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宪寿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学无止境 - 曾宪寿首页
认识中医 重视保健(六-8)
2016-09-01
字号:
    ——发掘中医病因学说的构建要素与认知路径

    8.药食同源的双涵效能与趋利避弊

    世界上的任何食物,在人体内环境、健康状况处于阴阳平衡或湿热平衡基础上,既能供养、维持、巩固生命力的同时,也可以在体内阴阳失衡,或是湿热失衡的健康状况已然发生异常变化时,不同起到维持、调整、影响、危害生命力的效用。从而表明,我们应该借镜于中医认识不同中药的性味功能,进阶于“药食同源”的隐义。当可认识食物同样具有“寒热温凉”等个性或共性不同,作用原理、相互有别的实际双涵,常与调整防治药物适否身体需要的作用稍弱或相类。始谓名副其实地理解或领悟了“药食效能”的蕴涵,进而自主做好合理膳食、养生保健。

    因此,对于平常药食的双涵建构,是否适合身体亟待双调的需要,才对身体有助,或者形成效能相反的问题,已经到了求索澄清的时候。

    君若质疑其故?那就先以体内状态正处于“湿热的热偏盛”的量值不同、进退变化阶段中,但其量值尚未达到致病量级的湿热过激状态。如果我们利用“牛肉”为主料,“辣椒或分别加上不是苦瓜,就是萝卜”为辅料一起炒菜,抑是另以“牛肉、牛杂碎等打火锅”的不同结果为例:

    首先,由于我在“经历不同,结果各异”的研究探索、领悟进展中坚持认为,任何世间万物都是天然生成了湿热联动的双涵成分,量值不同,作为基础建构。即使其中有的被划分为冷血动物而属于湿盛热较低微者,反之亦然。毕竟它们不可能逾越中医有关“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或者称“湿中有热、热中有湿”的范畴。从而肯定其各均具湿热的组分偏颇属实,并非纯寒或纯热之品,按理比较符合客观事实及其规律。

    鉴此,对于人体所需药食,实具正反不同、相互联动的作用结果与经过重组累加的适应性,决于健康状况和外现凭据之一的“舌象表现”,相应可辨。因为仅凭健康状况外现凭据之一的舌象表现,即使尚较片面,毕竟已能辨识体内环境的湿热量变,是否尚在持续偏颇的具体情状。

    前已有述,舌象正常即为湿热平衡之时,故对药食适应性相应广泛和比较随便;而舌质淡红,舌苔略白厚者,多已陷身“湿热的湿偏盛”的进程者;但在此基础上若再日积月累到外现凭据已然出现“兼有齿印”之际,将对食物的适应性,尽管依然为相应广泛。但他若继续过度摄入偏颇于“寒凉酸湿”的食物,多会不同或逐渐反映有“口淡多尿、清口水不断、早晚多痰、漱口恶心”等表现。甚则逐渐导致他从此对寒湿类食物产生忌讳或厌恶,却又比较适应或十分需要“温热较盛的食物”,改善体内“热不盛、湿较盛”的所需。更是许多国人凭借年轻和体内调节机能旺盛才成为狂嗜滥纵者。至于舌质尚处淡红,舌苔薄黄、黄厚腻之时,则为“湿热的热偏盛”。故对温热食物不宜或常有忌讳、厌恶感。

    诚对处身湿热量值不同的人,平常摄入“牛肉炒青椒,牛肉炒苦瓜、牛肉炒萝卜”的不同感受来说,如果只是品味性质的摄取不多,影响不大。除非是舌质已处于深红、舌苔薄黄以上,亦即明确处于“湿热俱盛”者,万一在餐中既无相应湿偏盛食物,例如苦瓜、萝卜之类清热品种,化解体内“湿热的热偏盛”状态,以及抵消牛肉“热比湿盛”的性用。否则,不明所因、不知限量的多吃之时,就会产生一些内热感更其明显的不适现象。但是,如果他已经有所明白自身需求,于是不吃牛肉炒青椒,而是多吃了牛肉炒苦瓜,牛肉炒萝卜。尤当牛肉的配比少,苦瓜或萝卜的配比较多之时,那么,由于苦瓜或萝卜的“湿偏盛”多具有压抑牛肉与体内“既成结果”的热偏盛作用,自可适应人体湿热的必须时刻调整、补充或压抑的生理需求。反之,就像牛肉的配比较多,苦瓜或萝卜的配比较少,抑是就像牛肉炒青椒的不但相加热盛,而且没有兼顾调控、压抑热盛的组分。则多少亦较适应体内环境处于“湿热的湿偏盛”者,绝对有害于“湿热的热偏盛”者。诚谓:不同配比所起的真正效能,不是补充“功能之热”为主,就是压抑“物质之湿”为主。从而药食运用正确,可使体内湿热重新达到或接近“新的平衡或轻浅失衡状态上”的事实充分说明:以食物双涵的配比来针对调整3大体内“既成结果”不同需求与体内“既成结果不断量变重组”的状态,不但有正确度可论,而且对不同食物引起体内变化的不同结果、进退堆沏,都有相应感觉。

    至于以牛肉或牛杂碎“经常打火锅”所直接造成的身体变化更大。

    君不见:有关“心急吃不得热米饭”的原意所指,本属做事急不来。诚对打火锅的意外,莫说吃得过急时,嘴巴、咽喉、胃肠肯定受不了、出问题。单说人生感悟的饭菜热度与火锅热度直接反映的不同点,在于火锅热度反复烫嘴的立见“唇舌咽喉深红”,甚可直接引起“胃火上炎、牙齿松动、咽喉肿痛”等结果。特别是火锅中又以牛肉、牛杂碎做主料的尽管未必就是“火上浇油”,外加附属菜肴中主以多种所谓清凉解热、生津润燥的青菜、波菜、蘑菇类,甚至大量萝卜、冬瓜等力争压抑火热。但对“湿热的热偏盛”者无济于事的事实,更能充分说明上述的观点。所以,对于自以为年轻、身体强健而“扛得住”的实为自虐性质的国人,由于他在平时就已不自觉地经常、反复多吃于他身体不尽相宜的不是“湿偏盛”,就是“热偏盛”,甚至偏于燥热或过于油腻的食物。造成体内的既成结果不停反复地进退变化——人累了,可以休息;人体机能不停为他调节得太累了,又得不到休息调控或压抑化解,就是超越人身自我调节能力的范围之外,就要让生命力的退化加剧、衰变加速。诸如常见许多绝非“未老先衰的小老头、小媳妇”,因果全是“唇舌深红、舌苔厚腻、肌肤苍老、晦暗斑疹等外现凭据”,鲜明可证。说明缘于没有医药知识的产生“怪病怪命不怪嘴”尚情有可原。但是缘于自虐蓄积的“既成结果”在起隐匿、慢性危害作用,或者是明显破坏了自身健康状况外现形式之一如“正常舌象”的维持而进展,体内防线的门户也因之逐渐被打开之时,由于遭受外因侵袭的机会增多,不同病变防不胜防,自然难免更受苦。起码难免更加容易趋向于病变萌芽的进展状态中。

    诸如:当年我夫妻在不了解情况前提下,一再误将一位从美国回国治病的名为“脉管炎导致下肢肌肉萎缩、筋骨软弱、关节疼痛”而形近瘫痪,年龄未达50岁的姐姐,称呼为带她前来看病的胞弟的老母亲?!原因就是医错药误,造成她满身绉纹、晦滞、苍老到形同80岁老太婆。

    何况是身处“南方多湿热”的南方人,多数不能像“北方多冷燥”的北方人那样,持续食用牛马肉或高度酒的原因,难道不是因为在他们各自的体内,天然既定、不尽相同的“湿热状态”之中,南方人主要以“湿热的热偏盛或是湿热俱盛”占多,北方人主要以“湿热的湿偏盛”占多的体内状态、调整需求,实际与地理、气候、环境紧密相连使然?

    诚此,国人在认识、领悟药食知识,结合中医理论,正确指导临床实践上,又必增加对于“湿热与冷燥”的本质涵义的更多理解或阐释。

    诸如:我依据“非典时期”相关专家开出的防治处方,有的人服用以后,就有不同病人对我反映“他的作用十足如同你的草药作用一样,也就是它们同可引起数次从大便排出秽浊(清热祛湿的妙用,详见后)”的现象推知,本学说属于南派也好,不尽适用于北派也罢。但其中关键,无非就是“异中有同,同中有异”的解释最为妥当和起码应该“在不断遇到临床治疗难题又施展不开时,依然能够旁敲侧击地努力捕捉任何可以利用的信息、原理与解释。并且在前思后想、找出利弊、入微挖潜的前提下,为了将之提炼成为具有相当生命力的通用性理论体系”,我至此已无遗憾。因为它们犹如国人早有经验的不说已达到了“能够阐明、解决许多千古不达的难题,更重要是开创或奠定了一个……”一般。

    所以说,中医虽能认识操控人与自然变化的普适要素是阴阳为本,但传承发展到当代,依旧不见据实阐释、依前发展同样寻觅不到中西医学公认的病因本质,包括在疾病演变中,显属位居纲纪的因果层次。即使,本学说在湿热病因的演绎下,从此将有所凭地阐明了原本属于“阴阳平衡”等范畴的已知状态,缘何发生“阴阳失调,免疫失调”的伊始变化。毕竟在医药互证中,绝对不可或缺因果层次、演变规律、可见凭据与必须相应加强的应对方法,势将含苞欲放地如泉涌现。

    诚此,对于当前比较常见的还是那些既无医药知识,也不可能了解自身正处于何等健康程度之上,更不知道自身健康维护的真正需求,只能是近乎盲目,顶多是倚仗着承受能力特强而硬挺。否则就是几近明知故犯的国人,难免反复重犯饮食错误,并且放任其引发不同结果:

    “药食同源”,原指其用相近的一方面不能滥用,否则会破坏体内平衡稳态,增加胃肠等负担。另一方面是指国人不该有恃无恐、日积月累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既让身体渐趋“病变前期结果”,又同样得不到适应身体需要的相应药食来调整压抑、排解既成结果的窘境。倒反如“火上浇油”,抑是“挑水泼火”一般,继续不断让体内的湿热要素,始终处于“量变递增性进程”的蓄积状态之下。那么,在人体内酝酿内哄、扰乱环境的湿热升级,其外现凭据等,只能随机应变,体内的“既成结果也得以进一步的重组继续”。但国人依旧视而不见其过。于是,即使体内的抗病防线,暂且不致松懈或崩溃,毕竟外因时刻窥视、伺机下手、人人害怕的疾病之来,想躲都躲不掉。

    虽然,人类借以维持生命、增强后天动力来源的任何食物,一般都没有中药主要以“四气、五味”来反映其实际内涵与协同效能的那般稳健而大显区别,却也同样具有中医认识所俗称的寒热、温凉或平性等,当前尤其应该认识为湿热联动的基本组分,同中有异。从而各自既可以奉养身体,也可以促使体内“既成结果”随之进入量变和日积月累的蓄积进程,还可以借助体内“既成结果”的随机应变,间接起到调整、左右、推动体内环境是否失衡的状态。否则,食物就无凭参与致病过程或直接成为烘托病变缠绵、进展、转归等,并成为食物居首的“外因”。

    问题是:任何食物或药物在不同饪制的前提下,既可保留原生物本的联动双涵,也可以改变或取消清热祛湿作用,更可以直接改变食物或药物双涵的个性或共性而作用单向、效能相反的事实,正在不同程度的促使体内时刻需要营养供养、调整的既成结果,经常产生进退量变。

    那么,不无道理的“病从口入、是药三分毒、凡食三分毒”与全都必须经由肝脏解毒或肝脏生物转化作用的调解所指,理当囊括不同食物或药物相互配伍的作用各异、相互牵制和吃下去就要起相应作用的合乎常理性缘故。但国人至今尚未开动类似脑筋,抑是有眼不见或知之甚微,也提不上议事日程。从而对食物或药物实际功能涵义的“食用方法失当或违反身体所需”的未尽之处,更需进行认真切实的辨析、澄清才行。

    确因原生物本的食物或药物,一般都有多种性味、功能与用途的事实存在。连同人体也各有偏颇既成的“湿热”,共存变化之不尽相同。是以食物名义属于湿、热、香、燥的品种虽多,毕竟与药物特性有异,针对性广泛,适应范围尚处局限。由而各自作用原理不同,却又不能单独互补、抵消短长的特性常兼而有之。故而名义上属于“纯寒”的作用于人体的一条基本规律,因其所谓的寒性,未必为“湿浊过盛”的实际涵义与功能作用,只能针对体内热盛的状况,才会在既抑制热盛之余,也间接助长湿分或滞湿的相应作用与结果。同理,温热性原生物本作用于人体的另一条基本规律,除外疏郁癖浊,就是祛湿抑湿,甚则损津的因果,也是最新发现原生物本作用于人体的多重规律的多数出自人为。

    由此可知:任何原生物本的寒,不该拆论而理应认识为“湿热的湿较盛”(在此,我称之为湿热联动的湿分较盛,或者是“湿热的湿偏盛”的量值、量级配比不同)才对。至于可见表面上的温热极盛者,由于在原生物本凭据或生物特性上,绝对没有“独热无湿”而能幸存的缘故。从而自必是兼而有湿(或称“湿热的热偏盛”之各自配比不同);就连多数淡而无味,即平性者,虽然常有“祛湿与润燥”的不同作用。却也不可否认:平性原生物本依然有湿热联动的配比大致相等与不能例外。

    何况,任何的原生药物或食物,在经过晾、晒、曝晒、烘烤干燥或调制方法不同的加工之后,当可改变其原有的性用效能。即其“热量稍加而湿分减”;湿盛的“湿量加则热量减”;平性的“祛湿和润之性减弱必因热量稍加”而附和处方要求的性能减弱等。都证明其存在随机性。

    诸如:我们早有认识的主要具有凉血作用的生地黄和具有解痉作用的生首乌,经过调制后不但具有“补血补肾”的作用,而且凉血或解痉作用基本被取消。不过熟地黄依然被保留原有“滞腻或滞湿”的作用。

    再例如:已知具有“湿热的湿偏盛”的“龙眼果”,国人在多吃之后的第二天早起,多会发现“眼屎多”。但经加工则成为“清补佳品”。

    还有新鲜的生玉米和干玉米,以及产地原因而“湿热的湿或热偏盛”的组分不同。即经常多吃煮熟的新鲜生玉米,有的人常会感觉不舒服。但是常吃经过晒干、碾碎的干玉米粥等,却甚少有上述不舒服的感觉。

    更有国人喜爱的黑豆,对于用法得当,既能防病,又能治病。反之,亦即习惯性久煎,则有害人之忧。诸如许多婚后不孕的主要原因之一,仅仅是由于双侧输卵管炎性堵塞,但是虽经妇幼保健院反复“通水”,又或是疏通输卵管、消炎等治疗不效后,前来求助中医。而我基本认为:任何炎症的祸首,主为局部湿热在作怪而给予本学说代表方,多数都是服药半月左右即病因被逆转(要求是重新达到“舌象正常”)而停药时,谨嘱待等一个月后,再来巩固治疗一次的体质复常,即可争取成孕。

    而待等她们的体质经调养恢复满一个月的前来复诊时,果然无碍者稍加调治,多可成孕。但因部分人属于A、B、AB血型者的本身极易血热,以及O血型者却可见舌面有众多原已渐趋淡失的红星,不但重新凸起,而且比舌质还要深红和重新形成了舌苔较厚、黄、腻(血热)的表现。一经查询,原来是亲属“求补心切”地经常以所谓“清补凉”,诸如党参、黄芪、红枣、杞子、黑豆等炖鸡或煎猪排骨汤才造成的。

    且不说中医可以称为“清补凉”的饮片配方当中,绝对没有党参、黄芪之类温补药物。诚而对于此类盲为,理应称为表面被误导,实际则害人而警世有余。何况事实早已有证明,其中的黑豆不可久煎。否则,确会将凉血作用消解而成为补药的原因,即生黑豆原属清热凉血佳品,民间欲求其补而经微炒,欲求其凉血之时,仅仅煮熟喝汤、吃豆当菜。

    ——解铃还须系铃人。求孕不遂者既是久煎黑豆等害人在前,当用黑豆水解之,却能成孕的事实,更从不同角度上,证明与人体供求相悖的药食之饪制不同,其之多性能,多用途的随机性利弊,同样在明证:

    中医一贯提倡“治病要区分标本缓急”,实极正确。而不辨时机的急于用补、利弊参半。可知我坚持“湿浊未退”,许多表面正确的处理方法,却因时机尚未成熟,难免“欲速则不达”,还会另生枝节的见解,不可轻视。否则,就是药食效能各有所以然,人为导致不知所以然了。

    故此,对于物本双涵,不管经过人为饪制、效能改变而如何变化,基本超脱不出:“湿热若能保持于近乎平和才是平性”;“湿热的湿偏盛,却非近乎于寒”;“湿热的热偏盛,更非近乎于温”等性味功能形影不离的性质,加上药食是否温补燥热等,并非原生物本凭据所独具的性能,却有人为成分而难于具体区分。故对此寒,用于说理,虽有可取之处,毕竟难圆其说或易生误导。但人为药食的施之于人,必先弄清、凭据体内不是“湿热平衡”,就是“湿热的湿偏盛、湿热的热偏盛、湿热俱盛”的实际与亟待调整,认真做出人为结果之是否同进或偏颇的相符对策。否则就会引起推波助澜或完全相反的作用,原是在原理上可以肯定的。

    再则,中医方药原为使之更适身体需求而必须混杂配伍、相得益彰。但中西医认识的饪制提取方法不同,性用随之各异,随机促变性更强,吃下去就要起相应作用的原理,至今尚未引起国人重视。始致中医辨证论治貌似天衣无缝,实乃依旧处于“医药临床发挥不力”的蒙沫发展、弊端难免、很难超脱困扰。原属缺失正确引导出诸多合理要素的认识和方法之原因所在。进而导致面对比较切实的临床可见凭据也失于体察,终致因果不清的直让万能人类与伟宏医药陷入低能自愚的发展困境中。

    尤其是由于各人年龄、体质、耐受、化合与调节能力不同,以及其饮食嗜好、精神境界、有否动脑等不同缘故。形成国人在实际生活或是抗病行为中,即使吃过苦头,甚则犹如“踩过蛇,一辈子怕草绳”一般,毕竟并未触痛神经而凡食常会有所挑选。但对于年轻力壮或体内实为“湿热的湿偏盛”而能够长期耐受厚味、嗜酒,亦尚未超越极限,一般不会很快尝到自酿苦果的滋味者,自然很难激发其对不同食物的搭配,或对防治药物的应用,精挑细选、知道避忌或产生敬畏心理的新认识。

    诸如:本地早已出名的众多“酒缸”(包括当年的我惊醒较快)们,由于“身在福中”却不知道那是“自己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也不想多享受好世界”的鬼把戏。从而要说我们所得的不同下场,无非是少数的“酒气一过就手脚打颤”,多数虽然不被癌症夺命,也是半瘫在床铺。

    所以,我既是梦醒最快者,又为了让广大不想重蹈类似覆辙的友人,认真提高本学说根本思想的认知或普及面,争取引起共对药食知识的原理利弊性重视。如下仅从承前启后上着眼,试图对于本学说当中,尚属点滴管见、认识尚欠全面的部分食物,初步提示最新认识的基本属性:

    甲、属于“平性”的食物,主要是以下不予具体提及的主粮果蔬(各人湿热偏颇程度不同,舌象尚处正常范围而吃什么都香则难于区分)。

    乙、属于“湿热的湿量特殊偏盛”的食物是:红、白萝卜,空心菜、南瓜及其花苗、红茹叶、竹笋、茄子、洋芋(以中药治癌时,更忌此类食物。因会解除药效或导致中毒、恶化病势与增加治疗困难度)。

    丙、属于“湿热的湿偏盛”的食物是龙眼果、桃子果、新鲜葱蒜、生蘑菇、大白菜、黄瓜、水瓜、香瓜、佛手瓜、生玉米、四季豆、洋葱、腌制品(但对舌质较红以上,有裂纹,舌苔薄白未服药者,以适为度)。

    丁、属于“湿热的热偏盛”的食物主要是:荔枝、菠萝、芒果(民间认为多吃此类水果之后,又能及时吃一杯冷盐水,多可减毒)、香蕉、冬豆、榄角、芥兰头、芥兰包、芥兰芽、芥兰花、糯米、狗肉、马肉、牛肉等而比较适宜舌质接近正常淡红的范围内,舌苔较厚白或薄腻的“轻度湿盛”者。但过食则作用相反,即原已既成的湿盛+热盛=湿热俱盛+热盛,岂非又将重新循环到湿热的热偏盛的量变过激进程中去了,也是许多仗恃年轻体健或自诩食量大、消化力强的身体状态正处于“湿热的湿偏盛”者们,长期偏嗜此类食物而暂时无碍。顶多也只是经常自觉有口干、口苦、口渴、尿黄便秘、眼屎多、舌深红、苔白厚腻或黄厚腻而时觉困倦、口舌破溃、咽炎肿痛、经常感冒、性情急燥等状态。尤当严重超越自身调节能力范围之外时,适之又有传染病流行。那么,他们就是传染病瞄准的攻击目标。如再危及抗病机能、防线崩溃者,存在肝癌为主、其它癌肿次之的危机,或可引发心脑血管病而终生受苦。

    这是对于长期和我在一起工作的许多人们,或是前来看病的大量癌症疑难常见病,尤其是心脑血管疾病等病人当中,经过反复查究他们的外现凭据,诸如两耳垂的后下方和颈项,乃至锁骨上,多数可见通红或黯红色酒精中毒标志物的结果,早被证明为烟酒过度而始终不采用中医调控,则人生苦果,难免凄惨(亦即很难逃脱“非癌即瘫”的结局)。

    戊、属于“湿热俱盛”的食物是:久煎、烤炸却加酸甜等大杂烩。

    己、明显能够在原有病变基础上意外引动肝风、生痰惹咳而影响、障碍或破坏治疗的食物主要是:鸡、鸭、鹅、鱼及其蛋类等,起码可致外感无咳嗽者变成咳嗽不止,无痰者变成有痰、多痰或引发不同病变。

    庚、明显具有生痰惹咳,阻滞病体生理、病理、代谢废物的排泄,影响药效与肿块无法被软化、吸收、缩小、消失,增加治疗困难或障碍治疗,甚至破坏治疗或导致治疗失败的食物,主要是:含有人造糖、化工成分的食物,如白糖、黄糖、糖精、味精及其制品。因为我于疾病治疗进程中,万一发现病人已经误食类似食物后,多可立现舌质深红和舌苔进展——“舌苔退为病变消退向愈,舌苔进为病变恶化发展”乃凭证。并迅速造成“毒热入血、病变顽固或药治失效(胃大出血已现自解)”。

    辛、明显对人体具有“毒热作用”的食物主要是:瘟疫或疾病致死的禽、畜、兽肉,以及任何不尽适宜病体亟待双调需要的食物或药物。

    壬、传统认为对治疗不利或病体有毒害作用,甚可引起疾病复发、恶化的食物主要是:公鸡、鲤鱼、母猪肉、西洋鸭、鹅、糯米、竹笋。

    癸、可依据体内“既成结果”的状态而变化,或起相应推波助澜作用的食物主要是:除外上述的平性药食,即使是对人体有益的糖、酒,经常过量,不管它是属于“湿热的湿偏盛、湿热的热偏盛、湿热俱盛”的药食,都有顺应身体状态而随之改变的效能。尤于湿热俱盛可促成湿热的同等加剧;湿热的湿、热偏盛可造成相对湿热的片面加重。而这一可致体内蓄积造乱的隐匿现象之初始或继续,诸如每次过量饮酒的第二天起床时,明显可见唇舌质更红,舌苔加厚变黄、腻等相应舌象变化,并有不舒服的感觉。从此必将不断得到健康状况逐渐反常的自我解释。

    所以任何“食物吃下去就要起相应作用”的结果,一是维持、充实或调整体内“既成结果的平衡稳态”。二是压抑、消减体内“既成结果偏颇的量变进程”。三是促进或加剧体内“既成结果偏颇的量变进程”。

    而利用其原理,采用相应方法来改变体内的“既成结果”,业已超越自身调节能力,逾越平衡稳态的量级过激为主,显属开发思维、扩展中医辨因论治的根本大法。诸如对于初发“尿白浊”,我认为致病原因是湿热下注膀胱(如前述提及的“湿盛于热才挟持热能向下浸淫”时),当可采用具有湿热的热偏盛的“炒冬豆”(湿浊较盛的溃疡或癌肿病人不可用,因可加剧炎变)。对于湿热下注膀胱后,又转变成湿热俱盛才引发尿频、尿急、尿痛者,尚可采用“豆苗”打汤当菜,或用“冬豆根”煮水内服数次,或者是连续吃数次“冷盐水”(见网上),效果也不错的原因,就是利用“抑强扶弱”的事物相反相成之原理,借助病变在尚未严重时,就因势利导地压抑、提升、召回已然遭受挟持的下注之热。

    但是,对于能否利用正反调理方法的着重点,还是要有相当全面的知识为先导。否则,难免在“不辨寒热虚实”,又或是“不知真假寒热”的前提下,大上“好心做坏事”,抑是“挑水泼火、火上浇油”的当。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1年因伤濒危、学医自救,1973年跻身征癌行列后虽有建树,但志趣目标是寻觅临床发挥不力的原因,揭示人与自然的普适要素,释明中医重核的因果层次、演变规律、可见凭据和药食的双涵本质,提高临床实践的诊疗技能,期待人们辨识理解、接受利用中医知识,取得防治疾病的实用方法,用足健康自主权,减少病害,提高健康质量和社会适应能力而尚处学用结合的艰难实践中。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