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宪寿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无止境 - 曾宪寿首页
认识中医 重视保健(八-2)
2016-09-12
字号:
    ——认识人与自然变化的活态调节点和维护重点

    2.人体变化的轮回影响点

    古来有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也就是“里应外合”的战术思想,原属前人在敌对双方攻防战术上,不断总结所得出的制胜法宝。

    同理,国家策略或中医理念等,无不适用“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之机转,又或是“里应外合”的制胜法宝,起码要将任何不同的“反对中医西化”者,反客为主地冠名为“反中医”了——结果优于外力。

    至于对人体内部的健康维护、抗御外侮、避免病害侵扰,依旧同理。则国人若能领悟引起体内的湿热量变、进退重组、终成病因的因果层次,维护体内的环境稳定。不说固若金汤,单说外因无机可乘,病变轻易不会发生。故在体内基础因素尚处基本平衡稳态时,依旧难免“病从口入”的干扰。特别是难免外因之首的平常饮食,有否正确度,适否身体需求,可否让不同食物的双涵效能,经常促使人体基础因素发生湿热量值变化、逾越调节机能的能力范围之外?原可明证致变或者致病源头,就是食物的寒热温凉不同,终将造成体内基础因素的湿热量值,进退变化。

    而国人若将“病从口入”的首位途径,作为寻因向导或维护健康的切入口,多将明白:人体不能缺少食物供养,食物存在养护或破坏体内环境的两可性。则加强适合身体需求的认知正确度,当可减少影响或破坏体内环境的过激食物入口。换言之,由于多数人明显缺乏医药知识,更将饮食所致的意外结果“怪病怪命不怪嘴”地不断被忽视。甚则麻痹放任、得过且过等缘故,确有自毁长城、自酿苦果的过错。

    尤当不少的国人,明显对诸内忧外患的缘由,始终处于不想知道所以然之间,经常浪费或放弃健康维护自主权。由而当体内的湿热过激、抗病门户因之被打开之际,当然就给外邪创造了乘机入侵和恣意作恶的便利、条件与武装,直到饱受病痛折磨还不知何故?那就不是外敌设计“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的本义,倒是“自己将健康壁垒给损毁了”。

    再者,在引发病变生发的可能原因当中,当然也可说在生命物理学蕴涵当中,体内既成结果的湿热量变,均属不同层次的“基础因素”,并属外因时刻窥伺、必须通过它们的配合,才能起作用的凭据。则处于潜伏、待机的外因和内在的条件致病菌、遗传因素等,若是缺乏体内因素、自然因素和人为因素的激动、烘托与武装,多不能发生致病作用。

    于是,西医俗称的病因,除了外力性原因之外,至今多指不是先来,就是后到的病源体、化合物等。但病源体若无体内因素的迎合与烘托,同样无法在体内繁衍与发挥作用。至于外来刺激(如化合物和中医称谓的七情、六因),若无体内因素的迎合与烘托,同样较难发挥作用。原是人体在湿热平衡、进退波动但御外强固,尚未逾越自调能力范围前提下,病源性外因求天拜佛虽求不来自然界给予湿热过激的条件与便利,毕竟假以时日,它们还是有机可乘的原因,纯属“大意失荆州”的人为自主赋予,或说是人为放弃健康维护自主权。这才纵容成病变事实的。

    鉴此,任何与切身利益攸关、力争巩固抗病防线或防病壁垒的健康维护之先导,势必取决于人生必经之路的“食以养生”途径。连同是否切实适应身体需求的正确供养。尤其是必须力争爱护或取得有益人体的肠道菌群的配合。则内无缝隙,病变无缘酝酿或无凭发生。反之,任何“自酿内哄、自毁长城”之先导,依然取决于“病从口入”的所指重点,在于一个人一旦多吃了根本与自身需要不相适应的食物,并且超越了自身调节能力的范围之外。则难免于自作自受地自酿内哄、自食苦果。

    何况,当体内湿热失调、逐渐形成的既已失去自身调节能力或自主抗病能力,又或是湿热量变、逐渐加剧、量级递升的体内被迫、自主打开严密抗御外邪入侵的门户之际,既易引狼入室,还白白让外来因素,不同取得有机可乘、借势作恶的机会。乃至于引爆体内潜伏待机的遗传因素而引起更大混乱,甚则引发原可避免、不该发生的疑难病或癌症。

    那么,人体在食以养生与不可避免体内“既成结果重组演变加剧”的前提下,从此依然还要处身于不断进食、养生与能否维系健康稳态,是否遭受外因利用或疾病折磨的命运?显而易见、均出人为、惊心动魄。

    除非是那些已经不同遭受过病害折磨,业已开动过脑筋,而非痛过即忘的多少有所明白上述道理,终于梦醒的有所认知而能避免大错者。

    诸如:对于自控能力较弱者,如果知道某些食物对自己不利或明知“吃它肥不了,不吃它也瘦不了”。但却基本没有拒之入口的自控能力。则其结果,大约就是自找麻烦,或是在不同食物各具湿热量值不同的共处一身,却又必然偏向于不是湿热的湿偏盛,就是湿热的热偏盛、湿热俱盛的食物,累加供养、补充与反复左右之下,体内被迫于继续进行量变的不断重组、量值蓄积。这也犹如以前有人看到西药造成病体当中的“病因量变”急剧递增的既成结果,业已达到鼎盛巅峰期之时,由于失察来龙去脉或因果层次,才会自欺欺人地惊呼“病变产生了大量湿热”。实却形同未予弄清人为凿成“条件致病菌”的具体途径、由来,或者细菌、病毒凭以作恶的神秘伎俩,都是凭借内外原因的烘托,取得湿热条件与武装一般。早已暴露其狐假虎威、借势作恶、一戳就破的“纸老虎”面目与弱点。但西医依旧陷入“过度治疗”的原因浅显、有因不寻或视而不见的自愚境地。则又何凭寻求处于重要地位的“体内轮回影响点与致病根据地”,以圆其说。进而发掘不该遗漏、关系密切的未知领域。

    诚此,国人如果不能稍微将这些关键难题求索清明。医学上的缺纲探索,永远均将犹如失因防治一样,绝难超脱有的放矢之弊害泥潭中。

    何况,医药发展的当前障碍,并非医学难题,而是显而易见的认识未及。首乃国人根本在无视药食与健康的利害关系,才会不断遭受外因残害。却又忙于赚取全世界的未能寻因与行使健康自主权。前景堪忧。

    不过,我们若能在前述基础上弄清、证实:在人体之内的某一藏腑,到底是否名副其实的体内既成结果的“量变轮回影响点、重组演变地”,或其是否“酝酿、蓄积与引发病变的疾病发源地、集散地、根据地”?

    首先,我在上述认识基础上,总是希望国人能够取得“病从口入”的浅显原理与因果认知。如对胃主受纳腐熟,胆汁、胰液帮助消化食物,肠菌主分解、转化食物,小肠主吸收饮食精微,脾主传输养分,大肠主承前启后的再吸收剩余养分、蓄积食物残渣与排泄粪便等粗略认知。

    其次,我还希望国人能够认真弄清肠菌之能,提高认识中医、加强保健的选择方向,主在于增进知识,时刻防范;调控病因,保持健康。

    但是,若从当前的国情、人心或意向等不同方面来看,我认为国人至今尚未达成或稍微明白:病从口入及其因果变化等另一重更其重要,或者更深层次的关键原理。在此必须进一步弄清才行。

    诸如:随着可以促使体内的湿热双涵,不断发生量变与量值升级之食物双涵的水湿、养分、热能、热量、残渣蓄积或继续吸收等具体进程,持续正确与否地被补充、积累,不断相互轮回影响、作用于人体和促使体内湿热进退变化、影响糟粕扬弃的顺畅与否?多将决定主要以湿热为代表,随机可变的体内从此不断维系、接受洗礼而经常重组演变、调节终生的矛盾焦点,在上述明证基础上,不但形成与必须落户于消化道中,而且依然与自然界主要以湿热为主导的运动变化、规律凭据所反映于人体之内的一切因果、进退变化、发展规律相吻合。更与它们足可影响、强迫只能随声附和的肠道菌群继续分化养分的正常或异常结果相吻合。

    于是,其中比较关键与必须深入弄清的问题,我认为还是需要打从一个人降生人世的张口呼吸与开口索食之时起,重新进行探索。

    那就是对诸业已趁机进入、寄居人体并达成共生状态而开始参与人体一切必需养分的分解、转化、合成工作的肠道菌群;并且从此开始共同构成抗御外邪入侵的重要防线之一的人体机能与肠道菌群;还为人体的生长发育、健康维护做出巨大贡献的肠道菌群。由于其生物体与动植物一样,均各同具双涵建构与紧随自然、气候、环境,以及紧随人体湿热变化的被动、随机可变性特强。才被西医不明缘由或不知体恤地借助人身自酿的恶果,转嫁有益于人体的它们头上。继于毫不明白它们也在受苦的前提下,既疏忽后天药食或营养来源,已在不同促使其改变性能,也就不再恰如其分的分解、转化不适身体所需、酿造危害附体的养分,还根本不明其连续遭受湿热煎熬的连环危害,业已造成人体胆汁、胰液等异常协助,反过来烘托小肠异常的养分分解、供给的循环受害更烈。

    但是,西医基本不辨缘由就称其为危险色彩浓重的“条件致病菌”尚情有可原。最错是不知消除病因,尚施以“独偏热向”的药物杀灭。

    从而我们如果一无感悟体内的“既成结果”,早已在上述凭据下,大肆加剧依旧如是的内哄资本,不予化解矛盾焦点的尚且恣意加剧体内甚嚣尘上的湿热量变。则继续中医科学化必难免医上药当、百姓遭殃。

    无庸讳言:对此一连串认识应对错误、人为恶果和制药界反复获利,人类饱受磨难的不争事实,及其看不见的互残战场、彤云密布的利益驱使诸险恶缩影等。的确已经首开萌动与渐进蓄积、大肆酝酿于胃肠道中。

    否则,形成人体之内“正常生理或异常病理的演变规律、可见凭据”诸日渐变化的焦点,如果不是在“既成结果”,严重涉及其它难堪方面的处身于肠菌遭受影响在前,被迫进行异常养分转化随后,业已建筑或反映于小肠中。则胆、胰仗恃肠菌酿造,小肠提供正确与否的正反养分,进退无常地促使整体或局部的既成结果,不是蒸腾,就是浸淫或双向同进地反复左右人身承前启后的进程。则我凭此认为,引起人体诸变化的“酝酿内乱的因果轮回影响点”,凭此业已“非小肠莫属”的理应首立。

    究其原因,主要是人体的小肠,处身人体纳化排的中间地带与聚居菌众是其一,被动性强与随机应变是其二,承前启后与影响全身是其三。

    也就是说,我们在凭之于上的前述基础上,万一缺少了类似认识,等于中医基础理论,尚缺重大理论突破,倒属小事,最为关键的是:

    对于在本书的上册内容、错对未完、尚待完善当中,不知已经露面了多少次的所谓“既成结果”,尚属心中之大悬,又或是挂个名而已。

    唉!网上曾经有人说我“思绪跳跃”,我无言以对。因为对于小筐如何装大筐?真真诚如:有理说不清、道不明是也。

    总之,为了中医,尚在努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1年因伤濒危、学医自救,1973年跻身征癌行列后虽有建树,但志趣目标是寻觅临床发挥不力的原因,揭示人与自然的普适要素,释明中医重核的因果层次、演变规律、可见凭据和药食的双涵本质,提高临床实践的诊疗技能,期待人们辨识理解、接受利用中医知识,取得防治疾病的实用方法,用足健康自主权,减少病害,提高健康质量和社会适应能力而尚处学用结合的艰难实践中。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