朗普是一个重要现象。但相比较而言,共和党内跨党支持希拉里、反对特朗普的都是美国政界有影响的人物。对于共和党来说,特朗普这次在党代会上获得提名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妥协。就共和党的主流精英而言,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接受特朗普,但难以阻挡特朗普掀起的民粹主义浪潮。于是,这次美国大选出现了一个反常现象,共和党的主流精英拒绝支持本党的候选人。一些在共和党内有影响的政治人物,如布什父子、罗姆尼、麦凯恩、鲍威尔、赖斯等前政要都表态反对特朗普而支持希拉里。2016年10月10日,国会中最有实力的共和党人、联邦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宣布将不为特朗普竞选。这个表态显然是在关键时刻拆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的台。这些基本事实说明,美国的统治精英在今年的大选中放弃前嫌而结成了“神圣同盟”,齐心合力地试图阻止特朗普进入白宫。资料来源:寒竹:《大选年看美国之二--美国精英在大选中遭遇重创》。

    [6]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6卷,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第302页。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致力于重振美国的制造业。过去一段时间,美国太依赖于金融业。现在纠正要有一个过程,但一定有希望,要相信美国人的能力。
    2017/8/8 11:36:25
  • 我们的任务不是推动什么主义,而是为了本国的竞争力去推动同盟力量,甚至借助他们的发展来促进自己的发展。
    2016/11/20 1:02:43
  • 这至少说明美里奸这套昂贵制衡机制多少还起点作用。
    2016/11/14 8:29:15
  • 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是当前社会最主要矛盾。意识形态中的假恶丑占了先。
    2016/11/14 6:53:45
  • 毛泽东思想为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总结出了经验和理论,轻视了它必然会走弯路。
    2016/11/14 6:49:15
  • 只有坚持走为绝大多数人利益的社会主义道路,才是上层建筑的正确选择。
    2016/11/14 6:41:53
  • 不由的想起马克思的一个基本理论,就是:资本无国界,工人无祖国。全世界的工人阶级的共同敌人,是资本家。好像马克思的伟大预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2016/11/14 2:41:14
  • 赞同8楼、10楼。

    真是难以想像,张文木教授竟真的不明白什么是“战略”!(比乔良将军差得多了!)
    2016/11/14 1:15:18
  • 我喜欢您的文章写的忒娴熟,我不喜欢您的思维跟不上。比如说毛主席论予盾谈战略是根据当时的时代背景和自身体验的精炼之说,跟毛体书法一样,适合毛主席专用,我们学说学唱学练不合适,仅供参考。
    2016/11/13 23:59:48
  • 最大的成功和最大的失败都不能用科学方法去论证,试问世袭制未成年的小孩儿做皇帝又有什么逻辑呢?什么样社会体制出现怎样的总统领袖,没必要对这种现象作总结,没有惊喜也不会逆潮流,张老先生腻想了。
    2016/11/13 23:46:54
  • 一个标榜全球化、创新、移动网络、人工智能等的新兴统治阶级已经产生了,我称之为金融知识阶级。
    在2008年美国金融坍塌之前,美国常春藤大学的高学历才子们,他们管理美国巨型的投资银行,推出一个又一个的创新金融结构产品,向全世界大力宣传这些金融创新产品是火箭科学家使用超级电脑设计的,购买这种产品保证能够一直升值,永远不会失败。
    结果在2008年美国金融坍塌,是全线的失败,需要美国政府救济。而金融知识阶级把政府救济金拿来当花红给公司高管分掉,实在是无耻之极,完全没有资本主义自由竞争的价值观。
    金融知识阶级对自己的评价非常高,视自己为具有天神一般的知识和能力,远远高于民众,因此让民众下岗,甚至裁减公司的中层职位毫不手软。
    他们没有服务整体人类的哲学思想,只有技术性的思想。2008年美国金融坍塌之后,年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多数还是美国经济学教授获得,但绝没有涉及金融坍塌的课题,只是研究公司内部的技术性问题。
    我认为金融知识阶级是类似中国明朝和宋朝的士大夫阶级。士大夫是通过科举考试当官的,而现在的金融知识阶级是在名大学拿到博士等高级学位以后,在金融、政府、大学掌握管理和知识权力。
    前次美国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打败了围棋选手以后大吹大擂,似乎那些学历低的人就是智力低,都可以被人工智能机器所取代。而在中国更进一步,有的文学文人根本不了解人工智能,就把劳动群众当作可以消灭的垃圾人口。那些搞人工智能技术的,也还没有可以拿得出来的技术成就,只不过是在西方人后面转,成为西方人的尾巴。
    2016/11/13 20:34:49
  • 如果我们能够...,我们就会...
    --完全能够区分美国人民与一小撮,问题是绝大多数 认可这种区分吗?认可,那么他们听你的、和 怎么才能听从你的号召?总不能一头热吧 要不,把支部建到美国去?-中间没有中介、或缺乏有效沟通、呼应,互动-这是个问题!
    2016/11/13 20:25: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上海点金宝   liuye8855   qq2381178   春谷散人   pangdan   mm5200   胶林探索   simplybasic0512   七号草根   ychs64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7年生于陕西,1975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锻炼,自1979年起,相继在西北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学习。1997年获法学博士学位,2000-2001年年度国家公派赴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政治系访问学者,现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Bei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stronautics Centre for Strategic Studies)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国家安全战略,著有 《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山东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山东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印度国家发展潜力及其评估——与中国比较》(科技文献出版社2005年版)、《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上卷、中卷,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2010年版)、《论中国海权》(海洋出版社2009年、2010年版)。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