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英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大道学庄 - 薛英俊首页
许慎《说文解字·叙》诠释之三
2016-04-30
字号:
    ——暨汉代前中华文明简史回顾

    汉太尉祭酒    许慎记

    宋右散骑常侍  徐铉等校定

    大道学庄庄主  薛英俊诠释

    句读原文

    及宣王太史籀,著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或异。至孔子书六经(按:《诗经》、《尚书》、《易经》、《礼记》、《乐记》、《春秋》),左丘明述《春秋传》,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说 。其后诸侯力政,不统于王。恶“礼”、“乐”之害己,而皆去其典籍,分为七国。田畴异畮,车途异轨,律令异法,衣冠异制,言语异声,文字异形。

    诠经释典

    周宣王时,太史籀以古文(应指仓颉“篆象”类及人们后来增添的“奇字”)为基础,搜异文、治规范,著《大篆》十五篇。孔子整理《诗》、《书》、《易》、《礼》、《乐》、《春 秋》,左丘明撰述《春秋传》,都以《大篆》为准绳,文字纶礼可以天下通识,无碍勾通。到了战国时代,诸侯暴虐杀伐,公共管理被七国分割专属,打乱了王朝一统的文明规制和礼乐风化 。反判者,恐惧《礼》、《乐》等道德宪制不利于维护私己的霸权压迫,遂禁止、销毁了经籍典册,另搞一套。于是天下出现了地积单位混乱,车辆轮距不一,行政法规杂乱无章,衣服鞋帽 形制多出,话语腔调千奇百怪,文字本体迂曲异样的纷繁碎裂局面。

    句读原文

    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罢其不与秦文合者。斯作《苍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颇省改,所谓小篆者也 。是时,秦烧灭纬书,涤除旧典,大发吏卒,兴役戍。官狱职务繁,初有隶书,以趣约易,而古文(按:此处当指仓颉和太史籀的“篆籀”体)由此绝矣。自尔秦书有八体:一曰大篆;二曰 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虫书;五曰摹印,六曰署书;七曰殳书;八曰隶书。汉兴有草书。

    诠经释典

    秦始皇赢正兼并六国统一天下之初,丞相李斯奏请罢黜与篆籀不合的六国文字,实施书同文政策。为进一步规范文字的应用标准,李斯著作了《苍颉篇》,中车府令赵高撰写了《爰历篇 》、太史令胡毋敬编纂了《博学篇》,均以《大篆》为蓝本,并作出了大幅度的简化改造。简改后的篆体书,统称之为秦小篆。当时,秦始皇通过“焚书坑儒”,剪除了六国的历史文化典籍 ,并大兴用兵役隶卒开山筑路、修建长城、皇家陵墓等浩大土石工程。因涉及面广、运用人数众,朝廷监狱的任务也日益繁重。狱吏程邈为方便公文写作,去除了篆籀文、字随象就体的曲折 灵动气势,以平直笔画取而代之,从而制作出了隶书一体(从此篆籀文字的使用慢慢被公务人员荒疏、中断。直至后人执隶弃篆,根绝了文字一统直观生象的灵魂本质,走上了平笔折画方形 块状的空心歧路,“六书”整生逻辑思维式法也沦落为半推半就的造字、用字方法论,而被逐渐模糊)。以致秦代共有大篆、秦小篆、刻符、虫(鸟)书、摹印、暑书、殳书、隶书八种字体 并存于世,各有所宗。到了汉代则又兴起了一种字体:草书。

    句读原文

    《汉律·尉律》规定:“学僮十七以上始试,讽籀书九千字乃得为吏。又以八体试之郡移,太史并课,最者以为尚书史。书或不正,辄举劾之。”今虽有《尉律》,不课。小学不修,莫 达其说久矣。孝宣皇帝时,召通《苍颉篇》读者,张敞从受之。凉州刺史杜业、沛人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亦能言之。孝平时,征礼等百余人,令说文字未央廷中,以礼为小学元士。黄门侍 郎扬雄采以作《训纂篇》,凡《仓颉》以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群书所载,略存之矣。及亡新居摄,使大司空甄丰等校文书之部,自以为应制作,颇改定古文。时有六书:一曰古文 ,孔子壁中书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异者也;三曰篆书,即小篆,秦始皇帝使下杜人程邈(与李斯同期同工)所作也;四曰佐书,即秦隶书;五曰缪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鸟虫书,所以书 幡信也。

    诠经释典

    《汉律·尉律》规定:“十七岁以上的学生,通过考试,能识读诵写九千篆籀文字的可以做官。又以能用八种字体完成不相统属之郡的往来公文和太史专业课目为试,得头名的擢拔为尚 书史官。书写出现大的错误,则要受到法律追究。”东汉和帝时期,不但上述规定已弃置不用,文字学荒芜,对文字认而不识,一窍不通的人则比比皆是。为此,汉宣帝时,朝廷诏进精通《 苍颉篇》的博士,张敞独占鳌头。凉州刺史杜业、沛郡爰礼、讲学大夫秦近,也榜上有名。汉平帝时,征召爰礼等百余人,在未央宫讲说文字,封爰礼为文字学元士。黄门侍郎扬雄借此机会 采风著作了《训纂篇》,除《仓颉篇》外,又增加了十四篇,共计五千三百四十字。因此,经书典籍中所使用的文字,才基本上都保存了下来。王莽摄政时,指派大司空甄丰等校对文字部首 编目,他们误认为应进行新的改革,所以对篆籀又大幅度地作了简化。如此,当时并存的书体成了以下六种:一是古文,即孔宅墙壁中以大篆为蓝本的经书字体。二是奇字,即与大篆相异的 金、鼎、甲骨文等。三是篆书,即秦小篆,乃秦始皇时李斯与程邈共同创制的字体。四是佐书,即程邈所作的隶书。五是缪篆,即摹印、玺文。六是鸟虫书,即旗帜上色彩交织而成的标志性 美术字。

    句读原文

    壁中书者,鲁恭王坏孔子宅而得到的《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和北平侯张仓献《春秋左氏传》。郡国往往于山川得鼎、彝,其铭即前代之古文,皆自相似 。虽叵复见远流,其详可得略说也。而世人大共非訾,以为好奇者也。故诡更正文,向壁虚造不可知之书,变乱常行以耀于世。诸生竟说字解经谊,称秦之隶书为仓颉时书。云:“父子相传 ,何得改易?”乃猥曰:“马头人为长,人持十为斗,虫者屈中也。”廷尉说律,至以字断法:“苛人受钱。苛之字,止句也。”若此者甚众,皆不合孔氏古文,谬于史籀。俗儒鄙夫,玩斯 所习,蔽所希闻,不见通学。未尝覩字例之条,怪旧执而善野言。以其所知为秘妙,究洞圣人之微恉。

    诠经释典

    所谓壁中书,就是鲁恭王拆孔子宅院时得到的藏书:《礼记》、《尚书》、《春秋》、《论语》、《孝经》。壁中书,包括汉初北平侯张苍献出的《春秋左氏传》和各郡县不时在开山、 浚河中偶获得的鼎、彝金器铭文,所采用的文字,都是先秦世代的篆籀体。对比地看都极其相似,相互间的区别很小。尽管追溯其准确的历史源流很困难,但原则上是解释得通的。然而,俗 世社会中的酸腐文人却都反感和非议正规贞则,专以奇谈、怪论、异行为乐。加之一些泯灭良知的阴险之人,故意耍奸使诈遭蹋正统一致的文字,凭空捏造人们不知道的图画符号,惑乱人们 正常的思维判断力,以炫耀于当世。一些俗儒、贡生无业经营,便搜奇猎怪竞相争解文言、经义,妄称秦代的隶书为仓颉所造。瞪眼胡掰:“此乃师徒、父子间的口传心授,怎么能说是错的 ?”并吠叫说:“马头合人为‘长’字,人合十为‘斗’字,‘中’下面弯曲为‘虫’字。”(按:,从兀从亡,亾声。古文[倒亾合类人];墙盤[似头朝下类斑马的一个动物构型];楚帛书[ 类古文而简笔]。稀罕地是《汉语大字典》也给弄错了,虽然源于《说文解字》出现不正常现象,造成解释不清。,《说文解字》缺“争也”解释。以至段玉裁亦误批。不知此“象鬥之形”乃 许慎所创式定象。这正是其“一统”在手,所必须要做的工作。《汉语大字典》载罗振玉的考释,依然未摆脱俗人以奇否正的狭隘。须知“俗儒”、“贡生”所论并非空穴来风,而正是此种 “实事求是”之“眼见为实”之“真”的偏执也。不知在文明系统中,只有逻辑必然,才是真正的“是”,即:在。这在拼音语言中是“理性”的普遍事实,也是其脱离自性而崇拜神性的原 因所在。不懂得“真在”合一是人的主体功能体现,是不需要一个作为“他者”的“神”来“命名”“正义”的。这也正是中华文明“阴阳观”思维之“天人合一”与字母语言“理念观”之 “割裂”思想的根本差别所在。在这里,如果说唯物辩证法还只是弱者反抗的思想武器,那么“萝卜加大棒”之“理性”的辩证法则就是不顾人与人、人与自然界纶礼和谐生态结构而专务人 为制造消费垃圾的、无赖的强词夺理。如,鬥,在“前二·九·四”中是两人徒手互搏,即类似“人持十”形。在“粹一三二四”中则是两蝈蝈互咬。二者均未超出“画”的思维方式。必须 清楚,书、画,虽然同源,但书、画决不是同一个思维式法。,一名蝮。“象其卧形”。鱼鼎[十字把下弯钩象];汉印[中字下弯折钩象]。许慎意在“一统”的文字体系下,已经不允许再有 旁逸斜出的解释,否则,就违犯了“整生逻辑”,失去了文明和道德意义。在这一意义上,真的就出现了毛泽东所谓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现象。此“反动”,是与人类“文明”相比较而 言的,也是人类纶礼所必须遵循的道德规范。这是中华文明几千年屹立不倒的真正缘由。非此,地球上就会出现“春秋不义战”、动乱的欧洲和战乱的世界惨象。)甚至廷尉在解释律条时, 狂妄地以曲解字义枉法。如“苛人受钱”中的“苛”,乃苛刻、狠毒之意。“从,可声”。竟被歪曲为:“苛”这个字,是、组合,乃禁止,阻拦;拘捕,捉拿的意思。类似这样的例子不可 计数,既不合孔子经书上的篆、籀,亦与正统秦小篆不同,只是一些生造的“奇字”而已。那些奸诈小人和俗儒,局限于一孔之见的习惯思维,专好以稀奇古怪的传闻蒙蔽世人,不知真正的 文字是一个有着同一规范标准的完整体系,是不能任意乱解的。这些卑鄙之徒,不懂得“字典”中的字例条款所赋予的范畴意义,专门以荒诞不经的野语村言是崇,以其所知见的一点儿邪念 为玄妙秘笈,厚颜无耻地指责圣人的微言大义,搬弄是非,自吹自擂,试图谋取不义之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百家争鸣,是中国文化的精神贵族,圣王合一阶段的终结。天下没了圣人,也就没了内圣外王。道术崩裂,往而不返。上无圣王以道正天下,下无君子以道正己。道隐,而妖异出。妖异和妖异之间,互不相容,互不相让,所以也就有了争鸣。

      要理解世界,就会必然的踏上向道之路。踏上这条路,道显,隐没的那个贵族精神,就会觉醒。觉醒的精神贵族,会一直往回走,走到未始有物的地方,走到道生万物的地方。走到那里,看宇宙,就像看自己。老子说,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这个时代很奇怪,很多人都想试图理解世界,都想试图理解未来,人人都在讲战略,人人都在讲谋略,可是却很少有人知道答案在哪里。要获得洞察力,要站在太空看地球,这个答案,就在先圣们的经文里。

      和先圣以神相交,那种文化上的贵族精神,才会苏醒。苏醒了,才能有道,有道了,才能不出户知天下。宇宙万物,它只对精神贵族敞开心扉。我们要想理解它,就需要先成为精神贵族。
    2016/5/5 19:38:31
  • 有道和无道的区别在哪里呢,在于一个正字。弄明白了这个正字,基本上就可以理解中国文化的主旨了。中国人的文化,对世界的理解,都是以天地为锚,以天地为根。所以,荀子说,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二心,因为天地运行的规律,天地造化万物的规律,不可能有两套道理,还同时都对。

      正,立于地,止于天。正了,与天相合,才能有常。以天地为行为判准,有常了,才能久。这是有道者的精神贵族之路。反过来,以妖异思想为立身之地,以所崇拜的偶像为行为判准,那么就不正。不正,就不能常。不常就不能久,不能久,就会很快灭亡。

      如果孟子,荀子和韩非现在还活着,我们目前所接触到的各种思想,在孟子看来,都是禽兽理论,在荀子看来,都是变着花样说废话的弱智言论,在韩非看来,都是毒虫思想,迫切需要被消灭。
    2016/5/5 19:36:56
  • 天下乃天下之天下,有道者居之。是不是有道,才是一个社稷是不是正统的唯一判准。无道,就要被换下去。所以,要治理天下,中国文化里,对最高统治者的要求,就是要有道。有道,要求皇帝得是一个圣人。当皇帝成为圣人之后,就要以道立教,教化百姓,这要求皇帝得是一个王。这便是内圣外王。

      内圣外王,并不是始于儒家,而是始于伏羲。儒家只是道的流末,失道亡德而后有仁义,才出现了儒家来救场。以道立教,也根本不是什么人们所理解的道教,现在人们看到的道教,只是一个文化硬盘,跟古之圣王以道立教,没什么关系。无圣无王,何以为教。

      圣人以道立教,以道正天下。君子以道立身,以道正己。这些就是华夏文化中,精神贵族的文化根源。而对那些失道的人,无道的人,害道的人,伤天害理的人,则会被精神贵族们,贬斥为精神贱民,把他们称之为小人,独夫民贼,奸佞之徒,乱臣贼子等等。
    2016/5/5 19:34:44
  • 六、精神贵族:有道者与立教者

      世界上大多数文明和民族,他们的知识和文化,都掌握在祭祀阶层手里。而中国文化,则和其他文明和民族,完全不同。中国的文化,在源头上,圣人和君王是重叠在一起的,他们既是文化的创立者,也是知识的掌握者,更是文明进步的革新力量。

      三皇五帝,文王周公,他们都即是圣人,也是君王,更是掌握民族最高文化和知识的人。华夏文明为什么长期以来,有牢不可破的文化贵族意识呢,这是根子。因为我们的文明,是皇帝创立并流传下来的。其他民族几乎都不是这样。

      反过来看当前世界上主流的其他几大文明,有的是给寡妇倒插门的人创立的,有的是住在树林子里面的要饭的创立的,有的是万年奴隶民族的放羊佬和打渔佬创立的。所以他们宣扬的思想,也不怎么健康:奴隶民族,要解放自己,宣扬怨恨;倒插门的那个,宣扬的则是暴力;要饭的那个,宣扬的则是歹毒。
    2016/5/5 19:33:42
  • 经,是一个很神圣的字,能够传万世的书,才可以称之为经,因为它讲的是道,只要地球和太阳的关系没有变,那么它讲的道理,依然都是有效的,并不会因为时境变迁而失灵。时文则不然,它只是当下时代的产物,它讲的道理,过了这个时代,下个时代就不能用了。

      后来一些蛮夷文化入侵,把一些满嘴跑火车的书,都自称为经,还把自己的一些马戏团理论,自称为道,自大自高,蒙惑愚蠢,这是很好笑的。他们既不是经,也不是道,他们就是一群大马猴。

      经文,都是谁写的呢,圣人观天之道,为天地立言而成书。这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要先有真人,后才有真言。时文为什么不可能超越它的时代呢,因为它们并非真人真言。
    2016/5/4 19:38:23
  • 真正能把易道医弄通透的人,很少很少,徐大椿算是其中一个。他的时代,整个社会的智识天花板就那么高,他还没起跳,就开始碰头了。没有人有资格做他的老师。所谓的江湖习气的那种师承,在他眼里,就是个笑话。

      以道为宗,以天地为依,以圣人为师,以经文为学。只有这样,才能不碰头,才能再没有止境。

      读时文,就如同下雨,有的雨下的小,很快就干了,有的雨下的大,过几天也会干涸。而读经文则不然,它相当于,找到了一个万江之源,它会永久的源源不断,绵绵不绝,川流不息。
    2016/5/4 19:36:54
  • 五、时文与经文

      清朝有个叫徐大椿的名医。他可能是中医历史上,天赋可以排进前十名的人物。他从小就非常聪明,读了很多书,很快就把当时的一些畅销书作家们的思想都弄明白了。这时候,他才十四岁,他的同龄人还在为青春期而烦恼,他已阅尽他那个时代的文采风流。

      徐大椿觉得,人生好无趣,该读的书都读完了,后面还能做什么呢。就去问自己的老师,老师说,时文很容易有止境,所以这些东西自然难以满足你。如果你有志于追求没有穷尽的大道,那就应该去读经文。

      徐大椿被老师一语惊醒,从时文的小溪中,跳进了经文的汪洋。开始了他的入道之路。他读易经,没有人教他。他读道德经,也没老师教他,他读黄帝内经,也没老师教他。他全是自学的。
    2016/5/4 19:32:59
  • 这时候,来了一个叫孔子的人,说,那些问是什么的硬盘,是学而不思则罔。那些喜欢问为什么的,被自己发明出来的问题折磨的痛不欲生的人,则是思而不学则殆。

      实用主义者问孔子,那我呢。孔子说,你这样的情况,属于谋事不谋道啊。虽然不痛苦了,但是人生不完整,虽然活的坦然,但是也跟没活过一样。实用主义者听闻,吐血,卒。

      那道到底是什么呢,孔子说,这个要问我师父老子了。
      老子出场了。老子说,道,听不见,看不见,摸不见。不可说,不可名,不可欲,不可琢磨。哇,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道到底又是啥?
      老子说,用其光,则见其明,涤除则能玄览。我就是这样看见道的,说了你也不懂。我写了本书《道德经》,里面嘴皮子都磨破了一直都在说什么是道,可惜没人看得懂。
    2016/5/4 14:48:52
  • 不要紧,这时候又出来一群人救场了。他们说,是什么的这一群,把自己活成一个硬盘,是多么悲惨的事。问为什么又不能得到终极解答的人呢,又活的那么痛苦。其实,他们都不对。

      他们认为正确的处理人和世界的关系,应该以“做什么”为立足点和出发点。活成硬盘的,是攒了太多垃圾无用的知识,活成痛苦的思想家的人,是问了太多垃圾无用的为什么。如果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然后找出最优解,最优路径,这样的生活才最美好,不累也不痛苦。思想家这一脉,到这里就算剧终了,这群人叫实用主义者。

      这事就这么完了吗?还没有。
    2016/5/4 14:45:49
  • 好!倚天屠龙,谁与争锋?
          干将莫邪,献身使命!
    2016/5/4 14:42:20
  • 欢迎薛博主指正,千锤百炼,炉火纯青,共铸天问一剑。
    2016/5/4 14:36:07
  • 笑傲江湖:热烈欢迎薛博主加入新宏观!期待新宏观在诸位的呵护中辞采飞扬、达闻天下。
    ------
      呵呵。张兄你也不用高兴太早。等我弄完“说文解字”和“中国古天文历法”后,肯定要去拜读你的“新宏观”的。到那时,指不定要挑剔些什么问题出来呢。而且,“骂”着人,还得讨酒喝。看你咋办。
    2016/5/4 14:29:1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笔名晓竹,网名风行九天,工科学士。男,汉族。1963年2月22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克东县,祖籍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1981年入伍。1987年毕业于南京通信工程学院。历任通信排长、报道干事、指导员、沈阳军区特种大队宣传股长、通信股长、技术中心主任。1999年转业到辽宁省葫芦岛市物价局工作。主要成就:1987年开始诗歌创作,1989年于鲁迅文学院深造。1992年从事新闻工作,1993年与旭源合作出版诗集《手中的花》。2006年10月与李桂秋合作出版《老子》译著《变化之道》。2006年被邀请参加在武汉举办的《海峡两岸唯道论研讨会》,提交论文《唯物论、唯心论、唯道论》,并做大会发言。 2009年被邀请参加在北京召开的首届国际老子道学文化高层论坛,提交论文《道德经的宇宙观:北极轴心说》。社会兼职:福建省老子学会顾问。
邮箱:xyj39@163.com  电话:13802283907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